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章 非同一般的苍狼部落
    谢谢?一叶知秋书友的打赏!!

    …………………………

    巴洛克族长处理那些马贼的方式令人‘毛’发悚然!

    当所有尸体都被掩埋后,他仍然命令那些马贼继续挖坑,挖好坑之后,就将他们反绑起来,直接推进了土坑里,苍狼部落的兽人们面无表情,任凭马贼哭喊哀求,将他们活埋了!

    “这些马贼也是兽人,而且看他们身上的银‘色’兽‘毛’,和我们一样同属于霜狼氏族。但他们不但劫掠,更毫无怜悯的屠杀掉黄羊部落所有人。他们已经不配称为霜狼氏族的兽人,他们令我们整个氏族‘蒙’羞。洗刷耻辱……死亡就是最好的方式!”巴洛克面‘色’不改,看着马贼被活埋,对身旁浑身不自在的索托解释道!

    索托什么都没有说,如果这些马贼落在他手里,他也会全部杀掉,但是活埋这种事……他还是干不出来。

    索托观察过所有巴洛克族长的族人,这些人的表情从未出现过‘波’动,仿佛杀人已经习以为常。哪怕那两个人类的‘女’人,也表现的非常平静。

    极度危险,最好不要招惹他们!这是索托最终下的结论。好在令他放心的是,他和巴洛克族长相谈甚欢,而且巴洛克已经宣布要好好招待第一位到来的客人。

    自己居然是苍狼部落的第一位客人,索托不由得很想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部落…………!

    苍狼部落富裕的令人眼红,他们居然拥有三口巨大的铁锅,大的即便索托这个大汉蹲在里面,都绰绰有余。要知道在人类清剿和封锁下。兽人不但很难得到金属武器,就连煮饭所用的铁锅都稀缺。半山部落七百多人,也不过有一口仅有眼前铁锅一半大的小锅。为族长和部落几位最强战士使用的炊具,普通族人吃饭最多的还是将‘肉’放火堆上烧烤了事。

    索托还看到。在一锅马‘肉’煮好之后,苍狼部落的老人们将大块‘肉’拿出来,切成小块,然后再放进另外一口小锅里炖煮,他们甚至拿着整整一兽皮口袋,至少十多斤的盐巴,向小锅里撒盐,还不时地扔进去一些树叶和干果。很快。一股浓郁的‘肉’香飘来。完全不是大锅里炖煮的马‘肉’那样带着一股膻味,仅仅是闻到香味,就令索托他们不停的干咽口水!

    巴洛克一直都在暗自观察他们!财不‘露’白的道理他当然知道,才不会白痴的故意显摆,将特意在帕丁顿购买的巨大行军锅拿出来。他就是在试探索托这些人,即便是拿着一袋对兽人来说珍贵非常的盐巴,也是在试探。好在索托他们的表现令巴洛克还满意。虽然他们满脸的羡慕,但并未‘露’出一丝贪婪和觊觎————巴洛克的灵魂鹰眼还是能够察觉到的。如果他们‘露’出一点贪婪,那么这顿饭就是断头餐了!

    “索托兄弟,很抱歉我们刚刚定居下来。没有太好的食物来招待你们。”巴洛克在山‘洞’里招待索托和他的族人。煮的稀烂喷香的马‘肉’,长条的白面包,甚至还有香肠。就这些如果还不算丰盛的食物,那么索托都不知道究竟什么算是真正的美食了。

    “巴洛克……族长,您真正太慷慨了。”不知为何,索托他们有些拘束起来,总感觉在巴洛克面前越来越拘谨。虽然这个年轻英俊的兽人族长总是面带笑容,声音温和,但仿佛错觉一样,他们就是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威压。

    “我说过,如果当我们苍狼部落是朋友。那你就应该称呼我兄弟。”巴洛克很满意掌握了主动权,要知道在北方冻原自己才是外来户。看来要融入这里也并不是太困难。

    “巴洛克……兄弟。”索托开心的笑了。

    “这才对嘛。索托兄弟,尝尝我们的食物吧。希望你还满意。”巴洛克招呼客人用餐,而在外面,族人们已经围坐大锅吃了起来。大块马‘肉’撕咬,面包似乎管够,不停的从旁边的一个小山‘洞’里被搬出来。难道他们真的食物多的吃不完?要知道即便是半山部落,进入酷寒冬季后,除非外出巡逻或在雪地狩猎的战士,才能吃三顿饭,其他的人一天只有早晚两餐,就是为了节省食物,以期度过难熬的严冬。

    族人们大吃起来!白面包,香肠,这么好吃的食物,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吃过,恨不能多长一张嘴。在兽人部落里,客人吃的越多,为主人就会越高兴,这是习俗。

    巴洛克和索托注意力并未在食物上,他们在不停的‘交’谈着!

