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叛乱
    这世上总是这样,有一种事叫乐极生悲,被*冲昏了头脑的阿尔文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第一,他不该对自己强大的‘侍’卫发火,以至于那个‘侍’卫暗恨之下,真的远离了小楼,即便接下来小楼里传出一些声音,也被那个‘侍’卫认为是皇子的荒唐举动,没有理睬。

    第二,阿尔文不该将自己的腰带扔在墙角地上,而没有留在随手可及的地方。那条腰带是他力量的源泉,没有了那条能够让他瞬间拥有强大攻击力和防御力的腰带,以皇子本身区区中级斗气武士的实力,很容易受到致命袭击。

    哦,还有第三点,这就不是阿尔文的错误了,应该怪罪巴洛克!

    巴洛克拼尽全力找到德尔塔侯爵府邸,潜入进去,在焦怒之下,他极为凶残的暗中抓了两个仆人,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舞会大厅的位置,随手拧断两人的脖颈,贴着‘花’园树丛来到大厅外。或许是兽人的运气不错,恰好看到德尔塔和阿尔文皇子从大厅离开,向后院走去的身影。

    不说阿尔文本身若隐若现的那种令人心惊的力量‘波’动,即便是他身边那个强大的‘侍’卫也令巴洛克不敢轻举妄动。这两人他任何一个都无法敌对,即便暴‘露’手臂上的银‘色’小狼,也至多击伤天空骑士,自己却一定会被杀死。

    没有见到席琳,他知道不妙,脑中想着办法,暗暗辍在他们身后来到席琳居住的小楼。然后就是德尔塔离开,那个‘侍’卫被阿尔文皇子狂暴的喝骂驱离。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巴洛克从小楼后面的窗户悄悄的钻进去,他学自老希伯来顿狼的隐匿秘法起了大用,躲在衣柜后,无论是那个‘侍’卫还是阿尔文,都没有任何察觉。

    刚来得及观察卧室内的情景,只看到席琳半‘裸’的娇躯在‘床’上扭动,已经脱光了衣服的阿尔文就扑了过去!是个男人在这一刻都无法忍受,巴洛克自认即便是死也无法眼看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凌辱。

    在心中唤醒银‘色’小狼,得到小狼欢快的回应,巴洛克决定拼死一搏,哪怕无法战胜阿尔文,无非战死而已。他拳头凝聚了极限的兽战气,浑身被萨满之力所包裹,银‘色’小狼纹身仿佛水银般在身体上流动,包裹住右拳,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体内生成,那一刻他再也无法控制,从藏身的衣柜闪出身,猛烈的挥舞拳头砸向已经惊觉的阿尔文!

    阿尔文的手刚刚触及席琳完美的娇躯,陡然心中一惊,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机袭来。他也是足够机敏了,转身扑向自己扔在一边的腰带,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巴洛克的拳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被一层银‘色’的铠甲包裹,一种未知的力量流转……仿佛是错觉,他分明发现这种力量很像自己在角斗场时,从阿尔文皇子身上所感觉到的。当时自己几乎被那种力量吓破胆,此时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来不及多想了,巴洛克的力量和小狼的力量融合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这种力量还不是此时的巴洛克所能够控制,甚至是银‘色’小狼也无法控制。从银‘色’铠甲拳头上‘激’‘射’出一个拳形光影,直接砸在阿尔文皇子后背。

    阿尔文的手已经触‘摸’到了腰带,可惜为时已晚。那个拳形光影仿佛刀切牛油般直接在他后背上穿过,透‘胸’而出,甚至坚固的大理石地板‘轰’的发出一声闷响,被砸出一个深深的空‘洞’。远远躲开小楼的那个‘侍’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头。那声闷响之后,楼内隐隐只有‘女’人越来越大声的**,‘侍’卫摇摇头……这个**的纨绔又在耍别的‘花’样了,可怜的‘女’人,希望能够在**的皇子身下活过今夜。

    巴洛克傻眼了,他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就是万万没想到阿尔文皇子会如此不堪一击……看看他‘胸’口那个透明窟窿吧,心脏已经变成一滩‘肉’糜,死的不能再死。

    这令他疑‘惑’不解,难道上次阿尔文的强大只是假装的?可是那种力量根本做不了假,看着阿尔文死去的姿势,巴洛克心里一动,盯住了那根腰带。

    腰带手掌宽,深蓝‘色’,并非兽皮所制,应该是金属锻造,隐隐透出金属光泽和一层密集的纹络,繁复无比。在其上正中镶嵌了一颗蓝‘色’的菱形透明晶石,只有拇指大小,晶石中心,隐隐有一只飞翔的飞禽,仿佛活着一般。巴洛克下意识的触‘摸’那腰带,脑中轰的一响,老希伯来顿狼留下的记忆光团,流出一部分,让他瞬间明白了许多……!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堪称诡异和戏剧‘性’。巴洛克忽然发现自己浑身仿佛脱水一般无力,小狼也没了动静,再次变成狼纹身安静下来。他们两个并不了解那种力量,过度使用之下使得身体透支。摇摇晃晃站立不住,歪倒在柔软的‘床’上。‘床’边……被‘药’物‘迷’失理智的席琳‘欲’火焚身,身上已经完全**,忽然触碰到身边强壮的男‘性’躯体,立刻如沙漠中**的旅人遇到甘泉,扑了上去!

