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流沙湖下的遗迹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林德公爵自然也明白。。 巴洛克殚‘精’竭虑的为他出谋划策,不可能没有自己的诉求。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林德对巴洛克越发重视……并且忌惮起来。这个兽人‘精’明‘阴’险的可怕,如果将来夺回王位,第一个要消灭的就是他和他身边的一切。当然,在此之前,不妨给这个兽人一些甜头。

    “巴洛克萨满,你的话令我豁然开朗,我要对你的睿智和真诚表示感谢。”林德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说道:“那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请不要客气,除非你不当我为最好的朋友。”

    “林德公爵,我自然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当然,对您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妨碍。而且如果您帮助了我,甚至我会率领我的族人为您战斗。”巴洛克同样笑着说道。

    林德眼前一亮,巴洛克手底下的那股力量不容小觑,虽然无法面对‘精’锐军团,但要攻破一些小城镇还是很容易的。经过巴洛克的一番话引导,林德已经准备正大光明的站出来,而这首先就需要他夺取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兽人的力量非常有用。“我在听着”他说道。

    “帕丁顿王国的兽人。”巴洛克提出自己的要求:“我要所有帕丁顿王国的兽人。”看到林德不自禁的皱起眉头,巴洛克又补充道:“当然,那些支持您的贵族手下的兽人奴隶我不会强求,但是站在科雷克一边的那些贵族或豪商,等您夺回王位后,他们的所有兽人奴隶都需要给与自由,然后‘交’给我。”

    这是成千上万的兽人奴隶,代表了一笔天价的财富,但林德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点头答应,反正不是他的东西,也不心疼:“没问题,我答应你的要求。而且等我夺回王位,我会劝解所有贵族,让他们释放手下的兽人奴隶。”

    这就属于空头支票了,只好去骗鬼。巴洛克这种两个灵魂的怪胎自然不会信以为真,但仍然满脸感‘激’的道谢,两人谈的益发热络,林德有意无意的询问巴洛克打算怎么率领族人来帮他战斗。

    “您给我授权,让我和我的部落成为您的一支仆役军。只要您决定占据帕丁顿的哪座大城,我们会立刻来到您身边,为您不惜付出流血甚至是死亡。”

    没有比这更好的提议了,两人这就达成了协议,彼此‘露’出只有自己明白的笑容。

    这种事情太过重大,林德公爵即便下定决心,也不得不和所有忠心的手下商讨,毕竟还需要这些人为自己拼杀效忠,该有的尊重必须要有,林德在这一点上做的很好,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依然忠心的跟随。

    巴洛克和林德的关系进入了蜜月期,在公爵的特意叮嘱下,没人对兽人怠慢和鄙视。巴洛克和族人们在月牙湖旁边获得了一块舒适的落脚地,终于摆脱了绿洲外荒原上的漫漫黄沙,这里的湖水和岸边的绿草鲜‘花’,令人心旷神怡,几乎怀疑不是在沙漠深处。

    接下来几天,林德公爵召集了他所有重要的手下,陆续有人从荒原外赶来月牙绿洲和公爵密晤,商讨计划的可能‘性’。在说服了大多数人,最终取得一致后,问题聚焦在最后一点…………应该占据哪座城?

    很显然,这个问题几乎不需要多想,有了沃尔德这个熟悉城内一切的商人,多伦城成了最佳的选择!

    林德公爵雷厉风行起来,他终止了继续收购地底黑石的行动,召回所有散布在荒原上的手下。当三百多名清一‘色’‘精’锐战士汇聚,他们很快离开了荒原。

    巴洛克送别林德公爵,并允诺立刻回去召集族人,赶去多伦城。

    目送最后一个人类骑兵的身影消失在黄沙天际,巴洛克轻松下来,回头对族人们摊摊手:“你们看,所有人类都离开了,现在荒原中心地带是我们兽人的天下,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寻找先祖遗迹了。”

    巴洛克所做的一切,除了给帕丁顿王国制造动‘乱’,顺便收拢兽人奴隶之外,其中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将林德和他的人都赶走,然后才好在不暴‘露’的情况下,寻找先祖遗迹。至于那些蜥蜴人……巴洛克的储物戒指里有的是金灿灿的金币来收买他们为自己出力。

    兽人还真不是善于动脑筋的种族,他们都搞糊涂了,想了半天才恍然发觉,原来巴洛克和林德公爵虚伪的应付了好几天,就是为了将所有人类都‘弄’走啊!还别说,这个举动的效果出奇的好,人类真的全都离开了。由不得兽人们不对巴洛克越发敬重钦佩……萨满的智慧真是高深莫测。

    这几天,在林德公爵的介绍下,巴洛克已经认识了白蜥蜴人的族长,只需要送给他一小袋金币,就获得了那个贪婪的老家伙的热情对待。巴洛克和熟悉周围一切的老蜥蜴族长‘交’谈几次,标示在地图上的,有可能是先祖遗迹的位置,最终确定了几个点。他用所有的货物获得了老蜥蜴族长的最大帮助,对周围的几个点外围仔细探索。

