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谁干的?
    席琳微微动了动,立刻被下身的疼痛惊醒。.: 。抬起无力的手臂,怵然一惊,嚯的从‘床’上坐起,忍不住捂住身体,她居然浑身不着寸屡!丰满圆润的完美娇躯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蓦地,从舞会离开之后的一些零碎片段进入脑海。————接过德尔塔递给的酒杯,和阿尔文皇子干杯,然后告辞……然后在半路上的时候,就感觉浑身燥热不适,有一股冲动袭遍全身,进入自己居住的小楼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浑身难受如同燃烧的火焰,不停的撕扯衣服,呼唤仆人,居然一个人影都不见……再然后,隐约看到阿尔文那张带着‘淫’笑的脸,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席琳手脚冰凉,她忽然知道自己下身的剧痛是为何而来,她被自己的丈夫出卖……被阿尔文‘淫’辱了!

    极度的耻辱袭上心头,席琳那一刻几乎无法承受,干燥的嗓子只能发出嘶哑的低吼,下意识的‘摸’出‘床’边一把水果匕首,就向自己的脖子上割去。

    从身后伸出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匕首,轻轻拿掉,略带着银‘色’‘毛’发的胳膊环住席琳的身体,一个令她错愕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不要做傻事,你没有被那个‘混’蛋玷污。”

    是巴洛克的声音?席琳猛地回头,看到的正是巴洛克那张英俊的,带着笑意的脸。“巴洛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和族人逃走了吗?”席琳叫道,被巴洛克轻轻捂住嘴。

    指了指大‘床’一角的地板,巴洛克低声说道:“看看,记得千万不要大声喊叫,外面还有人守卫呢。”

    席琳探头过去,发现一‘床’天鹅绒的被子盖住了一个人,整‘床’被子已经被污血浸透。“巴洛克……谁死在这里……该不会……是……阿尔文!”席琳结结巴巴的问,对自己身上的遭遇似乎已经不关心了。

    “好像是那个所谓的皇子吧!”巴洛克耸耸肩,依然抱着席琳丰腴的身躯,说道:“他要侮辱你,我无法忍受,原本已经打算死在他手里了。谁知道他居然没能承受住我的一拳,我估计是因为这个东西吧!”随手从身边拿起那根蓝‘色’的金属腰带,递给席琳。

    席琳并不认识这是什么,毕竟关于幻兽和幻晶的一切都是最顶层的人才能知晓,她只是听过一些传说罢了。而且她所关心的也不是这些……阿尔文死了,奥德里亚帝国的皇子死在了帕丁顿,天呐!

    席琳已经意识到一场大祸就要降临,无论是谁,甚至整个帕丁顿王国都无法幸免。奥德里亚帝国皇帝的怒火,不是一个区区的偏远小国所能承受,会被碾成齑粉的。

    “巴洛克,你不该杀他,闯祸了!奥德里亚的皇帝一旦知道他的儿子死在帕丁顿,整个王国都会被他的怒火焚毁,我们只是一个小国。奥德里亚随便派出一支军团,就能将我们王国灭亡。即便他对平民仁慈,可是无论是王室还是德尔塔家族,还是我们吉恩家族,都一定会遭遇灭顶之灾!完了,你不该杀他的!”

    “难道我应该看着他侮辱你,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巴洛克有些不高兴,反口说道。

    “和我的家族,和整个王国来说,你确实应该那么做。”席琳慌‘乱’了,满脑子都是家族亲人被屠杀的场面,下意识的哭泣说道:“我宁愿承受屈辱,宁愿死,可是我不能给家族给王国带来这么大的灾祸啊!”

    “那你把我‘交’出去吧,人是我杀的,让我去抵命是了,本来兽人的命就不值钱,不是么?”巴洛克的声音冷漠,带着一股嘲讽。冒险回来救人,却反倒落下埋怨,任是谁都不会高兴。

    席琳‘抽’搐着,从最开始的慌‘乱’中平复,转身看着躺在身后的巴洛克。“你知道我不会那么做的,虽然我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我会被德尔塔陷害,但是你能冒着危险回来救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巴洛克,和族人走吧,回你们的家乡砂砾荒原。帕丁顿就要‘乱’了,没有人会顾及你们。”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巴洛克问道,然后自己都觉得可笑……一个养尊处优的人类贵族夫人,怎么可能和一个兽人‘私’奔?也受不了颠沛流离的那种苦吧!

    “不,我不能走。阿尔文是因为我而死的,我不能让奥德里亚帝国的怒火都由帕丁顿和我的家族来承受。我会说是我不堪受他的‘淫’辱,趁他不备杀了他。”

    “席琳啊,你打算死么?”巴洛克眼神难明,透着复杂的神‘色’,“这没有意义。”

    “我只能为我的家族做这么多了!巴洛克,快走吧,如果让外面阿尔文的‘侍’卫发现,你就逃不掉了。”席琳催促巴洛克,推着他完全**的强健身躯从‘床’上离开。

    “别担心,刚才我们‘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也没见那个‘侍’卫过来查看。或许他还以为是可敬的皇子在和某位‘迷’人的夫人温存……。”巴洛克忽然笑了,握住席琳的手用力,将她拉进怀里,两具火热的身体完全紧贴在一起,忍不住再次有了反应。

