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兽人的撺掇(二)
    绍姆贝格告诫自己冷静,千万不要相信这个狡猾的兽人,可是心脏还是不争气的跳动。。: 。王室法典这种事情瞒不了人,只要随便找一部法典查看就知道了,这个兽人很显然没有必要撒谎。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的儿子岂不是可以成为帕丁顿的王……?

    为兽人的萨满祭祀,对人‘性’拥有深刻的了解,巴洛克很早以前就看出绍姆贝格的‘性’格缺陷。绍姆贝格太热衷于权势,或许和他出身不好,想要不停往上爬,获得尊贵爵位来抵消出身卑微的自卑的想法有关。这一点被巴洛克利用,今天很显然目的已经达到。

    巴洛克站起来,向外走去,嘴里说道:“你可以怀疑我的居心,毕竟说实话,我确实有求于你。但刚才这些话完全真实,你大可去寻一部法典查一查。我不会左右你的想法,究竟要怎么做,需要你自己下决心。最后我有一个忠告要提醒你……老‘奸’巨猾的吉恩公爵难道会不清楚王室法典的内容么?林德公爵会不清楚法典的内容么?他们达成了协议,独独隐瞒着你,难道这还不能让你心生警惕么?”

    人就怕起疑心,一旦种下了刺,想要消除就难了!绍姆贝格被那个巨大的‘诱’·‘惑’吸引,想着应该属于自己儿子的王位,却被林德宣布给了科雷克前国王的子嗣,这令他心生怨恨。

    巴洛克心里数着数,迈步向外走,在迈出第七步的时候,终于,身后传来绍姆贝格略带嘶哑的声音:“等等,巴洛克,你有什么事要求我?”

    很好,这是很好的开端。巴洛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过头来,已是满脸诚恳的表情:“绍姆贝格将军,我想要一具魔法巨弩!”

    “什么?这不可能!”绍姆贝格吃了一惊,跳起来叫道。那种战略级的武器从来都被重兵把守,别说是送给一个兽人,就算是有兽人奴隶敢稍微靠近,都会被不辩理由的就地格杀。如果绍姆贝格敢将魔法巨弩送给巴洛克,那他就等于成了人类的叛徒和公敌,会无处容身下场凄惨。

    “巴洛克,不要打魔法巨弩的主意,那不是你们兽人敢窥视的。”绍姆贝格冷哼一声,喝道。

    “怎么,难道你认为我得到了一具魔法巨弩就能发动叛‘乱’,给人类造成重大威胁吗?”巴洛克很无辜的反问,他摊摊手故无奈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需要魔法巨弩。我在砂砾荒原发现了一处先祖留下的遗迹,那里面有我们祖先留下的遗产,但却被一个土元素沙巨人占据。你也知道沙巨人的可怕和难缠吧?所以我只是需要魔法巨弩击杀沙巨人。再说这种巨弩需要特制的魔法箭矢,更只有魔法师才能使用,你认为我们兽人要这种一无是处的东西有用么?”

    绍姆贝格沉默了一会儿,他在慎重考虑。毕竟眼前这个兽人太过‘奸’猾,万一将魔法巨弩给他之后,被他再将此事宣扬出去,那绍姆贝格就完了。

    “绍姆贝格将军,我并不会让你为难,帕德亚城墙上拥有十架巨弩,你只需要将某一架巨弩所在角楼的守卫士兵调离一会儿,只需要不足一刻钟,我们就能够自己去取,这样谁都怪罪不了你。”

    “我现在兼任帕德亚城防军团长,有什么理由推脱责任?”绍姆贝格已经动摇了,他开始关心起自己怎么脱身,不再纠缠是否应该将魔法巨弩给兽人的问题。

    “恕我直言,绍姆贝格将军,如果您去恳求林德公爵,让他册立您的儿子为帕丁顿王位继承人,你以为会有几成把握?”巴洛克忽然问道。

    绍姆贝格一愕,想了想,摇头道:“林德公爵和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妻子之间的关系很冷淡。如果不是为了笼络我,他甚至都不会去认这个‘私’生‘女’。或许他之所以不考虑自己‘女’儿的孩子来继承王权,是害怕给他丢脸吧!”

    “那么这就是说,你的儿子毫无希望成为继承人?”巴洛克问道,看到绍姆贝格很不情愿的点头。他装思忖了一会儿,才刻意压低声音道:“绍姆贝格将军,你的军团对你是否忠诚?有几成把握控制整座王城?”

    绍姆贝格吓了一跳,震惊的失声叫道:“什么,难道你让我发动叛变……?”

