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养马地
    奥德里亚帝国第一继承人,第二继承人,两位皇子都是约瑟芬亲生的儿子,他们都已经长大,各自拥有自己的势力。。: 。在双亲的闹剧之中处境尴尬,最后只好故不知,各自躲得远远的。至于帝国的大臣们,也是谁都惹不起,只好装聋哑,令局面愈发尴尬!

    皇帝安东尼在怒火平息后,也知道自己理亏,可是却拉不下脸来向皇后认错。他们就这么僵持着,白白便宜了巴洛克和族人。历经近一个月,走过了一半的路程,都没有遇到阻碍。直到前几天,在杜隆皇都,教廷分殿的首席元老说合下,两位陛下的闹剧才化解。皇帝认真道了歉,皇后也重新回到皇宫,西部行省的紧张局势随之平静。但是皇帝却再也不敢让那两只军团继续驻守西部行省,很快将他们调离。皇后也知道自己做的过分,并未阻止皇帝的举动……反正两支军团无论调到哪里都是掌控在皇后家族手中。

    巴洛克不关心这些闹剧,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还有多半个月的时间,一旦新的军团进入西部,他们就无法再这么自由自在的行走了。

    笨拙的驼兽全部换掉,分散开从多个城镇购买了足够的马匹,他们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要尽快穿过奥德里亚。………………

    离开砂砾荒原的时候还是初夏,此时已经秋风萧瑟,沿途除了常绿的松树杉树,其他的树木树叶枯黄,已经开始随着风吹刮落。树木逐渐稀少起来,高耸的山峰也已经不见,一路上越来越平坦,黄中带绿的大片草原就在脚下。他们终于进入了草原边界。

    这里可不是兽人的地盘,人类的征伐侵略之下,北方几乎所有丰茂的草原都被抢占。‘逼’迫的兽人不得不向北迁徙,直到进入了环境极度恶劣的北方冻原。才得以苟延残喘。

    这里是奥德里亚的草原养马地,毫无疑问是从兽人的先祖手中夺取的。巴洛克和族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辽阔的草原,席琳和苏珊也没有,这里的景致可不是荒凉单调的砂砾荒原能够媲美。呼吸着秋天草原上的空气,一望无际的草原,点缀着点点白‘色’的湖泊,还有那一群群膘‘肥’体壮的骏马,美丽的几乎令人沉醉。可惜。他们无法在此逗留,为了防备兽人从北方冻原进入偷袭,奥德里亚帝国的养马地常驻有重兵,一旦巴洛克他们被发现,下场绝对凄惨。

    此时反而最危险,数千哩路,几个月的跋涉都安然度过,可不要在最后这区区几百里的路上被人堵住。只有穿过奥德里亚的养马地草原,进入北方冻原边境,才算是真正的回到先祖故乡。

    究竟该怎么穿过这片草原?巴洛克有些犹豫。躲在一处凹地密林中。和兽人们商量。

    他们此时身处的位置是草原的南部边缘,如果横穿草原的话,或许只有两三百哩距离就能够进入北方冻原的范围。但很显然在视野开阔的草原上。想要不被人类发现,根本不可能。

    “右边几百里外有一条丘陵峡谷,我们或许可以偷偷从那里绕过草原。”安格雷指着巴洛克手中的地图,忽然点了点某个位置说道。

    “白痴,你以为人类都像你那么蠢吗?如此明显的一条峡谷,他们难道会不驻扎军队防守?万一北方冻原上的兽人兄弟们从峡谷偷偷潜过来,岂不是就将奥德里亚的养马地给包围了?”老兽人齐亚德戳了戳安格雷的脑袋,对这个愚蠢的问题很恼火。

    安格雷挠挠头,干笑一声缩了回去。早知道老家伙们心情不好。就不过去凑了,没得挨了一顿骂。

    “巴洛克。我们……或许可以试着走这里。”中年兽人塞西尔沉默许久,指了指他们所处位置左边的那片绵延山脉:“昆都玛雅山脉。我们可以在它的这条支脉中前进。”

    “不行,那里面险恶非常,行走困难,难道让我们丢掉所有的马匹吗?”老兽人齐亚德驳斥道:“没有了马匹牲畜,我们在北方冻原上会寸步难行。你们要知道,那里的兽人可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平和友善。如果他们对我们有敌意,我们没有骑兽,即便要逃跑撤退,也逃不多远。这些马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扔掉。”

    塞西尔也就是提出一个意见,见齐亚德反对,便不再说什么,一时间有些沉闷。

    齐亚德和身后的几个老兽人互相对视了几眼,才看着巴洛克,缓缓的说道:“我有一个办法。……让我们分成两队,我们这些老东西去草原另一侧,引开人类的注意力,你们就贴在草原和昆都玛雅山脉的边缘,趁机穿过草原进入北方冻原。”

    “不行……。”

    “不……!”

    “齐亚德爷爷,你们这是去送死吗?我们不同意……。”

    “要去,也得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去……。”

    霜狼氏族的年轻人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个神情‘激’动的叫嚷。巴洛克脸‘色’一沉,喝道:“闭嘴,想要把奥德里亚人引来吗?”