    可怜的巴洛克‘欲’哭无泪,只能看着自己的衣服被席琳扯掉,然后彻底陷入‘女’人的温柔陷阱里…………。

    我是男人,第一次为什么会是这样?————巴洛克心里哀嚎!

    ……………………分割线……………………

    一个如同平常一样普通的夜晚,却正在发生着血腥的厮杀。王宫已经被攻破,忠于国王的‘侍’卫死伤枕籍,残存的那些人只能保护着王子和公主躲到一处偏僻的哨塔里,苟延残喘。国王和王后还在王宫里,他们夫‘妇’被叛‘乱’者包围了,没能逃出来。

    于尔班‘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满脸忧‘色’的看着远处最雄伟的那座宫殿,手里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小公主克莱尔。

    噩耗突如其来,谁都没有想到,号称国王最忠心的手下,城卫军副团长绍姆贝格将军居然会发动叛‘乱’。整个城卫军系统一多半的人都是他安‘插’的心腹,在发动叛‘乱’的那一刻,他们首先杀死了忠于国王的将士,然后率兵包围了王宫。

    科雷克国王在最开始的暴怒过后,很快冷静下来,王宫还有近千的‘精’锐‘侍’卫,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叛‘乱’的绍姆贝格只是一个刚刚迈入天空级的骑士,科雷克有信心将其擒拿或击杀。他也是这么做的,留下大部分的‘侍’卫保护王后和孩子,国王率领十个最强悍的斗气战士准备冲破城卫军包围,斩首绍姆贝格。

    过程出奇的顺利,他们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冲出了包围,而且绍姆贝格将军正出现在他们面前。

    “绍姆贝格,为什么要背叛?”国王气的脸‘色’铁青,他料到帕德亚城内会有林德公爵的内‘奸’,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绍姆贝格明明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啊!

    “很抱歉陛下。”绍姆贝格难得的‘露’出歉疚的神‘色’,平心而论,国王待他确实非常不错。可惜他娶得妻子却是林德的‘私’生‘女’,他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情,当某一天林德秘密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事实的时候,绍姆贝格差一点崩溃,他想了很多…………如果选择向国王科雷克坦白,即便国王不怪罪他,可是也别想再对他如过去那般信任,甚至已经得到的权势,也会被国王一点一点的收回……。

    绍姆贝格是一个对权势无比热衷的人,他绝对不会放弃任何手中的果实。甚至一度他曾经产生过杀死林德和妻子的恶毒念头,但那时候他的妻子已经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彼此感情早已深厚……那么最终对不起的,就只好是国王了!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国王吼道。

    “因为我的‘女’儿是绍姆贝格将军的妻子,就这么简单。”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响起,林德从城卫军的队列中穿过,身旁簇拥着一群贵族。科雷克认出这些人都是被自己贬黜或剥夺了爵位的人,他们都投靠了林德公爵。

    “科雷克,我的弟弟。拿走我的东西,是时候归还了。”林德很平静的说道,只有那双不停颤抖的手,出卖了他此时的内心。

    “亲爱的哥哥,王位从来都不是你的。你以为仅凭一场叛‘乱’就能夺取么?边境最‘精’锐的军团已经被我召回,他们很快就能抵达帕德亚城。你以为凭借这些城卫军会是王国‘精’锐军团的对手么?”

    “哦,那是以后需要考虑的,现在,我只是想要擒拿你,让你也享受一下跌下宝座的痛苦。真是可笑,巴特斯院长和你的岳父老吉恩公爵都不在,没了最强的臂助,你认为能够抵抗多久?”林德说完,不再‘浪’费时间,挥挥手。他身旁的数十个‘精’锐武士扑了上去。

    “哈哈,亲爱的哥哥,你只会让自己的手下来送死吗?为什么你自己不来杀我?”科雷克身周爆发出一圈白银般的光,那是属于天空骑士所独有的斗气力量。庞大的力量灌注在手中的‘精’金长剑中,那剑陡然暴增了数尺,身形如风,挥砍出去。数十个‘精’锐斗气武士被他一击的力量全部击飞,最靠前的三个人直接被破掉斗气防御,身首异处。剩下的人也都大口吐血,受了不轻的伤,被国王身后的‘侍’卫乘机杀死许多。

    “不过如此,亲爱的哥哥,想要杀死我,这些人还不够。”科雷克甩掉了头上的王冠,扯掉披风大氅,‘露’出身上银‘色’的铠甲,双手握剑向林德扑去:“想要王位,来我手中拿吧……!”

    白银光芒闪耀,面对科雷克爆发出的强大气势,林德公爵忽然笑了,很诡异:“我的弟弟啊,你上当了!”

    科雷克心里一沉,陡然察觉一股巨大的危机从背后袭来,而他此时已经躲避不及了……!

    谢谢修2015,?一叶知秋,obs小黑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