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无所知的诱饵
    巴洛克用看死人的神情打量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猥亵家伙,管事那‘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席琳看的那一刻,巴洛克就在心中给他下了死刑的判决。。: 。

    有的时候,说话完全都是多余。看到人类商队管事身后涌过来一队同样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架起方盾,‘挺’直长矛,是简略版的奥多伊尔战阵,一副随时要进攻的架势。巴洛克直接向后挥挥手,头也不回的对巴罗坦他们下命令:“当初破开沙蝎佣兵团的战阵,你们应该记住方法了吧?只给你们一次机会,给我把他们破开,全部杀光。”

    不是巴洛克轻视雇佣兵,反而他非常重视。之所以说只给族人一次机会,是因为他知道,用拴着绳索的投矛投掷到战阵盾牌上,然后向外迅速拽倒防御的人类方盾佣兵,这种破解的法子有些取巧,一旦人类熟悉了,就能够及时应对,那时候兽人们就要遇到麻烦了。

    从那次巴洛克巧妙的破开沙蝎佣兵团战阵后,投矛和绳索几乎成了饿狼军团四十个兽人的标配,他们立刻从后背‘抽’出投矛,绳索都是拴好的,齐齐大吼一声,狠狠投向佣兵战阵的那一列防御方盾。‘铎铎铎’一连的钝声响起,投矛深深扎透木质方盾表层的铁皮,矗立在上面。在雇佣兵来得及反应之前,兽人们狠狠的后拽绳索,要比力气,人类可完全不是对手,至少七八个佣兵手中的盾牌脱手而出。紧接着一大片呼啸的投矛向着战阵‘露’出的空档扔过来,伴随着一迭声惨叫,雇佣兵们的奥多伊尔战阵就这么被砸烂。

    巴洛克训练的兽人们,从来都不会放过最佳时机,更不会像某些家伙那样占据上风后就得意忘形。去说一些白痴般的场面话,给敌人缓过神来的时间。他只信奉一句话趁他病,要他命。四十个族人挥舞着黝黑的巨斧扑了过去。

    这支雇佣兵还是很强的,至少他们有两个斗气战士首领。但面对巴罗坦和穆鲁他们六个修炼出兽战气的兽人,也只有去死的份。没了最大仗势的战阵,战斗就简直算是欺负人。当两个会斗气的佣兵首领被巴罗坦他们围殴死,其他那几十个人类佣兵早就被兽人们砍翻在地。

    仅仅几分钟,几十个人类佣兵就全部战死,而兽人们甚至只有几个受了轻伤。眼前的这一幕令那个商队管事目瞪口呆,继而浑身如坠冰窖,哇哇惨叫的扑到巴洛克脚下。嚎哭着求饶。

    周围准备看热闹的蜥蜴人和零散的人类冒险者们一哄而散,只恨少生了两条‘腿’,这些兽人太恐怖了,他们居然轻易的屠杀了强大的人类佣兵,如果这些恶魔大开杀戒的话,谁也活不成。

    对吓呆了的白蜥蜴老族长招招手,巴洛克理都不理脚下的人类管事,和老蜥蜴说道:“老族长,这些人类死光了,他们的所有货物是您的了。这是我对朋友善意的表示。或许很快我会需要您的帮助,那时候希望白蜥蜴族的朋友们能够帮助我啊?”

    “当……当然,那是我们的荣幸。可……可敬的巴洛克萨满。”老蜥蜴结结巴巴的答道,但很快就被飞来横财给高兴疯了,一整支商队的货物啊,都是自己部落的了…………。

    人类管事惊恐的求饶,巴洛克甚至懒得和他说话,使了个眼‘色’,兽人中生‘性’最残暴的扎因祖巨斧轻轻一挥,管事的脑袋就飞了起来,一腔子血‘激’‘射’而出。‘弄’了巴洛克一身。

    “‘混’蛋扎因祖,你就是故意的吧?”巴洛克还没说话。也被鲜血溅到的安格雷忍不住嚷嚷:“你得给我洗刷皮甲。”

    没有舌头的扎因祖无声的笑了笑,比划几个手势。令安格雷郁闷的闭上了嘴。如果让扎因祖洗刷皮甲,最终的结果怕是这身皮甲完全报废了。

    席琳带着苏珊躲得远远地,既是为了不惊吓到苏珊,也是席琳并不愿看到巴洛克屠杀人类佣兵,这令她有些不舒服。

    解决这些事情,人类商队那十多匹沙漠驼兽自然被巴洛克据为己有,在沙漠里还是骑乘驼兽最安稳舒服,他们很快上路赶去流沙湖。月牙绿洲和流沙湖隔了三十多哩,他们赶在傍晚之前就抵达了。

    老蜥蜴说的不错,这里还真是人不少,三五成群的在周围沙地上游‘荡’,有的人甚至扎下帐篷,似乎准备常驻了。巴洛克派出了几个族人,很快他们就找到了齐亚德这些老兽人居住的位置,那是十几个兽皮帐篷围拢,就在流沙湖最近的旁边,这些老族人们不知从何处搬来数百斤重的大石头,居然搭建起来一个小小的祭台,用来祭祀先祖。

