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意外泄露计划
    土狗拉克不知道去了哪里,巴洛克稍微有些担心,但很快他就释然!那位金姆管事带着一票厨师,大呼小叫的从角斗场厨房里窜出来,所有人手里舞动着菜刀‘肉’钎,追杀一条灰不溜的丑陋家伙!那家伙嘴里正叼着一只‘肥’‘鸡’……!

    果然是不省心啊!好在这里没有可怕的魔法师,巴洛克才不担心拉克会吃亏,也就由他去!

    在红河谷镇的那段日子,巴洛克向老角斗士马西莫学会了所有的角斗术。。 从赛尔特被他击败,只论单打独斗,他自己可以说已经很少有对手了。但这只是因为他自身的特殊‘性’,并不适用所有的兽人。而且在巴洛克看来,角斗术就像另一个灵魂记忆里,那些‘花’哨的表演‘性’武术一样,在战场上的用有限。所以他并未教授兽人角斗术,而是训练他们练习小军团搏杀术的队列。

    角斗场的空间毕竟有限,哪怕是帕德亚王都最大的雄狮与战斧角斗场,最大的极限也不过能够容纳两个百人队搏杀。在巴洛克看来,只要他的族人们能够站稳小军团队列,保护好两翼和后方,凭借强悍的力量,甚至不需要多少‘花’俏的角斗术,就能横推一切了!

    当然,现实肯定不会是这样,人类毕竟比兽人聪明的多,他们必然会有应对的方法。不过……巴洛克可从来都没有打算真的去上角斗场,拿生命和鲜血来为人类表演。所有做出的一切,只是为了‘迷’‘惑’而已!

    族人们并不知道巴洛克心中所想,他们都陷入了狂热的训练中,对战阵和队列非常认真的学习着。巴洛克在一旁指点了一番,然后走到老兽人齐亚德和塞西尔面前,坐下!

    两个兽人因为受伤的缘故,只能在一旁看着。巴洛克坐在他们面前,眼睛漫无目的的四处张望,嘴里却压低声音的询问:“齐亚德族长,你们在角斗场里待了多半年,对这里很熟悉了吧?”

    “巴洛克,不要叫我族长,直接喊名字吧!”老兽人说道,此时的巴洛克身上有一种气质,使得所有兽人自然而然的将他当做了首领,毫无疑问,如果他们能够逃脱,巴洛克就是部落的族长!

    “我们被那些该死的佣兵带出砂砾荒原后,先是被卖给了一个人类奴隶商人,那个奴隶商人在帕德亚王都没有多大势力,带着我们来到这里后,立刻被屠夫赛斯顿知晓,凭借他后台德尔塔侯爵的势力,威‘逼’利‘诱’,强迫那个商人将我们所有人低价卖给了角斗场。我们在这里居住了一年,除了赛斯顿和几个角斗场高层活动的区域,其他地方我们都很熟悉了。”齐亚德说。

    “知道这里下水道,排水渠,水源等等所有的地下入口么?”

    “嗯?巴洛克,你问这些做什么?”齐亚德和旁边的塞西尔一愣,齐声问。

    “嘘,小声点。”巴洛克瞪了两个冒失的老家伙一眼,冷笑的说道:“没什么,只是需要找一条逃出帕德亚王都的路线罢了。”

    “什么……你说……逃走?”老兽人瞪大了眼睛,随即压低声音说道:“巴洛克,这不可能。帕德亚王都已经建成了数百年,地下的排水渠和下水道网络甚至还要更久远,复杂的可怕,如果没有详细的地图,谁都无法找到出路,哪怕是当年亲自设计这些地下水道的那些魔法师活过来,恐怕都记不清了,我们怎么可能从这里逃出去?”

    齐亚德和塞西尔摇摇头,这个办法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

    “如果……我有帕德亚王都的下水道地图呢?”巴洛克悠然的吐出这句话。两个老兽人尽管身上有伤,还是嚯的一下站起来,瞪大了眼睛!…………

    …………分割线………………

    暗中将那张地图留给了齐亚德和塞西尔,让他们去寻找角斗场下水道的出入口和地下主管网的途径,并寻找一条最合适的路线。这种事情越机密越好,所以目前只有他们三个知道,两个老兽人接下来一段时间不会参与训练,所有‘精’力都会用在这上面。但这种事情只能晚上做才不虞惊动旁人,巴洛克没法留在角斗场里。好在有拉克那条土狗在,它敏锐的灵觉能够很好的为老兽人把风……!

    巴洛克回到学院居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门’守卫已经认识了他,并未受到阻难就走了进来——————这要得益于那传的沸沸扬扬的桃‘色’新闻,谁都知道他是席琳夫人的**男宠,自然不会冒着得罪和王后关系密切的席琳夫人的危险,却找巴洛克麻烦!

    走进小楼客厅,里面‘混’‘乱’一片,器物和摆设的装饰品被掀翻一地,仿佛有盗贼光顾。巴洛克吃了一惊,回到自己房间,这里面很整齐,没有人进入的迹象。出来查看客厅,发现通往楼上的廊道楼梯上,有一滩呕吐的秽物,一股难闻的酒味弥漫!

