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一人之威
    “我站在这里,随时等待你的挑战。”巴洛克神‘色’淡定。

    “巴洛克不要……,赛尔特他……他是角斗场的恶魔,你不了解角斗场的规则,这里不准用斗气和魔法,咱们兽人的萨满之力也在被禁止之列。比拼的完全是格斗厮杀的技巧,和身体的本能与血‘性’。赛尔特几乎在角斗场活了半辈子,你不会是他的对手。”巴罗坦着急起来,劝阻巴洛克。

    好兄弟居然没有成为奴隶而是自由人,甚至能够‘弄’到国王的手令,巴罗坦真的不想他在这里遇到不测。部落已经毁了,能够有一个族人自由的存活,对所有来自砂砾荒原的兽人来说,都是一个小小的安慰与寄托。

    “巴洛克,走吧,离开这里,去北方冻原,祖先留下的传说,我们的根在那里。这些人类让我们假扮霜狼氏族的兽人,岂不知我们的血脉就是从那里流传出来的,去找我们的同胞,不要再回来了。”最开始被狮子扑倒昏死过去的老兽人,不知何时苏醒过来,在搀扶下走到巴洛克身边,他已经是幸存者中最年长的一个了。

    巴洛克有些印象,记得在蛮蜥部落的那次聚会,看到过这个老人,好像叫做齐亚德,是某个小部落的族长。“齐亚德族长,带着我们的同胞们站在一边吧,我们有同一个祖先,同样的血脉,在图腾之灵的俯视下,您认为我会做出抛弃同族自己逃跑的事来么?”

    “而且……”巴洛克微微一笑“我还不一定会输!”他是有底气的,马西莫可是做了一辈子的角斗士,在角斗场里搏命,最后居然还能以八十多岁的高龄善终,除了他那‘蒙’神庇佑的好运气,自身的实力至为关键。老人没有任何藏‘私’,将所有角斗的技巧和搏杀术都传授给了巴洛克。巴洛克又是拥有两个灵魂融合的恐怖大脑,完全学会了这些技巧。可以说此时的巴洛克即便从来没有和别人角斗过,却不畏惧任何人!

    整个角斗场‘骚’动起来,恶魔赛尔特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下场角斗了,这使得所有包括守卫,训导,奴隶,和别的角斗士都围拢过来,期待看这一场‘精’彩的表演————方才巴洛克一击砍死雄狮的一幕非常震撼,除了在加速的时候用了斗气,整个过程完全是一副以命搏命,纯碎的角斗场杀法。无论是他的速度还是力量,都不可小觑,会是赛尔特势均力敌的对手。而这种对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所有人哪怕是胡思‘乱’想的德尔塔和生气的赛斯顿,都来了兴趣!

    “角斗的方式你来挑,赤手空拳,兵器,弓箭,骑马对攻……或者进入斗兽场生死搏斗,你选吧!”赛尔特并不因为面前这个兽人的年轻而轻视,他也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只有白痴才会那么做……在生死战场上,哪怕是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赛尔特也会先结束他的‘性’命,才会发表感慨。以往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人,仅仅因为一些可笑的疏忽而丧生。他能够称霸帕丁顿王国角斗场这么多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哦,我是客人,你是主人,还是你来推荐吧!”巴洛克无所谓的说,他看出来了,眼前这个野兽般的人就是个疯子,一生为了血腥搏斗而活的疯子。这种人是绝对不屑于在搏斗方式上算计对手的。

    “很好,这算是盛大角斗表演之前的预演吧!我宣布,获胜者将会得到二十枚金币的奖赏。”德尔塔侯爵‘露’出笑容,将自己的钱袋随手放在面前的石桌上。

    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要知道一个品相上好的角斗士,也不过三五个金币就能买下,二十枚金币足够王都普通一家舒舒服服过好几年的富裕日子了。

    赛尔特撇嘴以示不屑,他不喜欢金币,脑子里只有竞技场上的热血搏杀,巴洛克说得对,他确实就是个疯子!

    巴洛克算是兽人中的异类,才不会有被侮辱了的感觉……哪怕他是个自由人!点点头,用所有人都能听得的声音说道:“很好,这些钱足够给我的族人们换一些好点的衣服和食物了。”

    是自信还是自大,只有比过才知道。赛尔特好在也不完全没有脑子,既然巴洛克让他选择方式,他想了想,便说道:“你身上携带国王的手令,我就不能杀了你,换钝头的木质武器吧,当然,断‘腿’断手恐怕在所难免,你要有所准备!”他选择了兵器搏斗,巴洛克无所谓的点点头。

    很快有人拿过来两把黑‘色’的木剑和盾牌,这种盾和剑用了特殊的黒木制成,坚固而且非常沉重,几乎和铁制的武器一般重量。

    所有人都离开了角斗场,登上看台,巴洛克的族人们也被挡在一片铁栅栏外,担忧的看着场内,刚刚和族人的重逢,还没有多少喜悦,千万不要最后变成悲伤。

    赛尔特拿起一把剑一张盾,转身向外圈走去!巴洛克脱去衣服,也**着上身,‘露’出丝毫不逊于赛尔特的扎实肌‘肉’,拿起自己的剑盾,缓步走向外圈。两人相距几十步后,停下对视。

    德尔塔侯爵丢出一根手巾,落入场中,在手巾落地的时候,巴洛克和赛尔特同时动了起来!