    巴洛克并未对周围的人大开杀戒,这些人多少还有用,他有更好的办法收拾。

    齐亚德等老人都欢喜的来迎接巴洛克他们,看到平白多了一百多个兽人,哪儿还不清楚这是巴洛克解救回来的!苍狼部落的力量又壮大了,老兽人们高兴不已。

    询问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得知流沙湖里的沙巨人再没有出现,甚至有一些亡命的冒险者向流沙里胡‘乱’投掷石头,也没有引出沙巨人。如果不是人类不是蜥蜴人,没办法潜入流沙中,或许此时他们早就开始忙着找宝藏了。

    “哼,别着急,很快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所谓的宝藏,当然……在取宝之前总要先会一会宝藏的守卫者。”巴洛克心里冷笑。

    这一夜什么都没做,兽人们好好的休息,准备明天大战沙巨人,夺回先祖遗留的遗产。

    只有一点小遗憾,老兽人们对巴洛克这个族长非常的满意,实在是没有比巴洛克更完美的首领了,但是……他却偏偏找了两个人类‘女’人!对老兽人们来说,其实是很固执于兽人血统的,哪怕他们处于被人类欺侮压迫的局面时,也从来没有改变过这种观念。巴洛克族长的妻子应该是同样高贵的霜狼氏族的‘女’兽人。而不是人类‘女’人,那样会淡薄巴洛克的高贵血统。

    当然,巴洛克现在只有十八岁。还很年轻,或许只是暂时‘迷’恋那两个漂亮的人类‘女’人。等迁徙回到北方冻原。见到了那里的部族‘女’兽人,也许会改变,那时候再劝说他不迟。————齐亚德等几个老兽人如此想,却不知道在未来,正是因为这件事,着实引发了不小的‘骚’‘乱’,也成了北方冻原兽人,某些氏族部落们攻击巴洛克的一个铁证……!

    ………………巴洛克天‘色’未亮的时候就悄悄离开了他所住的帐篷。借着沙漠里昏暗的的扬尘天气,没有人发现他,哪怕周围那些心怀鬼祟的人类冒险者夜里监视的人也没有看到。悄悄的靠近老兽人们搭建的那个祭坛,取出图腾柱和某些东西……悄悄埋在地下的砂砾中,然后诡异的一笑,重新回到帐篷。天‘色’尚且昏暗,还能再抱着席琳柔软的身躯睡一会儿……只不过另外一旁苏珊的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像一个小‘女’孩抱着心爱的布娃娃似的熟睡,甚至嘴角挂着口水。巴洛克苦笑,知道在处理好苏珊的问题之前。自己和席琳是别想有什么‘私’人空间了。

    天亮后,周围再次喧闹起来,每一个聚居的小圈子都开始忙碌着早餐。沙漠里贫瘠艰苦。不过是黑面包和干‘肉’,外加清水,人类冒险者们也不是来享福的,他们匆匆解决掉吃饭问题,再次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那些该死的老兽人还是没有任何动,难道他们认为来了一百多个看着健壮的年轻兽人就能独吞所有宝藏了吗?周围可是有近千的人类冒险者,如果惹怒了人类,要屠杀掉两百个兽人还是不难的。今天就要和兽人摊牌,如果他们还是不准备开启宝藏的话。就不得不让他们尝一尝流血的滋味了!…………当然,月牙绿洲昨天发生的惨案还没传过来。否则他们肯定会重新审视刚来这些年轻兽人的实力,然后做出贴合实际的决定……!

    几个最强大的冒险者和雇佣兵头领商讨妥当。就准备一起找兽人,威‘逼’他们开放宝藏入口。却不料他们刚来到兽人的帐篷外,老兽人齐亚德就满脸笑意的走了出来,态度恭敬的说道:“尊敬的诸位人类大人,我们做出决定,今天就要开启宝藏的入口,但是宝藏入口毕竟第一次开启,而且实在太狭窄,一次能够进入的人很少,所以请你们推选出几个人来,先进去探探路如何?”

    “嘿,老家伙,这么长时间来总是矢口否认,今天怎么终于承认有宝藏了啊?别想骗我们,开启宝藏入口,必须你们兽人先进去探路。”某一个冒险者自以为‘精’明的冷笑道。

    老兽人齐亚德表情有些愕然,然后急忙掩饰失态,嗫嚅着似乎想再说什么。这个表情看在冒险者们眼中,无疑坐实了刚才那人的推测。为首的几个头领立刻冷喝道:“立刻开启宝藏入口,让你们兽人先进去探路,别耍‘花’样,否则你们不但分不到财宝,反而要遭受挑衅人类所造成的任何报复惩罚。”

    齐亚德只好无奈的折返回帐篷,过不多久,兽人们陆陆续续走出,两个‘倒霉鬼’的兽人被挑出来去做探路的试验品…………表演天分不错,此刻一脸不情愿的安格雷,和本‘性’懦弱,看着就老实可欺的巴罗坦!一群老兽人身披遮挡尘沙的灰‘色’斗篷,引领着所有人向靠近流沙湖的祭台走去,谁都不知道在老兽人裹挟的当中,某件灰‘色’斗篷下的席琳,正在心中熟悉关于土系魔法沙瀑和土元素之墙的咒文‘吟’诵。而其他的兽人去趁着所有人注意力被吸引的时候,躲在帐篷里开始了战斗厮杀的准备。

    巴洛克带着苏珊躲到了一个最合适位置的帐篷里,望着几十步外的祭台,避开人群调整角度,然后将那架魔法巨弩取出,架设好,安放魔法箭矢。然后对一脸好奇的苏珊笑了笑,温声的说道:“苏珊啊,让我们来玩一个打沙怪的游戏好吗?”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