    巴洛克急忙上去,二楼没人,登上三楼,立刻看到席琳夫人的房间‘门’敞开着,席琳歪倒在‘床’边,以往梳理整齐的柔软秀发散落开,挡住了大半个脸,半躺在地板上,身体微微‘抽’搐,发出淡淡的**声!

    巴洛克急忙过去,将席琳夫人抱着扶起来。她身上一股浓烈的酒味,拨开散‘乱’的头发,只见席琳美丽的脸上挂满了泪珠,嘴角兀自沾着呕吐的秽物,闭着眼睛,下意识的**出声,似乎很痛苦!

    这是喝醉了,也不知道她究竟为了什么,喝成这样!将席琳抱上‘床’,那身沾满呕吐物的魔法袍是不能穿了,巴洛克给她脱了下来…………他发誓,自己没有丝毫别的念头,但席琳夫人‘诱’人的身躯实在令他有些把持不住。魔法袍下单薄的浅白‘色’**,几乎遮掩不住高耸的酥‘胸’,透过领口能够看到大片白皙的肌肤……甚至那微微颤抖的两个嫣红的点。往下……陡然收紧的纤腰盈盈不堪一握,再接着就是‘挺’翘的丰‘臀’……。

    几乎是憋着呼吸脱下席琳那身脏衣服,急忙给她盖上被子,然后逃命般跑了出去。巴洛克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而且男‘性’兽人在某些方面格外的旺盛,……这或许也是人类的贵‘妇’们喜欢找兽人做**的原因,至少人类的男人在身体的本钱方面,怎么也比不上兽人!

    冲了一个冷水澡,压下那股躁动,又将小楼里收拾整齐。巴洛克回到席琳的房间,用湿‘毛’巾仔细擦干净席琳的脸,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席琳忽然醒了过来!她可能喝了太多的酒,意识还是不太清醒,双目失神的喃喃:“水……水……!”

    巴洛克倒了一杯水,搀扶着她,喂她喝了。席琳手臂紧紧的抱住巴洛克的腰,将脸庞伏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巴洛克试着掰开她的手臂,却怎么也不成功。如果再用力就会‘弄’疼了她。无奈,只好半躺在席琳那张柔软透着一股温馨香气的‘床’上,两人半拥着熬过这个夜晚……!

    这简直是最幸福的煎熬,巴洛克一夜都没睡。席琳睡觉很不老实,总是在他怀里扭动,。原本肌肤接触就令巴洛克心火旺盛,这样一番折腾,更是几乎把持不住。…………巴洛克不是一个好人,如果可能,他毫不介意和这个成熟的‘女’人发生点什么,但是他害怕席琳苏醒后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万一危害到他解救族人的计划,那就得不偿失了。

    天亮之前,席琳终于放松了手,巴洛克也解脱了出来。走下楼,想了想,去了图书馆。

    大图书馆里总是有人,而且因为是魔法阵控制,所以拿着席琳的魔法卡,很容易就进去。

    他有一个疑问,昨天拿走的那份帕德亚城下水道图似乎缺了点什么。因为即便对于一座大城来说,那地下排水渠也太宽阔了些,这是致命的缺陷。设想,如果有外敌来攻城,只需派出很少的人,就能够通过排水渠进入城内,魔法师们设计这座城的时候,不会留下漏‘洞’,肯定会有什么防御的手段才对,他需要来找一找线索。

    “你在找这个吧!”巴洛克在书架上搜寻的时候,身后忽然扔过来一卷羊皮图卷,扎卡里的声音传来,不带丝毫感情!“年轻人,能否告诉我,你寻找帕德亚城的下水道设计图做什么?”

    糟糕,被发现了!巴洛克心里有那么一刻,萌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冲动。随即这个念头被掐灭……扎卡里虽然不是魔法师,却修炼了兽战气,拥有大地骑士的等阶。即便巴洛克身上有古怪,能够给予他致命一击,但他根本阻止不了扎卡里临危示警!

    “扎卡里先生,您在说什么?我只是来找一些书看而已,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我可以在这里自由出入的。”巴洛克回头,神‘色’平静的说道。

    “年轻人,不要在一个老人面前撒谎,也不要做无谓的狡辩。说出你的目的,否则即便是席琳也帮不了你。”扎卡里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和蔼,神情严肃,身上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动,仿佛随时都会爆发强大的兽战气攻击。

    “扎卡里先生,说话要有证据。”

    “嘿,如果没有证据,你认为我会在清晨来图书馆阻止你吗?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族人进入下水道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发现了。现在……恐怕他们已经被全部擒拿住了吧!”

    该死,巴洛克如同被凉水泼了个透心凉!齐亚德和塞西尔昨夜才进入地下水道,立刻被发现并擒住了?糟糕,这座城市的地下果然有防御,极有可能就是魔法师们构建了警示魔法阵……!

    怎么办?巴洛克陷入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