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意外泄露
    军事分类藏书室并不大,根本无法和彷如‘迷’宫般庞大的魔法分类图书馆相媲美。。 这里的人也并不多,似乎能够来学院修习军事类的学生,除了天赋出‘色’者,其余的大多出身贵族,一经毕业就有进入军队历练的机会。最近正是林德王即将加冕的时刻,贵族们忙着去向新国王显示忠心,参加各种贵族晤面‘交’流的宴会,自然要带上自家的后辈继承人在上流社会‘露’脸,以至图书馆里人影寥寥。

    席琳的身份让这里的男管理员没有丝毫疑心,对着美丽的‘女’魔法师‘露’出和善热情的笑容,席琳礼貌的回礼,并未说话,便和身后魔法袍遮挡着脸的巴洛克走进藏书室。

    巴洛克没有关注那些所谓的人类著名将军的传记,军事手记,和大陆历代著名战役记录等书籍,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看,在席琳的引领下直奔陈列关于军队战阵方面内容的书架。

    这列书架非常的长,但其上陈列的书籍却非常稀少,堪称寒酸,只有寥寥数十本抄录在羊皮纸上的手抄本记录。“战阵是最高机密,每一支军队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殊战斗方式,那些秘密自然不会被留在图书馆里泄‘露’出去。所以图书馆里的收录并不多,这些只是最普通平常的战阵,在整个大陆已经不是秘密。”席琳低声解释。

    巴洛克并未太过失望,有总好过没有,却有些犯愁,书架上只有几十本羊皮纸战阵记录,如果他全部搜罗偷走的话,肯定会被人立刻发现。可是要留在这里将所有书籍看完记忆在脑海里,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席琳似乎看出了巴洛克的为难,她低声说了句:“等我一下。”转身向一旁的书架走过去,那书架上堆满了无数所谓名将的传记记录,或军事著,少个几十本根本看不出来。席琳趁图书管理员关注不到这里的空隙,偷偷搬过几十本书籍,来到巴洛克身边,递给他:“将战阵书籍的封面撕下来,和这些传记书籍对换。现在很少有人来图书馆查阅书籍,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足够你和族人趁机离开帕德亚城。你在这里更换,我去拖住那个管理员。”那个男管理员似乎对席琳念念不忘,总是不时地偷看过来几眼,席琳害怕会引起他的怀疑,便过去转移那个男人的注意力,让巴洛克有足够的时间掉包。

    还真是个好办法,巴洛克立刻行动起来。这些书籍封面都是兽皮硝制而成,书脊上穿了孔用细绳穿起。巴洛克没有那些耐心一一揭开细绳,用力扯断绳子,将里面的内容更换,然后把更换的假书堆放在一起,只在两侧书籍上穿绳遮掩。动非常迅速便了事,将战阵书籍收进储物戒指后,席琳和那个很显然受宠若惊的男管理员还没有聊五分钟。

    巴洛克直接从他们两人面前走过,离开了藏书室,随后席琳立刻向那个很显然意兴未足的管理员告辞,追上巴洛克的脚步,留下那个男人想入非非,根本没有想过藏书已经被更换。

    顺利的回到小楼,苏珊已经醒了,无视兽人们的存在,对席琳淡淡的说道:“席琳,和我来一下。”转身回三楼房间。

    席琳向巴洛克示意一下,然后跟着姐姐离开。巴洛克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苏珊找席琳有什么话说。想起一事,问自己的族人:“昨天行动还顺利吗,有没有暴‘露’身份?”

    “巴洛克族长,我们昨天去那座府邸全都是‘蒙’着头脸,即便看到我们的人也都被杀了。绍姆贝格的妻子距离我们很远,看不出我们的模样,虽然是斗气武士,但是她要保护自己的两个儿子,根本不敢追赶,所以我们做的非常隐秘,谁都不知道。”穆鲁沉声说道,他在六个族人中‘性’格最沉稳,做事应该是稳妥的。

    巴洛克点点头:“嗯,明天就是林德的加冕仪式,城内肯定戒严,你们就呆在这里哪儿都不去,以免暴‘露’身份。三天后林德会和苏珊举办婚礼,在这之前,我会有一些事情要做,你们都不要闲着,让席琳开始教授你们学习通用语文字。等要离开的时候,我会回来。”一个种族没有文化是发展不起来的,尽管兽人传说中曾经辉煌过,但那都是传说了,现在的兽人除了萨满祭祀和一些高贵的血统会学习文字外,其余人根本都是粗鄙不文的莽汉,巴洛克可不会任由自己将来的部落都是一群文盲,他从现在起就要开始让族人们学习了。

