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毫无反抗之力的威压
    巴洛克的伤势让他们走不了多远就不得不停下来。竖立图腾柱,盘坐在旁边,勉强运转魂力,施展萨满巫医的秘术为自己治疗伤势。

    图腾柱里的狼形光影并未出现,从在荒原中心先祖遗迹那里离开后,巴洛克甚至已经察觉不到光影的存在了。而冰霜巨狼拉克却在巴洛克周围环绕走动,它的眼睛盯着图腾柱,伴随着走动越来越快,最后狂奔起来。巴洛克闭目养神,陡然感觉‘精’神与拉克产生了沟通,让他瞬间知道了许多。

    果然,拉克经历在先祖图腾阵那里的一场变故后,莫名其妙成了图腾柱的图腾灵兽。此时的拉克正在经历一种神奇的变化,随着和图腾柱的逐渐沟通融合,拉克最终会拥有另一种形态的转换能力……他能够变成狼形光影进入图腾柱。这个过程不但会令图腾柱的力量暴增,而且对拉克自己也拥有莫大的好处,一旦拉克成为灵兽,他就摆脱了魔兽的桎梏,甚至能够蜕变成和幻兽一样强大的存在。

    这些事情有一部分是和拉克沟通后,巴洛克推测的,而另一部分居然来自老希伯来顿狼传递给他的那些讯息。很奇怪老顿狼对兽人萨满的事情居然了解的这么详细,或许他和兽人的先祖曾经有过非同一般的关系…………之所以说先祖,是因为巴洛克从银‘色’小狼那里了解到,老希伯来顿狼活了漫长岁月,至少不会少于数千年,还真是老不死,简直和巨龙一样变态。

    拉克最终累死累活也只是让自己身体微微变得光亮一些,要真正的化光影灵兽融入图腾柱,还需要很长时间修炼。吐着舌头趴在地上。再次恢复一副白痴像。反倒是巴洛克,强忍剧痛一一将‘胸’口的断骨扶正对接上,在巫医秘术的治疗下。已经愈合了大半。只是他受的伤很重,还需要持续不断治疗多日才能彻底恢复。

    骨骼开始愈合。疼痛减轻了许多,巴洛克在席琳的搀扶下站起来。看了看天‘色’:“我们还是距离帕德亚太近,这样太危险,天‘色’还早,再赶一段路吧!”刚才拉克累得不轻,巴洛克也不打算让它驮着自己,便在席琳搀扶下试着走一段路。

    没有人有异议,毕竟只有巴洛克自己受了伤。此时甚至娇弱的席琳都比他要强一些。安格雷被巴洛克派出去在后方巡视,以防帕德亚万一有追兵赶来。他们也并未避开大路,因为这样更便于巴洛克这个伤者行走。

    平静的行走了许久,巴洛克感觉好了许多,‘胸’口那种闷疼逐渐消失。他掀开衣领看了看自己的‘胸’膛,总是在移动个不停的三颗幻兽卵,仿佛也完全吸收了奥丁雷鹰幻晶的力量,变得静止不动,重新陷入沉睡。也不知这几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孵化,虽然他们附着在身体上并无妨碍。可是巴洛克总感觉有些可惜,就像拿着一杆重机枪,却因为没有子弹而只能干瞪眼。至于银‘色’小狼……哦。那可以算是一把左轮了,但还不够,他们未来可以更强大的。

    “巴洛克,你的骨骼不是已经开始愈合了么?‘胸’口有什么好看的?”席琳以为巴洛克还在担心自己的伤势,一边搀扶着他,一边问道。

    “呵呵,只是下意识的习惯了。”巴洛克压低声音的笑道,忽然附在席琳耳边,非常**的说道:“兽人汉子的‘胸’口只有‘毛’茸茸的兽‘毛’。当然没有席琳‘胸’脯那么‘迷’人……。”

    席琳脸一红,‘恶狠狠’的瞪了巴洛克一眼。手上忍不住用了力,拧住了巴洛克腰肋上的‘肉’。

    巴洛克握着席琳的手。刚要求饶,忽然脸‘色’大变,浑身就仿佛水沸腾一般的剧烈颤抖起来。并不是巴洛克的伤势复发,而是他体内的三颗幻兽卵和银‘色’小狼纹身一同震动,如同造反般窜动,同时巴洛克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如火的愤怒和恐惧!是的,就是恐惧。

    “来了,来了……那些该死的家伙又追来了,他们追了我们很久很久……可是父亲死了,谁能保护我们……呜呜!”银‘色’小狼像个孩子一帮在巴洛克胳膊上‘乱’窜,带着哭泣的声音传入巴洛克脑中。

    “究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能够让一向高傲至极的希伯来顿狼恐惧,毫无疑问有某些强大无匹的存在就要抵近,由不得巴洛克不慎重。

    “那些天启教廷的‘混’蛋,他们要杀我们,父亲就是被他们无休无止的追杀了数百年,才力量耗尽的……呜呜,他们要来了,可是我们怎么办……呜呜。”银‘色’小狼还是个孩子,哪怕他恐怕比巴洛克两世为人还要年龄大得多,可心智依然是孩子。

