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昔日真相和偷袭
    巴洛克和族人们在月牙绿洲休整了一天,便匆匆踏上路途。那些人类冒险者并未全部被杀掉,虽然畏惧沙巨人的残暴再不敢靠近流沙湖,可是仍然有些贪心的家伙远远的在周围窥视。兽人和蜥蜴人在流沙湖的举动甚至被某些冒险者看做是在挖掘地下财宝。

    几个冒险者衡量了自己的实力,确认根本无法得手之后,留下几个人远远的盯梢,便果断的离开荒原,去外面寻找强援。巴洛克也是大意了,他和族人们沉浸在得到图腾柱和星辰图腾阵的喜悦中,忽略了巡视周围,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很远的地方,几个人族冒险者遥遥的缀着……!

    对于先祖们为什么会仓促突然的离开聚居地,并丢掉了大部分的珍贵物品,巴洛克在和老兽人们一番‘交’流推敲后,也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断,或许这已经是真相了!——————

    当年先祖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跋涉万里,从遥远的北方冻原迁徙到了干旱贫瘠的砂砾荒原,并且在荒原中心定居。可以想象得到,当年的先祖们既然携带了六根图腾柱和一套星辰图腾阵石板,那么部落里肯定有至少一个以上的兽人萨满,甚至有可能那位萨满还是一个强大的星辰祭祀。

    但漫漫时光过去,当那位星辰祭祀和其他的祭祀衰老死去,部落里后继者就跟不上了。一个兽人部落,如果无法拥有萨满祭祀,便会慢慢的衰落下去,他们的实力也会逐渐弱小,在北方冻原上或许会被其他的部落吞并,至少兽人能够继续活下去。但在贫瘠恶劣的砂砾荒原。一旦没有了萨满祭祀的祝福,部落要出现能够修炼兽战气的战士,就完全需要凭运气了。

    就像当年巴洛克没有成为萨满祭祀之前。荒原外部所有的近千兽人,居然没有一个兽战气战士。面对一群普通的人类雇佣兵,只能悲惨的被灭族。而等巴洛克成为真正的萨满祭祀,此时他身边只有八十几个霜狼氏族族人,却已经有了巴罗坦,安格雷,穆鲁,扎因祖,洛恩汗和图拉扬六个兽战气武士。萨满祭祀的价值可见一斑!至于巴洛克的启‘蒙’老师诺尔曼萨满…………他只能算是一个半瓶水的萨满,甚至诺尔曼手中的那根图腾柱,也是自己胡‘乱’鼓捣出的劣等货,也别想着能够给与其他兽人祝福了!

    萨满祭祀断继后,兽人们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寻找食物努力生存上面,逐渐的忽视了图腾柱和那堆石板的价值。当再这么过去许多年后,甚至后人都没有能够识字的,等别说知道石板的具体用了。直到某一天,在沙漠底下游‘荡’的土元素之心被图腾柱的力量吸引,霸占了兽人的聚居地。令兽人们不得不被迫逃离家园。遗失了星辰图腾阵石板,也遗失了珍贵的图腾柱。至于巴洛克部落里的那根图腾柱,或许是巴洛克的先祖仓皇从地上拔出了当做武器使用。然后就随身带着了吧?

    真相早已湮没在历史之中,这个猜测已经算是最合理的。兽人们叹息了一番,却也更加珍惜眼前。有了巴洛克族长的带领,先祖们遗失的荣光终究还会再找回,他们都对此充满信心。

    路途枯燥,巴洛克将石板一一取出,‘交’给骑在沙漠驼兽背上的席琳,由她誊抄石板的秘法,记录在兽皮纸上。毕竟日后研究的话总是抱着一块石板也不合适。

    苏珊如同一个小‘女’孩。总是不离巴洛克左右。无奈之下他只能带着苏珊,一路上和老兽人们商讨回北方冻原的具体路线。

    如果按直线距离的话。从帕丁顿到北方冻原只有三千哩的距离。但这中间要穿过汉莎公国,奥德里亚帝国。并且途中还有几条难渡的大河,更别说一整条自西北向东南的高耸山脉昆都玛雅,直接横亘在路上,要穿过这座山脉,只能走奥德里亚帝国境内唯一一处修建的山涧关堡昆都巨‘门’。几百个兽人别说走昆都巨‘门’,就是敢靠近那处帝国最重要的关卡,都会立刻被驻守在那里的‘精’锐军团暴雪兵团给撕成碎片。

    巴洛克从有了要回归北方冻原的念头那天起,就在不停的收集有关的沿途地图。这几天经过和族人的商讨,最终确定下一条算是最安全的途径。他们没有再向帕丁顿的方向前进,而是向着北段的荒原边界前进。

    从北段走出砂砾荒原后,就进入了达林坦公国的疆域内。这个国家地广人稀,只要贴在最北端的群山脚下前进,应该不会被人类察觉。只需要大概有数百里,就能离开,然后就进入了汉莎公国的北部边境。

    汉莎公国最近正在密切关注帕丁顿的内‘乱’,期冀着浑水‘摸’鱼能够抢夺一些‘肥’沃的领土,所以他们的大部分士兵都在东面,巴洛克认为要通过也并不难。

    但再次穿越汉莎公国之后,就要进入奥德里亚帝国的疆域,那是最危险的一段路程。只要被奥德里亚的军团发现,兽人们只有拼命逃窜一途,或许赶在被杀光之前,还来得及进入北方冻原范围。

