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得意与绝望(二)
    巴特斯院长身上的火烈蜥幻晶铠甲完全形成,几乎堪称完美。身上赤红‘色’仿佛一层密鳞的铠甲,即便脑袋也被一个酷似蜥蜴头颅的盔甲罩住,四肢关节处突‘露’出锋利坚硬的尖刺,闪烁森然的光泽,整个身体仿佛‘操’纵着一股强大的火山力量,随时可以喷薄熔岩般炽烈的攻击,完美的哪怕是他本人也挑不出瑕疵!

    最后要验证的就只有铠甲的攻击‘性’了,巴特斯举起手臂,仅仅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一拳砸向早就竖立在一旁的黑铁柱。一声沉闷的巨响,这根数千斤重的坚硬铁柱居然被硬生生砸出一个深陷的凹坑,甚至那个拳印痕迹微微发红,透着灼热的气息。这一拳不但攻击强横,还带着炽烈的火焰伤害,如果砸在人身上,恐怕即便是天空骑士也要受到重创。

    巴特斯院长紧接着又砸出第二拳,这次的力量大了一倍,那水桶粗的黑铁柱几乎被击穿,已经有了烧融的迹象。而他并不停息,随即砸出第三拳,这次整根铁柱弯曲,已经有融化的铁水飞溅,而老院长还没有停止,下一拳已经砸到了魔法塔的塔身,如果不是有魔法阵防御,恐怕魔法塔已经被击穿……!

    吉恩公爵在一旁戏谑的笑着,劝阻老友:“好了老家伙,我们知道你现在很厉害,但不要再显摆了,否则魔法塔非被你拆毁了不可!”

    “不好……我……我控制不了这股力量了……!”铠甲内的老院长吼叫道,声音透着惶急和惊恐:“……为什么……幻晶的力量为什么越来越狂暴,为什么压服不住?……哪里出错了……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所有人勃然‘色’变,贝琳达大魔法师焦急的立刻叫道:“快,快褪掉铠甲,将它脱下来。”

    “不行,我压不住这股力量,它已经困住了我……它在不停的提升,为什么……我铸造的载体腰带没有任何问题……哪里出错了……!”老巴特斯几乎是大吼起来,伴随着痛苦的惨叫,他的整个身体被裹在了一团火焰之中,那火焰不但向外散发恐怖的炽烈气息,也在无情的灼烧着他的身体!

    所有人都吓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老院长完全成了一个火人,而且那火焰已经令周围的人站立不住,纷纷倒退!

    “完了……我要死了,所有人都离开我身边……扎卡里,打开魔法塔的天窗,让我出去,否则我会将整座魔法塔摧毁……!”巴特斯知道自己无法幸免,立刻催促自己的仆人,老兽人扎卡里打开魔法塔的天窗散去防御法阵,让他离开魔法塔的范围。幻晶的炽烈火系力量被完全引发出来了,他自己已经像一头火焰的蜥蜴,透着烈火咆哮。

    老兽人含着眼泪开启天窗,巴特斯立刻从窗口窜出,身躯短时的停驻在半空,仿佛天空落下的烈日,整个魔法学院都被惊动,所有魔法师教员和学生都向这里聚拢,对天空那个蜥蜴一样的火焰人惊恐莫名!贝琳达夫人已经满脸泪水,悲痛‘欲’绝的叫道:“不,巴特斯……你不能死……不……!”他们两人虽然没有结婚,却是相守一生的伴侣,岂能不伤心!

    幻晶的力量被完全引发,那狂暴的火焰力量即便远隔数十丈都能感觉到炽热,一些树木早已被引燃,魔法塔的防御法阵自动开启,抵御着那火焰的侵袭,更是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就这么眼睁睁的听着阵阵惨哼,看着老院长被火焰灼烧。

    魔法师的身体孱弱,仅仅片刻,巴特斯就在火焰中化灰烬,那火蜥蜴并不消散,依然狂暴依旧,炽烈的炎流不减反增,载体腰带悬浮在半空,其上镶嵌的火烈蜥幻晶的力量被完全‘激’发出来。周围的几位学院老魔法师勃然‘色’变,感觉不妙。如果任由这团神秘强的火焰继续酝酿下去,一旦爆开,怕是周围的几座魔法塔都要受到‘波’及损害。

    可是这炽烈的火焰实在是太强大了,魔法师们在外围施展禁锢法术,仅仅能稍微阻止其扩散,却无法完全终止。而要构建防御法阵,则根本来不及。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迅速的驱散人群,并尽量将周围的两座魔法塔里的贵重物品取出撤离。

    这股力量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十多丈的火球,周围的树木纷纷燃烧,魔法塔的墙壁也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承受热‘浪’的侵袭。火球中心的载体腰带终于承受不住,开始出现融化的痕迹,一但载体腰带被破坏,幻晶的所有力量就会瞬间爆发,威力堪比禁咒,摧毁周围的一切。

