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九十章 谈判的意愿
    时隔几个月再次见到帕德亚王城雄伟的城墙,巴洛克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 。上一次是抱着忐忑和沉重的心情来寻找解救族人,而这一次,甚至可以说是以一种征服者的姿态莅临。

    林德终究还是有一些王者的风范,他听从了巴洛克的建议,只带着十几个‘侍’卫武士,然后和巴洛克一起孤身赶来帕德亚城下的金号角军团驻地,求见军团长托马士和随军使蒂普顿伯爵。当然,在他们身后,绍姆贝格将军率领着浩‘荡’的万人军队紧随而来……!

    金号角军团长的营帐里,托马士军团长此时正在和蒂普顿伯爵争吵的面红耳赤,他们对下一步的军略产生了很严重的分歧!

    为帝国十大军团之一的金号角军团军团长,托马士无疑是最铁血的军人。他不懂……甚至是厌恶政治。阿尔文皇子在帕丁顿王国被人暗杀,这令整个帝国好战的军人愤怒‘欲’狂,如果不是皇帝压抑自己的悲痛,安抚‘骚’动的军人,恐怕此时来帕丁顿的就不仅仅是一只军团,而是十支军团齐至,将这个可怜的小国彻底碾成齑粉。饶是如此,当托马士最终被皇帝派来征伐帕丁顿,托马士也展现了无比狠辣的手段……在他所征伐的帕丁顿王国东部疆域,几乎没有收拢什么俘虏,每过一地,留下的往往是一片死尸,这也是为什么大批帕丁顿人舍弃家园逃亡的原因。

    而随军使蒂普顿伯爵则不同,他很年轻,只有三十多岁,智慧谋略之名早已在帝国传开。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伯爵,但却是皇帝最看重的心腹之一!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蒂普顿伯爵是皇帝的‘私’生子…………当然,在人类上流阶层的那些**‘浪’‘荡’的风气下,皇帝陛下年轻时还真有可能和老蒂普顿的夫人发生点什么,然后意外给那位‘艳’名远播的夫人肚子里留下了种。

    即便不去在乎这层关系,蒂普顿伯爵自己确实是少有的年轻俊彦,年仅二十多岁时,在出任某地行省的治安官的时候,就将那里久治不绝的盗贼彻底清除。甚至没有造成太大伤亡,只是用狡猾的手段将盗贼吸引到一处所谓的宝藏遗迹,然后一网打尽。

    尽管那些出于妒忌心理的人嘲讽蒂普顿手段‘奸’猾狡诈,没有贵族的风度,但所有清楚政治本质的人却看出了他的天赋,甚至老谋深算的帝国首相西奥多公爵,也‘私’下对他很是赞赏。

    没有确凿证据表明阿尔文皇子是被萨摩亚帝国的人暗杀,而且两大帝国开战的代价最终只能是两败俱伤,不是万不得已,谁都有所顾忌,所以奥德里亚也只能用‘私’下的手段去报复。至于征伐帕丁顿王国,这完全是出于引导舆论的需要。奥德里亚的子民们群情汹涌,总要有一个替罪羊来承受怒火。

    就是在这种局面下,金号角军团被派来征伐帕丁顿,而蒂普顿为皇帝的使者出任随军使,来处理一切事务。只是最近局面有些失控,托马士军团长和助纣为虐的汉莎公*队疯狂的攻击,使得仅仅半个月功夫,就让帕丁顿丧失了三分之一的国土,这可不是好事。

    奥德里亚帝国高层的本意只是教训一下帕丁顿,并没有要彻底毁灭这个王国的意愿。毕竟奥德里亚和萨摩亚两大帝国之间是需要一个缓冲存在的,如果将帕丁顿人彻底‘逼’急了,倒向萨摩亚,那两大帝国之间完全接壤,早晚有一天就真的要兵戎相见大干一场了!谁都不会乐意。

    攻到了帕丁顿的王都,蒂普顿伯爵认为目的已经达到,不需要再进行下一步的军事行动,接下来可以在谈判桌上来讨论了。但托马士军团长却固执的坚持要攻破帕德亚城再和他们谈判,他认为只要这样才能让帕丁顿人彻底畏服。

    “托马士将军,难道你不清楚帕德亚城对于帕丁顿人的意义吗?就像我们的皇都杜隆,如果被人攻陷,你为帝国的军人,还会和敌人谈判吗?”蒂普顿伯爵说道,耐心的劝导固执的托马士…………尽管他的耐‘性’已经要达到极限。

    “不会……骄傲的奥德里亚军人才不会谈判。”托马士高傲的仰着头说道:“只有战死的奥德里亚军人,而没有屈辱谈判投降的懦夫,那是文臣们才干的事。”

    “是吗,可敬的托马士将军,你是这么想的,我想整个帝国的军人也会是这么想的。那么为什么帕丁顿人不会这么想?如果你攻陷他们的首都,你觉得他们的战士们会愿意忍受这种耻辱吗?”蒂普顿摆摆手止住了托马士要辩解的话,继续道:“好吧,就算你消灭了所有帕丁顿军人,让他们再也没有力量反抗。那么帝国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我们不和帕丁顿接壤,他们的土地会纳入帝国版图吗?而如果我们不接收帕丁顿的土地,最终谁会得到最大利益?是汉莎公国。那时候汉莎公国的势力会膨胀数倍,你认为他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们言听计从吗?如果我们带着这种结果回到杜隆皇城,你认为尊敬的皇帝陛下会高兴吗?”

