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章 半山部落的三勇士
    族人们还是在穆鲁的带领下去砍树,但有了昨天马贼偷袭的教训,他们特意留下了一个小队在周围巡视。。 老兽人们开始在小山周围挖出一圈深坑,竖立粗木栅栏。虽然只是一处临时居住地,但安全的工从来都马虎不得。

    巴洛克带着巴罗坦和扎因祖,驱赶着一百匹马。驮在马背上的几小袋盐巴,还有一口小一点的铁锅,这是拜访半山部落的礼物……尽管一口铁锅在冻原上的价值能够抵得上两匹健壮的骏马。

    巴洛克这次也带上了席琳和苏珊,就当是带她们出去游览了解一番异族部落的风俗…………多少有些因为对席琳的歉疚,而做出的变相道歉。

    席琳还在生气中,但她什么都没说。巴洛克曾经说会和她结婚,她在等待兽人履行承诺,如果巴洛克在这件事上反悔,席琳会立刻离开。她爱上了巴洛克,甚至能够忍受巴洛克和自己堂姐的暧昧关系,但并不代表她会无休止的退让。

    今天天气不错,没有风,地上的积雪也被最近的狂风刮走,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干燥的大地和枯黄的野草。马群倒是省去了刨开积雪的麻烦,吭哧吭哧的吃个不停,补充前几天缺失的食物。

    行走在一望无垠的荒野,空旷的大地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巴洛克和席琳似乎也忘记了不愉快,时不时地凑到一起小声嘀咕,欣赏着冻原难得平静的景‘色’。索托说过,半山部落距离这里只有不到百哩距离,在天黑之前肯定能赶到。

    席琳很喜欢听巴洛克唱歌,可是年轻的萨满阁下似乎是要保持自己的威严,不肯给她唱。在他们玩闹争吵的时候。遥遥的传来悠扬的歌声,那是在远处驱赶着马群的巴罗坦在唱歌,正是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

    索托和他的族人们被这动听的歌声吸引。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妙的歌曲,全部都入‘迷’了。当巴罗坦唱完。他们全部蜂拥过去,恳求:“巴罗坦兄弟,你一定要教会我唱这首歌,我的‘波’希最喜欢唱歌,如果我唱给她听,她一定会答应嫁给我的……!”这是某个兽人小伙子的话!

    反正一路无事,巴罗坦很享受这种被所有人包围的感觉,便一遍一遍教他们唱。等太阳逐渐落下,半山部落所在的聚居地就在眼前的时候,所有兽人都已经学会了!

    看到了这个部落的聚居地,巴洛克也了解了半山部落名字的由来!一座山,后半截是陡峭的岩壁悬崖,前面的部分却是缓坡,在缓坡的树林之中,搭建着一座座简陋的帐篷,越往上的位置,兽皮帐篷就越大。在最上方,两颗粗大松树之间,甚至有一座木头搭盖的房屋。

    半山部落的人已经发现他们。从部落聚居地里很快跑出几十个骑马的兽人,他们手中拿着粗大的木‘棒’,铁器很少,只有为首的那个兽人,提着一把重剑。他高壮的惊人,甚至比索托还要高出半个脑袋,足有两米半的身高,粗壮沉重,如同半截铁塔矗立。巴洛克很为大汉的坐骑担心。

    索托急忙迎上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那个为首的大汉正是和他齐名的半山部落三勇士之一,外号铁塔的胡贝图斯!只知道吃。一个脑子有些问题的粗暴家伙。

    “索托大哥,坎苏族长让我来看看。你带谁来了。”大汉粗声粗气的说道,看到那一大群的马匹,忍不住‘露’出热切的神‘色’:“好多马,如果能吃一匹就好了,我要跟族长要。”

    “糊涂鬼,闭上你的臭嘴,这是苍狼部落的巴洛克族长,他来拜访我们的坎苏族长,顺便和我们做一些‘交’易,这些马都是巴洛克族长的货物,你敢动歪脑筋,小心我告诉你母亲,让她狠狠收拾你。”索托生怕这个贪吃的家伙惹出‘乱’子,急忙警告的喝骂。没有办法,胡贝图斯力大无穷,只比气力,半山部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索托又不愿去伤害一个傻子,只能拿出胡贝图斯的母亲来吓唬他。

    大汉似乎最畏惧他的母亲,听到索托的话,虽然有些依依不舍,还是乖乖的收回了贪婪的目光。

    “巴洛克族长,很抱歉您要稍微等一下,我需要去通报一下我们的坎苏族长,他会来亲自迎接您的。”索托回头微微躬身对巴洛克说道。巴洛克但他示意不介意,索托急忙向山顶赶去。

    大汉胡贝图斯带着几十个兽人好奇的打量那所谓的苍狼部落族长,好像叫做巴洛克。这个年轻英俊的不像话的兽人真的是一个部落的族长?胡贝图斯简单的脑子里一百个不相信,在他印象中,族长都应该是些老东西才对。只不过那个兽人身边的两个人类‘女’人还真是漂亮啊!

