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四章 皇子之死所引发的的
    带着遗憾和不甘,巴洛克率领族人们离开了荒原中心,开始返回外围的临时聚居地。.: 。

    有沙巨人在,除非‘精’准的寻找到它的元素之心,否则哪怕巴洛克找来七八个天空骑士做帮手,也杀不死它。暂时是无法寻回其他五根图腾柱了,这种面对致命吸引的物品,却无法得到的心情令巴洛克郁闷了好久。好在,看到拉克一路上欢快的蹦跳耍闹,稍微好受了点,至少拉克获益匪浅!

    他还搞不懂图腾阵的神秘,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图腾柱里的狼形光影应该就是某只魔兽留下的灵魂印记,或者说是分割的灵魂留驻其中。当那只魔兽还活着的时候,能够灵魂自由进入图腾柱。它不但能够通过图腾柱和兽人萨满沟通,并使得萨满获得魔兽的力量。更随着图腾柱接触吸收纯粹的元素‘精’华,使得那只魔兽能够拥有提高自己等阶的神奇变化!

    而当那只魔兽死掉以后,他驻留在图腾柱内的灵魂一切记忆虽然也会消散,但灵魂本身的‘精’华却受到生命之树枝干的润养而没有消失,依然留在里面,凭着本能重复以往的举动。

    巴洛克的这根图腾柱里的狼形水系魔兽很显然已经早就死去,留下的光影只是灵魂‘精’华而已,没有自己的意识了。在流沙湖和其他五根图腾柱发生奇妙的呼应后,散发出来本质的气息,被拉克狗屎运般的碰到,神秘的融合了图腾柱里的灵魂‘精’华。可以说,拉克有了提升等阶的契机,理论上来说,图腾柱里的魔兽光影生前是什么等阶,未来拉克就有晋升到那一级的可能。

    没心没肺的拉克只是感觉吃到了好吃的,浑身舒服,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巴洛克摇摇头,不去理会。

    也不能说一点收获都没有,通过先祖图腾阵,和拉克融合狼形光影的过程,巴洛克感悟许多,有了一点新奇的想法。他在思忖能否对兽人做些什么,至少眼前这六个已经有了兽战气力量的族人可以试试!

    想到就做,在返回的途中,每天晚上巴洛克都会竖立图腾柱,让巴罗坦等六个兽人围坐在旁边,他则诵念萨满咒文,而拉克开始围绕图腾柱绕圈,在图腾柱顶端上显现的光影不再环绕旋转,就这么矗立在顶端仰头长嗷。巴洛克也终于意识到那根本不是长嗷,而是在望着天空……毕竟脱胎于星辰图腾阵,兽魂或许是望着月亮,或许是望着星辰,期冀着感知那暌违已久的力量!

    最开始,没有任何异常,族人们尽管严格遵照巴洛克的要求,使自己的脑子空空如也什么都不想,但最终的结果都是睡过去,并没有出现像上次在多伦城外那样,感受到巴洛克的萨满力量。

    巴洛克苦苦思索,百思不得其解,这不合常理,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萨满之力应该更温和一些?还是狂暴一些?等等……萨满之力……!

    巴洛克忽然想到自己久久以来的一个疑‘惑’,萨满之力究竟和图腾之力有什么区别?

    他已经大致搞清了萨满之力是什么,其实就和人类魔法师的魔法‘精’神力一样,都是驾驭元素的一种力量。但图腾之力呢?巴洛克总感觉心中一层窗户纸隔膜,答案就在嘴边,却总是戳不破。直到他们返回了临时聚居地后,巴洛克看到来迎接自己的族人们欢喜的表情,和眼中崇拜的眼神,他才陡然明白了什么!

    崇拜,是崇拜。该死,图腾崇拜本来就是一体的!原来图腾之力是这么回事!

    巴洛克触‘摸’到了秘密的本源,他的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难道获得族人的崇拜,可以使自己增强力量?如果将来自己能让所有兽人都崇拜自己,那恐怖的崇拜之力……自己岂不是成了神?——————巴洛克刚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缩在魂海深处的老希伯来顿狼的残魂碎片立刻蹦了出来,几乎是用要杀人的疯狂语气嘶哑的叫道:“收起你的念头,不要这么想,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剔除掉……。”而且老希伯来顿狼的残魂也做出了举动,他分出一丝力量真的封住了巴洛克的大脑神智的某一部分,并稍微留下点暗示的举动,让巴洛克的脑筋转弯,不会向这个方向去想。当巴洛克恍惚一下恢复后,刚才的那个想法已经从脑子里消失不见了!

    “奇怪,刚才我在想什么?”巴洛克捂着脑袋,感觉阵阵疼痛,却记不起刚才在想什么。仔细回忆一下,才有些明悟的喃喃道:“或许用另一种办法也可以让族人们接受萨满之力的洗礼,唤醒他们体内兽战气甚至萨满的天赋的几率,也会大增吧?不过那都不着急,林德公爵应该已经开始发动叛‘乱’,是时候去解救帕丁顿的兽人奴隶们了……!”他的思想向那个方向转去,果然不再想图腾崇拜的事。

    老希伯来顿狼的残魂暗暗松了口气…………这个兽人小子太神秘莫测了,不但魂海里有一股充满毁灭和生机的雷霆之力,居然能往图腾崇拜的本源去想。但是他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现在有这种想法只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等待吧,等我的几个孩子成熟长大,等你拥有六‘色’兽袍祭祀,甚至星辰祭祀的实力,我对你神识的封印自然会解开。那时候……真是期待那一天,可惜我恐怕看不到了!

