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踏上归途
    感谢梵华神语投出的本书第一张月票,谢谢……呃,更新不给力,我都不好意思和各位求票,惭愧……!

    午夜时分,月‘色’晦暗,兽人却能够夜视,加上又是从后面突然偷袭,他们占尽了便宜,如果这样还战胜不了‘乱’成一团的雇佣兵,巴洛克会狠狠的惩罚他们。。: 。

    好在并未让巴洛克失望,他抱着睡熟的苏珊,用柔软的绒布遮住她的耳朵,不让她听到喊杀声。席琳站在旁边,他们就在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看着下面营地里的战斗。经过最开始如雨般的投矛攻击,雇佣兵本来就死伤大半,加上慌‘乱’不堪,被扑上来的兽人拿着巨大的战斧,如同砍瓜切菜般屠杀,几乎没有像样的反击。

    巴罗坦他们六个会兽战气的兽人遵循巴洛克的命令,三人一组,在战团里巡视,找到了几个拥有斗气的战士后,立刻齐齐扑上去,将其群殴死。只要这些能够给兽人造成致命伤害的雇佣兵头领死掉,其余的人也就彻底崩溃了。

    半个小时候,战斗结束。雇佣兵大部分都被杀死,但还是有一些人逃入了山中或密林。而兽人们也有十几个人的死伤,当然,都是那些下等兽人,霜狼氏族的族人甚至连一个受重伤的都没有。即便如此,巴洛克抱着苏珊和席琳回到营地的时候,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在他看来,偷袭加上实力强过雇佣兵,这场战斗完全不应该死这么多人。

    生气也没有用,因为兽人们反而一个个面‘露’兴奋,似乎对这场胜利格外振奋。想了想,也就释然…………是啊,兽人和人类的战争。一向是败多胜少,哪怕是面对实力最普通的佣兵,往往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今晚能够杀掉两百多人类雇佣兵。自己却只是死了十个人,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算了。巴洛克也就没了去训斥他们的*,让他们高兴一次也好!不过接下来该有的残酷训练还是要有,就让这一次回归北方冻原的路途,成为一趟历练之路吧!

    营地弥漫着血腥,算是无法待下去了。反正兽人们都兴奋的睡不着,巴洛克干脆命令收拾起来,继续赶路。逃掉的那些人绝对不会甘心,他们肯定会找援军。继续来攻击报仇。可以想象,下一次追来的敌人,可就绝对不会是一团散沙的佣兵了。

    佣兵的尸体就这么随意的扔在野地,兽人们趁着夜‘色’离开。巴洛克骑在驼兽背上,抱着睡得‘迷’‘迷’糊糊的苏珊,背后席琳搂着他宽阔的腰背,跟随着兽人的队伍前行。

    巴洛克有些歉疚,这才刚刚开始,席琳身体柔弱,似乎有些吃不消了。脸‘色’略微苍白。在驼兽背上,巴洛克轻轻的道:“席琳,对不起……!”

    席琳知道巴洛克这句话的含义。将脸贴在巴洛克的后背,过了一会儿,才轻轻的说道:“没关系,我早就知道路途会很艰难。你也不要将我想象的那么柔弱,我能坚持下来。只是……我只是……巴洛克,你能不能不要再杀这么多人了?他们是我的同族,虽然他们心怀恶意,可是他们是我的同族……我不想看到你屠杀他们,我真的不愿看到……。”

    轻轻的啜泣从背后传来。巴洛克摇摇头,知道自己只顾着发泄兽人对人类的恨意。忽略了席琳的感受。“席琳,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对他们仁慈。他们绝对不会对我怜悯。你应该知道,一旦我的部落被人类击败摧毁,遭受最悲惨命运的不会是兽人,而是你和苏珊,你的那些同族绝对不会因为你们是人类而心生怜悯,他们会恶毒和残暴的对待你们,我不得不消灭一切隐患,否则我们很难顺利的抵达北方冻原。”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我只是很难受。”席琳哽咽的说道。

    巴洛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握住席琳的手:“席琳,我答应你,尽量不再去杀戮。我会让我的族人加快速度,尽量远离人类的聚居区,只要在荒原中前行,虽然艰苦一些,却能够获得安全的保证。”…………

    接下来这段日子,巴洛克果然带着族人远离人类城镇。他派出十多个族人做斥候,在周围巡视,伏击杀死了一些缀在身后的盯梢佣兵。而且白天宿营休息,晚上赶路。这立刻令跟踪者忙‘乱’起来,晚上他们可无法像兽人那样无所顾忌的赶路,往往会拉下很长一段路,只能白天利用兽人休息的空暇追赶,但好不容易追上,却也到了傍晚,兽人们要继续赶路了!

