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追与逃
    这个‘侍’卫双‘腿’一臂被摧毁,又被巴洛克不停的攻击来不及止血,大量的失血之下已经奄奄一息。。: 。当其他三个同伴疯狂赶来的时候,他只剩下一口气了。

    “谁干的?是谁杀了阿尔文皇子!”他的同伴抱着他怒吼。

    “那……那个人……‘蒙’着脸……看不清,但他……养着一只战宠……而且骂我……我们北方……野牛……,他……肯定是……萨……萨摩……亚……!”‘侍’卫脑袋一歪,停止了呼吸!

    “萨摩亚帝国……该死的南方猪猡……奥德里亚帝国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三个‘侍’卫愤怒的大叫,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从阿尔文皇子死的那一刻,他们也就死了。但即便是死,他们也不想死在皇帝手中,而要去萨摩亚帝国报复,然后战死!…………这样或许能够让他们的家人免于遭受牵连!

    没有人怀疑死去‘侍’卫的话,靠近北方的奥德里亚帝国,和南方的萨摩亚帝国是死敌,两个国家的恩怨纠结了恐怖的数千年甚至更久远,最初的原因早已湮没在历史中,他们的这种仇恨几乎已经融入到血脉中,成为遗传。即便在很久很久以前,兽人还很强大的时候,人类组织联军对抗,萨摩亚人和奥德里亚人也完全无法协,而只能让当初的指挥者将他们分派到完全不同的战区,以免内斗造成战争失利。

    萨摩亚人称呼奥德里亚人为北方野牛,而奥德里亚人则称呼萨摩亚人为南方猪猡。他们的死敌关系即便最孤陋寡闻的种族也都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巴洛克会想出这么一个栽赃嫁祸的恶毒主意的原因。

    “该死的南方猪猡逃不远,去追,一定要杀了他,然后再去找萨摩亚报仇!”三个‘侍’卫愤怒‘欲’狂,向着巴洛克逃走的方向追去……!

    席琳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脑子完全被巴洛克的举动‘弄’懵了…………太狡猾,太恶毒了……但是,却是帕丁顿王国和所有人最好的脱身借口!至于奥德里亚和萨摩亚之间会不会因此爆发惨烈的帝国大战……人都是自‘私’的,和自己的国家,亲人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这里逐渐热闹起来,首先是德尔塔侯爵赶回,见席琳裹着被子木然的蜷缩在‘床’上,装没看到,低头一看,直接吓瘫在地上…………阿尔文皇子死了,死在他的府邸里。德尔塔只觉得浑身瘫软,几乎爬不起来。

    贝琳达带着赛拉这时候也赶到。“席琳姐姐,你怎么了!”赛拉被吓坏了,他看到席琳脸‘色’苍白的裹着一‘床’遍布血污的被子,蜷曲在‘床’上,立刻扑过去焦急的大叫,至于地上的尸体,被思维简单的小姑娘直接无视。

    贝琳达夫人眉头皱紧,厌恶的看着地上阿尔文皇子的尸体,同时对席琳也‘露’出不悦的神‘色’,她以为是席琳自甘堕落和阿尔文**。

    “德尔塔侯爵,我亲爱的丈夫,您用‘药’‘迷’晕了自己的妻子,然后送给奥德里亚的皇子‘淫’辱,您想要得到皇子的青睐是么?现在您得到了么?”席琳面无表情的对瘫在地上的德尔塔说道,眼神黯淡仿佛已经对一切不再留恋了————她必须做出这幅表情,来掩饰巴洛克的存在。

    贝琳达夫人立刻气的脸‘色’涨红,既为自己误会席琳而羞愧,也对德尔塔的无耻而愤怒。挥动魔法杖,一道旋风直接卷起德尔塔扔出老远,老夫人冷声喝道:“滚出去,不要让我看到你肮脏的嘴脸。”

    她来到席琳身边,叹息一声抱着席琳:“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席琳默默的流泪,将自己应该说的全部告诉了贝琳达夫人。

    “走,和我回学院。既然是萨摩亚人和奥德里亚人之间的仇怨,那么和我们无关。你已经受了委屈,谁都不能再让你受伤害。”老夫人取出一件魔法袍给席琳披上,果断的带着她离开这里。

    老夫人是有底气的,为索伦大陆十大魔法学院之一,帕德亚高等学院只听从隶属于魔法师协会。哪怕是强大的奥德里亚帝国,或许会迁怒帕丁顿王国,但绝不敢对学院强硬,毕竟,魔法师协会的地位超然独立,可要比任何一个帝国强大神秘的多。

    ……………………分割线…………

    巴洛克发现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妙,他在偷袭阿尔文皇子的时候,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萨满魂力。紧接着继续偷袭那个‘侍’卫,不但将仅剩的一些斗气力量消耗,还让银‘色’小狼过度透支,化纹身附着在胳膊上,怎么呼唤也没有回应。天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已经逃窜出足够遥远的距离,可身后还是遥遥传来追赶者的怒吼,而且越来越近,仿佛那几个‘侍’卫很清楚他的行踪似的。

