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先祖故乡
    (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兽族启示录》更多支持!)北方冻原气候恶劣,这里一年之中,从十月初到四月末,都是酷寒的冬天,大雪封冻,一片银‘色’世界。。: 。只有五月到九月才有很短一段时间的暖季,冰雪融化,地上的青草植物迅速发芽生长,让孤寂荒凉的冻原显‘露’不一样的‘春’‘色’。

    通常只有这段时间里,苦捱了七个月冬天的兽人,必须格外‘操’劳的放牧,让孱弱的厉害的牛羊牲畜补充食物,生产幼崽,壮大牧群。

    兽人能耐劳苦,尤其是北方冻原上的兽人部落,他们更是比那些生活在人类世界的兽人坚韧的多。或许人类世界的兽人会嘲笑北方冻原的同族们,嘲笑这些傻瓜窝在荒凉的冰雪世界里,苦守着先祖留下的最后一点可怜的荣耀。但北方冻原的兽人又何尝不是在鄙夷已经没有了血‘性’,被人类彻底奴化,只会向人类摇尾乞怜,以求获得一点看似丰盛,其实是出卖尊严和人格换来的施舍的他们?

    也正是这种相互鄙夷最终形成了相互敌视,那么在人类军队征伐兽人的队伍里,出现兽人的奴兵,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从在皇冠雄鹿军团的骑兵队中,看到了身穿军团标志皮甲的兽人奴兵开始,巴洛克就在处处提防身后的下等兽人。他此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当初这些兽人只说是在和帕丁顿军队战斗的时候被俘的,却并未说他们究竟是为了自己的部落而战,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而战。甚至他们极有可能也是一群另一个国家的兽人奴兵!

    巴洛克越想越觉得接近事实,他们此刻正行走在穿过奥德里亚养马地草原的路上,那些下等兽人也太过沉默了些,这种平静令人提防。

    宣称为了防备被人类察觉。巴洛克带着一队族人故意落在后面,‘私’下里与当初在烈酒城挑选训练这些下等兽人的同族们接触‘交’谈,心中有了一个大体的想法。

    再一次对自己当初的愚蠢决定而苦笑。巴洛克决定‘欲’擒故纵,试探一下这些下等兽人。如果他们真的是一群奴兵。那么要指望他们融入自己的部落,无异于痴人说梦。狡猾的人类虽然拿兽人奴兵当做消耗品,罔顾他们的生死。可是却依然能够让奴兵吃饱穿暖,越是成为‘精’锐军团的奴兵,越是得到的待遇更好。或许这些兽人就是看到了皇冠雄鹿军团的‘精’锐和强大,才萌生了别的想法吧?

    巴洛克猜的和真正情况也差不多。当初这些下等兽人所在的王国,在和帕丁顿军队的战斗中失败,奴兵成为了俘虏。兽人奴兵可没有什么国家观念。他们随意选择自己的主人,人类也不指望他们在战场上起到太大用。但这种极好的勤杂兽奴却很受人类士兵欢迎,只不过当这些奴兵刚要被押解送往别处的军队服务,就被巴洛克带着族人‘解救’了!

    不得不说,当初巴洛克带着族人组成饿狼军团,在帕丁顿南部肆虐的时候,他们的血腥手段不但令人类顾忌,更是令那些兽人奴隶震怖,以至于让这些兽人奴兵出现错觉……感觉跟着自己的凶悍同族们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惜很快他们就后悔了,因为巴洛克最终带着他们艰苦跋涉。穿越了数千哩路途,居然要回传说中恶劣至极的北方冻原。摄于巴洛克的威严,兽人奴兵们敢怒不敢言。路上好几次打算逃走。但在巴洛克一次次躲开人类的追兵,并且给他们以狠狠教训之后,兽人奴兵们逃走的念头根本不敢提及,生恐这个屠夫般的萨满将他们全部宰掉!

    不过在最后即将进入北方冻原的时候,看到了奥德里亚的‘精’锐军团皇冠雄鹿,兽人奴兵们又蠢蠢‘欲’动起来,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不想跟着进入冰天雪地的冻原受苦,就必须做点什么了!

    在进入草原的第二天。他们再一次远远的看到扬尘,急忙躲藏起来。第二队人类骑兵呼啸而过。兽人奴兵终于按捺不住,几个家伙突然从藏身的地方站起来。就要奔跑出去,可惜他们也仅仅是抬起身,就感觉腰腹一阵剧痛,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霜狼氏族战士,面带冷笑,短剑从腰肋深深扎进了体内。

    下辣手杀掉了十几个兽人奴兵,剩余的几十个家伙瑟缩成一团,再不敢有任何动静。巴洛克冷冷的扫视一眼,等待人类骑兵过去后,再想办法怎么处理他们。

    呼啸奔驰的骑兵很快远去,兽人们从藏身的草坡凹地出来。团团将那些下等兽人围住。巴洛克的族人们一个个怒容满面,他们刚开始听到巴洛克的吩咐,还感觉很不以为然,甚至认为巴洛克族长小题大做。在族人们看来,同是兽人,怎么会出卖同族呢?可是现实让他们失望,如果不是动手的快,这些该死的家伙已经将人类骑兵引过来了。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面对至少千人的‘精’锐骑兵,根本没有逃生的希望。

