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兽人与公爵的谈话
    抱歉,抱歉,昨天喝多了,今天也喝的不少,只有上午‘抽’空的时候码了一章,各位多海涵哈,另……感谢sterclear书友的打赏,羊年发大财啊…………!

    月牙绿洲是砂砾荒原最大的绿洲,被实力最强的白蜥蜴人占据。。: 。大约一千多的白蜥蜴人霸占着方圆数百亩的碧绿湖泊,和湖边成片的沙枣林和桫椤树林。这里吸引着黄羊,沙赖兔,众多的小沙蜥,‘肥’美的沙虫,烧烤后香脆的甲虫等小生物来补充水分,也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

    白蜥蜴人体格格外强壮,几乎和普通人类一般高,身上灰白‘色’的鳞甲即便普通的刀剑也很难刺透,他们的利爪非常锋利,又能够钻入沙中神出鬼没,所以霸占了此地许久,并未遇到能挑战他们霸主地位的存在。

    巴洛克和林德的会面没有什么‘波’澜。他们都属于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如果能够对自己的谋划有帮助,哪怕对方是卑贱的兽人,林德也毫不犹豫的答应和巴洛克见面。所以当托雷亚带着林德的诚意来到兽人驻扎的水源地发出邀请,巴洛克欣然的带着族人一同去往月牙绿洲。至于他的好兄弟噜噜萨……巴洛克安慰他,会向白蜥蜴人的族长求情,让他们回到自己原来的小绿洲。至于半路会不会突然忘记这件事,那就不是巴洛克所能保证的了。

    即便已经听过托雷亚的禀告,但当看到兽人们后,林德公爵还是为兽人的实力惊讶不已。不说那头即便是他也‘艳’羡不已的冰霜巨狼战宠,七个健壮的兽人扛着巨大的战斧,都已经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的斗气‘波’动,尤其是为首的那个年轻兽人巴洛克,早在帕德亚城的时候就听过他的强悍名声,而且还是一个兽人萨满祭祀,如此强大的实力,已经值得林德公爵稍微热情一些的接待他们。

    忽然,一直站在林德身后默不声的绍姆贝格将军,眯了眯眼压低声音在公爵耳边说道:“大人,这个兽人萨满绝对不简单,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直觉告诉我,如果他要袭击你,我甚至来不及保护。即便是我,要击败他也没有必胜把握。”

    林德立刻凝重起来,绍姆贝格可是一个强大的天空骑士,在世俗世界,除了那巅峰等级的圣级武士或者‘精’锐士兵的战阵,没有人敢说能让他自认不敌。眼前这个或许只有十*岁的兽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恐怕即便在北方冻原,这种强大的兽人也不多见。

    很快改变了态度,林德满脸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向巴洛克张开双臂:“哦,苍狼部落的巴洛克族长,伟大的兽人战士,也是一位可敬的萨满祭祀。请原谅老林德的怠慢,欢迎,欢迎……!”

    巴洛克亦是‘无比热情’的张开双臂,抱住矮胖的林德公爵:“亲爱的林德公爵,抱歉我冒昧的打扰,您是一个正直忠厚的长者,请接受我的敬意。”两人像多年未见的老友,彼此恭维,说着熟络的话。在他们身后,无论是兽人还是林德公爵的手下,都面‘色’怪异…………林德公爵毕竟是一个老滑的政客,这么做很正常。但一个年轻英俊,号称无畏不可屈的兽人萨满,居然也这么熟悉人类虚伪的一套,由不得他们不感觉诡异。

    或许,这就是巴洛克是萨满,是族长,而我们只能追随在他身边的原因吧!——————巴罗坦和安格雷几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这个意思!

    为最尊贵的客人,白蜥蜴族长特意在月牙绿洲为林德的商队划出一块区域,供他们停驻。其他兽人自然有其他人安排,林德将巴洛克请进了一个豪华的大帐篷,里面的陈设堪称完善,丝毫不逊于那些贵族城堡内的奢华。

    为尊贵的贵族,林德从来不会亏待自己。请巴洛克在昂贵的羊绒地毯上坐下,中间的篝火上烧烤的一只黄羊散发‘诱’人的光泽。林德用匕首割下一条‘肥’美的羊‘腿’放在巴洛克的餐盘里,然后将巴洛克面前的水晶杯倒满葡萄酒。唯一遗憾的是,这里实在找不到美貌的人类‘女’子,或者身材**,同样风韵非凡的‘女’兽人做‘侍’‘女’,而那些丑陋的母蜥蜴人实在是影响食‘欲’,只好林德自己动手。