    “那应该怎么办?”托马士被蒂普顿的话‘弄’昏了头,他最讨厌考虑这些勾心斗角的问题,好在还是听了进去,态度软化下来,问道。

    “停止攻击,和帕丁顿人谈判,得到我们想要的。”蒂普顿说道。

    “可是你昨天才驱赶走了帕丁顿王的使者,晚上的时候也没有会见帕丁顿的那个吉恩公爵‘私’下派来的人,怎么现在又说要谈判?”托马士疑‘惑’的问道。

    “我们是要谈判,但是可不是和他们谈。”蒂普顿悠然的说道:“帕丁顿毕竟冒犯了帝国,他们需要付出代价,现在的这位科雷克王已经不能再占据王位了,他必须让出来。而那个老吉恩公爵来找我密谈,我也能够猜想他的企图…………早就听闻这个老家伙的老‘奸’巨猾,他或许会答应我们的条件,回去‘逼’迫科雷克王退位,但是别忘了他的‘女’儿是王后,他的外孙是帕丁顿的王子。那么他势必要推自己的外孙成为新国王,然后顺理成章他自己把持帕丁顿的朝政,这可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你究竟要和谁谈?”托马士干脆的问道。

    蒂普顿刚要开口,忽然传令兵进来禀报:“将军,军使大人,营地外有人求见,他说叫林德。”

    蒂普顿立刻‘露’出笑容,站了起来:“你看,亲爱的托马士将军,要和我们谈判的人来了!”

    ……………………分割线……………………

    在去往金号角军团驻地的行途中,身后忽然追来一个传令兵,将绍姆贝格将军的一封密信‘交’给了林德。

    林德不明所以的打开密信,仅仅看了一眼,脸‘色’立刻涨红,‘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巴洛克好奇的侧身看了看那信上的内容,也是一愣,随即心思电转起来!

    投靠林德的贵族越来越多,甚至帕德亚城内也有很多人和他暗通消息。信上就是说了两件大事————魔法学院院长巴特斯之死,和科雷克国王将要退位!

    人心惶惶之下,如今的王宫就是个筛子,任何消息都瞒不住,国王躲在书房书写退位诏书的事情几乎是以风的速度传遍整个贵族圈。而巴特斯院长的死闹得动静更大,甚至还出现了一位天启教廷的大人,关于幻晶铠甲的事情也最终闹得人尽皆知。

    对林德来说,这可真是做梦都能笑醒的好消息。巴特斯已死,科雷克颓废的要退位,整个王国人心惶惶,如果此刻他能让奥德里亚人退兵,然后以拯救者的姿态莅临帕德亚,任何人都再也无法阻止他坐上那座王位。

    巴洛克却在想另外一条消息,幻晶铠甲,天启教廷的大人…………巴特斯居然在暗中打造幻晶铠甲,虽然他失败了,而且为此丧命。但信上可是说……极有可能还有别的幻晶在魔法学院!

    身上的希伯来顿狼一家是能够以幻晶为食的,巴洛克很期待他们成长,哪怕成长一点点也好。毕竟这是他保命的杀手锏,要知道仅仅是还没成熟的银‘色’小狼,就能够在偷袭的情况下暗杀天空骑士,如果成长起来,那么即便将来真的遇到幻铠武士,也会有一些自保之力!巴洛克忽然有一股预感,那个所谓的天启教廷的大人,会是他最大的威胁。

    巴洛克暗暗决定,等帮助林德公爵和奥德里亚人谈判完毕,马上就再想办法潜回学院去‘弄’清楚。脑中不由自主的出现席琳温柔优雅的身影,巴洛克心中一片火热。

    “巴洛克,出现了这样的变化,我们该怎么办?是否要改变谈判的底线?”林德询问巴洛克,事情变得容易了许多,和奥德里亚谈判,他自然想要少付出一些,多挣取一点利益。

    “要看长远,不要为那一点小利而疏忽。别忘了我们并没有十分把握获得奥德里亚人的支持,他们还有另外一种选择……如果他们支持科雷克的幼子做傀儡国王,那可比你来做国王强得多。”巴洛克笑着摇摇头。“咱们要一开始就说出让奥德里亚人心动的条件,让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反悔。”

    林德想想也是,他是有些急躁了。

    果然和巴洛克预测的一样,林德公爵有些失礼的仅仅派一个使者来求见奥德里亚人,自然不会有好结果。而当他本人亲自赶来之后,这种可以说冒着风险的诚意可就十足了,从军营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英俊贵族,带着温和的笑容迎接林德:“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您就是林德公爵吧?我在杜隆皇都的时候就听说过您睿智仁慈的英名,很可惜我们以前没有见过面,但现在已经没有遗憾了。“

    “您的赞誉令我羞愧,蒂普顿伯爵阁下。睿智英明指的是您这样的俊彦,即便是我这个偏僻地方的人都知道,您是皇帝陛下所看重的人才,是奥德里亚帝国的未来栋梁,请接受我的敬意。”林德的恭维话语张口就来,这是属于贵族们的本能。

    巴洛克装奴仆跟在林德身后,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个蒂普顿伯爵。忽然,他手臂上的小狼纹身一动,脑中传来小狼贪婪急切的叫声:“幻晶,幻晶,奥丁雷鹰的幻晶,我要吃…………!”

    蒂普顿身上也有一套幻晶铠甲?而且还是和皇室一样的奥丁雷鹰幻晶铸造的?巴洛克吃了一惊,忽然发现那个说蒂普顿是皇帝‘私’生子的传闻还真有可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