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破阵的办法
    来的迅疾,去的也快!漫天的沙暴终于停息,除了还有细细的黄沙从天空偶尔飘落,透过昏黄,已经能够隐隐看到蓝‘色’的天空。,: 。

    这里的地形完全变了样,平地陡然高出了数尺,到处散落着密密麻麻的碎石砂砾。那些细密的黄沙会在日复一日的风中被吹走,只留下较大的石头在地上,慢慢形成一圈砂砾地,或许砂砾荒原名称的由来就是如此吧?

    吃饱喝足的兽人,甚至还有时间打了个盹,此时一个个伸着懒腰纷纷走出‘洞’窟!巴洛克看了看商队那个方向,三十头驼兽完好的站了起来,甩了甩身上的‘毛’,抖落黄沙,似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果然皮糙‘肉’厚。在驼兽旁边,正有人从掩盖了半个身子的黄沙中爬出,一边咳嗽吐出嘴里的沙土,一边四处寻找同伴。当巴洛克派出几个族人围过去的时候,沃尔德和四个佣工也都爬了出来。很幸运,他们虽然遭了罪,到底躲过了噩运!面对突然出现的兽人,沃尔德非常顺从的没有反抗,任凭双手被兽人捆绑…………为一个商人,他的为是理智的,明知不敌若是还要反抗或逃跑,那只会死的更快。如果顺从,或许还有一些生还的机会!

    商队只是一个小‘插’曲,几个族人就能够将他们带回暂时聚居地。巴洛克率领剩下的族人,开始沿着佣兵退走的方向追击而去。冰霜巨狼拉克早在之前就被巴洛克放了出去,去寻找那些人的踪迹。茫茫荒原,人类根本逃不过狼的鼻子!……………………

    萨瓦和胡达的狠捩决断保住了大部分佣兵的‘性’命。那些佣工的尸体被他们堆积在一起,挡住沙暴袭来的方向,然后头顶上就将所有的盾牌拼连起来,佣兵们躲避其下。最开始的时候,确实非常有效的抵挡了风沙碎砾。但随着沙暴的逐渐增强,空中狠狠下砸的石头越来越大。盾牌或许能够抵挡得住脑袋大石头的轰击,但佣兵们的体力却坚持不了多久。仅仅一个小时以后,已经倒换了数次胳膊的佣兵再也举不动几十斤重的盾牌。仅仅某个佣兵手中的盾牌跌落,立刻从空隙吹进一块碎石,他身后的那个佣兵无从躲避,整个脸庞被砸烂。伴随一声惨叫,那个佣兵手中的盾牌也跌落,这就引起了连锁反应,盾阵被‘乱’石砸开了!

    三个斗气武士暗骂一句,还是不得不‘激’发斗气暂时为所有人挡住空中的‘乱’石,然后让佣兵趁着间隙重新组成盾阵。他们就这样在风暴中坚持,曾经有好几次危机,都是被三人‘激’发斗气格挡。过去了数个小时,在他们的斗气已经所剩无几之时,沙暴终于停息。所有幸存下来的佣兵都瘫倒在地上,即便身旁有几具被砸烂的同伴尸体,也顾不得恶心了!

    虽然不知道兽人会怎么躲避沙暴,但萨瓦几个知道他们这些土著肯定不会有太大损失,或许此时正追击而来,没有时间好‘浪’费了!大声的催促佣兵们起来,拿上武器立刻离开。

    死了七八个人,萨瓦三个带着幸存的三十五个佣兵,继续仓皇的逃跑。却不知后面不远处,一条土狗悠哉悠哉的跟着,偶尔会撒一泡‘尿’在地上,然后继续屁颠屁颠的追踪!……………………

    安格雷发誓,以后再也不多嘴了!在追击沙蝎佣兵团的路上,巴洛克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所有人一句:“谁的鼻子最灵?”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巴洛克这话什么意思,只有安格雷笑嘻嘻的答道:“当然是我的,昨天巴罗坦偷偷将一块烤沙蝎‘肉’藏到怀里,被我闻到了,不信你们可以翻翻巴罗坦的肚子看看!”他根本不是闻出的,而是偶然间偷偷看到的。

    巴罗坦立刻脸‘色’涨红,狠狠瞪了安格雷一眼,最后还是讪讪的掏出那块喷香的沙蝎‘肉’,搔搔头:“嘿嘿,最近总是比较饿!”他自从开始修炼兽战气,要消耗大量的体力,自然需要吃更多的食物。

    族人们只是善意的笑笑,没有说什么。现在已经不是以前,总是为了食物而奔‘波’。有巴洛克这样实力强大的族长,即便以前见了就要躲避的沙蝎群,也能够轻易的杀光,还会担忧没有食物么?

    但接下来巴洛克的一句话,就让所有族人抱着肚子大笑不已!

    “哦,既然你的鼻子那么灵,那你就负责寻找拉克给我们留下的踪迹吧,哦,拉克通常喜欢撒‘尿’!”巴洛克看了看天,随口说道!

