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帕丁顿危机与失望
    谢谢,修2015书友的打赏…………!

    天启教廷的风语斥候没有丝毫停留的*,转身离开了帕德亚城。这里都被火烈蜥幻兽的力量掩盖,令原本就断断续续的希伯来顿狼的气息完全追寻不到。哪怕是走出十多哩之外,还是只能感受到火烈蜥的力量。近在咫尺的梦想几乎破灭,金发男子愤怒的几乎忍不住冲回帕德亚城,狠狠的惩罚那些愚蠢的家伙们。

    好在他压服了怒火,万般无奈,只好重新四处游‘荡’漫无目的的寻找顿狼踪迹,仿佛从头开始。

    从听到那个金发男子的话之后,科雷克王彻底绝望颓废。暗中铸造幻铠这种事情其实人族上层都心照不宣,谁也不会去故意揭‘露’,毕竟自家也有那么一天或许也会铸造幻甲。但这件事被天启教廷的人发现,而且当面喝令他解释,那就再也不是小事。科雷克王有预感,王位保不住了!只有逊位一途,让他的儿子继位,自己独自接受教廷的惩罚,或许这样还能保住帕丁顿王室的传继。

    奥德里亚帝国和汉莎公国的攻势不减,在前几日终于完全占领了帕丁顿国的东北部,军团抵达了帕德亚王城脚下。几乎所有人都对局面绝望灰心,已经有一些贵族在暗暗‘骚’动,想着各自的后路。只有苏亚雷斯将军还在坚持统帅军团死守城墙,帕德亚城建立数百近千年,还从来没有被攻陷过,他对此有信心,只有国王的状态令他深感忧心。

    科雷克的头发几天之内变得‘花’白,面容憔悴,断臂的伤势隐隐有复发的痕迹。苏珊王后心疼自己的丈夫,却惶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只能暗中抱着小公主克莱尔垂泪!她此时很孤独落寞,国王整日喝酒烂醉,甚至将城防一切都抛给苏亚雷斯,自己整日呆在他处理政务的地方,或许是羞愧,或许是别的原因,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后·宫。仿佛已经忘记自己美丽的王后,和四个年幼的孩子。

    席琳从发生了动‘乱’的那天起,就躲在了魔法学院里,整日呆在图书馆,再也没有离开,更没有踏入王宫半步。所有人都知道她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羞辱,苏珊王后更是心中愧疚…………她原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却因为一些自‘私’的原因而迟疑着没有提醒席琳,使得堂妹最终受到伤害。或许后来席琳也有所

    醒悟,所以才会再也没踏入王宫来见自己的王后堂姐,她们之间已经出现了隔阂!

    昨日奥德里亚的军团试探着攻打了一次城墙,虽然被轻易击退,但这也预示着他们的攻城战就要全面展开。魔法学院的老院长意外身亡,也让最后的希望破灭,贝琳达大魔法师悲痛不已,也病倒了,此时主持学院事宜的是几位德高望重的老魔法师。这对帕丁顿可不是好消息,因为他们首先会考虑的只有学院的利益攸关,根本不会像巴特斯院长或贝琳达夫人那样全力的帮助帕丁顿王室!

    更令苏珊王后忐忑不安的是自己父亲吉恩公爵的态度开始晦暗不明起来,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在他心目中,家族的利益至上!当年为了吉恩家族的强大,他可以撺掇老国王抛弃长子林德公爵,转而让小儿子科雷克继承王位。后来为了科雷克王位彻底稳固,不惜派人暗杀林德,‘逼’得林德不得不仓促叛‘乱’,最终失败流亡他国十多年。如今在全力支持下,眼见科雷克的境地还是逐渐不妙,老吉恩已经开始考虑其他的后路了!