    巴洛克怵然而惊,陡然发现自己忽视了一个致命的讯息……他早就听席琳说过魔法学院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也知道巴特斯院长死亡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天启教廷的神秘人出现,轻易扑灭了火烈蜥幻晶铠甲即将爆裂的危机。接着那个神秘人很快离开,所以巴洛克也并未多想,只以为他是路过,但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

    “小狼,天启教廷的人是如何追寻你们的踪迹的?”巴洛克在心中急忙问出最重要的疑问。

    “天启教廷有一些叫做风语斥候的‘混’蛋,他们拥有强大的追踪搜寻能力,只要让他们知道了我们希伯来顿狼的气味或力量痕迹,那么在一定范围内,如果我们再次泄‘露’力量,他们立刻就会察觉。”

    该死,巴洛克恍然大悟,肯定是银‘色’小狼化双‘腿’铠甲的时候暴‘露’了气息,而那个天启教廷的神秘人就在周围不远处,所以立刻察觉,此时恐怕已经追寻过来。

    不知打过多少次‘交’道,就像他们能察觉到希伯来顿狼的痕迹一样,银‘色’小狼反过来也能提前感知的天启教廷的人接近。紧张之余,巴洛克稍微有些舒心,至少还有一点准备的时间。

    老希伯来顿狼教授过他隐匿气息的秘术,巴洛克不认为这种秘术会没有用,否则老顿狼也不会躲避天启教廷那么多年而没有被发现,现在能不能躲过危机就看这个了。

    萨满魂力还没有恢复,巴洛克也顾不得那么多,他强忍极度晕眩的不适感,为自己和土狗拉克再次施展一次隐匿气息的秘术。兄弟俩立刻仿佛被‘蒙’了一层灰雾,表情平庸毫不起眼。将族人和席琳召集过来,连在后方巡视的安格雷也叫了回来,巴洛克第一次无比凝重严肃的对他们低语‘交’代一番话…………。

    “都记住我的话,我知道你们会很紧张,但那是因为你们的奴隶身份。而残忍的席琳‘女’伯爵对你们暴虐对待,令你们一路神情畏惧,知道吗?”巴洛克肃然道。

    时间短暂,巴洛克也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了。好在族人们不会演戏,只需要装害怕席琳虐待他们就可以。一切还需要看席琳的。

    “巴洛克……我,我有些紧张。”虽然不知道巴洛克在害怕什么,但他的表情吓到了席琳,令她也瑟缩起来。

    “没事,没事,你就按我刚才的话做,紧张一些也没关系。”巴洛克安慰席琳,突然身体再一次颤抖。猛地抬头,看到后方的天上一个扇动翅膀的身影遥遥的飞过来。

    巴洛克狠狠对着自己‘胸’口砸了一拳,将刚刚愈合的骨骼再次震裂,‘哇’的吐出大口鲜血,神情萎靡的瘫倒。安格雷立刻将昏‘迷’的巴洛克背到背上,席琳强忍担忧,不去看天边那道接近的身影,随手释放出一个小火球,砸在最靠近自己的穆鲁背上,立刻将他背上的兽‘毛’烤焦,皮‘肉’烧裂。穆鲁‘啊啊啊’惨叫倒在地上,不停的求饶。席琳满脸的高傲和蔑视:“哼,卑贱的兽人杂种,不要再挑起我的怒火……。”

    风语斥候从天空落下,不理会席琳虐待兽人,仿佛天经地义。完全无视眼前这些人的畏惧惊恐,皱着眉头,肆无忌惮的在他们之中巡视着,哪怕美丽动人的席琳假敬畏的过来讨好他,风语斥候也懒得理会,面‘露’疑‘惑’之‘色’。————他已经向这个方向搜寻出来很远,仍然没有察觉到顿狼的痕迹,难道是方向错了,应该向帕德亚的方向搜寻?

    风语斥候每一个兽人仔细查看,忽然眼神一凝,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已经隐匿藏起的幻晶铠甲浮现,背后双翅陡然张开,泛着青‘色’的亮泽,一股狂风般的威压扑面而来。兽人们和席琳直接被震慑压趴在地下,如同背负了千斤重担,感觉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假昏‘迷’的巴洛克强忍不适,心中狂叫:这才是幻晶铠甲的力量,这才是真正的强大,奥德里亚人的奥丁雷鹰幻铠根本就无法比拟……!

    “‘交’出来……否则死。”风语斥候的眼睛盯住三个人,巴罗坦,安格雷和扎因祖!

    席琳跌跌撞撞的爬起来,面‘露’哀戚,对风语斥候哀告:“尊敬的大人,我们并不是有意要隐藏,我们原本……原本正是要将幻兽卵奉献给教廷,既然您刚好遇到,那‘交’给您就可以,请您原谅我们的冒犯……!”

    她回头‘恶狠狠’的呵斥三个兽人:“快拿出来,将幻兽卵上‘交’给尊敬的大人。”

    巴罗坦三个满脸的紧张和畏惧(真的畏惧,倒也不必装),遵从席琳的话,各自从怀里掏出一颗‘鸡’蛋大小,红褐‘色’不起眼的兽卵。

    原本满脸兴奋的风语斥候在看到兽人们掏出的幻兽卵之后,表情立刻寒冷如冰…………该死,‘弄’错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