    “哈……哈……哈哈……!”族人们先是一愣,随即狂笑起来,笑的眼泪都下来了!安格雷苦着脸,可怜的看着巴洛克:“巴洛克,不是真的吧?”

    “谁说的?我说的是认真的,拉克真的撒‘尿’给我们留下踪迹,否则我们怎么追上那些佣兵?”巴洛克忍着笑,一本正经的看着安格雷:“快点,如果让那些佣兵逃走,就是你的罪过了!”

    可怜的家伙,只好一路嗅着鼻子寻找拉克的‘尿’‘骚’,一路忍受族人的嬉笑。好在兽人的鼻子确实非常灵敏,安格雷还真的闻着拉克的‘尿’味,准确的找到了佣兵逃走的方向,倒是令巴洛克惊讶不已!因为他只是开玩笑,以他和拉克之间的关系,在一定范围内,都能够很准确的寻找到彼此的位置。

    被沙暴折腾的‘精’疲力竭,佣兵们在蹒跚着走出十多哩路后,终于被兽人衔尾追来!那条神秘可怕的魔兽突然‘露’出身影,变成一头白‘色’的巨狼,挡住了去路,呲着牙,眼神满是戏谑!

    “我们逃不了了,只能死战到底!别想着投降会被兽人饶恕……!”萨瓦对面‘露’绝望恐惧表情的佣兵们大吼:“别忘了我们毁灭了他们的部落,屠杀了他们的族人,难道你还认为这些兽人会饶恕我们吗?我们没有任何退路,只有死拼到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刀头‘舔’血的日子,养成了佣兵亡命的‘性’格,既然知道无路可退,骨子里的血‘性’也被‘激’发。在萨瓦的指挥下,所有人都迅速排好战阵,准备迎接兽人的攻击!萨瓦对胡达和米撒严肃的说道:“不要有任何保留实力的想法,咱们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逃生。否则即便你们趁我挡住兽人的时候逃窜,难道还能快的过那条魔兽吗?”

    刚才胡达还真有这种想法,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堵住退路的巨狼,不得不承认萨瓦的话是正确的。“好吧,咱们死战吧!”胡达咬牙说道!

    面对佣兵的如临大敌,和那还算齐整的战阵。巴洛克再次问族人们:“这次还有没有人想要攻击一下试试?”

    安格雷,穆鲁和扎因祖都有伤在身,就算想去,也是有心无力。巴罗坦虽然没受伤,他胆小的‘性’格使得他唯唯诺诺,没有开口回应。至于其他人,更是被人类的战阵所震慑,一时间居然有些冷场。

    巴洛克好气又好笑————族人们刚刚升起的一点自信心,难道都被打击没了?看来要提振兽人的荣耀感,任重道远啊!

    “其实要破人类的战阵,也并不是太难的一件事。当然,那些‘精’锐人类军团的战阵或许我们暂时无法匹敌,但眼前这个佣兵杂种们组成的简陋战阵,其实随便来三个族人,就能轻易破解。”

    族人们满脸的不信,在他们看来,或许巴洛克自己一个人就能够摧毁佣兵战阵,但其他的兽人根本别想拿那个乌龟壳有什么办法!

    “出来三个人,跟我走,其他人跟在身后。”巴洛克大喝一声,吓得族人一哆嗦,巴罗坦立刻跳了出来,然后也有两个最快走出的族人被挑中。

    巴洛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只投矛递给巴罗坦,然后在投矛尾端拴上一根绳索,将绳索递给其他两人。回头对巴罗坦命令:“用力投出去,随便瞄准一面盾牌。”

    巴罗坦毫不犹豫的单手托着全金属投矛,狠狠的对准佣兵的盾阵中间一面盾牌投过去。这些盾牌只是仿制的军队战盾,根本不可能像军队那样打造全金属的。而是外面包着一层钢甲,里面是硬木。虽然也是足够坚硬,能够抵挡兽人战斧的疯狂攻击,但巴罗坦的投矛还是深深的扎入盾牌中,透出数寸矛尖,吓得后面举着盾牌的佣兵一身冷汗。

    “别犯傻,给我使劲拉!”巴洛克对那两个拿着绳索的族人叫道。

    两个族人慌忙用力一拽,那面被投矛‘射’中的盾牌就这么从佣兵的手中脱手而出,跌落在地上!迎接他的,是巴洛克随手扔过来的另一只投矛。‘噗’的一声,空‘门’大‘露’的那个佣兵被投矛扎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惨死!从巴罗坦投出投矛,到巴洛克‘射’死佣兵,总共仅仅过去三五秒的时间,快的让佣兵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这么简单,接下来知道怎么做了吧?”巴洛克从储物戒指里扔出一大堆的投矛,拍拍手,对目瞪口呆的族人们笑道!

    可惜佣兵们不给兽人这个练手的机会,萨瓦和胡达对视一眼,忽然齐齐大吼:“别等死了,杀过去啊……!”他们催动着战阵,向兽人扑了过去!

    迅速移动的盾阵那就是活动靶子,三个斗气武士也无法面面俱到的挡住疏漏,根本挡不住兽人的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