    “什么……巴洛克族长,让我们学习大陆通用语文字?可是……可是我们很笨……”几个族人低呼,甚至带着一丝兴奋和惊喜,当然更多的是为难。没人会教授兽人学习,除了身份低贱之外,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很笨。所以即便任何一个兽人都非常渴望能够学习通用语文字,可大多数人往往最终不得不在繁‘乱’的文字符号面前退缩。

    巴洛克很清楚兽人的缺陷,但是他还是要让族人们开始学习。在地球上自己的国度里,虽然学校里的教育完全就是填鸭式,但却并非没有可取之处————不需要理解什么意思,先死记硬背再说。

    “我也是兽人,为什么我能够学会大陆通用语,你们就不行?连最艰苦凄惨的遭遇我们都经历过,难道还害怕几个小小的文字符号?”巴洛克在‘激’励族人们,而楼上苏珊和席琳却爆发了争吵。

    ………………分割线…………

    “姐姐,你找我有事么?”在房间里,席琳询问坐在‘床’边脸‘色’不太好看,一言不发的苏珊。

    “席琳,那个兽人回来做什么?他们已经逃走了,还回帕德亚有什么‘阴’谋?”昨天巴洛克自语的话让苏珊总是有些不安,终于忍耐不住向席琳询问,在她看来,席琳肯定知道一些事情。

    “姐姐,巴洛克没有什么‘阴’谋,他们来帕德亚只是想要采购一些生活的物资。因为他们在王国西部聚拢了数千兽人族人,要养活他们可不是容易办到的事情,所以才来王都想办法。”席琳解释道。

    “席琳,难道你真的相信那个狡猾的兽人的话么?”苏珊很显然不相信席琳的话,略带讽刺的说道。

    席琳有些不高兴,她虽然今天被巴洛克的举动‘弄’得情绪不高,可也不愿见别人在面前说自己的男人不好。“姐姐,你想多了,巴洛克能有什么‘阴’谋?他只是个兽人,在人类王国能够保命已经非常侥幸……。”

    “呵呵,一个侥幸保命的兽人能够带着近百族人顺利逃离帕德亚,然后又大摇大摆的潜入回来,还能够在魔法学院里进出自如,难道他真的那么简单么?”苏珊冷嘲道:“席琳,你在暗中帮他许多吧?一个兽人的**罢了,不需要你付出那么多。”

    “够了,姐姐。”席琳脸‘色’也难看起来:“这是我和巴洛克之间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只是关心你,担心你被那个兽人欺骗。”苏珊说道。

    “是么,亲爱的姐姐?你真的关心我么?”席琳忍不住反讽,她有些话憋在心里很久了,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如果你关心我,当初德尔塔那个畜生出卖我,将我‘交’给阿尔文的时候,你和科雷克很显然事前都略微知情吧?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关心我?而且在那之前,你还多次让我去和阿尔文假意应酬,将我送到那个‘混’蛋身旁,难道那也是关心我?”

    苏珊脸‘色’刷的苍白,有一种被揭‘露’的羞愧。席琳继续发泄般的讽刺:“你们最终得到了什么?该丢的王位最终还是丢了,科雷克王像个懦夫一样的自杀,而你却需要嫁给林德这个算是‘逼’死你丈夫的仇人。难道你很开心吗?”

    “够了。”苏珊泪流满面的叫道,捂着脸啜泣。

    “好吧,我不说了,因为至少我比你们还幸运一些。当时巴洛克已经逃出了帕德亚,可是在得知我遇险的时候,还是不顾安危来将我从阿尔文那个死鬼手下救出来……。”

    席琳突然闭嘴,而苏珊已经嚯的抬起了头:“你说什么,那个兽人将你从阿尔文的手下救出来?阿尔文死的时候他就在身边……还是阿尔文就是他杀的?”

    说漏嘴的席琳有些慌张的摇头:“没有,你想多了,好了我要离开了。”她转身逃一样的离开房间,留下苏珊满脸的震惊,她从席琳的举止里看出了许多……!

    那个兽人居然能够杀死阿尔文?苏珊是知道奥德里亚的皇子身上拥有幻晶铠甲的,但阿尔文依然被巴洛克杀掉,那么他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深不可测?

    突然,苏珊开始真正害怕起来……巴洛克曾经自语要将林德推下王位,那么他肯定能够做到。接下来他会让曾经对他恩将仇报的科雷克王的子嗣继承王位吗?很显然不可能。

    怎么办?告诉自己的父亲吉恩公爵和堂兄苏亚雷斯,他们会有办法吗?巴洛克能够杀死拥有幻晶铠甲的阿尔文,那要杀掉苏亚雷斯和父亲吉恩公爵更加轻而易举,这会给整个家族招惹灾祸,究竟该怎么办?

    苏珊捂着剧烈跳动的‘胸’口,坐立不安,忽然……她轻轻抚‘摸’住自己白皙高耸的酥‘胸’,那柔软和惊人的弹‘性’让她想到了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