    所有人震惊于这突然的变故,根本做不了什么。就在这时从南面方向飞来一个虚幻的身影,背上晶莹的翅膀仿佛一只大鸟,却有着人的身形。那身影看到半空的火焰,嘴里发出‘咦’的惊奇声音,下一刻显‘露’身影,全身覆盖着晶莹的淡青‘色’铠甲,扇动翅膀直接靠近火焰球,无视那炽烈的火热,探手进去,一把抓住载体腰带,用自己的力量强行压服,生生将幻晶从载体腰带上摘下来。直径十多丈的火焰球瞬间飞散,周围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火元素。那个身影似乎很不高兴,恨恨的骂了一句:“该死,四处流动的幻晶气息阻挡了我的触觉,找不到希伯来顿狼的气息了……!”

    帕丁顿是偏僻小国,除了最高层的有限几个人隐约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强大的幻铠武士之外,其他的人虽然满脸敬畏,却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有一些愚鲁的学院仆役奴隶,甚至将这个人当做了神,几乎要跪下膜拜。

    老吉恩公爵最先回过神,急忙推了推身侧的国王科雷克,使了个眼‘色’。科雷克立刻醒悟……巴特斯院长铸造幻铠失败了,帕丁顿王国遇到了空前的危机,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幻铠武士,或许可以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科雷克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过去讨好,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只要能让这位大人稍微施以援手,那么奥德里亚帝国绝对要有所顾忌。

    “尊敬的阁下,感谢您的援手,否则帕德亚魔法学院就要遭受重大损失了。我是帕丁顿的国王科雷克,请您接受我的敬意。”科雷克王用仅存的右手抚‘胸’,向那个身影行礼。

    那个人显‘露’身影,金‘色’的长发垂肩,面‘色’白皙细腻,身体纤细瘦弱,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但此时却皱着眉头,轻轻掂了掂手里的载体腰带,又看了看上面的繁杂纹络,心中已是了然,顿时满脸的‘阴’沉不悦:“哼……帕丁顿……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国?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自铸造幻晶铠甲,难道你们已经狂妄到敢藐视光明山的权威了吗?”

    科雷克王语塞,同时心里噗通通跳个不停,眼前这个人居然是天启教廷的人?天哪,这件事还真不好解释了!

    即便再孤陋寡闻,科雷克王也知道神圣的天启教廷,掌控着整个索伦大陆人族所有的和幻兽幻铠有关的一切事物,这也是其神秘强大的根源。教廷圣谕传播到所有人族的角落————任何人或势力,没有教廷的允许,都不得擅自‘私’藏幻晶或铸造幻甲。一旦意外得到幻晶,或发现幻兽踪迹,都需要立刻报知教廷分布在大陆各地的教堂神殿,如果违背,则将被当做异端。轻则惩罚,重则处死!

    幻铠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在天启教廷的严密管控之下,世俗的国家一旦得到幻晶,还是会忍不住暗中研究,甚至打造铠甲‘私’藏,留最强的护身符。教廷也心里清楚,而且也不可能强行压服所有人族势力,所以除非涉及高阶以上的幻兽类幻晶,世俗国家‘私’藏的那些低阶幻晶铠甲,被他们故意无视了。这也是为什么几大帝国都拥有不少的幻铠武士的原因所在。

    如果巴特斯院长成功了,只要严密藏起来,不开启幻甲的力量,那么即便被金发男子稍有察觉,也会当做不知漏过去。毕竟只是最低阶的幻兽铠甲,而且寻找希伯来顿狼的踪迹才是最主要的。

    但偏偏他追寻着那一丝顿狼气息来到帕德亚王城,寻到学院这里的时候,却被大量爆散开的幻晶力量将那一丝气息彻底给掩盖住。空气中弥漫的是火系的幻兽力量,而希伯来顿狼则是全属‘性’的幻兽力量,本来就太过微弱,此刻更是根本无法透过火系力量去寻觅。就像已经看到了猎物的身影,忽然出现一片森林,让猎物潜入了进去,再要在密林中寻觅身影,难度不啻于增加了无数倍,不怒火冲天才怪!

    “你是帕丁顿的国王?很好,去向教廷解释你们‘私’自铸造幻铠的事情吧,别来烦我!”金发男子无视帕丁顿的所有人,哼了一声,掂了掂手中的载体腰带和火烈蜥幻晶,哂笑道:“闭‘门’造车,铸造引导传输幻兽力量的法阵,居然没有同时附加控制力量增幅的法阵,任由力量无休止的暴增,难怪会控制不住,死有余辜……。”

    原来如此!几个知情者恍然大悟,可惜巴特斯院长被焚烧化为灰烬,帕丁顿王国已经没有人有能力铸造幻铠,说什么都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