    或许这是天空骑士的某种特殊能力,但巴洛克必须要想办法甩开追敌,否则下场不会太好。

    他从西城区踩着屋顶跑到南城区,四处转圈想要甩掉身后的追敌。快要靠近城墙的时候,忽然发现上面站满了士兵。这些人身上的铠甲虽然黯淡破旧了许多,表情却透着一股与城卫军完全不同的神采,沉稳坚毅,绝对是经历过战争的勇士。

    巴洛克很明智的直接跳下屋顶,躲到偏僻街道之中。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虽然大多也都是普通人,但是他们‘精’通团队战阵厮杀,哪怕是一些普通的斗气武士,也很难将他们的小队击败,甚至很可能反被人杀死。巴洛克此时和一个普通人也差不了多少,这么莽撞的冲过去,等于送死。

    身后的追敌越来越近,巴洛克心里暗骂,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行踪的,简直‘阴’魂不散。看来城墙那边是无法通过了,在偏僻街道里四处寻找,忽然眼前一亮,跑到角落里,奋力掀起石板,也顾不得肮脏恶臭,直接跳入了下水道,然后合上石板,悄无声息的钻入密如蛛网的下水道。…………

    几乎是在半分钟后,三个‘侍’卫尾随而至。

    “皇子幻铠腰带的气息到了这里就消失了。”其中一个人皱着眉说道。

    另一个人四处看了看,闭目一会儿,猛地睁开眼睛,看着街道的石质地面。忽然一脚跺在其中一块石板上,那石板应声碎裂,‘露’出了黝黑的下水道‘洞’口。“那个萨摩亚的猪猡跳入了下水道,追,只有他还拿着幻铠腰带,就别想逃过我们的追踪。”他似乎是三个人中为首的,说完直接跳入了下水道中,根本不顾沾满全身的肮脏污秽,循着腰带那淡淡的力量‘波’动,非常‘精’准的选择巴洛克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其他两人紧随其后,他们已经不奢望能活着,却无论如何要抓住或杀死该死的南方猪猡,来为自己减罪,或许能让家族幸免惩罚。

    巴洛克开始有些焦躁,他能够感觉到身后的追敌越来越近。而他的速度太慢,根本甩不开。即便有好几次故意将那三个人引向地下警戒防御魔法阵范围,使得三人陷入一些麻烦当中。可是在他们挣脱麻烦后,很快又就追了上来。

    这种情况发生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侥幸,但当接连多次都这样,巴洛克不得不怀疑自己身上是否有问题了。

    阿尔文的储物戒指?早就被巴洛克在奔跑中破开了禁制,超巨大的空间里面,各种昂贵珍稀的物品几乎晃瞎了巴洛克的兽眼。此时储物戒指已经属于巴洛克所有,即便被做了手脚也发挥不了用。那么就只有那条蓝‘色’金属腰带了!

    巴洛克犹豫再三,心疼的不行,他还想要好好研究一下,总觉得这条神秘的腰带牵扯到一个大秘密。可是生命要紧,当身后的追敌终于遥遥看到了巴洛克的身影,齐声怒吼的加速扑过来的时候。巴洛克做出了选择,将腰带扔在地上,捞起战斧狠狠的砍劈起来。

    这条腰带坚固的可怕,即便以巴洛克的巨力也没能造成什么损伤,反而战斧被崩出了缺口。虽然多少散发出来那种神秘莫测的‘波’动,可是无论是金属还是那颗拇指大小的蓝‘色’晶石,都没有留下一丁点的划痕。

    算了,巴洛克转身就逃。刚迈出步伐,陡然胳膊上传来银‘色’小狼的急切呼唤,而且非常的焦急或者说是兴奋:“我要吃,我要吃,那颗晶体……给我吃了吧!”

    “你能吃掉那颗晶石?”巴洛克一愣,心中询问的同时,飞快捡起来腰带,然后从阿尔文的储物戒指里掏出几卷微微散发魔法光晕的卷轴,胡‘乱’的撕碎一角,扔向扑过来的三个‘侍’卫,掉头就跑。

    阿尔文为奥德里亚的皇子,手中的魔法卷轴岂会是便宜货?三个卷轴居然都是六级魔法火龙术,流动的火焰从撕裂的卷轴中流出,化三条火焰的小蛇,扇动着翅膀瞬息间身躯暴涨,将整个下水道堵满,无声的嘶啸扑向三个‘侍’卫!

    三个‘侍’卫刚刚出防御,忽然脸‘色’一变,心里‘抽’紧,似乎巨大的危险袭来。与此同时在对面正逃奔的巴洛克也浑身抖了抖,忍不住惊骇的骂了句:“该死的,沼气……!”

    ‘轰轰……!’一声惊天巨响,下水道内不知积存了多少年的沼气,被中级魔法火龙术那弥漫的火系元素引燃,发生了恐怖的爆炸。整条街道直接被掀翻,大批的房屋倒塌,无数熟睡中的平民在睡梦中死亡,半个街区夷为废墟。

    三个‘侍’卫和巴洛克齐齐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巴洛克浑身撕碎般的剧痛,骨头不知断裂了多少根,昏死过去之前的最后一眼……似乎看到银‘色’小狼从手臂上脱离,一口咬住被崩飞出去的蓝‘色’金属腰带,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谢谢修2015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