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人类战阵的可怕
    对于人类的战阵,巴洛克早先就听马西莫提及过,当时抱持的想法和族人们一样,一群普通的士兵即便组成战阵,又能有多少战力提升呢?他并不认为有多大威胁。

    后来在一卷兽皮卷上看到了关于人类战阵的记载,那位记录的先辈萨满祭祀,用无比凝重的口‘吻’告诫,任何敢轻视这种普通人类士兵组成战阵的人,都会付出惨痛代价!

    巴洛克后来曾经装无意的询问过老兽人扎卡里,还有席琳。但这种军中的机密即便是他们两人的身份也都无从得知,这就让一向谨慎的巴洛克慎重起来。他在多伦城暗中监视沙蝎佣兵团的时候,最有价值的情报就是偶然间听到胡达和萨瓦‘交’谈,提及的战阵这个词,今天果然,佣兵们摆出了阵型!

    不过很显然族人们并不认为四十几个人类佣兵聚拢在一起,团缩成一圈仿佛乌龟的所谓战阵能够有多厉害。最勇猛的四个兽人挥舞战斧,狂吼着扑向佣兵的第一层盾牌防御。

    结果令后面即将扑上来的族人大吃一惊!并未出现人类的盾牌被劈碎,士兵溃散的场面。十几个佣兵的盾牌互相堆叠垒砌在一起,产生了一种非常奇妙的能力,居然将四柄巨大黑铁战斧的疯狂冲击力给抵消掉。虽然盾阵也稍微后退了一些,但力量没能尽情爆发出的四个兽人反而更加的难受。他们准备‘抽’回战斧再次砍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人类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萨瓦的阔剑灌注了斗气,瞬间暴增一倍,挥舞一圈,那巨大锋利的冲击力直接格挡住四把战斧。只争取了非常短暂的瞬间,四根粗大的长矛已经狠狠的从盾阵内刺出。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或许只有数秒,以至于后面的族人还没有冲上来,就看到安格雷,穆鲁,还有扎因祖被长矛刺穿了身体,然后那矛尖瞬间‘抽’回,就要再次刺出彻底结束这三个兽人‘性’命的时候,有些怯懦的巴罗坦爆发了。

    巴洛克发现了巴罗坦拥有修炼兽战气(人类称之为斗气)的能力,便将马西莫教给自己的斗气修炼技传授给他。一直以来巴洛克忙碌着其他事情,都遗忘了这一点。对巴洛克几乎言听计从的巴罗坦可没有丝毫忘记,不放过任何机会修炼,但总是没有多少进展。没想到今天最危急的时刻,眼看安格雷他们就要惨死,他的怒火瞬间引燃,仿佛丧失了理智般暴怒大吼,身体内潜伏的那股力量汹涌的流窜到全身,令他健硕的身躯爆发出一层淡红‘色’的光晕,随手砍断刺向自己的长矛,然后将战斧扔了出去,噼啪几声脆响,坚固的硬木长矛被战斧砸碎。

    人类的战阵并不因为巴罗坦的突然爆发而‘骚’动,他们此刻显得冷静而无情,就像机器。萨瓦团长眯着眼发出指令,战阵整体推进前移。巴罗坦带着几个族人,刚刚来得及将昏死过去的安格雷几个救走。剩下其他的兽人并不甘心就这么退走。其中一个族人大吼:“我们一起上,不信劈不开人类杂种的乌龟壳!”所有族人一窝蜂的跟着冲了过去!

    一直在不远处冷眼旁观的巴洛克摇摇头,这就是意气用事了,失去理智的兽人根本不会是结成战阵的佣兵的对手。对着躲在一旁的拉克挥挥手,懒洋洋的土狗这才从沙子里钻出来,摇摇摆摆走向厮杀的双方!

    人类的战阵固然厉害,但巴洛克也看出来了,萨瓦团长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虽然防御和反击的时候非常犀利,但转折之间充满了破绽,如果是巴洛克率领族人攻击,他有的是办法让战阵防御出现漏‘洞’,然后撕破缺口将他们杀死。族人们吃亏就吃亏在第一次遭遇战阵,而且极度轻敌,这才造成惨重后果。

    好在一切都在巴洛克的掌握之中,虽然很多人受伤,而且随着族人疯狂扑过去,这些受伤者还在增加,倒是还没出现战死的人!

    人类的战阵已经被巴洛克提升到了最需要戒备的层次,今天萨瓦的佣兵战阵如果是由身经百战的‘精’锐人类士兵组成,如果摆出的是完整版的奥多伊尔战阵,巴洛克相信自己的族人怕是一个都逃不掉,都会尽数死在这里!那位先祖的兽皮卷里记载过,兽人多次和人类的大战,除了在数万人的大军团战时,会被人类的巨型军阵击溃外,超过一多半的死伤,都是由这种不超过一百人的小型战阵造成!

    巴洛克心中明白,终有一天自己会和人类的军团遭遇,如果不想落败亏输,现在开始就要想好应对之策了!

    佣兵的乌龟壳坚固依旧,任凭兽人的战斧砍劈,也没有动摇分毫。哪怕被砍碎了一块盾牌,身后立刻就会有人顶上来堵住缺口。顶住了兽人最疯狂的攻击,萨瓦团长准备反击了,他们有三个斗气武士,而且手中的阔剑都是掺杂了秘银,能够引导斗气的武器。三道散发光芒的斗气剑影从盾阵内挥砍而出,冲锋最勇猛的几个兽人战士立刻倒跌回去,他们手中的战斧斧柄居然被砍断,身上留下一条巨大的豁口,甚至于能看到肚腹的内脏。

    巴洛克一阵风窜到战阵前,挡住了那三道斗气,冰刃术‘激’发,旋转的冰刃切割着盾阵,发出刺耳的声音,头也不回的命令族人带着伤者退走!

