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谁也担不起的大祸
    两个发泄完*的角斗士从一处民居中走出来,高声大笑的谈论‘女’主人的丰满*。身后的‘门’缝中,缓缓渗出殷红的血水,屋内死寂无声。

    似乎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仿佛刮起了风。两个角斗士扭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嗓子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啊’,就被一道极速旋转的风刃割掉了头颅,脑袋滚在地上仿佛两颗球,尚未倒下的脖腔一股污血‘激’‘射’而出。

    “该死的**,恶魔,死有余辜。”身披魔法袍的年轻魔法师脸‘色’苍白,虽然第一次杀人令他不适,但没有丝毫畏惧。这种泯灭人‘性’的畜生,就应该全部杀死。

    并不仅仅是这一个魔法师,从通往王宫的几条街道外,逐渐出现魔法师的身影,而且越来越多,他们完全无视那些角斗士的死活,直接用魔法攻击……风刃,火球,冰箭,地刺,虽然担心‘波’及周围的房屋,没有释放较大的魔法,可是这些初级魔法要杀死没有斗气防御的角斗士,还是轻而易举。

    德尔塔侯爵和霍利伯爵原本待在街尾,当听到从四周传来角斗士的惨叫,看见那些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家伙恐惧的逃窜回来的时候,一千多角斗士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德尔塔侯爵心向下沉,知道最担忧的局面出现了。他阻止震慑那些发狂角斗士的时候已经太晚,到底还是被学院的魔法师们知晓…………学院不会干涉王室的内斗,但绝对不会坐视无辜的平民被凌虐屠杀,哪一方伤及无辜,哪一方就会成为学院的敌人。可以说,德尔塔在这一刻将林德公爵现在的大好局面给一举破坏掉了。只有一句话来形容:猪一样的队友!

    学院的大部分魔法师都没有出现,来的只是一些初级魔法师或修习期的魔法学徒,带领他们的是大魔法师贝琳达夫人。看到贝琳达,德尔塔打算立刻逃掉……科雷克国王的老师来了,而且还是自己将让其‘插’手的借口送上‘门’,贝琳达怎么会不去帮助自己的学生?林德公爵此刻即便攻破了王宫,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就要失去学院的支持。

    没有学院的肯定,哪怕是奥德里亚的皇子公开支持都没用。

    德尔塔愕然发现,老霍利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暗骂了一句,也顾不得什么了,闯了祸,此时科雷克国王和林德公爵两面都不会待见他,甚至都会恨不得宰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只有奥德里亚的阿尔文皇子了。如果皇子看在德尔塔将妻子奉送给他的份上,或许会庇护吧!想到此处,不去管残余角斗士的死活,转头就跑。

    贝琳达手中的魔法杖挥舞,释放出一道蓝‘色’的魔法光球,追在德尔塔的屁股上,轰动炸开。好在德尔塔是大地骑士,斗气护罩足够抵御贝琳达仓促间释放的中级魔法。虽然狼狈的扑到在地,跌了个狗啃泥,还是迅速爬起来,没命的逃窜不见踪影。

    一直跟在贝琳达身后的赛拉咯咯笑个不停:“对,老师揍死他,居然敢背叛王国,就应该让他去死,那样席琳姐姐就自由了!”

    贝琳达脸上没有表情,赛拉的笑声戛然而止,不知道老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赛拉,和他们一起去周围的民居看看,寻找一下幸存者,尽力救治吧!”老夫人叹息一声,说道。

    赛拉羞愧的脸通红,低着头说了一声‘老师对不起。“便和其他的魔法师学徒一起,进入那些被角斗士摧残的民居,寻找幸存者。这是一次触目惊心的经历,一向呆在象牙塔里的未来魔法师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恐怖凄惨的场面,很多人承受不了呕吐着从屋内跑出来。

