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章 被灭的部落
    意外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第二天早晨,昏睡了一天一夜的小兽人塔希尔终于苏醒了。.: 。或许是下意识的,小家伙半睡半醒的爬起来,嘴里叫着“妈妈……。”

    巴洛克和席琳正在准备早餐,都没有在意。就在小兽人身旁玩耍的苏珊听到了塔希尔的喊叫,那‘妈妈’两个字仿佛巨雷在她耳边轰鸣,被封闭的神智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破开爆发。苏珊‘迷’茫呆滞的眼睛里出现了绝望和悲痛,她突然凄厉的大叫一声,跳起来撞翻了火堆上的铁锅,疯狂的窜出了山‘洞’,完全不顾外面的积雪和酷寒,跑进寒风里!

    “伊凡……伊布……伊奇……我的孩子啊……!”苏珊凄厉的大吼,跪倒在雪地里放声大哭。紧跟着追出来的席琳和巴洛克默默站在她的身后,劝解的话无从说起。对一个母亲来说,这种痛苦是任何语言也消洱不掉的。

    “我杀了那队汉莎骑兵,已经为你的孩子们报了仇。他们……你孩子们的遗躯我还好好的保存着,如果你想要最后见一面……我就在这里。”巴洛克缓缓的说道。

    “给我。”苏珊哭的声音沙哑,嘶嘶的对巴洛克说道,头也不回。

    手中的储物戒指晃了晃,三个不大的木棺落在地上。苏珊扑过去,小心的抚‘摸’那冰冷的木头,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打开去看自己死去孩子的模样。颓然倒在雪地里,双目无神。过去了很久,苏珊才低沉的说道:“帮我把他们埋了吧!”

    巴洛克在一旁开始挖坑。席琳流着泪,将苏珊拥入怀里,哽咽道:“我可怜的姐姐……!”就再也说不下去。

    巴罗坦他们也过来帮忙。很快挖好三个土坑。将三口木棺放进去,苏珊挣扎着在木棺上深深的亲‘吻’。泪水不停的滴落,舍不得放手。席琳将她抱开,在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兽人们将木棺掩埋。

    三个小小的坟墓,巴洛克特意竖立了一根粗大的木桩当做墓碑。用匕首刻上‘伊凡,伊布,伊奇之墓……爱你们的母亲立’。

    苏珊只看了墓碑一眼,便歪倒在席琳怀中。她晕过去了!

    还有事情要做,等晚上回来再和苏珊谈谈吧!让席琳好好照顾苏珊,巴洛克询问了小兽人他们原来部落的位置。乌撒德和弟弟被驱赶后,就在冻原上游‘荡’了好几天,最后在这种小山落脚的时候,已经记不清具体位置,只能指出一个大概的东面方向。巴洛克便带着巴罗坦和安格雷,三个人骑着马,向着东面驰去!

    冻原上的地形就像海‘浪’起伏,加之偶尔几棵树木或一丛丛的寒带灌木矗立。处处阻挡视线,能够看出去的距离并不远。地上的积雪只能堪堪没过马蹄,他们三个分散开。保持彼此能够看到对方身影的距离,一路小跑着四处寻找。

    寻找了两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巴洛克估‘摸’此时离开落脚的小山已经三十多哩。乌撒德和塔希尔两个小家伙在冻原上一天走不了多远距离,按照他们游‘荡’的时间来算,除非方向错了,或者兽人迁徙别处,否则此刻应该距离他们的部落聚居地不远了。

    巴洛克的猜测很快有了答案,左手边远处的安格雷忽然对着他挥手,遥遥的大喊:“在这里。我看到了他们的部落……快来……!”

    巴洛克喊上右手边远处的巴罗坦,两人纵马向安格雷的方向跑去。登上一个斜坡。顺着安格雷手臂所指的方向,眼前的景象令巴洛克眼神一凝。巴罗坦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七八个破破烂烂的帐篷歪倒在地,中间几堆篝火早就熄灭,十多头游‘荡’的食腐豺狼在帐篷周围穿梭。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遍地残缺不全的尸体……尸体都被撕裂,没有一具完好,随处散落的肢体已经分辨不出究竟有几个人惨死。

    这些都是被野兽撕扯吞吃后残留的肢体,因为大部分的躯体已经只剩骨骼,冻原上的豺狗寻觅着骨头缝隙中残余的‘肉’丝,不时地发出如同哭泣般瘆人的嗷叫。

    巴罗坦和安格雷已经从背后‘抽’出了战斧,这些死去的兽人令他们满腔怒火,看向巴洛克:“族长,部落被野兽袭击了,没有人活下来,让我们宰了眼前这些畜生吧!”