    这些禁地无疑危机四伏,里面往往栖息着强大的魔兽。巴洛克带着族人随便选择了一处禁地绿洲探索,就遭遇了堪称荒原霸主的八级魔兽蝎尾狮,如果不是危急关头胳膊上的希伯来小狼散发幻兽气息,震慑住那一窝三五只蝎尾狮,让巴洛克及时带着族人逃走,恐怕他们非要吃大亏不可。由此可以想象白蜥蜴人在别的禁地会有多么糟糕的遭遇了。

    四处禁地,有两处里面居住着和蝎尾狮同样强大的魔兽,进入的蜥蜴人死了十多人,其他的钻入沙底侥幸逃命。只有仅剩的那一处禁地,三十个白蜥蜴人进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不知是死是活。巴洛克带着巴罗坦他们全都来到这最后的一处禁地,巴洛克施展萨满之术,并释放魂力去触探周围,期冀感受到一些先祖遗留的图腾痕迹,但却诡异的没有丝毫回应,甚至禁地内部的元素之力,也比别处稀薄了许多。巴洛克下意识的意识到,如果猜测的没有错,这里应该有很大可能就是先祖的遗迹。

    这是一个数百亩大小的流沙湖,细细的黄沙覆盖,从外面看来非常平静,但只要扔进去一块稍微重一些的石头,立刻就会像掉入水中一样陷进去。荒原上或许只有蜥蜴人,能够在这种地方仿佛游水般的穿越。而白蜥蜴族人就是潜入了流沙中,然后再没出来,或许先祖遗迹就埋在流沙下。

    看不到流沙湖下的真切面貌,该怎么办?巴洛克也感觉头疼,安格雷试探着想靠近流沙,仅仅是在边缘踏入一步,立刻被流沙卷进去,如果不是巴罗坦迅速的抓住他的手,将他拉出来,恐怕这个家伙要不妙了,饶是如此也惊出了一声冷汗。

    巴洛克却咦的一声,死死盯住流沙湖。然后让巴罗坦他们找了一些石头,不停的向里面扔。扔了十几块石头,巴洛克长舒了一口气,他发现在表面平静的黄沙掩盖下,流沙湖底下的沙子却是在不停的流动着,就像一个漩涡,所有误入此地的动物,都会被卷进漩涡深处。巴洛克再一次做了个实验,他用足够长的绳子拴住一块石头扔在流沙湖外缘,看着石头陷入进去,然后手中的绳子嗖嗖的向流沙中深陷,绳子越来越短,巴洛克不得不继续接上另一根……足足松下去一百多尺,这个绳子终于像巴洛克推测的那样停止了下陷,而且开始绕着流沙湖转圈。

    族人们‘迷’‘惑’不已,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巴洛克却隐隐有了一个念头。沃尔德曾经说过,他看过的那个冒险者的手稿里记载,兽人的遗迹有许多石刻讲述兽人狩猎,祭祀,或游牧的故事,而此地却不见任何雕刻物,或许都陷入了流沙下。

    巴洛克立刻找到白蜥蜴老族长,从他口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这个流沙湖出现的时间很短,只有十多年,以前这里还是一处绿洲湖泊,岸边散布着一些巨大的石头,不知做什么用的。也就是说,是突然出现的变故,导致了先祖遗迹陷入了沙子中。

    遗迹就在下面,他们必须进去。巴洛克坐在流沙湖旁一动不动的沉思,族人们不去打扰他,也都围着流沙湖坐着,思考任何可能‘性’。天渐渐黑了,白蜥蜴人才不会在这种令人畏惧的地方过夜,纷纷离去,很快,就只剩兽人们自己和游‘荡’在外警戒的冰霜巨狼拉克。

    忽然,巴洛克跳起来,晃动储物戒指,将黝黑的图腾柱取出,矗立在流沙湖边。他让六个族人分散在流沙湖周围,叮嘱族人们观察一切异常情况,然后缓缓的释放萨满之力。拉克也回应巴洛克的召唤,趴在图腾柱下。

    诺尔曼萨满当年传授给巴洛克的咒文是最普通的萨满秘法,巴洛克从那一大堆的兽皮卷里学到了更加深奥的萨满之术,试着在图腾柱下‘吟’诵,伴随那晦涩古老的咒文,暌违已久的狼形光影再次从图腾柱上浮现。拉克嚯的站起来,浑身兽‘毛’炸起,盯着那光影,眼中透着热切的神‘色’,逐渐接近!它感觉到亲近和渴望……渴望融合那道光影。一种预感告诉它,如果实现……它的力量会暴增!

    巴洛克没有发现拉克的举动,他的所有‘精’力都被流沙湖的异常反应所吸引——————五道和图腾柱完全相同的气息从流沙地下隐约散出,和图腾柱相呼应。那狼形光影对着流沙湖无声的咆哮,仿佛在召唤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