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章 愚蠢的兽人
    巴洛克知道这‘交’易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淡淡的说道:“很抱歉,那么我们告辞了。”转身走出了木屋。

    坎苏族长表情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无礼的家伙,难道他忘记了兽人的礼节了吗?”

    这句话仿佛是命令,留里克立刻嚯的站起来,‘露’出狰狞的笑容:“让我去教训教训这个无礼的小子,告诉他应该对比他强大的部落和兽人保持恭敬。”

    索托再也忍受不了,铁青着脸大骂留里克:“你这个如同人类般无耻的猪猡,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无礼?一百匹马只‘交’换一百只羊和十头牛,你的心黑了吗?给我站住,你敢对巴洛克族长不敬,先打倒我。”

    “索托……!”坎苏族长立刻沉下脸喝道:“究竟我是你的族长,还是那个年轻的崽子是你的族长?难道你要冒犯于我吗?多为你可怜的妻子弗莉想想,不要做出令我不愉快的事情。留里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索托身体一震,僵在那里,坎苏转头对留里克命令道。

    留里克得意的瞪了索托一眼,拖着他那根钉头锤走出了木屋。索托浑身颤抖,仅仅过了瞬间,他忽然绝望的嘶吼一声:“吼吼……弗莉……对不起,我不能做出卑鄙无耻的事。”他转身冲了出去,坎苏愤怒的站起来,也走出了木屋,大吼:“半山的战士,集合————!”

    巴洛克走出去没有几步,身后的留里克就冲了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无礼的小子,你冒犯了坎苏族长的威严,我应该教教你兽人的礼节。”

    巴洛克平静的看着留里克:“别挡路,我要离开了。”

    “该死的小崽子。”留里克很讨厌巴洛克的淡定。他对两个人类‘女’人和那一群马的贪婪,令他生出了狠辣的心,手中粗大的钉头锤呼啸着砸向巴洛克。分明想要了他的命。索托刚刚冲出木屋,看到留里克的举动。顿时惊恐的大叫:“该死,住手……!”

    巴洛克眼神一冷,在钉头锤将要砸到头顶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如同影子般晃了晃,下一刻就从留里克眼中消失。留里克大吃一惊,忽然感觉手里一松,那钉头锤居然脱手不见,背后猛然传来一股大力。双‘腿’剧痛,似乎还听到了清脆的两声闷响。

    巴洛克随手扔掉钉头锤,看都不看倒在地上凄厉大叫,双‘腿’完全被砸烂的留里克。继续慢慢的向山下走去。他的眼神很不错,在自己遭到留里克袭击时候,山下似乎也发生了一些‘骚’动。不知何时冲出了另外一群兽人,想要拿下席琳和巴罗坦他们,跟随索托的那些兽人挡在他们身前,和另外一群兽人对峙。大汉胡贝图斯带着手下,在一旁傻傻的发呆。似乎没‘弄’明白状况。

    索托冷冷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疼的打滚的留里克,甚至对他碎裂的双‘腿’投去幸灾乐祸的目光。周围早就围上了一群半山部落的兽人,出乎预料。谁都没有对留里克的重伤愤怒,反而许多‘女’兽人和老人孩子,一个个满脸解恨的表情。

    “巴洛克族长,对于这一切,我很抱歉。但是你放心,您是我请来的,哪怕我死,也会安全的送您回去。”索托已经不顾一切了。

    坎苏族长在后面愤怒的喝骂:“索托,你敢违背我?背叛我?以先祖之灵的名义。你的妻子弗莉将再也得不到我的救治,我不会再给她配制草‘药’。就让她躺在帐篷里腐烂吧,这是对你的惩罚……!”

    索托偌大的汉子。已经泪流满面,但仍然坚持着对巴洛克说:“巴洛克族长,我们走吧,我送您离开。”

    “索托,你的妻子会死,她会死掉……痛苦无比的死掉。方圆千里只有我是兽医,我不去救她,谁都治不了她的病,你就一辈子活在痛苦中吧,哈哈!”老家伙仿佛疯了,他大声的对族人发出命令:“所有的男人集合,给我把索托抓起来,还有那个冒犯我的兽人崽子。”

    有的时候兽人的怒火是无法遏制的,老坎苏的愤怒完全是被巴洛克的淡定和嘲讽眼神所‘激’起…………他和索托闹出的这一幕,居然没能让巴洛克‘露’出一丁点的异样表情,仿佛在看傻子发疯。一向在部落里凭借自己兽医身份,威福的他,感觉遭受了大羞辱。加上那一百匹马还有同样让他觊觎的两个人类‘女’人,最终歇斯底里的发。

    “蠢货!”巴洛克忽然说道,他的声音不大,却让周围的兽人都听到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蠢货,老蠢货!”巴洛克满足了坎苏族长的问话。