    即便是胡贝图斯这样的傻子都发出感叹,更别说他身边的其他族人,一个个眼睛有意无意,只是往席琳和苏珊的身上扫过。好在胡贝图斯憨直,他挑选的手下也都尽是粗鲁爽直的家伙,谁都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这令巴洛克对胡贝图斯很有兴趣……他如今有了一个很坏的习惯,见到任何年轻的兽人,总喜欢暗中用灵魂鹰眼去探查对方的底蕴潜力。这个大汉非常的单纯,虽然高壮,却似乎还不满二十岁。他身上天生拥有一股浑厚的气息,原本是修炼兽战气最好的体格,却似乎受到了外力伤害,令他发挥不出自己的潜力。距离太远,除非巴洛克能够接触到胡贝图斯的身体,否则也看不出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胡贝图斯被巴洛克盯着看的‘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那个年轻兽人的眼睛仿佛穿透了他的灵魂,令他从心底生出一股敬畏…………他长这么大,只害怕自己的母亲,就连坎苏族长,发怒的时候也敢顶撞,为什么眼前的兽人会让他害怕?——————巴洛克的灵魂鹰眼中施展了另外一个萨满的小法术灵魂震慑。对付胡贝图斯这样单纯的大家伙简直最合适。他已经对这个璞‘玉’般的大家伙生出了好感,很希望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或许以后能够坑‘蒙’拐骗……!

    好在索托很快回来。为几乎想要转身逃跑的胡贝图斯解了围。索托的脸‘色’非常难看,涨红加铁青。‘欲’言又止,简直不能看了。巴洛克并未看到索托身后有人,哪儿还不知道出了意外变故,顿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巴洛克族长……我……我……我们坎苏族长请您过去,他在帐篷里等着您。”索托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在他看来,苍狼部落虽然不足百人,但是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完全能够与半山部落平起平坐。可是当坎苏族长听到索托说起苍狼部落的人口的时候,立刻‘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坐在坎苏身旁的三勇士之一的留里克,甚至讥笑出声,冷言冷语的讽刺。

    最后坎苏族长只同意接见巴洛克,没打算亲自出来迎接————就这还是看着巴洛克带着一百多匹马来‘交’易的份上。当索托羞怒的冲出族长木屋的时候,留里克顿时‘露’出贪婪的表情,凑到坎苏的耳边低声耳语,老朽的坎苏眼睛也亮起了……对啊,只不过一个不足百人的小部落。居然拥有那么多马匹,为什么要拿宝贵的牛羊去‘交’换?…………!

    “好的,我这就和你一起去拜访坎苏族长。”巴洛克丝毫没有‘露’出生气的表情。跳下马,对席琳他们‘交’代了几句,便跟随索托进入半山部落营地。巴洛克感觉这个‘交’易肯定不会如想象中那么顺利,也没必要带着席琳进去拜访。总要有些戒备,留下巴罗坦和扎因祖在身旁保护她们俩。

    进入那座在巴洛克看来同样简陋不堪的族长木屋,一个披着厚厚兽皮的老兽人盘坐在兽皮毯上,他身旁还有另外一个兽人大汉在坐,想来就是和坎苏,胡贝图斯齐名的三勇士之一留里克了。

    “愿先祖之灵庇佑您。愿您的部落牛羊繁盛,也愿您部落的族人健壮。苍狼部落。巴洛克,向你问候。半山部落的坎苏族长!”巴洛克用最正式的兽人礼节,双手‘交’叉抚‘胸’,微微点头说道。他也是族长,还不至于对坎苏躬身。

    一个这么年轻的兽人居然是部落族长?能有二十岁么?如果不是知道索托为人正直,老坎苏简直以为索托在欺骗他。即便如此,他对巴洛克的感觉也并不好,甚至带着一种俯视的态度。

    一旁的留里克却对巴洛克充满了妒忌,很奇怪,留里克的卑劣‘性’格居然不像兽人,反而像人类。妒忌巴洛克的英俊,妒忌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一族之长(尽管只有不足百人)。最最令他妒忌的,还是那两个人类‘女’人。刚才他透过帐篷缝隙,偷偷看了看外面的情景,苏珊和席琳的美貌令他不可遏止的生出贪婪的念头,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悄悄对坎苏说了些什么……!

    “巴洛克族长,听说你是来和我们‘交’易的,而且还带来了一百匹马。那么你打算怎么‘交’易呢?”留里克开口说话,坎苏已经闭上的眼睛,甚至懒得理会。饶是巴洛克淡然,也稍微有些火大。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无礼至极了,难道他以为凭借七百族人,就能够凌驾苍狼部落了吗?如果要拼死搏杀的话,谁灭谁的族还不一定!

    索托看到坎苏族长的无礼举动,他几乎要哭了。担忧的看着巴洛克,生恐他会发怒。谁也没有他更清楚苍狼部落的实力,一旦和巴洛克敌对,半山部落很可能要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坎苏族长,一百匹马,我准备和您‘交’换三十头牛,三百只羊。您也知道,我已经付出了足够的诚意。”按照索托所说的冻原上的‘交’易规则,一匹马能够‘交’换六只羊,或者两匹马‘交’换三头牛。看在索托的份上,更重要的是出于某些小心思……巴洛克已经自己给自己打了近乎对半折扣。

    “巴洛克族长,那是以前的‘交’易方式,现在已经改变了,一百匹马,我们只能给你一百只羊和十头牛。”留里克咧着嘴说道,满脸揶揄和挑衅的表情。————既然来了半山部落,怎么‘交’易可由不得你!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