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自由,自由
    听到老希伯来顿狼遗留的光团内,发出声音。巴洛克如果不是身体无法动弹,几乎要跳起来破口大骂。…………这家子希伯来顿狼实在是太可恶了,不但三个尚未孵化的幻兽卵依附在身上,一直都没有动静,就是那能够自由活动的银‘色’小狼,也整天附着在胳膊上化成纹身睡懒觉。现在可好,没想到老希伯来顿狼留下的光团里居然藏着一个灵魂!他们想干什么,难道真的将自己的身体当做旅馆了吗?

    巴洛克心中的想法没有瞒得过那光团。只听一个老人的声音依然舒畅的笑着,却对巴洛克解释:“不要害怕,孩子,我确实已经死了,这只是我留下的一些灵魂片段。随着你逐渐得到光团里我给你的讯息,这些灵魂片段就会逐渐消散,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困扰。甚至就像现在,我还可以帮到你的大忙。”

    “怎么帮,难道修复我的身体?呵呵,也是,我这间旅馆已经破烂不堪,你们这些客人当然要好好修补一下”。巴洛克没好气的答道。

    不料那声音却说:“当然,你的身体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却并不是不可修复。孩子,不要妄自菲薄,姑且不去考虑你魂海内那令人敬畏的一丝神秘力量,即便是为兽……那个……咳……图腾之灵所宠爱的霜狼氏族的血脉,你的身体也绝对不那么简单。好啦,以后你会知道,现在先让我的孩子们大吃一顿,顺便给你修复身体。”

    老顿狼的光团再次用出这一招,令想要知道更多秘辛的巴洛克气的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巴洛克发现自己的手臂不受控制的抓着蓝‘色’晶体送到嘴边,张开口,咕嘟一声,将那颗拇指大小的晶石咽了下去!

    这么大的一块坚硬石头落到肚子里,可别有副用。就在巴洛克想要抗议的时候,体内用来运转斗气的经脉内,突然出现一股力量包裹住那颗晶石。隐约在‘精’神的意识中出现一幅画面……那力量就仿佛要将晶石撕扯成几块,晶石内的蓝‘色’巨鹰发起反击,扇动巨大的翅膀,周围涌起滔天的巨‘浪’,化利刃般的水龙卷旋转,似乎要撕裂一切。同时从它的嘴中,不停的吐出一道道蓝‘色’的闪电,劈在光团所化的一团烟雾上。

    那白‘色’雾气老神在在,底气十足,兀自裹住晶石,不停的撕扯。在巴洛克骇然的‘注视’下,那晶体真的出现裂痕,一股‘波’动散发出来!

    身外的银‘色’小狼陡然抬起头,仿佛嗅了嗅鼻子,立刻欢快的跳上巴洛克的胳膊,如同水银般扭动,重新化纹身依附在胳膊上!与此同时,‘胸’腹间三颗一直沉寂的幻兽卵也都动了起来,三个兽卵的影子不停在肚子上盘旋,加上小狼的纹身,就像四只小鸟,在焦急的等待老鸟(汗)喂食。

    蓝‘色’晶体最终无法承受那白‘色’光雾气的撕扯,最后凄厉的哀鸣声中,被生生撕成四块,那蓝‘色’巨鹰只来得及发出半声哀鸣,就彻底消散没了丝毫痕迹。

    四块晶体很快各自化一道蓝‘色’的流光,被白‘色’雾气均匀的分送到三颗兽卵与银‘色’小狼体内。三颗兽卵中间各自出现一个蓝‘色’光团,表现在外的,则是巴洛克的‘胸’膛多出三颗蓝点。兽卵明显活泼了许多,几乎要出现意识,无休止的在巴洛克‘胸’膛缓慢游动。如果以后巴洛克不穿衣服的话,他那诡异的身体无疑会令人大吃一惊!

    银‘色’小狼则直接吞掉蓝‘色’光团,发出欢快的叫声后,静静的化纹身消化!老顿狼的灵魂片段似乎很高兴:“呵呵,我的孩子们都成长了不少,甚至出乎我的预料。巴洛克,你身体内那丝神秘的雷霆力量真是不同凡响,记住,任何人都不要泄‘露’,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也不要提及。因为你不会相信,这个世界有着无数神秘恐怖的存在,一旦探知那股力量,他们会轻易杀死你,来掠夺。”

    “别说这些令人糊里糊涂的话,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你不是说可以修复我的身体么?”巴洛克不耐烦的叫道,他所在的位置并不安全,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经过,一旦被发现,他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年轻人要有耐心。现在试着释放你刚学会的萨满巫医之力吧。”老顿狼的声音透着笑意,似乎给孩子们喂食让他很愉快。漏出一丝力量,引导他的魂海缓缓旋转,刚刚还截留出一点奥丁雷鹰的幻兽蓝光分散到巴洛克全身,令他的身体仿佛裹进了一个蓝‘色’蚕茧之中,随着巴洛克逐渐重新生出的魂力,他运转萨满巫医秘术转化成修复的力量,和蓝光融合开始修复全身。