    身份是个大问题,巴洛克知道要想在冻原上立足,必须要有一个身份,否则会被所有兽人排斥,这并不是你力量强悍一点就可以获得的。即便巴洛克亮出自己萨满祭祀的身份,能不能被冻原上的其他萨满所承认,尚未可知。所以巴洛克需要听一听土著们的意见,索托是半山部落三个最强勇士之一,地位很高,应该能够知道一些兽人部落上层的动向和态度。

    隐去了大部分,巴洛克将自己部落的来历告诉了索托,着实令兽人大汉震惊不已。

    跋涉数千里,穿越了数个人类国度,最终从西面的砂砾荒原迁徙回到北方冻原,而且这一路上他们的族人居然无一折损,这简直是个奇迹。如果不是知道巴洛克没必要撒谎,索托都要以为在听故事。

    “你看,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悲惨的遭遇,吃尽了苦楚,最后终于回到了先祖的故乡。索托兄弟,你能感受到我们的心情吗?”巴洛克感慨道:“虽然在外漂泊了近千年,我们终于还是回家了,此刻我们最需要的是同族们的承认和接纳,索托兄弟,你能给我们指引一个方向吗?”

    “你们也是银‘色’兽‘毛’。天蓝‘色’的眼睛和两腮的六道细长纹须表明你们出身高贵,属于霜狼氏族三大正统血脉之一的后代,这个是任何人也无法假的。”索托看着巴洛克说道。他也是刚才才意识到,这些从外面迁徙回来的兽人居然拥有非常高贵的血统。

    霜狼氏族是一个庞大的兽人族群。拥有众多的支系。但得到所有人承认的最正统的血脉只有三个,血爪,碎颅和狼牙三大部落。历代霜狼氏族的大酋长,都来自这三个部落,现在的大酋长就来自狼牙部落。这三个部落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天蓝‘色’的眼睛和两腮六道细长纹须,其他的霜狼氏族支系,眼睛都不是蓝‘色’。两腮的纹须也是粗短的。

    “巴洛克……族长。”索托感觉称呼巴洛克为兄弟压力太大,还是叫他尊称才放松一些。巴洛克微微一笑,这次就不再说什么了…………有的时候,威严是从点滴小事竖立的。

    “如果您要在北方冻原上定居,我想任何兽人都不会反对,至少我们半山部落会热烈的欢迎你们。但若是你们想要更多……获得三大部落正统身份的承认。就必须要获得可敬的萨满祭祀们的洗礼。”

    “哦?冻原上的萨满祭祀们都在哪里?难道你们半山部落没有萨满吗?”巴洛克疑‘惑’的问道。

    索托苦笑摇摇头:“我们只是一个中小部落,怎么可能会有萨满祭祀驻跸?您或许不清楚,人类每隔几年就会对冻原兽人发动一次大清剿,他们首要的击杀目标就是我们的萨满祭祀。一个部落的祭祀被杀,那个部落很快就会没落。而一只军队的萨满被杀。那支军队就丧失了一半的勇气与血‘性’。人类就是这么一次次的削弱我们兽人的力量,到现在,萨满祭祀已经非常少了。任何一个都损失不起。所以很久以前,冻原上几大氏族的大酋长和最尊贵的萨满大祭司不得不发出号令,萨满祭祀们只能驻跸在实力强大的大部落中,这样才会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安全。听说在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半山部落里还有一位战斗萨满,后来那位离开,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萨满祭祀了。”

    “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是哪个大部落?”巴洛克问道。

    “有两个,一个是咱们霜狼氏族的断首部落,另一个是蛮熊氏族的咆哮部落。他们都是拥有数千人的大部落。听过各自有几位萨满祭祀驻跸在族中。不过虽然说是最近,也至少在千里之外……毕竟。北方冻原实在太大了些。”

    太远,而且自己的家还没彻底安顿好。至少在冬天过去之前巴洛克不准备去寻找了。

    这一话题到此为止,巴洛克扯开话题,听兽人大汉说了许多冻原上的趣事,也对周围的环境有了一些了解。

    或许是熟稔了,索托偶然感慨自己部落饲养的牲畜每年冬天都会病死冻死一些,巴洛克心里一动…………他们此刻加上缴获马贼的战利品,总共有了近两百匹马,但牛羊之类的牲畜却一只还没有,这可不是部落发展的长久之道。

    “索托兄弟,你也看到了,我们今天缴获了许多马匹,你觉得我用马匹来和你们部落‘交’换牛羊怎么样?”

    索托闻言眼睛一亮,他早就眼馋这些马了。半山部落牛羊很多,但是马匹很少,甚至还没巴洛克他们的多,如果能用牛羊换几十匹马,半山部落立刻就会拥有几十个骑兵。反正每年都会有牛羊撑不过严寒死掉,还不如用来和巴洛克族长‘交’换更划算!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