    “该死,给我杀了他!”老家伙气的大吼,多年的威严令周围聚集起来的兽人战士,开始向巴洛克靠近。索托突然恶狠狠的盯着靠近的族人:“谁敢过来?巴洛克是我请来的尊贵客人,如果谁敢冒犯他,我以先祖之灵的名义起誓,我会杀了你们。”

    山下原本还在观望的巴罗坦和扎因祖看到大群的兽人围住了巴洛克族长和索托,立刻知道发生了最不好的事情。两人互望了一眼,‘抽’出了巨大的战斧。

    索托的手下被他们拨到一边,看着围攻过来的那数十个手持木‘棒’铁剑的兽人。“不想死,都立刻滚开。”巴罗坦冷冷的说道。

    几十个兽人难道还会被两个人吓到?他们不信邪,反而一起涌了上去。毕竟都是同族的人,而且他们也只是接受了坎苏族长的命令,索托的那些手下几乎不忍再看同族们的惨况。

    ‘嘭嘭嘭,扑哧扑哧’的声音接连传来,加上一声声惨叫,几十个兽人又不会像人类那样组成战阵,在两个拥有兽战气的战士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一个个被巨斧的横面拍飞,筋断骨折。饶是如此还是巴罗坦他们留手,否则倒地的就是一片死尸了。

    一旁的胡贝图斯傻傻的‘摸’了‘摸’脖子,虽然有些傻,还是知道自己比较幸运,幸亏刚才没有无礼去抢马,否则倒地的就是自己了!好强大的两个家伙,尤其是他们手里的巨斧……太羡慕了!

    巴罗坦和扎因祖看都不看倒地的那群兽人,保护着苏珊和席琳走向山上,去接应巴洛克。一旁没有出手的兽人呆呆的看着两个恐怖的家伙保护着娇弱的人类‘女’人上山————如果他们知道苏珊和席琳都是魔法师的话,就不会有娇弱这种想法了!

    事情发展的有些不妙,巴罗坦他们走到了巴洛克身边,和他站在一起。半山的兽人们都看到了山下恐怖的一幕,老坎苏也暗暗心惊,知道自己的贪婪撞到铁壁上了,已经有了退缩的意思,却为着脸面,僵持中不言语。

    过犹不及,巴洛克也不想继续闹下去,反而让索托为难。眼神扫了扫周围的兽人,心里暗暗摇头…………以七百人的中等部落,被四五个外来者如此大闹,居然全部显得无比漠然。他们的血‘性’难道也丧失掉了?还是以往遭受坎苏太多的压迫,在变相的给坎苏出丑?如果是后者,那么巴洛克感觉……自己稍微动动脑子,恐怕苍狼部落又要壮大了!

    “索托,我走了,不必来送。”巴洛克带着席琳他们,转身离开,半山的兽人纷纷让开路,任凭他们离去。

    “哦,对了,如果你的妻子生病了的话,倒是可以带她来我那里,我可能会有一点办法。”巴洛克不但是一个战斗萨满,还会萨满巫医秘术,就算是普通的兽医所会的关于草‘药’的诸多知识,也都‘精’通。————当初搜罗了帕德亚魔法学院的大图书馆,那数百卷兽皮卷里可是有着丰富的各种兽医知识。

    索托点点头,只当巴洛克说的是气话,故意嘲讽坎苏族长。

    各自上马,驱赶着马群离去。在走之前,巴洛克忽然回头对一旁呆立的胡贝图斯笑道:“大家伙,如果去我那里做客,我会管你吃饱哦?”

    ‘交’易没做成,又赶着马群回返,巴洛克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巴罗坦和扎因祖却很不高兴,他们感觉巴洛克族长受到了严重冒犯。“巴洛克族长,他们分明就是想要抢我们的马群,还有……还有……!”

    ‘抢你的‘女’人’这句话没有说出口。巴罗坦又道:“太可恶了,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些教训。”

    这就对了,随着实力大增,自信恢复,巴罗坦的懦弱如今已经没了,敢于说出去挑战一个七百人部落的话来。

    “怎么教训?难道都杀掉?巴罗坦,我们的苍狼部落还是人太少,需要融合更多的族人。以前我找来一群‘混’杂的下等兽人,可惜他们根本融入不了我们,但现在半山部落的人和我们一样,也都是霜狼氏族的血脉,难道你不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巴洛克悠然的骑着马,心情不错的说道。

    不但是巴罗坦目瞪口呆,扎因祖,席琳也都大吃一惊,唯有熟悉巴洛克的智慧和狡猾的苏珊,没有太大反应!

    “您,您要吞并了半山部落?”巴罗坦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我们加上席琳夫人和苏珊夫人,也只有八十九个族人。半山部落可是七百人啊!”

    “巴罗坦,告诉你们一句话,一定要记住————心有多大,地有多广。”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