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章 安顿
    第二张月票啦,谢谢单宁书友!!!

    …………

    乌撒德从山‘洞’外捧着一捧积雪跑回‘洞’里,小心翼翼的放在一个木头挖出来的粗陋锅里。。 抹了一把寒风冻出的鼻涕,拨了拨奄奄一息的篝火,又扔上去几根枯枝。待火焰渐渐烧旺,就拿着木锅放在火上烘烤。天气寒冷,他又连一把粗劣的斧头或砍刀都没有,砍不断粗大的树干,只能从地上捡拾枯枝回来烧火。但随着进入深冬,雪一场接着一场的下,即便是捡拾枯枝都越来越困难。除了维持着不让篝火熄灭,他要节省柴火以求捱过这个冬天。

    积雪融化,渐渐冒出水汽。乌撒德从山‘洞’角落里拿出一根似乎是野兽‘腿’骨的粗大骨头,用一把骨头打磨的小刀,小心翼翼的削下一块拇指大小的‘肉’块,犹豫了一下,又割下一块来放入木罐水中。‘腿’骨上的‘肉’已经不多了,冬天才刚刚开始,他已经开始担忧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了。

    “哥哥,我饿了!”身后‘乱’糟糟的枯叶干草堆里,一个小家伙抬起头来,轻轻的说道。非常矮小,似乎只有五六岁,胳膊和‘腿’干瘦的几乎只剩皮包骨头。或许是因为身体孱弱的缘故,他身上原本应该是银亮‘色’的兽‘毛’,此刻显得枯黄暗淡。蓝‘色’的眼睛,瞳孔竖立,眼白遍布着血丝,时不时的剧烈咳嗽。他病了,病的不轻!

    “塔希尔。再等一会儿,等‘肉’汤熬好了就给你吃,今天我放上了两块马‘腿’‘肉’。让你好好的大吃一顿。”乌撒德脸上故意‘露’出欢快的笑容,对自己的弟弟塔希尔说道。只是他看着塔希尔。却在强忍着泪水。

    塔希尔病了,浑身发烧的滚烫。乌撒德不会治病,除了给弟弟多吃一块拇指大小的马‘腿’‘肉’,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弟弟越来越虚弱,晚上几乎整夜不停的浑身颤抖,昏‘迷’之中总是不停的叫着早就死去的爸爸妈妈。

    他们是被部落驱逐的!早在夏天的时候,部落族长贪图靠近人类养马地的茂盛野草。带着族人们冒着危险去割草,准备储藏备冬。可是他们不幸被人类骑兵发现,一百多个族人,最终只逃回来一半,其余的全被人类杀掉,乌撒德和塔希尔的父亲母亲都在那一天被杀。

    天气暖和的时候,部落还能够养活他们,但当进入冬季之前,人类军团每年一度都会进入冻原外围清剿兽人,除掉潜在的危险。那些走的晚了的兽人部落也就遭了秧。部落族长那个贪婪的白痴似乎没有吸取到教训。再一次贪图牧草,以至于走的慢了些,被人类的一支骑兵小队追上。仅剩的族人们拼命逃跑,虽然人死的不多,可是大部分的牲畜被人类掳夺,牧草也被一把火烧光。部落过冬成了大问题,那些累赘自然而然的被抛弃,乌撒德和塔希尔就是在半个月前,被部落族长给驱赶,只给了他们半截已经吃了多半的马‘腿’。

    一个十一岁,一个五岁。两个小兽人在酷寒的冻原上,结局注定悲惨。

    或许……弟弟死掉也是一种幸福。回归先祖之灵的怀抱,父亲母亲应该在那里等着我们吧?

    乌撒德愣愣的发呆。忽然手指一阵刺痛。木头锅被他不小心放在了柴火上烧着了,手指上也烧起一个燎泡。赶紧将木锅拿开,乌撒德没有理会烧伤,笑呵呵的叫道:“塔希尔快来,‘肉’汤煮好了,我们要大吃一顿啦!”

    没有回应,乌撒德再一次催促:“快来啊,塔希尔,你这个懒惰的小地鼠,再不过来我可要都吃光了。”

    还是没有回应,乌撒德感觉不好,随手扔掉木锅,任凭那清淡的汤水和两块指头大小的‘肉’块撒落地上,扑到草堆边。塔希尔蜷缩在草堆里,嘴‘唇’变得青紫,脸上不正常的赤红,浑身颤抖,呼吸微弱,已经失去了意识。

    “塔希尔,弟弟,你醒醒啊,不要吓唬我!”乌撒德泪流满面,紧紧地将弟弟抱在怀里,嚎啕大哭。

    小兽人身体滚烫,即便颤抖都显得僵硬起来,乌撒德知道弟弟快不行了,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眼看着弟弟的呼吸越来越短促,越来越微弱……!

    陡然的,小兽人的身体一‘挺’,嘴里仿佛发出一声低闷的叹息,他的颤抖也停止了。乌撒德摇晃着弟弟,紧紧贴着他僵硬的脸庞:“呜呜,塔希尔,你别死啊……你死了让我怎么办?谁来救救我弟弟……谁来救救我的塔希尔……呜呜…………!”

