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人类的歧视从来不曾改变
    在某个房间里,科雷克国王没有丝毫羞愧的对巴洛克说:“很抱歉,我必须要更改一下对你的承诺了。这并不能怪我违背诺言,原因你自己清楚……在角斗场里你癫狂的一番话,经过德尔塔侯爵渲染,已经传到了贵族们的耳中,没有人立刻来找你麻烦,已经是我压制的结果。不过你若是一点代价都不付出,是不可能的了。”

    巴洛克表情平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淡淡点点头,道:“我在听着,尊敬的国王陛下!”

    科雷克总觉得巴洛克那淡淡的语气中,充满了讽刺,而且不卑不亢的样子令他非常讨厌!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里对兽人少年充满了厌恶——————人类的劣根‘性’,他们总是这样,在需要用到别人的时候,会心平气和的说话,并许下一些看似美好的承诺。而一旦兽人的利用价值没有了,便会暴‘露’本‘性’。巴洛克已经看透了科雷克国王,他对兽族的歧视和其他人类一样,从来都没有改变。外面盛传他是一个对待兽人温和的国王,也只不过是一种秀,是为了显示他仁慈君王的形象罢了!或许这种仁慈会赐予人类的臣民,但绝对不会给兽人。

    “那场角斗,你需要和你的族人一起参加,只要你们为奥德里亚帝国来的客人奉上令人满意的表演。我会遵守承诺,还你们自由,并给你们丰厚的赏赐。”科雷克国王说道,似乎感觉说服力不够,又补充了几句:“你可以完全放心,我不会安排你们进行必死的角斗表演,虽然不可避免会有伤亡,但绝大多数你的族人都能活下来。”

    “感谢您,陛下,您的仁慈令我感动。我没有任何异议,会完全遵从您的意志。”巴洛克躬身说道,脸上洋溢着笑容,说不出的温和。

    “好了,你退下吧!为了稳妥起见,明天你再来为克莱尔治疗一次,然后就去角斗场和你的族人准备下个月末的表演吧!”科雷克国王挥手让巴洛克退下,他看够了这个兽人那张写满了嘲讽的脸,满肚子的怒火,刚才差一点忍不住,赶紧让他走,免得情绪失控!

    巴洛克施施然转身离开,忽然停下脚步,回头道:“陛下,您的那张手令还不会失效吧?”

    “当然,在角斗表演结束之前,它都拥有合法的效用。而且不单仅限于角斗场,你是自由人,可以任意在帕德亚王城出入。”

    “真诚的感谢您,陛下。”巴洛克这才表情严肃了一点的道谢,回头离开了!………………

    还以为席琳夫人会在王宫待一会儿,没想到巴洛克走出来的时候,席琳已经坐在马车上等着他了。

    钻进马车,缓缓离去。在车上,巴洛克忽然发现席琳夫人的脸‘色’带着没有消退的红晕,仿佛刚刚平复‘激’动的情绪。“席琳夫人,您没事吧?”

    巴洛克很关心的询问了一句,却惹得席琳夫人瞪了他一眼,哼道:“没你的事情……!”然后自顾出神。巴洛克哑然,不知怎么得罪了她。最后想了想,归结于‘女’人的歇斯底里,,便向后一躺,闭上眼不再说话了!

    经过角斗场的时候,巴洛克下了马车,告诉席琳,自己可能会很晚才回去,然后走进角斗场的高大建筑。席琳想了想,忽然让车夫送她回德尔塔侯爵府!那里是她名义上的家,而且即便为了国王的命令,也不得不回去面对那个令她厌恶的男人!想到国王让她去做的事,席琳心里涌起一股绝望的羞耻!有那么一刻,疯狂的念头在心里萌生……几乎忍不住自暴自弃真的去找一个**,随便解决自己的第一次……也好过给了那个荒‘淫’无耻的男人!

    苏珊王后在王宫里的话依然在脑海里回响:“席琳,我的妹妹,你找一个兽人**,这没什么,贵族的那些夫人们,哪个没有荒唐的事情呢?但是你要记住,不要真的爱上兽人。嗯……巴洛克确实是一个罕见的英俊兽人,你会对他‘迷’恋并不奇怪!但是他身上的‘毛’发决定了他永远不会成为人类。你们注定没有结果,趁现在陷入的还浅,理智的结束这段荒唐的感情,如果你下不了决心,让我来做好么?我可以给他足够的钱,赐予他一生自由,让他离开帕德亚……!”

    似乎所有人都误会了她和巴洛克的关系,巴洛克自己也清楚,但却从来不去解释。因为这种误会对他有利,可以在做某些事的时候,用这层身份遮掩很多东西。

    “该死的巴洛克,你难道不知道这对我的声誉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么?”席琳胡思‘乱’想了一路,最后将‘乱’七八糟的事情通通抱怨在巴洛克身上。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当一个‘女’人所有事情都对一个男人抱怨的时候,其实情绪已经很微妙了……!