    或许科雷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自暴自弃越发颓废。但在这一切之中最难过的,还是苏珊王后。

    三个王子最大的虽然只有十岁,其他两个是双胞胎,不过七岁,但已经开始懂事,每天在王宫剑术教练的陪同下练习剑术,希望将来帮助父王对抗敌人的入侵。苏珊欣慰也心酸,她哄着小‘女’儿睡着,便打算去见自己的丈夫,无论如何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也要让他振起来。

    王后来到国王处理政务的宫殿,在‘门’外守着的国王心腹于尔班正急匆匆走出来,看到苏珊王后,立刻满脸惶急的迎过去,低声急促的说道:“王后,您快去劝一劝陛下,他……他正在写退位诏书,要将王位传给大王子……!”

    苏珊大吃一惊!

    …………分割线……………………

    帕德亚王城被敌人围困,为什么却没有其他贵族率领军队来援?因为他们自顾不暇,王国西部的多伦城突然遭受攻击陷落,几日之内周围的数十个小城镇被征服,王国西部已经不在掌控之中。然后林德公爵高调的宣布将要夺回属于自己的王国。帕丁顿的贵族们于是面临一个抉择,是继续支持科雷克王,还是选择投机的靠向林德?

    贵族都是一群最现实的人,奥德里亚的咄咄‘逼’人,和科雷克王的无计可施已经看在眼中,选择似乎也没有什么艰难。那些很久以前就和林德公爵暗通款曲的贵族城主们,很快宣布效忠林德公爵……哦不,他们已经直接称呼林德王。其他还有些犹豫的人,也因为科雷克王的颓废而逐渐改**度,即便没有表明态度,却也暗中派人与之接触。

    此时的林德公爵意气风发,帕丁顿国几乎被他掌控了三分之一,手下绍姆贝格将军征召组建的军队已经达到了万人,局面发展的太好,令他

    几乎不敢相信会如此顺利。同时暗暗佩服那个年轻兽人巴洛克…………如果不是他的剖析和建议,林德还不会下定决心站出来正大光明的夺取王位。

    当然,他也不会食言,真的将攻破的城镇里所有的兽人‘交’给了巴洛克。同时特意给巴洛克去了一封信,让他暂时不要有所动,就留在红河谷城堡东面的烈酒城接收兽人奴隶。————林德其实是被巴洛克和他的手下人的疯狂残忍吓住了!这个年轻的兽人萨满简直就是无情的屠夫,他率领仅仅四十个所谓苍狼部落的族人,十多天内攻破了十多个城镇,几乎是一天一座,任何人稍有阻碍,便是暴虐的屠杀。而且他避开了那些有‘精’锐士兵守卫的大城,只选择弱小的城镇下手,使得他们虽然只有四十个人,却在屠杀了千人后,自己居然完好无损。

    即便有军队去阻截剿杀他们,可是兽人们每人都有三匹蓝多骏马,真的是来去如风,根本抓不住踪迹。反倒是去阻截的军队后撤的时候,要受到其追击‘骚’扰,稍有不慎,便会被那些饿狼一样的兽人一点一点蚕食,最终杀光!

    兽人们得了一个名号,恐惧的人们称他们饿狼军团,以至于后来,当远远看到了兽人的踪迹,那些无力抵抗的城镇只能乖乖的开启城‘门’,任由兽人自由进入。然后当兽人们带走所有的兽人奴隶和必须的粮食后,便将城镇‘交’给了跟随在身后的林德公爵派来的人接收。

    红河谷镇是唯一一座没有受到饿狼军团攻击的小城镇,这里的领主米罗男爵和巴洛克见了一面后,非常顺从的选择向林德王效忠,并且将已经属于他的烈酒城‘交’给巴洛克,为他暂时收拢族人的领地。此时的烈酒城下,大量的兽人奴隶聚集,足有数千。

    兽人只是一个大体的总称,他们细分许多氏族和部落,每一个氏族的体貌特征都有很大的不同。像高贵的霜狼氏族,其实除了身上银白‘色’的细‘毛’,其他的方面和人类,‘精’灵其实已经没有太大不同。但某些别的兽人氏族,那明显的外貌似乎更符合兽人这个称呼。