    ………………

    巴洛克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他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和林德公爵的密谈过去了许多天,也不知道林德究竟有没有发动叛‘乱’攻夺多伦城。好在留守的族人们有了一次族灭的刻骨记忆,再没有任何放松警惕的举动,他们不停的派出族人去荒原边界与黑鸦镇接壤的地方探查。甚至趁着夜晚潜入镇中虏获了几个喝醉的酒鬼,带到荒原上拷问。这些酒鬼虽然没有正经的工营生,整日里做些邪‘门’歪道甚至伤天害理的勾当,但他们的消息却也最是灵通,甚至遥远王都帕德亚那里的传闻都瞒不过他们……。

    ……听完齐亚德老兽人的话,巴洛克对帕丁顿王国最近一段日子发生的事情,也都有了大概的了解。不禁感叹加解恨,甚至心中稍有得意!可怜的科雷克王,最近这段日子堪称煎熬。

    如同所有人预感的那样,当阿尔文皇子的死讯传回奥德里亚,皇子的母亲,帝国皇后陛下几度悲痛晕厥,皇帝陛下更是在皇宫大殿当着众多大臣的面掀翻了皇座。如果不是帝国首相和几位重臣劝阻,恐怕皇帝会派出帝国的十大‘精’锐军团来彻底将帕丁顿王国从大陆上抹掉。

    虽然最终恢复理智,但皇帝对帕丁顿的报复*并未消解,而首相和所有大臣们也都支持皇帝…………如果没有任何反应,那奥德里亚帝国岂不是没有任何脸面了?奥德里亚帝国十大‘精’锐军团之一的金号角军团被派来征讨帕丁顿王国,同时传令与帕丁顿接壤的汉莎公国派兵协同。汉莎公国是帕丁顿王国的仇敌,是奥德里亚帝国的附属国,自然乐得听从皇帝谕旨,也派出最‘精’锐的万人士兵跟随金号角军团一同入侵帕丁顿。从最近得到的消息,帕丁顿东北部的国土已经大部分丧失,十多个城镇陷落或是投降,苏亚雷斯将军统帅的最‘精’锐军团死伤惨重,不得不被迫后撤回王都,凭借王都的坚固城防死守。据说科雷克陛下几天之内白了头发,加上断臂的伤势一直未曾痊愈,已经病倒了!

    巴洛克还注意到另外一点,自始至终,即便是痛失爱子的奥德里亚皇帝陛下,也都没有提及在皇子被杀事件中,若隐若现的那个隐然主谋————被巴洛克陷害的萨摩亚帝国!对这个势均力敌的死敌,除非有了确凿的证据,否则仅凭皇子‘侍’卫的几句证言,根本无法令萨摩亚低头,甚至还会被其反过来羞辱。所以报复是肯定的,但也就像他们谋害皇子那样,一切都要在暗中进行!皇帝‘交’付首相和军机大臣处置此事,他们很快从帝国召集了一批‘精’锐的高手组建死士暗杀团,潜入萨摩亚帝国对一些重要的大臣和皇室成员展开暗杀。

    当然,这些最机密的事情根本不是那些酒鬼所能知晓,而是他们从最近奥德里亚和萨摩亚帝国发生的一些事件中‘混’‘乱’推测出的。——————两个帝国最近几天都有重要大臣或是皇室旁系成员意外身亡的消息传扬,联想到阿尔文皇子被杀的谣言,要得出结论其实并不难。

    ‘乱’就好,越‘乱’越好……最好两大帝国彻底打起来,拼个两败俱伤。巴洛克如此想,却也知道这不可能。为人类族类中最主要的强大国家,他们的内动肯定会让许多有识之士担忧,毕竟内斗只会削弱人类的实力,要知道大陆上可并不止人类一个种族。‘精’灵,巨人,矮人,……虽然衰落却依旧不可小觑的兽人,更别提连绵山脉茫茫森林中那无处不在的凶残魔兽。他们可不见得会对人类的内斗伤心。

    所以巴洛克有预感,或许很快就会有其他的国家或是某个强大势力的代表来为两国调解。那时候两大帝国谁都奈何不了谁,最终的替罪羊只能是帕丁顿的科雷克国王!巴洛克其实早就预料到这一些,所以才会自信满满的去说服林德公爵趁机发动叛‘乱’,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趁人之危的最佳方式,并且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所想要的一切。

    至于其中的受害者,可怜的国王和他同样可怜的王后儿‘女’…………巴洛克才没有义务为他去考虑,就像巴洛克尽心尽力为国王的‘女’儿克莱儿治愈绝症,却依然受到科雷克王恩将仇报一样,两个族类的仇恨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不会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心生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