    ………………分割线…………

    巴洛克击败赛尔特的那场角斗,令角斗场里的所有人畏惧,加之国王的手令起到的震慑用,也就有了非常不错的结果。管角斗士饭食的金姆管事,尽管心里恨得牙疼,还是不得不满足兽人们的一切要求,好在那丰盛的烤‘肉’,火‘腿’,热气腾腾的白面包,还有朗姆酒,都不是‘花’他的钱,也不心疼。角斗场老板赛斯顿非常慷慨的拿出足够的钱币,让金姆揩了不少油水!

    巴洛克再次出现在角斗场里,兽人们已经在开始训练了。那些角斗士训导没有一个人过来指导,反而把所有人类的角斗士都聚在一起‘操’练。赛尔特最近一段日子需要养伤,曾经叮嘱他们绝对不能让人类的角斗士放松训练…………待他的伤势恢复,还要从这里面挑选出‘精’锐的角斗士,来与兽人们进行生死对决!

    八十九个兽人孤立在角斗场的偏僻角落里,从来没有接受过格斗搏杀,或组队小军团冲杀训练,一个个只会挥舞木剑砍劈,动呆滞僵硬,让远处的人类角斗士们时不时爆发嘲笑。兽人纷纷感觉沮丧,情绪低落。哪怕他们想要认真的‘操’练可是却不知该从何处练起。

    “啪啪啪”巴洛克拍着手掌走过来,高声叫道:“我的族人们,看过来!”他右手里提着自己的战斧,左手则拿着一面中型的护盾,见所有族人都围拢过来,才说道:“不要去学人类的那些格斗术,那些并不一定适合我们。你们有没有认真的想过,我们是兽人,如果不论魔法和斗气,仅仅只限于身体力量的话,兽人是最强悍的,这毫无争议。”

    所有人认同的点头,巴洛克说的没错,兽人的力气比人类强大的多,这是他们的优势。

    “而且你们要知道,这里是角斗场,是不允许使用魔法和斗气的地方。那么这里可以说就是兽人的天下,面对力量比我们弱了一半的人类,我们有什么理由值得害怕?”

    “但是,巴洛克……”巴罗坦提出疑问,他犹豫的说道:“人类的格斗术很强大,他们的速度和技巧能够弥补不足,在角斗中,很多次我们还没有靠近他们的身体,就已经被他们击中要害,如果是在拼杀的战场,我们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巴洛克没有说话,而是扔过去手里的护盾:“巴罗坦,捡起护盾,拿好。”

    巴罗坦疑‘惑’的拿起护盾,刚要问巴洛克要做什么。就见巴洛克猛地举起战斧,大吼一声,狠狠的劈过去!在巴罗坦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那把锋利的战斧已经劈在了护盾上。

    “咔嚓,咯吱”一声,‘蒙’着一层铁皮,又缠绕了一圈油浸野藤的坚硬护盾,被巴洛克一斧头劈成了两半。如果不是他收力及时,怕是巴罗坦半个身子也会被劈碎。饶是如此也让巴罗坦吓得脸‘色’发白!族人们也都不知道巴洛克要做什么,都有些忐忑不安。

    “巴罗坦,告诉我,如果让你来劈这面盾牌,能不能破开?”巴洛克问。

    “能……但是没有你这么厉害!”巴罗坦略一回想,感觉巴洛克刚刚那斧头,自己拼尽全力,也是能够砍出这种效果的。

    “很好,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兽人的力量,如果是人类来砍,至多在盾牌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痕。”巴洛克看着所有人,几乎是带着狰狞的咧嘴一笑,大吼一声:“我们或许没有人类灵敏的动,没有他们‘精’妙的格斗术,但是我们有自己强悍的力量。也许我们单打独斗的时候,甚至没有机会用战斧劈中人类的盾牌。但是我们有九十个族人,当我们站在一起挥舞战斧,人类所谓的格斗术和身法就成了可笑的笑话,他们能够躲开一柄斧头,难道能够躲开九十柄战斧吗?”

    兽人们的眼神亮了起来,巴洛克继续鼓动:“去他的角斗技,去他的人类格斗术,我们是兽人,力大无穷的兽人。一切阻挡在面前的,只需要用战斧劈碎,劈碎,劈碎……!我们不需要训练什么,我们只需要信任自己的兄弟,保护好自己的后背。我们只会向前冲,杀光眼前一切,去争取自由!人类对我们兽人的歧视从来不曾改变,让他们见鬼去吧,我们用自己的战斧去杀出自由!兽人……自由……兽人……自由!”

    巴洛克也不知为何,最后那些话完全是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也许是压抑的太久,需要发泄吧!但效果出奇的好,族人们一个个热血沸腾,哪怕是老兽人齐亚德,忍着肩膀伤口的疼痛,也举起双手跟随巴洛克怒吼!

    …………分割线…………

    ‘肥’胖的身影在角斗场的一处角落,注视着巴洛克和兽人们。赛斯顿的小眼睛里透着‘精’光,喃喃自语:“这个兽人不能让他活着了,否则他必然会给人类制造大,麻烦。但是……还是可以利用他,做一些事情的!在这之前……不妨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