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章 又一次承诺
    受到了苍狼部落的盛情款待,索托和他的族人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就回到为他们准备的帐篷里休息,等明天,巴洛克族长就会带着马匹和他们一起去半山部落,‘交’换牛羊牲畜。

    族人们忙碌了一天,也都各自去休息。塔希尔早晨醒过来后,高烧已经消退下去,除了因为饥饿而显得虚弱外,甚至能够跟随乌撒德四处走动了。两个小家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和高兴,食物放开了吃,撑得肚子滚圆,躺下都困难。席琳不得不赶着他们在‘洞’‘穴’里走几圈消消食。

    “巴洛克,我想和你谈谈,跟我来。”苏珊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只是人变得孤僻冷漠,脸上见不到笑容。对巴洛克说道,转身走出‘洞’‘穴’。

    巴洛克点点头,也需要和苏珊好好谈谈。跟在她身后走出。

    苏珊在她三个儿子的墓地前停留,默默的注视着巴洛克为他们竖立的墓碑,眼泪早已经流干,甚至眼中的神‘色’也变得麻木。

    “苏珊,很遗憾我没能及时发现你们,不过我已经将杀害你孩子的凶手杀掉大半,他们的仇已经报了。”巴洛克从背后走过,轻轻说道。

    “你曾经承诺会让我的儿子继承帕丁顿王位……哪怕是分裂之后的王位。因为这个承诺,我为此付出了我的贞洁,但是你没有做到,你的代言人绍姆贝格撕毁了刚刚订立的协定,向我们发起袭击。巴洛克,你很无耻。”苏珊冷冷的说,声音嘶哑。

    “我很抱歉,但是这是不可控因素造成的。”巴洛克早就分析了前因后果,自然知道是自己意外遇到奥德里亚的蒂普顿伯爵。将其杀死后,所造成的一连串连锁反应。当得知蒂普顿死亡,老吉恩伯爵失去了靠山。绍姆贝格自然会再无顾忌,想要获得帕丁顿的一切。也就情有可原。“如果你需要补偿,可以告诉我,如果我能做到,我会做的。”

    “补偿,呵呵……”苏珊冷笑:“我的三个儿子都死了,难道你能让他们复活?他们的死,你有直接的责任,你怎么赔偿我?”她近乎歇斯底里的低吼。席琳遥遥的站在‘洞’口处。担忧的看着苏珊和巴洛克在雪地里争吵。

    和一个随时都会情绪失控的‘女’人,巴洛克感觉没有必要‘交’流下去,他直接了当的道:“已经如此了,你的孩子遭遇了不幸,而我杀死了凶手,已经为他们报仇。如果你感觉还不解气的话,可以再去找汉莎人的麻烦,汉莎公国就在那里,逃不掉。如果你需要我帮助,很抱歉现在我和我的部落尚未在北方冻原上站稳。如果你愿意等一等,或许未来我可以帮你复仇。”

    “我会报仇的,绝对会。汉莎人让我没有了儿子。我也要让汉莎大公失去他所有的亲人,然后让他看着自己亲人的尸体痛苦的死去。”苏珊眼中冒着火,此刻支撑她的唯一动力似乎只剩下仇恨。巴洛克知道这样很不好,他轻轻的说道:“你还有你的‘女’儿,难道你不爱你的克莱尔了吗??

    苏珊浑身一震,她被仇恨‘蒙’蔽,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女’儿!是啊,还有亲爱的克莱尔。仿佛看到了希望,她猛地转身紧紧抓住巴洛克的胳膊:“巴洛克。你要帮我,帮我夺回帕丁顿的王位。我的‘女’儿还可以继承王位,这次我不会再懦弱。我要克莱尔继承王位,如果谁敢反对,给我杀了他。巴洛克,我可以付出一切,我可以给你做情人,你要还回欠我的承诺,你不能拒绝……!”

    这个‘女’人彻底变了,原来那位温柔典雅的帕丁顿王后已经死去,此时只剩一个为了‘女’儿和复仇,愿意付出一切的偏执‘女’人……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巴洛克发现自己很难拒绝,不是因为苏珊那句暧昧的话,而是为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而难过…………巴洛克心中不禁感叹,自己没有丧失所有的仁慈和怜悯,还是无法做到完全冷酷无情。

    “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不敢保证很快帮你做到。毕竟你也看到,我尚未在北方冻原立足,还没有拥有能够摧毁一个王国的力量。等我拥有了力量,我会信守承诺。但这可能需要等好几年,你要有心里准备。”

    听到巴洛克的承诺,苏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不在乎多等几年,只要能夺回失去的一切和报仇。身体摇摇晃晃,巴洛克忙搀扶着她,回转了山‘洞’。

    乌撒德和塔希尔还小,巴洛克就让他们和自己一起住在山‘洞’里。篝火熊熊,地上铺着厚厚的兽皮,寒冷都被驱散。两个小家伙嘻嘻哈哈的钻入兽皮毯中,很快进入梦乡,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安心的睡一觉了。

    也不知道苏珊和席琳在角落里说了些什么,席琳看向巴洛克的眼神有些变‘色’,似乎很气愤,还有伤心。巴洛克知道自己亏心,装没看到,背对着她们俩盘坐在篝火旁。每天晚上,他都会修炼萨满之术,哪怕是和席琳亲热的夜晚,也都从来没有间断。

