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进入荒原深处
    抱歉,刚开始发错了

    沃尔德喜出望外,他知道自己不但死不了,还会有不小的收获。。 眼前这个兽人的新族长虽然年轻,却非常沉稳,拥有其他兽人远远无法比拟的高贵修养……他没用错词,就是高贵。

    此时已经是三天后,他们正行走在深入砂砾荒原的路上,三十头驼兽和所有的货物完好无损,仅剩的四个佣工身边,是六个强悍的兽人,他们肩上扛着的巨大战斧,散发黑‘色’的光泽,此时却分外令人安心。因为巴洛克对他做出承诺,只要帮助找到兽人先祖遗迹,他不但会让沃尔德顺利和蜥蜴人做完‘交’易,而且还会保护他的安全,并负责将他们送出砂砾荒原。

    一路上,沃尔德不但对巴洛克恭维有加,而且和巴洛克闲聊的极为热络,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兽人族长!

    巴洛克族长熟识大陆通用语,甚至对魔法师和教廷人士才会使用的圣语如奥文,也有些简单的研究。他乐观自信,谈吐优雅,拥有比那些大贵族不遑多让的渊博知识。他‘精’通数学,能够在心中瞬间计算最复杂的账目,而那些账目即便对沃尔德这样的老商人来说,都需要耗费半天功夫才能理清。

    巴洛克族长‘精’于绘图,仅仅看了沃尔德手中极为疏漏的一张砂砾荒原周边疆域图,又询问了一些细节问题,然后他自己就在一张兽皮纸上画出了完整的地图,清晰‘精’细,甚至那些小山脉或绿洲画的分外形象,而且位置也标示的准确数倍。这种能力即便那些皇家御用的画师,也恐怕做不到。

    巴洛克用一种近乎残酷的方式训练他的族人,六个年轻人不但要扛着百多斤的战斧,而且身上还各自背着一袋同样百多斤重的盐巴。巴洛克坐在驼兽的背上,驱赶着这六个人在前面一路小跑,如果谁稍有停顿,就会被惩罚不准吃晚饭。兽人即便身强力壮,可是背着两百多斤重的东西,顶着烈日行走三个小时,也要吃不消!

    巴洛克完全无视族人浑身被汗水湿透,步伐蹒跚的身体。他甚至在驼兽背上唱起了歌!

    他的歌充满了完全与众不同的韵味,沃尔德从来没有听过这种音调的歌,但却好听极了,至少所有的人完全被这歌声吸引……!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人们经过了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流‘浪’在草原……陪她去放羊………………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

    我愿意她拿着细细地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巴洛克的声音悠扬悦耳,低沉而极富磁‘性’,唱了数遍,兽人们也都跟随他的旋律哼唱起来,甚至感觉背上的战斧和盐袋也不是那么沉重如山了!几个人类也跟着唱,年轻些的几个雇工已经熟记在心,准备在回家后唱给自己的心上人听,肯定会博得爱人的欢心!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兽人…………沃尔德心中做出了结论,他第一次对一个兽人钦佩起来。

    一路上并非一帆风顺,荒原恶劣的不仅仅是气候,还有那遍处都有可能冒出的危机。三天来,兽人们已经砍死了好几条五六米长的沙蛇。那匹巴洛克族长的战宠巨狼,在周围游‘荡’的时候,甚至杀死了一条魔兽沙罗蟒,拖着十多米长的粗大蛇躯回来,着实令人吃惊不小!

    有惊无险的走了几天,因为都是第一次深入砂砾荒原,他们‘迷’了好几次路,所幸凭借地图还有拉克的狼鼻子的帮助,他们并未偏离方向,当驼兽纷纷发出欢快的低吼,加快了速度前行的时候,在远方终于出现了一片绿‘色’。

    这是一路来遇到的第一个绿洲,只有十几棵低矮的荒原桫椤树,和一丛丛褐‘色’的荆棘,在中间位置,几颗沙枣树旁,有一个小水洼。

    对冰霜巨狼来说,干旱干燥的天气简直要命,拉克一路来总是在干渴中度过,见到了这个水质清冽,甘甜无比的水洼,长长的嗷叫着就冲了过去,一头扎进水里!巴洛克忙喝道:“拉克,小心点!”

    他的话还未说出,拉克已经在水里了。身上的兽‘毛’浸在水里,尽情的翻腾打滚,不断补充缺失的水分。看来水洼旁并没有什么危险,人类佣工们就要赶着驼兽也过去喝水,忽然,巴洛克锐利的目光看到水洼旁的柔软沙地里,陡然翻腾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底下潜伏。

    “拉克,快回来!”陌生的地方一切都需要警惕对待,巴洛克急忙召唤拉克。冰霜巨狼刚从水里站起身,有些不情愿的走到岸边,那柔软沙地里突然窜出一个黄褐‘色’的身影,贴着沙地急速的袭向拉克!兽类的直觉反应迅捷无比,拉克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迅速趴伏,同时‘激’发魔法冰刃,身周出现几片冰环撞向那个黄褐‘色’身影。

    令人震惊的是,那黄褐‘色’身影撞到坚固锋利的冰刃上后,并未被割成碎片,而仅仅被撞击出去,倒跌在沙地上。随即爬起来发出‘嘶嘶’的声音继续扑向水中的拉克,而这次从不同的方向沙地里,又跳出来五六道身影。拉克的冰刃魔法爆发,咧着嘴‘露’出森寒的利齿,愤怒的咆哮,似乎被‘激’怒了。

    黄褐‘色’身影纷纷撞击回去,但总有疏漏,一个身影成功靠近了拉克身旁,它的利爪狠狠抓向拉克身上。魔兽冰霜巨狼的身上自然而然的覆盖一层坚固冰霜,那利爪只是抓掉了一些碎冰,并未伤到拉克,但也令它吓了一跳!