    席琳吓了一跳,羞得脸通红,她并不笨,略一回想就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德尔塔给她酒中下‘药’,原本要送给阿尔文‘淫’辱,却不料巴洛克忽然出现,杀死了阿尔文。这时候席琳的‘药’效发,肯定纠缠着巴洛克,最终让这个可恶的家伙占尽了便宜。

    虽然保持二十多年的贞洁还是没有了,但却是给了自己喜欢的人,席琳反而有些喜悦,只是现在这局面实在令人高兴不起来。伏在巴洛克的怀里,不停的催促:“走吧,快走,远离这里。只要我不说,谁都不知道是你杀的阿尔文。”

    巴洛克长舒了一口气,心情忽然好了许多。轻轻站起来,从戒指里拿出一套遮头盖脸的魔法袍穿上,随手将阿尔文的那根蓝‘色’腰带拿起……这东西无法收进储物戒指,只好自己系在腰上。想了想,走过去扯开被子,果然看到阿尔文手指上的储物戒指,直接撸下来收好。

    准备的差不多了,走到拥着一‘床’毯子,蜷曲在‘床’上看着他发呆的席琳身边。手伸到被子里,不顾席琳的阻挡,霸道的握住一颗圆润饱满的丰‘乳’,附在她耳边道:“记住,你只看到一道人影,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手里猛地用力‘揉’捏,席琳措手不及被巴洛克捏的淑‘乳’剧痛,忍不住大声惨叫‘啊……!’

    “该死的北方野牛,去死吧!”巴洛克故意捏着嗓子尖利的大叫一声,拽过盖着阿尔文的血污被子扔到席琳身上,然后头也不回的从后面的窗口窜了出去。…………

    外面那个‘侍’卫正半躺在树丫上闭目养神,忽然听到小楼内‘女’人的惨叫和那声尖利的怒吼,顿时感觉不妙,身形悠的窜出,闯进小楼席琳的房间:“皇子殿下,您没事……”

    这个‘侍’卫的话说到半截就生生的堵死在嗓子里,眼前一幕令他浑身冰凉…………‘床’上那个‘女’人拥着遍布血污的被子,一脸惊恐和失魂落魄,而‘床’下,阿尔文皇子趴伏在血泊里,他的‘胸’膛出现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啊………………。”这个‘侍’卫身上爆发出耀眼的银‘色’斗气,双眼赤红如同发疯一般仰头大吼,既是在发泄,也是在召唤远处的同伴…………皇子被人杀了,所有人大祸临头,谁都无法承受奥德里亚帝国皇帝的怒火!

    “谁,是谁杀了皇子殿下……!”他赤红的双眼瞪着席琳,大吼。

    席琳木然的指了指窗户(并非巴洛克窜出的那个窗子,而是另外一个方向的窗户,她想要尽量为巴洛克拖延时间):“我只看到一个人影,从这窗户跳了出去。”

    一个被阿尔文玩过的‘女’人不值得怀疑,‘侍’卫再次大吼一声震彻夜空,催促同伴快回来,然后自己直接跳出窗户,踩着‘花’园的草木跳上屋顶最高处,四处看了看,选准一个方向就要追出去。

    人在情绪极度‘激’‘荡’之下,很容易犯下大错,很显然这个‘侍’卫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代价是他的‘性’命!

    狡猾的巴洛克并未逃远,而是就藏身在那最高屋顶下方的‘阴’暗处。人都有灯下黑的疏忽,他万万没有想到杀死皇子的罪魁居然不逃,而藏在这里准备继续偷袭。

    巴洛克选择地点的眼光也极其毒辣,距离那个‘侍’卫的双脚只有半尺之遥。他杀死阿尔文的时候,已经几乎耗尽了自己全身所有的萨满之力,即便到此时也没有恢复半点。小狼也是仄仄无神,对他的呼喊有气无力的回应。得了巴洛克万般哀求,才勉为其难的提起最后的一点力量,在那个‘侍’卫刚抬脚的刹那,从巴洛克手臂上脱落,化亮芒‘激’‘射’而出,从他防御最薄弱的脚掌破开斗气,摧枯拉朽的撕裂崩碎这个‘侍’卫的双‘腿’。

    到底是天空骑士等级的战士,几乎是出于本能,在遭受突如其来无可抵御的攻击,下意识的双手握拳向下轰击,撞在小狼所化的亮芒光团上,自己被崩飞,却也阻止了上半身被撕碎的命运。

    可惜偷袭者还有后招,巴洛克的全力攻击紧随起来。他太坏了,知道以拳对拳,自己万万不是天空骑士的对手,哪怕他受了重伤也不行。拎着战斧,疯狂不休的劈砍那个‘侍’卫,嘴里继续尖利的喝骂:“去死吧,北方野牛……。”

    只剩上半身的‘侍’卫只能出拳格挡,他的斗气消散了大半,除了最开始的几下,渐渐挡不住金属利器的攻击。在巴洛克狂风骤雨的砍劈下,双臂伤口越来越多,最终承受不住,咔嚓一声闷响,一条胳膊飞了出去。

    远处传来几声高亢的吼叫,其他几个‘侍’卫正在赶来。巴洛克知道不能再停留了,恨恨的骂了句:“该死的北方野牛,算你走运!”抱起有气无力的银‘色’小狼,不再理会那个重伤垂死的‘侍’卫,转身逃窜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