    席琳似乎和苏珊达成了某种妥协,对于巴洛克和堂姐的关系只能默认,但也没有好脸‘色’,带着怒意自顾裹着毯子睡了,离着巴洛克远远地。苏珊的表情很奇怪,嘲讽,讥笑,甚至是得意,不一而足,瞥了巴洛克一眼,甚至还带着一股撩人的媚意,躺在席琳身旁,也开始入睡,谁都没来理会尴尬的兽人。

    这事儿以后还有的头痛,摇摇头,放在一边。巴洛克待所有人睡着后,拿出自己最先的那根图腾柱,竖立在‘洞’外。随着咒语低‘吟’,拉克的光影小狼身影再次出现,每个夜晚巴洛克都要和拉克沟通,一起在星光下修炼。如果此时有人,就会看到双目透着莹光的兽人站立在雪地,在他身周,狼形的光影环绕不停的旋转。

    拉克在图腾柱里感觉很憋闷。巴洛克不停的安慰:“再耐心等一等,我很快就会想办法救你出来,那时候咱们兄弟可以在北方冻原上称王称霸。你是冰霜巨‘浪’。肯定最喜欢冻原寒冷的天气吧?不过你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也不知道还算不算纯粹的冰霜巨狼了!”

    这个夜晚。巴洛克都在修炼萨满之术,和拉克沟通。唯一看到这一幕的,只有索托的坐骑,那头褐‘色’巨狼!

    这种凶猛的生物虽然强壮凶残,却只是普通的野兽,它们智慧有限,不过在面对萨满祭祀的神秘力量后,还是给其灵魂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北方冻原。狼是兽人天生的朋友,很多兽人都有饲养巨狼,待其长大后成为坐骑的习俗。当然,前提是你要得到巨狼的认可。这里生活着无数凶猛兽类,任何一种都会袭击兽人,但唯一狼类的生物除非兽人伤害它们,否则从来没有主动攻击兽人。兽人在野外甚至敢于和狼群一起栖息取暖,第二天狼群离开,兽人安然无恙。古老的传说中,兽人和狼本就是一个祖先。这话却也不无道理。

    巴洛克的萨满之路是完全与众不同的,不去说他魂海内那股强大可怖的紫‘色’雷电力量。就是银‘色’小狼和他三个幻兽卵兄弟时不时透出的一丝丝幻兽气息,就令巴洛克在兽类面前充满了如同巨龙般……甚至比之更甚的威压和神圣。此刻这头褐狼将巴洛克萨满之力的神圣看入眼中,记入心里,不久之后,带给了巴洛克一个非常大的意外惊喜。

    巴洛克这一夜都没有睡,当天‘色’微明,年轻的族人们已经全部醒来。他很久以前就给族人们养成了这种习惯,清晨起来锻炼身体,集体‘操’训,然后才能吃饭;要获得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少,强大也是要代价的。只不过在北方冻原上。多加了一些……!

    索托和族人们走出帐篷的时候,惊讶的看到苍狼部落的年轻兽人都排列整齐的队列。手持令人眼红发狂的强大巨斧,随着巴洛克族长的一声声号令,做着如一的砍劈动。他们似乎不觉得枯燥,四十个族人一遍遍的挥舞巨斧,百斤重的铁块即便是兽人挥舞了近百次,也要累的大汗淋漓‘精’疲力竭。可是巴洛克丝毫没有要停止的举动,反而加快的速度大喊:“二百七十三,劈…………拖……收,二百七十四,劈……拖……收,………………!”直到喊完三百次,巴洛克才住口,说道:“今天到此为止,图拉扬,你的那一队最后几次砍劈已经凌‘乱’,难道因为回到先祖故乡,放松警惕了吗?今天晚上回来,你们加练一百次。”

    图拉扬脸通红,不是愤怒,而是羞愧,重重的答应,回头‘恶狠狠’盯着自己那队不争气的家伙……所有人心里暗暗发凉……完了,巴洛克族长让加练一百次,图拉扬队长肯定要自己翻倍…………穆鲁,安格雷,洛恩汗和图拉扬四个队长往日都是这么干的……!

    穆鲁他们三个队长并不感到轻松,他们总共四个十人队,每次早晨练完之后,巴洛克族长都要吹‘毛’求疵的挑出一个倒霉的小队,晚上加练。今天晚上是图拉扬,说不定明天就会是安格雷了,谁都跑不掉。

    巴罗坦和不会说话的扎因祖没有被巴洛克指派做队长,似乎在一旁反倒有些庆幸。不过这一路上走来,多少还是有些羡慕……其实他们也宁可被巴洛克族长惩罚。

    没办法,人就这么多,在部落人口增加之前,他们两个家伙就只能暂时充任巴洛克的萨满护卫了。

    索托永远忘不了早晨的这一幕,苍狼部落虽然只有不足百人,但是他们所有人身上都透着一股完全不一样的气息,自信,坚强,骄傲,甚至是疯狂。反过来看看自己的半山部落……族长已经丧失了血‘性’,只会以自己是方圆数百里唯一的兽医而自诩,贪婪的像个人类;三个所谓的最强勇士,除了自己还在坚持着巡逻周围,为那些更小的部落提供力所能及的庇护,其他两人就只会凭借蛮力欺凌自己的族人,霸占更多的食物。

    半山部落即便拥有七百多族人,可是索托看不到任何希望,一个念头不可遏止的萌生……神秘的巴洛克族长,强大忠诚的族人,一颗勇敢和对兽人仁慈的心,如果能够成为苍狼部落的人该多好!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