    很奇怪,巴洛克的身体居然能够吸收幻兽的力量,这令老希伯来顿狼都感觉惊讶,要知道索伦大陆上,只有人类才能利用幻兽的幻晶,通过深奥的魔法阵秘术,和其力量融合并发挥出来,形成类似于铠甲的附着力量,近乎无限的提升实力。

    其他的种族,‘精’灵和矮人只是能够通过各自种族的特殊秘法豢养幻兽,就像战宠,而却无法和幻兽力量融合。至于兽人……他们根本就无法和幻兽沟通——————至少最近几千年是这样!老希伯来顿狼或许已经是这个大陆上唯一一个,知道真相远不是这样的存在,现在他也已经死了,灵魂碎片随时都会消散。好在他将这个天大的秘密留在了光团信息中,将来巴洛克足够强大的时候,会知道这一切的秘辛。

    “你杀死那个皇子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些神奇的变化,你运转萨满之力和我的孩子居然出现了短暂的融合,化一只铠甲的拳套,并且形成另外一种类似于人类幻铠的神奇力量。因为那丝雷霆的原因,我无法感触的透彻,你能说一说这个过程么?”

    “不知道……嘶……鬼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当时已经抱着必死的念头……嘶……不要和我说话了,这身体修复的方式太他么的疼了……!”巴洛克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些话,为兽人汉子,他自认足够坚韧,可是在蓝光和萨满巫医的秘术结合下,修复身体的过程几乎和剥皮剔骨差不多。他发誓,以后若是再受伤,宁可慢慢的熬时间修养,也不遭这份罪了!

    虽然剧痛难忍,但是治疗的效果却非常神奇。裹在蓝光里的身体表面,那已经被烧焦或破碎的恐怖皮‘肉’,逐渐脱落,‘露’出里面恢复如初,且细嫩如同婴儿般的肌肤,没有一根兽‘毛’。如果不去看那对瞳孔竖立的眼睛,和尖尖的如同‘精’灵般的兽耳,此时的巴洛克和人类没什么区别。

    这种变化只是暂时的,随着蓝光的黯淡和萨满巫医秘术的施展,那细嫩的肌肤外开始生出银‘色’的兽‘毛’,再次覆盖全身。当脸颊两侧各重新出现三条纹须的时候,巴洛克已经完全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身体还是虚弱,巴洛克勉强撑地爬起来,感觉浑身似乎比以往要脆弱。老顿狼在脑海里叮嘱:“听着,你的身体刚刚恢复,骨骼重新长好,这段时间里千万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更不要和人战斗。此时人类自己足够‘乱’的,没人会在意你,赶紧离开这里吧!今天我的灵魂碎片消耗了太多力量,以后很难再这样和你说话,一切都要靠你自己。记住……谨慎,警惕,千万不要在人类的幻铠武士面前暴‘露’我孩子们的行踪,否则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我的孩子,同时也杀死你……!”

    老希伯来顿狼的声音沉寂下去,那脑海里的光团似乎暗淡了许多,静静的缩在魂海的角落,等待时机再次将讯息传给巴洛克!

    看着帕德亚城,巴洛克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摇摇头,打消了偷偷进去见一见席琳的念头。他们一个是人类的贵夫人,另一个是卑微的兽人,同时还是逃犯,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很难走到一起。巴洛克并不妄自菲薄,也没有自卑的想法。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被毁的部落需要重建,族人们需要他来带领,现在可真不是和‘女’人**的时候。或许等以后处境好了一些,会再来帕德亚城找席琳。当然,如果那时候席琳有了新的**,巴洛克不会再出现…………毕竟人类贵‘妇’的名声实在是不怎么样,即便席琳和巴洛克发生关系的时候还是**,谁能保证她不会被上流社会的氛围引‘诱’堕落?

    ‘摸’了‘摸’‘胸’口,现在还光着身子呢,赶紧看看手上。还好,土狗拉克‘弄’到的那枚储物戒指仍然戴在手上,里面的魔法师衣服对巴洛克来说虽然有些小,也能勉强穿上。至于另一根手指上的阿尔文皇子那枚储物戒指,里面的衣服奢华的令人吃惊,且坠饰和‘花’纹都是奥德里亚的王室徽章图案,巴洛克若是穿上,走不出多远就会招来大批人类追杀。好不容易将脏水栽赃嫁祸给萨摩亚帝国,才不会自找没趣。

    目光偶然看到旁边的草丛上,那条蓝‘色’的金属腰带被扔在上面。幻晶虽然没了,可这条腰带无疑属于无价之宝,且不论构成这条腰带的内部玄奥的沟通魔法阵,就单单只是其本身的材料,估计也价格不菲。拿起来,试探着收进储物戒指。果然,没了幻晶,金属腰带很轻易的就进入了戒指内。

    要去追上自己的族人,他们应该已经到达特来姆森林了吧?希望一路上不要遇到什么麻烦。戴上魔法袍兜帽,挡住整张脸,最后看了看帕德亚城,巴洛克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自由,终于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