    双人角斗不同于小军团角斗,场地不够开阔,也无须费心指挥,他们比拼的就是彼此的速度,力量,和选择攻击的机会,有时候完全出于本能。当两张盾牌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的时候,手中的剑同时向下方‘露’出的大‘腿’上砍去。一声沉闷的‘交’击声,两把黑木剑足够坚固,居然没有被劈断。

    手中剑被阻住了去势,左手臂也因为盾牌撞击微微发麻,两人猛地推开对方,错开,谨慎的对视,缓缓的游走。他们刚才都试出了彼此的速度和力量,不相上下。谁都在寻找弱点,偶尔一次‘交’击,立刻退开。

    看台上有些沉闷,似乎对没有想象中的血腥搏杀感到失望,只有那些实力强大的角斗士,从巴洛克和赛尔特的比斗中,看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东西!

    赛尔特这个恶魔居然被人‘逼’得谨慎起来,只能说明那个兽人少年角斗技强大的可怕。这不是无的放矢,有好几次,赛尔特用出了非常诡异却隐秘的手法攻击,都被巴洛克轻松躲过,就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似的。反而借此发起反击,让赛尔特无功而返。

    那些可是角斗士中流传的秘法,很少有人会学会,因为那需要经历足够的厮杀和磨练。赛尔特呆在角斗场几十年了,学会并不奇怪,可是那个兽人呢?他是怎么学会的角斗秘法?

    很快沉思的人被场中突变的局面吸引过去,两人发现都奈何不了对方以后,干脆放弃了防御,他们抛下盾牌,双手握着木剑,凶狠的向对方劈过去。格挡,砍劈,‘交’击,旋劈……,分不清是谁攻击谁,看的人眼‘花’缭‘乱’,在那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扪心自问,哪怕德尔塔这个大地骑士都不得不承认,如果不论斗气仅仅比拼战技的话,他根本不是下面两个人的对手,甚至能不能挡住十个回合都成问题。

    场面逐渐变成了人们希望看到的那样,华丽,令人热血沸腾。人们已经忘记了那个兽人年轻的令人吃惊的年龄,他丝毫不落下风的表现让人惊喜。德尔塔‘摸’着胡子,忽然有了一个念头……将这个家伙也‘弄’进角斗场表演,肯定会让奥德里亚的那位王子高兴……!

    巴洛克保存了实力……并不是说他的兽战气和萨满之力。或许是因为灵魂强大的缘故,在和赛尔特疯狂对攻的过程中,他甚至惊讶的发现,自己还有余力去观察赛尔特的表情。这个人果然是疯子,已经完全陷入一种狂热当中,一切的厮杀完全处于本能,就像野兽,比兽人还要兽人!

    不知对砍了多少次,黑木剑终于承受不知巨大的力量,伴随一声咔嚓脆响,碎裂爆散。赤红双眼的赛尔特大吼一声,合身过去,他此时完全陷入狂热,早就忘记了最开始选择的是兵器搏斗,赤手空拳轰向巴洛克。

    巴洛克眼神一凝,左脚横推偏移半个身体,在赛尔特拳头击空,身体前倾的刹那,右拳狠狠的砸向他的左肋。赛尔特反应迅捷无比,瞬间曲臂,变拳击为肘击,砸向巴洛克的脑‘门’。巴洛克也是丝毫不逊的猛然低头,最开始那一拳的方向不变,依然捣向赛尔特的左肋。

    赛尔特毕竟已经老了,六十多岁的人根本无法和年轻力壮的巴洛克媲美,他方才对拼兵器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而巴洛克才刚刚感觉热身。这一下躲避并未完全闪开,赛尔特只觉得肋部忽然变得麻木,似乎传来一声脆响,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腿’脚不听使唤的向后倒退一步。

    角斗场上容不得丝毫的怜悯,此刻的巴洛克冷酷无情,趁势合身扑过去,左‘腿’屈膝狠狠的撞击在赛尔特的腹部,两手抓住他的肩膀,不使赛尔特因为膝撞而摔倒。然后刚刚落下的左膝再起抬起,撞击……抬起……撞击……当赛尔特口中狂吐鲜血,眼中赤红消散暗淡,同时看台上阵阵惊呼,并传来德尔塔的大声喝止,巴洛克才冷冷一笑,抓起赛尔特的身体,仿佛巨龙般大叫一声,生生的将两百多斤的赛尔特扔上了数米高的观众看台上!

    整个角斗场寂静无声!随即爆发一声凄厉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