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九十四章 重逢如火
    巴洛克以先祖之灵的名义起誓,他真的不是要故意占苏珊王后的便宜,但苏珊可绝对不会这么认为。.: 。在魔法学院里的这段日子,三个王子和小公主克莱尔,被她依依不舍的分别送到几位正直可靠的魔法师身边,而她都是和席琳居住在一起。————苏珊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林德想要斩草除根来杀死科雷克王的子嗣,那么分散开的四个孩子或许会有人能够及时逃脱追杀。

    前几日虽然父亲老吉恩和苏珊密谈,强迫和威‘逼’苏珊答应嫁给林德。但如果不是出于对四个孩子安危的考虑,苏珊王后是不会答应的,她甚至已经做好陪科雷克王一起死去的准备。

    今日席琳去了图书馆,苏珊洗完澡后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睡着,‘迷’‘迷’糊糊中感觉被一个强壮有力的身体抱住。恍惚中她还以为是科雷克王,象征‘性’的推了推那具身体,陡然发现不对……手中触碰到柔软的‘毛’发。猛地睁开眼,发现一个兽人俯在她身上……!

    苏珊剧烈的反抗,只是换来巴洛克更加强横的压制,将她压在‘床’上,堵住她的香‘唇’,两具身躯紧密的贴在一起。当她浑身酸软无力,额头渗出汗水,被迫放弃抵抗的时候,巴洛克这才放开。

    “很抱歉,我并非故意,我还以为是席琳。”巴洛克若无其事的说道,其实心中在强自压服刚刚那几乎控制不住的‘欲’火……苏珊王后虽然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可是她还不到三十岁,依然是最美丽动人的时候。

    苏珊也认出了眼前这个兽人的面目,是救治她‘女’儿的那个兽人祭祀巴洛克。理智感觉巴洛克说的是实话,但她仍然余怒未消。“该死的兽人,你严重的冒犯了我,你必须付出代价……哪怕是席琳也袒护不了你。”

    “亲爱的苏珊王后,你要惩罚我么?以什么名义?”巴洛克最讨厌别人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对他说话,苏珊的口‘吻’令他很不高兴,哂笑的反讽:“以科雷克王的王后名义,还是以林德王的王后名义?”

    巴洛克这话太恶毒,重重的伤了苏珊的自尊心,令她原本压抑的羞耻心一下子爆发。仿佛发了疯一样扑向巴洛克,一口咬住巴洛克肩膀。巴洛克没想到优雅的苏珊会这么做,还真有些措手不及。肩头剧痛,居然被发狂的苏珊咬掉一块皮‘肉’,连带着一撮银‘色’的‘毛’发,挂在苏珊的嘴边,血瞬间渗了出来。

    巴洛克强制自己没有爆发斗气抵御,否则苏珊王后早就被他轰飞。将这个发狂的‘女’人掰开,再次压在身下,恶狠狠的低吼:“疯子般的‘女’人,不要挑战我的忍耐……!”

    苏珊剧烈的挣扎,嘴里嘶吼掺杂着啜泣:“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巴洛克头疼无比,不知该怎么对付这个‘女’人。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愤怒的叫声:“巴洛克,你在做什么,放开苏珊姐姐!”

    不知何时,席琳回来了,站在房‘门’外,脸‘色’煞白,气的浑身哆嗦。在席琳身后的‘门’外,安格雷和巴罗坦几个探了探头,发现场面有些微妙,突然看到巴洛克恶狠狠的目光,几个家伙立刻浑身哆嗦一下,狼狈的逃离————席琳回来的时候,他们因为认识的缘故,居然没有提前通知,可怜的巴洛克在和别的‘女’人鬼‘混’,被抓了正着……。

    ………………分割线………………

    三个人坐在客厅,沉默不语,脸‘色’都不好看,好在没有过‘激’的举动。巴洛克顶着肩膀的伤口,分外碍眼。

    事情其实很简单,巴洛克稍一含糊的解释,席琳就都明白了……原来巴洛克将苏珊姐姐当做了她,这个‘混’蛋兽人……!兀自恼恨的瞪了巴洛克一眼,看到他肩膀上的伤口,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巴洛克,你的伤没事吧?”

    “哦,没事,只是破了一块皮,已经不出血了。”巴洛克随口答道,他想要和席琳单独谈谈,只是却不知该怎么让在一旁怒气未消的苏珊离开。顾左右而言他的继续说道:“席琳,你的房间重新布置了吗,比以前奢华富丽多了。”

    “这是苏珊姐姐布置的,她这段时间就和我一起住在这里。”席琳也有些不自在,她和巴洛克的事情原本虽然外面疯传,但毕竟没人有证据证明,今天巴洛克的放肆举动却恰好坐实了他们的亲密关系。席琳总感觉在苏珊面前脸庞发热。