    几乎没有幸存者,无辜的平民被残忍的杀死,‘女’人无分老幼,都被侵犯过,那些血腥的畜生仿佛一次释放了所有的戾‘性’。

    原本对残余的角斗士还抱有怜悯之心,一些‘激’愤的魔法师冲出房屋,扑到被围困住的角斗士面前,随手释放魔法,眼看着这些恶魔被杀死,才感觉好过一些。

    贝琳达没有阻止,魔法师总是要见过真正的流血,才算是成长,这是必须的经历。

    死了数百平民,没有什么幸存者,角斗士们做的很彻底,贝琳达犹豫着要不要去王宫救援。魔法学院恪守自己的信条,杀灭角斗士还可以说说是他们伤及无辜平民,但此时在王宫那里,林德和科雷克两兄弟直接的争斗,是不允许学院参与的。

    正在左右为难,忽然从一个方向遥遥传来一声狂怒凄厉的怒吼,贝琳达脸‘色’大变……这个吼叫的人拥有强大的实力,那里发生什么事了?

    贝琳达很快做出决定,让其他人都留在这里搜寻消灭残余逃窜的角斗士,自己带着赛拉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分割线………………………………

    国王的心腹于尔班没有辜负他们的嘱托,安全的将三位王子和小公主克莱尔,从地下密道带进魔法学院。密道内被他‘弄’塌了一段,短时间内追兵无法进入,顺利的来到学院内部,当于尔班奋力推开头顶的石板,探头观望时,不禁一愣……他看到了一张遍布皱纹和兽‘毛’的丑陋大脸,居然是一个老兽人!

    老兽人扎卡里同样吓了一跳,他虽然知道魔法学院和王宫之间有一条密道,但主人巴特斯并未告诉他位置究竟在哪里。刚刚完全抹去下水道里兽人们留下的痕迹,还没松口气。身后的一张桌子突然被掀翻,然后一个人头冒了出来。

    他们相互望了许久,陡然发现彼此认识。“于尔班,你怎么从地下钻出来了?”国王的心腹,经常陪伴国王来看望老院长巴特斯,扎卡里自然不会不认识,惊奇的叫道。

    “唉,扎卡里,外面都翻了天了,你难道不知道,别装了!”于尔班抱着小公主,从地道钻出来,扎卡里急忙过去帮助把三个小王子也拉上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扎卡里还真不知道外面的动静,他刚才大半的心思都用在抹去下水道兽人们的痕迹上去了!

    “是林德,那个流亡者今夜再次发动叛‘乱’,该死的绍姆贝格居然是他‘私’生‘女’的丈夫……几乎整个城卫军近万人都被绍姆贝格收买,跟随他们攻打王宫,国王和王后被困在议政大厅里,他们让我带着王子和公主逃出来。扎卡里,帮我找贝琳达大魔法师,请她照顾王子他们,我还要赶回去,如果陛下遭遇不幸,我应该跟随他一起。”于尔班放下哭累了昏睡过去的克莱尔,毅然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就在此时学院外传来一片急促的奔跑声,老扎卡里推开魔法塔是一扇窗户,看到有许多魔法师在聚集,对着外面高声叫了一句:“发生什么事情了?”

    “该死的德尔塔侯爵,他放纵自己的角斗士肆意屠杀平民,已经有很多平民逃奔学院这里来了,我们要去杀死那些该死的角斗士。”有人回答了一声,然后跟随大队急促离开。

    “太好了,该死的德尔塔,他居然屠杀平民。”于尔班忽然惊喜的大叫,一把攥住扎卡里的胳膊:“扎卡里,德尔塔是林德的帮凶,他也是叛‘乱’者,他放纵角斗士屠杀平民,已经违背了规则。你们学院有了直接‘插’手的理由,快,开启王宫的魔法防御罩。保护好议政大楼,只需要保护好那里,国王就有救了。”