    萨满祭祀的威严令所有人噤声,但年轻族人一个个紧张的看着巴洛克,生恐巴洛克族长会答应老兽人们的办法。至于那些下等兽人,他们在这种时候非常自觉的闭嘴,甚至感觉如果那些老家伙们真的去引开人类,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办法,说不定他们可以平平稳稳的进入北方冻原。

    摇摇头,巴洛克干脆的说道:“想都不要想,我们苍狼部落只剩眼前这么多人,损失一个人我都会心疼许久,更何况是我们的长辈。齐亚德爷爷,您的提议不好,如果……如果我们任由你们去做‘诱’饵,只为了自己求生,你觉得这样的族人值得你们付出吗?我们是一家人,从我们的部落被毁灭那天起,我就发誓,绝对不会抛弃一个族人。我们来想其他的办法吧!”

    巴洛克虽然干脆的拒绝了齐亚德的提议。但是老兽人们却并未失望生气,他们反而一个个眼中泛着泪‘花’,脸上‘露’出笑容。

    兽族之中有一个非常古老的习俗。当部落遭遇重大的战‘乱’或饥荒,年老体弱者。往往会被第一时间抛弃。他们从自己的部落里,被自己的后辈驱赶,任其在外自生自灭。虽然这种行为是迫不得已,许多年轻的兽人都是泪流满面的眼看自己的父亲或母亲落寞孤独的离开。但为了整个部落的生存,谁都别无选择。

    很显然,巴洛克并不赞同这种陋俗,抛弃族人的想法甚至没有出现在他脑海。他能够冒着生命危险从帕丁顿将族人救出,可不会想着将来再抛弃他们。他的这种态度感染了所有族人。仅存的八十七个族人就是一个家庭,在一切都是未知的北方冻原上,他们会相互扶持,相互信任的走下去。

    还是没有好的办法,巴洛克有些烦恼,甚至萌生出一个念头————他解救的那近百下等兽人在数月来的漫长路途之中,充分显‘露’出各自的本‘性’,巴洛克对他们很不满意。即便他们曾经在各自的部落敢于与人类敌对,但这无法掩饰他们‘性’格的缺点。

    或许与人类接触的久了,他们很自‘私’。在经历的几次战斗中,总是有意无意的避让危险,躲在巴洛克族人们的身后。任凭那些银‘色’兽‘毛’的兽人去拼死搏杀,当敌人开始溃散之后,他们才会‘挺’身向前。

    巴洛克发现自己做出最糟糕的决定,就是当初异想天开的去解救帕丁顿的兽人奴隶。最后救世主没有当成,反而留下了一些哭笑不得的笑柄。如果这些下等兽人还是无法融入自己部落的话,巴洛克也就不得不放弃他们了。

    “那里怎么了?”巴罗坦忽然指着草原的方向叫道,所有人转头看去,在一望无际的草原天际,似乎刮起了一层烟尘。太远,弥漫的看不真切。巴洛克脸‘色’一变。忙附身将耳朵贴在地上倾听,心情越来越糟糕。他听到了微微的大地震动声。这只有大批的骑兽奔跑才会造成。

    “快,迅速离开这里,我们进入山脉中寻找地方躲避。”巴洛克大叫,立刻带着苏珊和席琳,向不远处的昆都玛雅山脉余麓的一条支脉山岭奔去。正有大批的骑兽接近,而在奥德里亚的养马地草原,除了奥德里亚军团士兵,不会有别的人。

    巴洛克做出的决断非常及时,当他们穿过稀疏的树林,进入山岭,选择一处凹地藏身。透过岩石的缝隙向外看去,遮天蔽日的大批骑兵也浩浩‘荡’‘荡’的驰来。他们身穿黑‘色’金属铠甲,竖立着黄金王冠和雄鹿的帝国旗帜。能够以奥德里亚帝国皇冠为旗帜的军团,无疑是十大‘精’锐军团之一。巴洛克接触过的金号角军团,他们的旗帜上也有一顶一模一样的皇冠,眼前这支军团应该就是皇冠雄鹿军团,一支纯骑兵的强大万人军队。

    所有兽人都后怕不已,一旦在这里被皇冠雄鹿的人发现,两百兽人甚至翻不起半点‘浪’‘花’就会被彻底湮灭。只不过巴洛克没有注意到,那些下等兽人的表情很奇怪,甚至是有一些惊讶和一丝喜‘色’……!

    巴洛克的脸‘色’再一次难看起来,甚至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脸‘色’铁青。他拥有萨满秘法灵魂鹰眼,除了可以察觉族人们是否觉醒兽战气之外,还能媲美人类魔法师的鹰视术,能够看出很远的距离。就在那些奥德里亚骑兵的马背上,悬挂着一个个圆滚滚的物体,那是他们的战利品…………一颗颗血淋淋的兽人人头!

    “巴洛克,这是个机会,趁着人类骑兵刚从冻原上回返,草原人类的注意力都被转移,此时我们穿越应该是最安全的时刻。”老兽人齐亚德并未看到那些兽人人头,他只是突然发现了这个绝佳的机会。

    是啊,人类骑兵进入冻原肆虐屠杀,周围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兽人部落敢靠近了!

    平复心情,巴洛克冷着脸嚯的站起,断然道:“走,立刻离开这里,我们回家,回先祖的故乡!”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