    巴洛克端起酒杯向林德示意,然后一饮而尽,林德立刻‘露’出满意的笑容。巴洛克没有任何犹疑的喝光他倒的葡萄酒,这是

    表示坦然真诚和信任的意思,接下来他们要谈的事情,就可以少了许多试探和遮掩。

    绍姆贝格将军居然站在帐篷外,充当了守卫,这也令巴洛克感到满意。显然林德公爵也对他们的会面很郑重,两人忽然感觉,他们要达成的协议或者说是结盟,会简单容易许多。

    “巴洛克,哦……应该称你为巴洛克族长,我们坦诚面对吧!我的事情你应该都清楚,而你想必也对帕丁顿现在的王充满仇恨,你看,我们的敌人是一致的。那么说出你要见我的目的吧,如果能够对我有帮助,我都会认真考虑。而你的一切条件都可以提,我能够做到的,都会满足。”林德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觉得科雷克王是时候退位了,您成为帕丁顿的王,这符合我们苍狼部落的利益。而现在……据说奥德里亚帝国的一支军团,已经驻扎到了他们的附庸达林坦公国和帕丁顿的边境,态度不明,但威‘逼’的意图非常明显。”巴洛克坦然说道。这些都是沃尔德告诉他的,令巴洛克不禁有些得意……杀死阿尔文皇子,无疑给人类国家制造了大·麻烦,如果萨摩亚帝国和奥德里亚帝国能够拼个你死我活更好,至不济夹在其中的帕丁顿王国,完全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林德皱了皱眉头:“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我不认为科雷克那个残废会心甘情愿的退位。即便最‘精’锐的苏亚雷斯的军团被边境的危局牵制,驻扎在达林坦公国边境,轻易不能妄动。可我的实力受到了重大打击,此时也没有能力在王都发动一次兵变。”

    “亲爱的林德公爵,不妨换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我们来看看您的优势。”帕丁顿王室的这段历史几乎人尽皆知,巴洛克自然听别人说过,很自信的为林德分析道:“您是帕丁顿的大王子,拥有无可辩驳的第一继承权。即便老帕丁顿王明令宣布将王位传给科雷克,可是他的谕旨本身就与王国法律违背。只不过因为权势熏天的吉恩公爵支持科雷克,而且他们当年利用了您的冲动,给您制造要杀你的假象,从而‘逼’迫你发动叛‘乱’,最终不得不流亡他国,十多年无法回归。是的,他们或许赢了,但你有没有发现,王国还有无数正直的贵族和人民对您抱持同情。从后来科雷克国王贬斥了众多贵族就可以看出,帕丁顿还有很多人支持您。”

    “是的,你说的没错。这次我发动兵变,就有很多贵族对我表示了支持。如果不是德尔塔那个‘混’蛋的白痴举动,让魔法学院有了‘插’手王室内务的机会,恐怕此时我已经坐在了帕丁顿的王座上。”林德咬牙切齿的说道,同时疑‘惑’不已的看向巴洛克:“可是,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再提起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不知道这对我有什么帮助。”

    “您有一个无比堂皇的理由。”巴洛克说道:“科雷克正为奥德里亚的事焦头烂额,此时是您的千载良机。您不能总是躲在背后去发动兵变,那样只会让人民感觉是你在叛‘乱’。你是时候站出来正大光明的宣布夺回本应该属于您的王位和一切,同时去联络那些受到科雷克打压‘逼’迫的贵族们,让他们公开支持您,制造巨大的舆论声势。即便科雷克疯狂到调集‘精’锐军团来围剿你,那时候你也可以和奥德里亚帝国联络,只要帝国发表声明支持你,我想帕丁顿的子民即便为了避免帝国的入侵,也会知道该做什么选择了。”

    林德公爵沉默了,他很心动,但也非常清楚的意识到,要让奥德里亚帝国皇帝放弃对自己的恼恨,转而支持自己。那么自己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打动他……帕丁顿百年来一直在萨摩亚和奥德里亚帝国之间保持相对独立的中立态势,无疑这种局面要打破了,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全面倒向奥德里亚帝国的话,究竟会给帕丁顿带来什么……万一感觉受到了羞辱的萨摩亚帝国疯狂入侵的话,帕丁顿举国皆兵也阻止不了毁灭的命运。

    眼前这个兽人头脑清晰,条理分明,和他的族人简直天壤之别。林德下意识的说出自己的担忧,向巴洛克询问应对的办法。

    巴洛克暗哂,这个矮胖的老家伙还真是既想得到权势王位,却又不想有所付出,天底下哪儿有这种好事?就看林德究竟对王位有多大的渴望了,如果这种渴望大过一切,那么任何卖国的举动都不是问题,只需要给他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当遮羞布便可。

    “林德公爵,墙头草是最受人恼恨的。从阿尔文皇子死在帕丁顿那一天起,你们中立的态势已经再也无法保持了。要么倒向奥德里亚,要么臣服萨摩亚,此时的帕丁顿没有任何选择余地。千万不要等到科雷克王意识到自己的困窘局面,在您之前做出了选择,那个时候你就永远没有夺回王位的机会了!但你要记住……你做这一切是为了帕丁顿王国的延续,仅此一个目的……!”

    林德身体一震,脸‘色’异样的涌起一股‘潮’红,眼神透出一股疯狂。

    巴洛克笑了,他知道……帕丁顿的大‘乱’已经无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