    巴洛克不准备冒险,所以他选择沿着奥德里亚最外围的边境荒凉地区行走,虽然会无限的拉长路程,让三千哩的路程增加了近一倍多,只要安稳的回归先祖故乡,一切都值得。

    三天后,他们走出了砂砾荒原进入达林坦公国境内,寻找到了一个小镇,大部分兽人都留在镇外的密林中,巴洛克趁着苏珊睡着,率领几个族人和席琳一起进入小镇,进行了上路前的最后一次补给。他的三个储物戒指清空扔掉了所有不需要的累赘物品,原本已经堆满了粮食,器具和武器等等必须的物资。但这些都是需要到达北方冻原后,度过最初几年艰难时光的珍贵物资,万不得已不能动。路上的食物饮水,还需要自己携带。

    美丽高贵的‘女’魔法师。身边十几个彪悍的兽人大汉,牵着十几匹沙漠驼兽,在小镇上着实引起不小的‘骚’动。小镇的镇长急匆匆赶来向席琳大献殷勤。席琳满脸的高傲和冷漠,扔出一袋金币。购买所需的粮食等物资。魔法师是值得敬畏的,虽然她的美丽令很多男人心生觊觎,但也知道只是妄想。还是金币最实在,小镇上的剩余粮食还有酒类,盐巴……几乎被搜罗一空,全部堆放在驼兽背上。然后他们看着美丽‘女’法师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小镇外。每年总会有魔法师进入砂砾荒原,去捕猎那里的魔兽,只不过席琳比较漂亮罢了。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带着充足的补给,兽人们很快离开小镇,沿着达林坦公国边境群山脚下的荒岭,踏上路途。在他们后方,那几个盯梢的人类冒险者也终于等到了援军。至少有三百人的雇佣兵,在几个格外彪悍狰狞的斗气武士率领下,沿着冒险者留下的记号,追了过来。遥遥的,他们亲眼看到兽人们在山脚下行进,尤其听说兽人队伍里居然还有两个绝‘色’的美‘女’。顿时一个个‘露’出残忍兴奋的表情。

    已经快要接近傍晚,兽人很快就要停下宿营了,雇佣兵们悄悄尾随。准备晚上偷袭……!

    行走了十多哩,天也暗淡下来。巴洛克这才选了一处开阔地,宿营休息。那一百下等兽人忙碌着搭帐篷,烧火做饭,巴洛克的四十个族人则开始巡视周围,查看是否有危险的动物或隐患,这是巴洛克‘操’训他们留下的好习惯。着实令远处的人类雇佣兵暗道好险!如果不是躲得比较远,怕就被兽人发现了!

    不过他们还是高兴的太早了些,巴洛克最开始或许大意了。但当宿营地搭建完毕,他将图腾柱一一竖立在营地周围之后。甚至没有释放萨满之力,更没有‘吟’诵咒文。便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眼睛随意扫过远处密林,看到‘乱’飞的几只飞鸟,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

    对兽人萨满来说,偷袭就像一个笑话。竖立一根图腾柱,就能够沟通自然元素,察觉到很远外的动静。更何况巴洛克将六根图腾柱都给竖立在周围,稍微释放萨满之力,拉克那若隐若现的灵体显现,透过灵体之眼,巴洛克不但看到了远处密林里潜藏的人类偷袭者,甚至连他们有多少人,大致的分布位置也都记住。究竟谁偷袭谁?嘿嘿,还真不好说!………………

    夜幕降临,兽人们吃饱之后,纷纷钻入帐篷睡觉,驼兽环绕在外围,除了中心位置的那团篝火,周围一片黑暗。这些大意的家伙,居然没有派人晚上守夜!

    饶是如此,人类雇佣兵们仍然足够狡猾,他们耐心的等待,直到接近半夜时分,才开始行动。在几个雇佣兵头领的指挥下,从三个方向围了过去…………!

    就在他们身后,不知何时,兽人们悄悄缀着……!所有兽人此刻都和安格雷一样看着那些自以为隐蔽的人类,眼中‘露’出嘲讽和冰冷,心中冷哼:哼,一群白痴,早就被巴洛克族长发现了,被我们悄悄从暗处离开营地,绕到你们背后都不知道,活该去死!

    驼兽是一种温顺的动物,只要不伤害它们,很少会暴躁‘乱’叫,人类雇佣兵们很顺利的靠近了那些帐篷,三百人分散开,围绕在数十个兽皮帐篷外,只等雇佣兵首领的命令,就会立刻刺破帐篷,屠杀掉愚蠢的兽人!

    过来一会儿,雇佣兵首领依然站在后方,僵直着身子不动弹。有人不耐烦,低声问道:“团长,下命令吧,让我们宰掉这些愚蠢的兽人。”

    雇佣兵团长不说话,他的身体晃了晃,忽然噗通倒在了地上,透过天上的微弱月光,可以看到他的背上孤零零的‘插’着一根短矛,血流了一地,他已经死了!

    “团长被杀了啦!该死的兽人发现了我们!”有人已经戳破了兽皮帐篷,陡然发现里面空无一物,顿时慌‘乱’的大叫起来!

    可惜,此刻说什么都晚了,从后方如雨般飞来大片的投矛。夜晚黑暗之中,兽人却如同白天一样能够视物,瞄准的非常准确,一片惨叫之声,这不是战斗,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