    “饶了我们,我们不想去北方冻原,那里寒冷贫瘠,我们不是活活饿死就会被冻死。让我们走吧,我们发誓,绝对不会暴‘露’你们的行踪,巴洛克萨满,我们发誓……!”兽人们害怕起来,一个个匍匐在地上求饶。这些家伙甚至有的比巴洛克还要高大健壮,可是此刻做出的丑恶姿态令人极度恶心。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只是不停的求饶。

    当初的一百个兽人,经过了数个月的跋涉,数次战斗,此时已经只剩不足七十个人。毕竟一路上还算服从,巴洛克发现自己实在下不了杀手。但如果让他们就这么离开,一旦暴‘露’自己的行踪和来历,那些骑兵势必会去而复返来追杀。对北方冻原人生地不熟的,巴洛克不敢冒险。

    很显然,族人们也都不愿屠杀这些兽人。巴洛克下意识的看了看老兽人齐亚德,换来老兽人摇头苦笑。

    就在巴洛克狠下心,想要彻底解决他们的时候。扎因祖忽然对巴洛克扬扬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那里面只剩半截舌头!巴洛克立刻有了办法。虽然有些残忍,总比全部杀死他们要好。

    ………………分割线………………

    当气温开始寒冷的时候,巴洛克他们已经穿过奥德里亚养马地草原,进入了北方冻原。没有追兵,放走的那些兽人奴兵都被割掉了舌头,他们又不会书写文字,即便跑到人类那里,一时半会也无法解释明白。即便最后沟通清楚。巴洛克和族人也早就穿越了人类势力范围。冻原已经进入了冬季,除非军团集体行动,否则人类的骑兵不会随便进入兽人的地盘。兽人拿大军团没办法,但要杀掉几百人的骑兵还是不成问题的。

    北方冻原太大了,辽阔无际,和奥德里亚帝国接壤的这段边界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再往里深入,除了积雪的群山和雪原,剩下的就是孤寂荒凉。虽然这种恶劣环境和地域给了兽人躲避人类追杀的有利条件,但同样要在这里生存,却也格外艰难。

    仅仅是十月末。一路走来已经下了两场雪,地上薄薄的一层稀薄植被也被掩盖,马儿要啃食野草就不得不先用蹄子刨开渐渐坚硬的积雪层。即便如此也越发困难。如果不是巴洛克每天喂给马匹小麦和豆子等粮食,恐怕它们的身形比现在看起来还要瘦骨嶙峋。

    席琳和苏珊娇嫩的脸被风吹日晒,已经有些干裂。巴洛克感觉有些愧疚,他到底没有考虑周全,生存并不仅仅是有了充足的食物就可以的。在冻原上,最严重的是酷寒和如刀的狂风。生命力顽强的兽人可以坚持生存下来,但对人类,尤其是娇弱的人类‘女’人来说,这种环境是非常不适应的。

    除了苏珊如同小‘女’孩似的总是感到委屈。甚至将起了一层小血丝的皴裂俏脸让巴洛克看,撅着嘴巴眼泪汪汪。让巴洛克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哄好。而席琳并未抱怨,她很清楚北方冻原的恶劣。既然选择跟随这个注定要纠缠一生的兽人,那么吃苦受累也是必然。

    在冻原上行走并不是漫无目的,巴洛克和族人们迫切的需要寻找到冻原上的兽人部落,哪怕仅仅是一个小部落也好。在冻原冬季,兽人不可能在严寒天气里四处游‘荡’,他们必然会寻找到一个比较安全舒适的地方,捱过这个冬天。

    不过从发现皇冠雄鹿军团在深秋最后几天,扫‘荡’了靠近养马地的冻原范围,将那些周围可能出现的兽人小部落全部屠杀或是驱赶之后,巴洛克知道方圆数百哩之内是别想再见到兽人踪影了,只能和族人们不得不继续向冻原深处前行。

    这里是先祖故乡,可是巴洛克他们的先祖离开北方冻原已经近千年,而且即便在砂砾荒原定居之后,也经历了数次衰落迁徙,最终不但丢掉了砂砾荒原中心的绿洲栖息地,更连萨满的传承也断继,对于北方冻原的记忆也没剩下多少。此时巴洛克他们既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触冻原上的霜狼氏族,更不知道该如何认祖归宗,或许唯一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除了身上那银‘色’的兽‘毛’,就只有手中的六根图腾柱和星辰图腾柱石板了。

    他们又走了十多天,虽然没有再下雪,风却越刮越大,地面也不再是辽阔的平原,起伏不平,开始出现丘陵和山脊。当苏珊和席琳脸‘色’越来越苍白,巴洛克知道,不能再这么走下去了,否则这两个‘女’人就会倒下。

    一处小山,遍布高大的树木,在山腰位置似乎有几处‘洞’‘穴’。巴洛克也顾不得里面会不会有居住着猛兽的危险,率领族人向哪里走去。(我的小说《兽族启示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