    “需要推脱责任么?你还有选择么?林德即将登上王位,而且会娶王国第一美‘女’的苏珊王后。他如今已经近六十岁,一生的梦想都将实现,他很快就会陷入惰‘性’。以往拼命争取,如今需要他拼命的保住所获得的一切。任何对他有威胁的人都会被无情的清扫。不要忘记他是一个政客,你们人类的政客向来以冷酷无耻著称。你说他会对你这个掌握王*权,而且孩子还拥有法典所赋予的继承权的手下,会怎么想?即便林德顾念着你的功绩,可是等苏珊成为王后,难道她会放心让你继续掌控军权,从而对她的孩子造成潜在的巨大威胁么?你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看到绍姆贝格脸‘色’发白,巴洛克继续无情的打击他:“你已经没有退路!林德老了,没有多少年可活,可苏珊王后还没有三十岁,正是最‘精’力充沛的年龄。即便你立刻‘交’出军权,甘心俯首效忠苏珊王后,可是当林德一死,还有谁能保护的了你?…………听说,苏珊对前国王科雷克爱的刻骨铭心,她或许奈何不了林德,但凭借吉恩家族的庞大力量,要对付你这个帮凶为前夫报仇,还是非常容易的。”

    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手握重权的绍姆贝格,巴洛克的这番话让他坐立不安起来,真的害怕那种悲惨的结局落在自己身上。就在这时候,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惶急的声音叫道:“将军……绍姆贝格将军……不好了,您的府邸潜入刺客刺杀两位少爷……!”

    ‘嘭’的一声,巴洛克只见到绍姆贝格化一条影子,疯狂的撞碎房‘门’扑了出去,将那个跌倒在地的传令兵一把提起来,怒吼道:“你说什么……!”

    巴洛克‘摸’了‘摸’鼻子……时间掌握的还不错,希望巴罗坦他们不要暴‘露’痕迹,否则自己这番口舌就白费了!

    很快,绍姆贝格就折返回房间,那个传令兵被他派出去召集忠心的‘精’锐士兵,开赴自家的府邸守卫。铁青着脸,绍姆贝格面对‘一脸‘迷’茫和探询’神‘色’的兽人,咬着牙说道:“就在刚才,有几个刺客潜入了我的府邸,暗杀我的两个孩子。他们心狠手辣,杀死了十多个护卫,如果不是他们不清楚我的妻子也是一位斗气战士,将刺客击退,拼死护住了我的孩子,恐怕此刻我的儿子已经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

    “我很遗憾。”巴洛克同情的说道,立刻又问:“知道是谁干的么?难道一个刺客都没抓到?”

    “我所有的斗气战士都被派驻出去巡逻防守,府邸中剩下的守卫都只是普通士兵。我的妻子还要保护两个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刺客逃窜,他们任何痕迹都没留下来。但是已经不需要任何理由了……你刚才所说的那一切恰好证实了刺客的主使者是谁!该死,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那些刺客难道就没有什么特征?”巴洛克问

    绍姆贝格想了想,道:“我的的妻子让传令兵告诉我,那些刺客都‘蒙’着脸,黑袍裹着全身,虽然并非斗气武士,但非常疯狂残忍,而且体格格外强壮,他们的格杀技非常像……像角斗士。”角斗士的格杀技巧有着非常明显的特征,绍姆贝格以前没少和妻子一起去角斗场看角斗,自然能认出来。

    巴洛克猛地拍了一下手掌,一脸恍然的说道:“我知道了……那就是角斗士,训练有素的角斗士。绍姆贝格将军,让我们来剖析一下……你知道的,从阿尔文皇子被杀那一天起,德尔塔侯爵就逃亡的不知所踪了,但他家族手中掌控的雄狮与战斧角斗场依然还在,后来被谁吞并了?据说是吉恩家族吧?或许吉恩家族的某些人也发现您的两个儿子是潜在威胁,所以自然要加以消除,您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绍姆贝格咬着牙,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良久,才嘶哑的问:“要怎么做?巴洛克,我答应给你一具魔法巨弩,和十支特制魔法箭矢。你要帮我……你放心,我可以以先祖和我的灵魂起誓,绝对不会像科雷克和林德那样忘恩负义的对待你。如果我成功了,会将南方你的族人所在的烈酒城大片土地封赐给你们,让你们为自由的兽人在那里生存。”

    巴洛克从来都不相信科雷克和林德,但对绍姆贝格的话却深信不疑。这个人尽管热衷权势,却是个真正的军人,为人还算正直,极为注重自己的信誉。否则他也不会获得大批手下士兵的拥戴和信赖————这也是巴洛克来挑拨他叛‘乱’的一个主要理由。

    巴洛克站起来,和绍姆贝格相互击掌,算是达成了最简陋的契约协定……尽管没有丝毫约束力。

    “绍姆贝格将军,首先,我们需要让林德加冕成为新国王,然后才好名正言顺的发动。或许,在他和苏珊王后举行婚礼的那一天发动最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