    于尔班急匆匆的冲出魔法塔,他对学院无比的熟悉。向着另一个方向奔跑,那里是斗气分院的位置。

    虽然因为也属于学院的一部分,当年的法圣因戈尔曾经说学院是神圣的,也是超然的,所有学院的人不应该参与王室内务,所以包括斗气分院,和其他的文科分院都被禁止牵扯到政治或王室上……除了魔法师,至少其他学生在毕业走出校园之前是这样。

    但今天顾不得这些了,那些斗气学院的人反正毕业后都要进入国王护卫团,不如让他们提前为国王服务吧!希望他们会听自己的话。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王宫,犹疑不定的林德咬咬牙,无论发生了什么,好不容易攻破王宫,先杀死科雷克再说,只要自己成为帕丁顿的王,一切都会解决。如果阿尔文皇子意外受了伤,大不了赔给他帕丁顿一半的国库财宝————林德根本不信有人敢杀奥德里亚的皇子!

    刚刚因为那声令人不安的吼叫,城卫军攻势放缓,已经攻破了的议政大厅,被仅存的几十个国王‘侍’卫拼死再次堵住大‘门’。他们不得不再次聚集斗气武士,轰击那扇坚固的金属‘门’。就在这时议政大厅所在的这座建筑被一股力量笼罩,从地上的雕刻纹络散发出奇异的力量,逐渐形成一层防护罩,将整个大厅保护起来,任凭斗气武士怎么攻击,也无法破开那层仿佛气泡般的光晕!

    “该死,为什么学院要开启魔法防御罩?为什么……他们难道要违背规则‘插’手帕丁顿王室的内务吗?”林德公爵暴跳如雷,发疯一样的吼叫。眼看胜利就要到手,却在最后关头出现令人绝望的变故,他要气疯了!

    “林德公爵,我们快逃吧,不要再待下去了,学院的魔法师就要杀过来了。”老霍利气喘吁吁,总算是跑过来,远远的对林德大叫,根本不管这句话对城卫军的士气是多么巨大的打击。

    “为什么,为什么魔法师要‘插’手?”林德双目失神,喃喃自语。

    “都怪德尔塔那个蠢货,他没有约束住自己的那群角斗士,闯进民居**屠杀,这才惹来学院的干涉。”老霍利气急败坏的叫道。

    林德直接一口血喷出来,万万没有想到疏漏在这里,此时他杀德尔塔的心比杀科雷克还要迫切。“该死的德尔塔,你毁了我夺回王位的最好机会,我要杀了你!”

    绍姆贝格将军是唯一清醒的人,局面已经够糟糕,已经没有时间抱怨和咒骂。魔法学院那里已经开启了王宫的防御魔法阵,那么眼前这些普通人就别想在短时间内攻破议政大厅,叛‘乱’已经失败,要赶快想好怎么逃离。“公爵,已经没有机会了,我们逃吧。”

    “不,我们再去找阿尔文皇子,只要他同意让‘侍’卫来帮忙,四个天空骑士加上我们所有人的全力攻击,一定能攻破这该死的防御罩。只要杀了科雷克,看魔法学院的那群该死的家伙还怎么‘插’手我王室的家务。”

    林德双目赤红,无论如何不肯接受失败的命运,执意要去找阿尔文皇子。绍姆贝格将军无可奈何,只好同意继续围攻王宫。

    林德的路被堵住了,忠诚的于尔班带着近百名斗气学院的学生赶来,甚至还有几个学院的教员。

    在双方厮杀了半夜,都‘精’疲力竭的时候,这近百名斗气武士无疑是一股强大的力量,随着于尔班一声大吼:“为了科雷克陛下,杀死叛‘乱’者!”所有的学员杀了过去……。

    绍姆贝格当机立断,拉着林德公爵转身就走。他被吓住…………学院的斗气武士已经来增援,如果等到魔法师也都前来,那可真就走不了了!

    非常的抱起哈,红叶白天需要上班,而且下班也比较晚,每天晚上只有几个小时的码字时间,红叶码字也不快,所以更新有些不给力,就只能保证不断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