    乌撒德也只不过十一岁,最近几天他将马‘肉’都给了塔希尔吃,自己只喝了一点清淡的汤水,他本来就很虚弱。弟弟的死令他情绪‘激’动,嚎啕大哭之下,竟然晕厥了过去!在昏‘迷’之前,他似乎看到‘洞’口进来几个影影曈曈的身影,隐约听到几句话:“…………这里有两个小兽人,和我们一样的银‘色’兽‘毛’…………。”

    “他们昏过去了…………不好……那个小家伙好像不行了……快去叫巴洛克族长……!”

    巴洛克是谁?带着这个疑‘惑’,乌撒德终于彻底昏‘迷’过去!

    ………………分割线………………

    随便找了一座小山,没想到就在山‘洞’里遇到了兽人,而且还是和自己一样银‘色’兽人的霜狼氏族族人。看到这两个小家伙的时候,来探查山‘洞’情况的穆鲁和安格雷都很兴奋。只是他们好像不是在睡觉,而是昏过去了,尤其是那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家伙,身体都开始僵硬,已经没有呼吸了,安格雷急忙窜出去找巴洛克族长。

    巴洛克急匆匆跟着进入山‘洞’,仅仅看了几眼,就将那个小兽人抱在怀里。身上已经氤氲着萨满之力的光芒,嘴里低诵着巫医的咒文,那光伴随着萨满巫医秘术的力量一遍遍的洗礼着小兽人的身体。

    安格雷将自己的兽皮罩袍裹住另外一个大一点的小兽人。穆鲁和其他几个人砍了一些树枝,将火堆烧起。不大的‘洞’‘穴’里很快就暖和起来。

    过去了许久,随着一声咕嘟的声音传来,怀里的小兽人终于颤抖了一下,心脏开始跳动,重新有了呼吸。巴洛克也随之舒了口气,暗道好险,如果发现的再晚几分钟,这个小家伙就真的死了。

    围在周围的兽人们都听到了小兽人的低沉呼吸声。一个个忍不住发出欢呼,这是他们进入北方冻原以来,最开心的时刻。

    “咱们不走了,就暂时留在这里吧!”巴洛克在地上铺上一层厚厚的兽皮,放下熟睡的小兽人。另外一个大一点的小兽人也躺在旁边,他抬起头对族人们说道:“我看到小山上还有几个‘洞’‘穴’,齐亚德爷爷,你们老人去把它们清理出来,住下我们这八十九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穆鲁和巴罗坦你们带着所有年轻人都去砍树,必要的防护不能疏忽。就在外围竖立一圈木栅栏吧!安格雷和扎因祖,还有洛恩汗,图拉扬。咱们不知道这周围有没有什么危险,你们分四个方向去转一圈,熟悉一下地情,但不要出去太远,注意安全!”

    虽然简陋,但这也算是苍狼部落进入北方冻原的第一个家了。无论是老兽人还是年轻人,都兴奋的答应,拿着砍刀巨斧,走出了山‘洞’。

    巴洛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铁锅。还有兽‘肉’和面包等食物,准备做一顿热气腾腾的餐饭。席琳也过来帮忙。至于苏珊,只会在一旁捣‘乱’。像个小‘女’孩,还不时地拽一拽两个熟睡小兽人的耳朵。

    默默的忙碌着,当兽‘肉’煮在锅里,白面包也放在火堆旁烘烤,巴洛克忽然抬起头,望着看过来的席琳,说道:“这是进入冻原的第一个家,而且还遇到了两个小家伙。在我们兽人看来,这预示着安定和希望。席琳,虽然有些仓促,但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一句话……我想现在说应该最合适。”

    席琳‘露’出疑‘惑’的神‘色’,巴洛克握着她的手:“席琳,我们结婚,和我组建一个家庭吧,我们应该真正的在一起了。”

    这是巴洛克在求婚么?席琳看着巴洛克的眼睛,从清澈的蓝‘色’眼瞳中得到了答案,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喜极而泣!

    这一路的茫然和不知所措,甚至感觉看不到未来,兽人和人类真的能够相守一生么?此刻都有了最好的答案。席琳发现自己对巴洛克的感觉从来都没有错过…………这个英俊出‘色’的兽人虽然有时候霸道和冷酷,甚至是残忍。但他绝对不像人类贵族的那些男人那样,喜欢够一个‘女’人,就会随意的抛弃,再不理会她的死活。

    “我也要结婚,我也要结婚……!”苏珊感觉好玩,钻到巴洛克和席琳中间,天真的叫道。

    因为三个儿子的惨死,苏珊遭受巨大打击,‘精’神自我封闭,此刻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其实巴洛克有办法让她恢复神智————他的储物戒指里一直存放着苏珊死去三个孩子的遗体,如果在萨满巫术的引导下,让苏珊再一次见到她的孩子,在这种刺‘激’之下,她势必会瞬间冲破心防恢复理智。但席琳一直在犹豫,她实在是不愿自己的姐姐再遭受一次撕心裂肺的痛苦。

    “弟弟,塔希尔,你不要死……!”巴洛克和席琳在享受温馨,苏珊也在一旁嬉闹,身后忽然传来小兽人的喊叫,慌‘乱’不已,乌撒德不知什么时候醒了。

    “放心吧,你的弟弟好好地,他只是睡着了,明天就会醒过来。既然你醒了,我想我们来互相认识一下吧…………!”巴洛克笑呵呵的蹲在乌撒德身旁,他很喜欢这两个小家伙。身为萨满祭祀,他能够感觉到这两个小兽人的心纯粹清澈,这样的兽人才最适合融入自己的部落。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