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疯狂屠杀
    回到那个石室,土狗拉克摇晃着凑过来,示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巴洛克看到苏珊依然在发呆,便抱起她,让拉克继续带路,向另外一个方向潜行。

    在荧光粉的指引下,他们走后不久,汉莎人就尾随而来。这次学乖了,所有人并未发出声响,只是远远的跟随,等待寻找到足够开阔的地点,然后给那个该死的兽人一个惊喜。

    这里的矿石被矮人开采的干干净净,伴随着巴洛克逐渐向下深入,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丢弃的矿石,而地下的坑道也越来越开阔,甚至几处坑‘洞’里足够巴洛克挥舞战斧的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万一在这种地方被人类堵住,优势就全没了。

    “拉克,快找一处狭窄的坑道,越‘乱’越好,越复杂越好。”巴洛克脑海中给拉克传达讯息。

    拉克嗅了嗅鼻子,继续向前走,走了数百尺,他们陡然进入一处非常宽阔的山底大厅,这里完全挖空,只有中间一根两人合抱的石脊存留,支撑起这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地下矿‘洞’。如果不是矮人的技艺高超,恐怕这么巨大的坑‘洞’,早就不知坍塌多少回了

    这里可不是好地方,万一被人类士兵堵在这里就麻烦了,巴洛克立刻抱着苏珊准备离开。

    可惜巴洛克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身后突出传来骑士首领的狂笑,紧接着他的所有仅存的几十个手下蜂拥而出,迅速的堵住了矿‘洞’周围仅有的两个出口,火把重新点燃,‘洞’窟内顿时明亮起来,他们将巴洛克团团围在中间,土狗拉克惨叫一声。夹着尾巴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骑士首领完全沉浸在兴奋之中,忘记眼前这个兽人是骑着一头巨狼进入的矿坑,而且也并没有意识到那条土狗的重要‘性’……!

    “兽人。不逃了吗?”骑士首领狞笑,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巴洛克。

    巴洛克摇摇头。大意了!没想到会被人尾随而来,左右看了看,立刻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原来兽人能够在夜里视物,和白天几乎没有区别,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忽视了身上沾染的那些淡淡的荧光粉。此刻在火把的映照下,看到了一层闪光,自然猜到自己被追踪的原因!

    将苏珊背在背上。掏出绳索捆住,巴洛克双手陡然出现两把巨大的战斧,无视人类震惊的表情,突然发难。他的力气本来就巨大,挥舞两把百斤重的战斧犹有余力,加之骑兵们都被巴洛克仿佛神迹般的变出两把战斧所震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巨大的战斧已经劈到了身上。

    他们为了行动方便,都脱掉了沉重坚固的重铠,那薄薄的皮甲实在是无法挡住战斧的劈砍。首先遭到攻击的两个人类骑士几乎是身体斜斜的被劈成两半,内脏鲜血伴随半个头颅撒落一地,极度血腥。

    巴洛克知道自己能够攻击得手的机会有限。所以他不管不顾的疯狂劈砍,抓住仅有的机会。又有几个人死在战斧之下,当其他人回过神来,在骑士首领的怒吼声中组成战阵的时候,巴洛克也将两把战斧扔了出去,砍进两个士兵的‘胸’膛,‘摸’了‘摸’脸上的污血,张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浑身被血浆浸透,只有那口牙齿洁白。却令人分外的感觉森冷。

    “杀了他,锋矢战阵。攻击阵型,前进。”骑士首领气疯了。刚才短短的时间里,又有六个手下被杀。前后算起来,除了在外面看守马匹的十个手下,眼前已经只剩不足五十人了。而造成这一切的都只是眼前这一个兽人杂种,这是一个耻辱,骑士首领感觉自己想要活活吃了他。

    一旦让人类战阵成型,巴洛克便无计可施了。他的攻击总会被环环相扣紧密配合的人类战阵抵消,哪怕他施展高等兽战气,也仅仅是令战阵阻滞一会儿而已,而这还是因为人类骑兵们脱掉了重铠,扔掉了方盾和长矛的缘故,否则的话,此时巴洛克早就受伤甚至被杀了!

    即便如此,巴洛克也有些穷于应付,左肋和右臂被长剑砍伤,深可见骨。

    平推的方阵开始转换,仿佛一个半圆将巴洛克围在当中,如果不是他见机的快,提前后背贴着了岩壁,恐怕就要被战阵团团围在当中,那时候就真的完了。

    即便如此,他也岌岌可危起来。骑士们将长剑当做长矛使用,有秩序的‘挺’刺,很快在巴洛克身上制造了几处伤口。伴随着鲜血流失,巴洛克一阵恍惚。忽然,身后一直僵直发呆的苏珊抖了抖,伴随着急促的低语,一团火焰攸的从半空出现,扑向对面‘逼’近的士兵。几个最靠近的士兵浑身被烈火包围,惨叫的脱离战阵,在地上不停打滚,可惜那烈火太炽热,他们很快就没了声息。

    “该死的,这个‘女’人是魔法师,给我立刻杀了他们,否则我们谁也别想活。”骑士首领脸‘色’陡然大变,立刻怒吼,甚至带着一丝惊恐。任何最普通的魔法师都不是一个人,他们背后通常有一个魔法师的势力——学院。魔法学院的魔法师可不是他所能惹得起的,甚至汉莎公国也惹不起————他们跟随奥德里亚人入侵帕丁顿王国,敢于肆虐烧杀,却不敢妄动任何一处标明是魔法师的产业。如果早知道这个‘女’人是魔法师,骑士首领根本不会招惹,更别说是杀掉了她的三个孩子!