    眼前数千兽人,形形‘色’‘色’,有的阔鼻深口,体格巨大,像一头壮牛,那或许是铁蹄氏族一系的兽人。有的浑身浓密的黑‘色’‘毛’发,嘴里犬齿外突,相貌狰狞可怖,那应该是蛮熊氏族一系的兽人…………但这些强力氏族的兽人毕竟是少数,数量最多的还是普通的零散小部落的兽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兽人内部,族系不同,他们之间难免有所‘混’‘乱’争斗。数千人‘乱’糟糟,足够巴洛克头疼!

    四十个族人都过去维持秩序,还是依旧喧闹不已,如果不是高贵的霜狼氏族天生让其他兽人敬畏,恐怕会有骥骜不逊的家伙冒头了!

    巴洛克脸‘色’有些难看,他忽然发现自己想差了,兽人尊崇强权,秩序是需要强权压服的,所谓维持那就等于和稀泥,有用才怪!

    一个足有两米半高的铁蹄氏族兽人踹倒了身边普通的兽人,从他手中夺走刚刚分发的粮食,满脸不屑和得意,大口吞吃起来。巴洛克直接走过去,静静的看着那个高大兽人,温和的问道:“吃不饱可以向我来讨要食物,为什么要抢别人的?难道他们不是兽人么,难道他不是你的兄弟么?”

    “哼……吃不饱就抢,这是老规矩,他如果能够打得过我,也可以抢我的。我是铁蹄部落的兽人人,才不是这个老鼠一样的家伙的兄弟,”那个兽人大汉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停的吃着手里的大块兽‘肉’……这种美食可不是寻常能吃到的,自从被人类抓去做奴隶,他几乎已经忘记‘肉’的味道了!

    巴洛克不再说话,直接出手。狠辣的一拳击出,裹挟着狂暴的兽战气,直接将这个强壮的巨汉击飞出去。那大汉摔倒在地上,浑身发出几声闷响,骨骼似乎断裂了无数,嘴里向外喷着鲜血,满脸惊恐的看着一步步走进的巴洛克,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我能打得过你,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肆意的虐杀你?我不是铁蹄氏族的人,那我也不是你的兄弟,对吧?”巴洛克冷冷的说道,俯视着这个大汉:“我记得你,在我解救你的时候,你正被一个瘦弱的人类拿鞭子‘抽’打,那个人类甚至经不起你的一拳,可是为什么你宁可趴在地上求饶,也不敢站起来反抗?此刻却敢对其他部落的兽人兄弟动手?”

    “还有你们……!”巴洛克突然暴吼,身上弥漫着狂暴的萨满之力,令周围所有的兽人浑身一颤,面‘露’惊恐畏缩之‘色’!

    “你们还是一个兽人吗?懦弱,卑贱,只敢对自己的兄弟下手,对人类则卑躬屈膝,难道你们天生就只是当奴隶的命吗?…………”

    巴洛克咆哮着,大声喝骂,兽人们一声不吭,低着头,不敢去看巴洛克的眼神!那一刻,巴洛克心里充满了失望,他忽然发现自己错的离谱,眼前这些兽人已经在人类世界生活了太久,身上的奴‘性’早已渗透到骨子里,宁可内斗也不敢反抗。脚下这个兽人巨汉居然在流泪,满脸的卑微哀求之‘色’,早没了方才的强横。

    现实……远不是他想当然的以为解救了之后,所有人会欢呼雀跃,然后蜂拥的聚集到他麾下,然后组建强大的兽人军团,

    或许等他们的下一代成长起来,还有这种可能,但眼前这数千人身上完全没有了半点兽‘性’,他们已经废了……,巴洛克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梦想破灭了。

    深深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