    巴洛克叹了口气,摇摇头,从马上下来,徒步走向部落位置,头也不回的说道:“想要杀豺狗,就去杀吧,但不要破坏了部落聚居地内的任何东西。”巴罗坦和安格雷立刻大吼一声,挥舞着巨大的战斧,扑向那些被惊动的豺狗。食腐动物,天‘性’欺软怕硬,这两个扑过来的兽人令豺狗直觉感动危险,转身开始逃窜。

    巴洛克缓步走进聚居地,安格雷和巴罗坦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是不代表他也会被‘迷’‘惑’。这个部落根本不是毁于野兽袭击,而是*。

    最贫穷的兽人部落,哪怕族人挨饿,也必定要喂养好饲养的牲畜。因为那才可以保证来年能够繁衍出新的畜牧群。听乌撒德说,在他和弟弟离开的时候,部落里还有几十只羊,七八匹马。而眼前这个部落里居然一头牲畜的尸体都见不到,难道说野兽袭击的时候,所有牲畜都神奇的逃出去了吗?根本不可能。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们被其他的部落兽人袭击了,杀死了人,带走了所有牲畜。将尸体扔在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招来冻原上的野兽,造成他们遭受野兽袭击的假象。

    果然,巴洛克转了一圈,很快确认了自己的想法、看来偷袭的那个兽人部落日子也不好过。兽皮帐篷里全部空空如也,所有穿的兽皮或武器用具都被拿走,如果不是还要装模样的遮掩一下,恐怕那些破破烂烂的帐篷和兽人们身上的衣服也要带走吧?

    十几只豺狗很快被巴罗坦和安格雷屠杀干净。稍微解恨一些。巴洛克跳上马,招呼他们俩:“走吧,这里没有活人了。”

    “巴洛克族人。难道不把他们埋掉?”巴罗坦有些不忍看着兽人暴尸荒野。

    “很快会有人来处理的,咱们初来乍到。算是北方冻原的外来户,如果被别人误会,那就要平添许多麻烦了。”巴洛克说道,但随即他就皱起了眉头。真是够倒霉的,刚说完话,远处就有骑着骑兽奔跑而来的家伙。巴洛克眼神锐利,能够看到他们身上是银‘色’兽‘毛’,也是霜狼氏族的兽人。

    走不了了。此时如果离开,势必会被当成凶手,解释都解释不清。巴洛克就这么骑在马上,和安格雷巴罗坦一起停驻在部落惨地旁。

    十几个骑着马的兽人很快奔跑过来,身上裹着虽然简陋却已经算不错的皮甲,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门’,长剑,刺剑,钉头锤,甚至还有拿着粗大木‘棒’的。巴洛克猜测这些武器应该是从人类那里俘获的战利品,只不过不知道他们为这些武器付出了多少惨重代价。

    十几个兽人扑啦啦将巴洛克三人团团围住,他们的首领是一个格外健壮的兽人大汉。寒冷的天气居然光着臂膀,只穿了一件皮甲坎肩。最吸引巴洛克注意力的却是这个兽人大汉的坐骑,居然是一匹褐‘色’的巨狼,体格和冰霜巨狼拉克不遑多让。那褐‘色’巨狼张开嘴,呲着锋利的牙齿,发出呜呜的声音。巴洛克他们三人的坐骑就有些‘骚’动。

    感受到了兽人的敌意,哪怕都是同样银‘色’兽‘毛’的霜狼氏族,安格雷和巴罗坦还是‘抽’出巨斧,挡在巴洛克两侧。目光冷然的盯着周围的兽人。出乎预料,这些兽人看到了巴罗坦他们的武器。一个个‘露’出羡慕渴望的神‘色’……沉重,粗暴。坚硬,这才是兽人应该使用的武器。

    那个首领大汉扛着一把重剑,看了看部落里的惨状,表情愤怒‘阴’沉的怒喝:“是你们做的?该死的,难道你们不是霜狼氏族的兽人,为什么要对自己氏族的同胞下毒手?告诉我你们来自哪个部落,以先祖之灵的名义发誓,我会让你们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

    “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不是我们毁灭的这个小部落,我们也是刚刚发现,你看,我们还杀死了在这里游‘荡’的豺狗。”巴洛克解释道,他要融入北方冻原,就尽可能不要与这里的土著种族发生冲突。

    “不是你们还会是谁?人类的冬季清剿已经结束,所有骑兵都已经撤走。这周围一百多哩只有黄羊部落,再没有其他兽人,你们不要狡辩。坦白说出你们来自哪个部落,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

    巴洛克忽然发现兽人头领有些蛮横不讲理,这种人一旦认定一件事,是很固执的。解释既然没有用,巴洛克也就闭了嘴…………对兽人来说,有的时候拳头就是硬道理!

    “下马,我们不想伤害牲畜。”大汉大叫一声,他的所有部众全部跳下马,将马儿赶到一旁,等待巴洛克他们也下马。

    巴洛克招呼巴罗坦和安格雷:“你们俩和他们练练,记住,尽量不要伤害他们。”他已经看出来,除了兽人首领实力稍微强悍一些,隐隐接触到了兽战气的边缘,其他的人都是普通兽族。兽人不可能有人类的战阵,所以巴罗坦和安格雷两个兽战气战士应该能对付得了他们,

    跳下马,随手将战斧‘插’在一旁,安格雷和巴罗坦有些兴奋的搓着手迎上那十几个兽人…………还从来没有和外面的同族搏斗过,就来看看先祖故乡的同族们究竟多么强大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