    巴洛克已经看清了那些身影是什么生物……身高只有四五尺,拥有一颗酷似蛇类的头颅,身后一条几乎占了身体一半长的粗大尾巴,如人类般直立行走,上肢双手有弯曲尖利的黑‘色’爪子,浑身覆盖着坚固的黄褐‘色’铠甲,眼瞳细小突出,而且在脑袋的两侧,这就是蜥蜴人!

    “拉克,回来,不要伤害这些蜥蜴人!”巴洛克看到拉克有要彻底爆发的征兆,忙唤住它。这个家伙一旦发威,可别将眼前的七八个蜥蜴人都冻成冰坨!

    有些悻悻然,但还是很听巴洛克的话,拉克跳出水洼,甩动尾巴跑到兽人身旁。那些蜥蜴人也不再攻击,只是聚在一起,充满敌意的看着闯入此地的外来人!

    “我们没有恶意,蜥蜴人。”巴洛克将‘交’涉的任务‘交’给了沃尔德,这是商人的专长。沃尔德对那些怒气冲冲的蜥蜴人‘露’出笑容,试探的说道。

    在人类看来,蜥蜴人是比兽人还要低劣卑下的种族,沃尔德也不知这些蜥蜴人土著能不能听得懂大陆通用语。好在他的担忧是多余的,一个身躯格外高大一些,似乎是头领的蜥蜴人带着怒气的说话,声音总是带着‘嘶嘶’的声响:“外来的生物,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水源,难道你们是月牙绿洲的白蜥族派来追杀我们的吗?你们已经夺走了我们的家,为什么还要杀掉我们最好的族人?”

    “请不要误会,我们只是从砂砾荒原外面来到此地的商人,是来和蜥蜴人做‘交’易的,我们不会涉入你们部落之间的任何事务。而且我们也并不是要故意破坏你们的水源,我们的同伴只是因为多日没有见到水,有些鲁莽的兴奋,我们向你道歉!”沃尔德急忙解释,商人最害怕牵扯到种族厮杀的事情了,因为除非是喜欢投机的‘奸’商,否则遇到这种事情,往往预示着有巨大的危险伴随。

    看了看沃尔德身后三十头高大的沙漠驼兽,和驼兽背上的货物,还有那几个高大健壮的兽人。蜥蜴人们眼中‘露’出热切的目光……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惜,那些凶悍的兽人和他们手中巨大锋利的战斧并不是摆设,蜥蜴人不是白痴,很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稍微放下了敌意,为首的蜥蜴人依然警惕的问:“你们带着什么货物?要和我们蜥蜴人‘交’换什么?或许我会有一些你想要的。”

    “盐巴,麦酒,铁锅,布匹……,还有金币。我们只要蓝晶金……哦不,是沙底黑石。”都是蜥蜴人,和谁‘交’易都一样,只要能够换到蓝晶金。沃尔德一一说出驼兽背上都有什么货物,听得那些蜥蜴人双眼几乎冒出了火。他们非常的原始,对这些外面的东西都无比的渴望和急需。尤其令人感觉可笑的是,蜥蜴人居然和巨龙一样,对亮晶晶的金币拥有无法言喻的狂热喜爱,甚至超过了更加实用的铁锅和盐巴。

    巴洛克知道所谓沙底黑石,就是蓝晶金的原矿。是蜥蜴人从沙漠的流沙层深处挖出来的,原矿黑黝黝根本不起眼,否则对亮晶晶金属狂热无比的蜥蜴人也不会和人类‘交’换,早就自己收藏了。

    “你们也要沙底黑石?”蜥蜴人头领带着一丝愤恨的问道:“为什么你们这些外面的人类,都想要这种一无是处的黑东西。如果不是你们近乎贪婪的需要,我们栖居的绿洲也不会被白蜥部落攻占。”

    还有另外一拨人也在和蜥蜴人做‘交’易?巴洛克思忖:寻找先祖遗迹的事情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如果可能,最好先暗中探查一下。

    “我们需要沙底黑石,但会公平的和蜥蜴人‘交’换,而不会挑拨蜥蜴人部落自相残杀。”巴洛克走过来,对那个黄蜥蜴人头领说道:“你对那些挑拨白蜥部落攻击你们的人了解多少?或许我们会给你们一下帮助。”

    黄蜥蜴人头领没有犹豫的说道:“那个叫林德的人类和他的另外一个同伴绍姆贝格,率领一群人类带着比你们更多的驼兽和货物,在荒原内部四处换取沙底黑石。几乎所有的蜥蜴人部落都被他挑动,到处搜罗沙底黑石。这些黑石头本来就很稀少,差不多都被他搜罗去了,然后那些大的部落就开始掳夺我们这些小部落,侵占我们的栖居地,在我们的沙地上肆意挖掘寻找黑石。”

    咦,是林德和绍姆贝格?巴洛克惊讶不已,在德尔塔城外庄园偷马的时候,巴洛克俘虏的德尔塔侯爵的管家布尔曼,曾经为了活命不但告诉了巴洛克,德尔塔对席琳的‘阴’谋,甚至将林德公爵将要发动的叛‘乱’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巴洛克。所以巴洛克当即就暗想:林德公爵和他的忠心手下绍姆贝格居然出现在砂砾荒原深处,那么看来他们的叛‘乱’是失败了!可是他们搜罗蓝晶金又是为了什么?

    巴洛克忽然感觉,这里面似乎有一些很有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