    在达林坦公国的这段数百哩的路途,直到巴洛克带着族人踏入汉莎公国北部边境,人类虽然又重新聚集了一大批的冒险者和佣兵们,甚至其中夹杂着一队队很显然是‘精’锐士兵的小队,可是他们都再没能寻找到袭击兽人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看着兽人进入邻国。除非想要挑起两国战争,达林坦人也只能在边境停下了追击的脚步。

    不过他们也不会让兽人好过,早就将消息散播到了汉莎公国,就让汉莎人来收拾这些该死的兽人吧!

    达林坦人或许要再一次失望,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巴洛克手中还有近百套汉莎骑兵的重铠,让族人们全部更换汉莎骑兵的铠甲,只要戴上头盔,除非掀开盔甲护面,否则根本不会知道这是一群冒充者。

    将没有盔甲的兽人遮挡在中间,扮汉莎骑兵的兽人骑着驼兽或战马,就这么在汉莎公国边境大摇大摆的呼啸而过。沿途即便遇到汉莎人,也没人会想要去质疑一队‘精’锐的重装骑兵。————万一这些骑兵身上负有紧急军令,如果冒失的去询问,被杀死都是活该倒霉。

    就这样,一队百多人的重装骑兵队沿着边境继续穿越,沿途那些偏僻地区村镇的人都来远远的看热闹,却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直到这件事传到了一些大城,那里能够接触到公*务的贵族们查看了最近军队的调动记录,发现并没有派出这么一支重装骑兵去做什么任务。立刻感觉不妙,召集军队追赶,却已经有些晚,那支队伍最后进入了奥德里亚帝国的境内。汉莎人想当然的猜度……难道是奥德里亚的骑兵有什么秘密任务?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穿着汉莎公国的重装铠甲扮汉莎人?

    巴洛克不会知道就是他的这个举动,令汉莎人对奥德里亚帝国猜忌起来,虽然不敢表‘露’不满,但汉莎人的大公总感觉自己似乎在替奥德里亚人背黑锅。

    进入奥德里亚帝国境内后,巴洛克不由的谨慎万分,这个帝国可不是汉莎公国或达林坦公国可比。这是个庞然大物,不去算皇家的禁卫和贵族们的‘私’兵,仅仅最‘精’锐的常备万人军团就有十支,每一只军团都能够和一个小国相抗衡。不需要多,只要有两百人的‘精’锐战士,就能将巴洛克和他的族人们击溃。

    由不得巴洛克不小心,甚至他做了最坏的打算…………平心而论,巴洛克灵魂中属于人类的劣根‘性’在这一刻占据了上风,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自‘私’脸红……如果到了万不得已,巴洛克会牺牲掉那一百下等兽人,只带着自己的族人逃命。当然,席琳和苏珊是他的‘女’人,巴洛克绝对做不出抛弃自己‘女’人的举动,如果那样巴洛克甚至宁可去死。

    小心翼翼的前进,沿途多山,密林丘陵遍布,地势起伏不平,因为骑兽的缘故,他们必须绕路,穿过奥德里亚大片的西部平坦国土,才能进入北方冻原的边缘。就这样走了多半个月,沿途除了偶尔遇到一些村镇或赶路的小商队,居然一支军队都没见到,这令巴洛克很疑‘惑’。要知道这周围绝不荒凉,仅仅晚上趁夜‘色’穿过的高大城堡就有四五座,更别提那些繁荣的小村镇。

    这情况有些诡异,巴洛克感觉应该‘弄’明白再说,可别冒失的前行,一头撞进陷阱自投罗网,那就糟糕了。再次路经某座城的时候,巴洛克和席琳进入其中打探消息……。

    消息得来的很容易,或者说根本不用刻意去打探。原来是最近帝国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令奥德里亚西部行省着实紧张了一次。在局势缓和之后,军队都被安东尼皇帝陛下给调离西部行省,而来接替他们的军队还没有赶来,所以才形成眼前的这个空当。

    巴洛克暗叹,事情还真是奇妙!蒂普顿伯爵被他在帕丁顿杀死后,这个死讯传回帝国,皇帝陛下几乎气疯了,在皇宫大发雷霆,以至于失口说出了一些不该说的事,而皇后陛下从后?宫来劝慰陛下,恰好听到皇帝在痛惜自己‘私’生子的惨死。约瑟芬皇后虽然不是那种善妒的人,但当着帝国诸位大臣的面,皇帝这番话还是令她无法承受,当即暴怒翻脸,回到后?宫大闹起来。

    皇帝本就心情糟糕,和同样怒气冲冲的皇后闹得后?宫天翻地覆。在奥德里亚,除了皇室,皇后所在的家族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大家族,甚至他们家族世代掌控着帝国西部数个行省。当皇帝暴怒之下,失口说出要废黜皇后的话,约瑟芬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连夜离开了皇宫。她在自己家族中拥有很大的权威,没有人敢反对她的话。他们很快回到了帝国西部行省,那里有两只‘精’锐军团都在皇后家族掌控中,被约瑟芬调到行省面对皇都的边境,俨然一副要分裂独立的举动。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