    光明神在上,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和那兽人活着,否则一旦魔法师们来报复,汉莎公国大公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和自己的家族推出来,用自己家族的鲜血去平息魔法师们的怒火————骑士首领如此想着,他彻底疯了,‘抽’打鞭策着手下不要命的攻击。

    苏珊的魔法释放需要时间,而且短时内也无法施展高阶魔法,只能向外扔火球。面对疯狂了的骑兵攻击,而且目标都对准了苏珊,巴洛克立刻压力暴增。怒吼一声,躲在暗处的土狗拉克陡然窜出,它的身形在跳起的刹那突兀变大,利爪撕裂了两具身体,嘴里咬住一个士兵的脖子,甩动几下,那颗脑袋就被扯断了!

    恐怖的冰霜巨狼,在人类来得及反应之前,施展最要命的冰刃术,十六片脸盆大小的冰刃出现,旋转切割向人类骑兵。那个骑士首领眼睛都红了,他是一个大地骑士,浑身涌现浑厚的斗气护罩,因为是在地下,土元素格外浓厚,令他的防御更加强大,居然抵住了拉克的冰刃攻击。紧接着战阵中分出十几个人扑向拉克,他们之中有两个是斗气武士,爆发拼死的力量,在同伴拖住巨狼所争取到的间隙里,两把长剑狠狠的‘插’在拉克的‘腿’上,直接穿透,身体也扑过去,双手握拳轰击,将拉克巨大的身躯砸飞。

    拉克惨叫着跌出!这里的环境毕竟狭隘,冰霜巨狼身形挪动麻烦,才会遭受如此重创。巴洛克也红了眼,好兄弟受伤让他也开始疯狂起来。心里大吼:“小狼,帮我……!”

    银‘色’小狼立刻回应,胳膊上的狼形纹身扭动,化水银般流动覆盖住巴洛克的双拳和膝盖以下的‘腿’脚,光芒闪过,巴洛克的双手上出现如同细密龙鳞般的银‘色’铠甲拳套,两只小‘腿’也被铠甲覆盖,并且在脚尖膝盖上凸出了几个突刺,闪耀着森寒的金属光泽…………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顿时弥漫整个坑道。

    “幻……幻……幻铠……你是兽人,怎么可能能够使用幻铠……这不可能……!”那个骑士首领很显然曾经见识过幻晶铠甲,被巴洛克吓坏了,浑身颤抖战栗,他知道,自己们完了…………如果是两个以上完整的骑兵百人队,全副武装组成战阵,或许还能和幻铠武士拼斗一番。但就眼前残余的几十个战士,根本无法面对幻晶铠甲……最终会一个都活不了。

    巴洛克立刻印证了他的念头,双脚轻轻蹬地,身体仿佛化了旋风般,悠忽窜出,靠近两个士兵,甚至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双拳就活活打穿他们的‘胸’膛,甚至那颗被巴洛克抓住的心脏还在手中跳动。

    身后的苏珊咯咯傻笑着,仿佛一个小姑娘般拍着手:“好好好,挖出他们的心脏……杀了他们,都杀光,给我的孩子报仇……”她已经神志不清了!

    骑士首领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疯狂的扑向苏珊,只要制住这个‘女’人,就能让那个兽人不得不放过自己。

    想法是不错,可惜他的速度还是有些慢,刚要触及苏珊的身体,就见那双手呈现极度诡异的状态,随后才听到两声瘆人的骨骼断裂声。巴洛克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生生的掰断了他的两条胳膊。

    “你应该庆幸,我会让你痛快的死。“巴洛克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然后身形窜出,扑向那些准备逃跑的残余士兵……一盘散沙的人对速度恐怖的巴洛克来说,杀起来并不是难事,他很快将所有人都干掉,一个活的都没有。

    心中对银‘色’小狼传递讯息,小狼立刻散去铠甲状态,重新化狼形纹身附着在他胳膊上。巴洛克浑身一阵脱力,摇摇‘欲’坠。但还是坚持着走到拉克身旁,好在拉克受的伤并不重,那两把长剑也没有伤到它的筋骨,狠狠心‘抽’出来,在拉克的惨叫声中,施展萨满巫医之术,给它修复伤口,顺便将自己身上的伤口也给治一治。

    巴洛克没有走出山‘洞’,他刚才使用了希伯来顿狼的力量,或许远在帕德亚城的教廷风语斥候已经察觉到,开始向这里赶来。他无处可逃,索‘性’就在这个矿坑里把隐患都解决掉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