    “是吗,可是为什么这里一个仆人都没有?”巴洛克问,暗道如果有几个‘女’仆在这里,我也不会错把王后当做席琳。

    “苏珊姐姐让自己的‘侍’‘女’和仆役们都去照顾克莱尔和她的三个哥哥去了,而且我并不喜欢有外人在这里出入,所以才没有下人。”席琳答道。

    “好了,不要在我面前装了,你们肯定有许多话要说,我先离开了。”苏珊受不了两个人没话找话的木然问答,冷着脸站起来走出房间。在将走出房‘门’的时候,她忽然回头狠狠的瞪了巴洛克一眼,兀自羞恼的喝道:“兽人,别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你对我的冒犯可没那么简单就了结。”用力的碰上房‘门’,然后传来苏珊‘噔噔噔’踢踏地板的脚步声,和对面另一间卧室的关‘门’声。

    巴洛克和席琳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相互对视一眼,忍不住啼笑皆非。

    “‘混’蛋**,难道连我和苏珊姐姐都分辨不出来吗?苏珊姐姐是帕丁顿第一美人……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席琳恼恨的瞪着巴洛克,说道。

    巴洛克‘露’出笑容,忽然探身将席琳拥入怀里。也不说话,嘴深深的堵上了席琳的香‘唇’。身上的宽大魔法袍被他掀起,一手抚‘摸’在那丰腴高耸的酥‘胸’之上,另一只手托着席琳的翘‘臀’,将她抱上了‘床’。

    席琳推了推,没有推动这个强壮的蛮牛,只好任由他放肆,况且……席琳感觉心底里分明渴望巴洛克的放肆……!

    上次的时候,席琳被德尔塔下了‘迷’‘药’,‘迷’失神志。而巴洛克因为萨满之力消耗透支,浑身无法动弹,过程中都是任由席琳主动。今天,算起来才是他们真正的第一次。魔法袍就被巴洛克撕成了碎片,还有那单薄的**都散落地上。他身上的普通粗布衣服也被席琳有些急促的扯掉,仅仅片刻,两具完全赤?‘裸’的身躯纠缠在一起,房间里顿时响起令人面红耳赤的娇‘吟’和低吼…………!

    面红耳赤的确有其人,苏珊躺在对面另一间卧室的‘床’上,透过双层房‘门’,依然能够听到对面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令人浑身燥热的声音。她忍不住用天鹅绒的枕头捂住耳朵,却阻挡不了脑中不可遏止的幻想。

    曾经……她和科雷克恩爱的时候,也是如此的甜蜜。可是从林德发动那场叛‘乱’开始,这种安静幸福的时光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科雷克整日面‘色’‘阴’沉,脾气也暴躁了许多,每天也不再陪伴自己的孩子们玩耍,甚至他都不回后?宫,整天的呆在处理政务的那座宫殿里,和苏珊之间的关系冷漠了许多。

    这种煎熬的日子日复一日,科雷克的处境也越发艰难,即便苏珊躲在后?宫很少离开,可是还是知道局面对丈夫越来越不利。他们彼此都在煎熬,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却缺少‘交’流,各自憋在心中,使得他们的关系益发冷淡。直到那一天,于尔班突然慌‘乱’的来找苏珊,告诉她,科雷克国王在写退位诏书,他要将王位传给他们还只有十岁的大王子。那一刻……即便苏珊急匆匆的去阻止科雷克的举动,可是她还是在内心中清楚……科雷克已经丧失了最后的信心。

    果然如此,科雷克完全漠视苏珊的苦苦哀求,固执的写完诏书。他仿佛陷入了臆想,将那卷盖了国王印鉴的诏书‘交’给苏珊,对她说道:“藏好我的谕旨,当将来某一日,这是我的儿子登基成为国王的合法诏书。忠诚的帕丁顿子民们最终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林德即便抢去了王位,他也势必会被忠诚的帕丁顿子民推翻,帕丁顿属于我科雷克一系的血脉,谁都无法改变……!”

    然后,科雷克就将苏珊和四个孩子都送进了魔法学院…………在前日,当苏珊听到科雷克的死讯的时候,她只是默默的流泪,却并未透‘露’出太多的悲伤,因为这个结局她早就已经知道会发生。甚至从最心底的想法来说,科雷克最后这段日子里的颓废和懦弱,也削弱了苏珊对他的爱恋。即便他们曾经彼此是如此的相爱,可是一个颓废懦弱的男人,终究会消耗掉‘女’人对他所有的信心。即便科雷克现在没有死,苏珊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爱他了。

    苏珊没有多少失落,她也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悲伤的事情。她还有四个可爱的孩子,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了孩子们身上,为了孩子们,她能够承受一切屈辱和悲痛的打击。所以当她的父亲老吉恩劝她嫁给林德的时候,苏珊选择了默认。

    林德答应会让她的大儿子伊凡王子做帕丁顿的第一继承人,苏珊感觉即便自己做出了背叛科雷克的事情,可是她的屈辱会换来科雷克血脉继续承继帕丁顿的王权,这是值得的!

    “谁能让我的伊凡做帕丁顿的王,我不介意做谁的‘女’人……!”苏珊脑子忽然出现这么个念头……她发现自己也要疯了!

    对面令人羞恼的呻?‘吟’和低吼还在不停的传入耳中,他们已经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苏珊暗骂的同时,不知怎的却有些燥热,脑中不可遏止的出现了巴洛克方才侵犯她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