    此时兽人们早就没了最开始时候的意气风发,甚至有些灰心丧气,抱着受伤的族人,乖乖的退回远处的‘乱’石区。巴洛克游刃有余的格挡三个斗气武士的攻击,冷冷的盯着他们。所有被他看到的人类,都感觉浑身不自在!

    “兽人,为什么要攻击我们,难道你们不怕帕丁顿王国的大军来毁灭你的部落吗?”萨瓦看出了眼前这个年轻兽人不好惹,甚至隐隐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他有些后悔接下这次护卫任务了。

    “萨瓦,还有胡达,或许你们并不认识我,但是亲爱的米撒大人,难道你就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巴洛克好整以暇的围着乌龟壳似的战阵走动,手中握住的一把华丽长剑不停的有斗气光晕在闪耀…………不得不说,阿尔文皇子的储物戒指里还真都是好东西,就像这把装饰多过于实用的长剑,居然同时掺杂了秘银和‘精’金。能够轻易的引导巴洛克的兽战气进入,催发出的剑气威力惊人。此时如果巴洛克发起攻击,虽然不一定一击破掉战阵,但要杀死其中一个佣兵,还是能够做到的。

    胡达和萨瓦面‘露’疑‘惑’,纷纷看向米撒。米撒同样满头雾水,对在黑鸦镇仅见过一面的巴洛克,也没有多少印象。直到巴洛克提醒了一句,他才怵然大悟,随即浑身冰寒起来!

    “亲爱的米撒大人,您还记得巴塔么,当日我跟随巴塔大叔第一次踏入人类的城镇,在黑鸦镇的街上遇到过您。巴洛克,向您问候!”

    米撒什么都清楚了,他浑身颤抖,万万没想到昔日的兽人居然变得如此强大!虽然在痛悔当日偷袭兽人部落的时候,居然留下了这些后患,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最紧要的,还是逃命,至于沃尔德的商队,让他们见鬼去吧!

    仅仅听了米撒急促的几句解释,胡达和萨瓦同样脸‘色’难看至极。什么金币或财富,都没有保住‘性’命要紧。几乎是立刻达成共识,萨瓦发出号令,佣兵们开始后撤。

    “哦,这就要走吗?”巴洛克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这可不是做客之道,让别人知道的话,他们会骂我们兽人没有礼貌的。”一声呼哨,躲在暗处的土狗拉克陡然从沙子里钻出,那乌龟壳般的战阵因为仓促后退的缘故,‘露’出一道破绽,被拉克趁机窜过。然后那个举着盾牌的佣兵扔掉了盾牌,捂着喉管消失半截的脖子,‘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好吧,既然你们要告辞,我也不勉强……至少今天不勉强了!再见吧,明天咱们继续,直到你们所有人都留下做客为止……!”巴洛克抱着跑过来炫耀的土狗拉克,转身离去,似乎根本不担心佣兵们逃跑。

    ………………分割线………………

    安格雷和穆鲁被长矛刺穿了左肩,如果不是他们躲避及时,恐怕被刺穿的就会是心脏了。扎因祖还在昏‘迷’,这个家伙足够疯狂,即便肋下‘插’着一根长矛也想要冲过去杀敌,虽然砍碎了一面盾牌,自己却也重伤昏‘迷’了过去。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四十个族人,一多半带伤。此时一个个垂头丧气,一言不发,气氛凝重的可怕!

    巴洛克沉默着,用萨满巫医的秘法医治受伤的族人。除了扎因祖三个受伤比较重,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外,其他的族人只是皮‘肉’伤,过几天就会恢复。

    “现在还认为人类的普通佣兵可以任人宰割吗?”巴洛克环视所有人,问道。

    没有人回答,巴洛克自顾说道:“我们兽人身强体壮,单指力量,比之人类强悍的多。但是为什么无数年来,传说中昔日曾经强大的兽人,会沦落到如今要为了生存挣扎的境地?“

    “当然,这里面有很多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除了这具身体外,其他的确实比之人类差了太多。只说今天的那场战斗……如果你们在开战前哪怕稍微观察一下敌人的动静,而不是像疯子一样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结局也不会这样惨重。我们兽人没有像样的战斗方式,这不要紧,但最欠缺的还是纪律,铁一样的纪律!”

    “巴洛克,我们应该怎么做?”巴罗坦代替所有族人问道,他虽然没有受伤,回想刚才的战斗,同样感觉后怕,如果不是及时后撤,自己万万挡不住萨瓦他们三个斗气武士的攻击!

    “收起你们的散漫,如果要强大,如果要重建我们的部落,甚至让部落强盛崛起,你们必须听我的指挥。我将会用严苛甚至残酷的方式训练你们,甚至会让你们生不如死,但是你们最终却能够品尝到胜利的滋味……。”巴洛克不忘任何时刻的向族人洗脑,灌输忠诚自己,服从自己的思想。虽然有其自‘私’心里祟,但不可否认,如果能够将兽人训练成遵守铁一样纪律的战士,他们的战斗力提升将会是恐怖的!

    “巴洛克,我们都听你的,你早就知道……我的这条命‘交’给你了……!”不愧是巴洛克的好兄弟,好跟班。巴罗坦第一个跳起来‘激’动的大吼,族人们纷纷跟着附和,情绪‘激’动。

    巴洛克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这些头脑简单的族人们,用这种方式获得他们的忠心,是不是有些卑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