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希望与决定
    克莱尔年幼的时候还好,不懂事,‘精’神力弱,自然看不出什么。。 但随着她逐渐成长,‘精’神力总要增长,而那个缺口却将她的‘精’神力倾泻出去。就像一个木桶,一块木板短了一截,整个木桶的水只能维持在最短的那木板的层面上。

    如果克莱尔不再长大,或许还不会危及生命。但她的身体和一切都在成长,‘精’神力却跟不上。就像吃饭,五岁的时候一天吃半碗饭就饱了,但到十五岁,二十五岁的时候还是只吃半碗饭,天长日久非饿死不可。

    巴洛克知道,随便一个魔法师就能够发现克莱尔‘精’神海里的缺陷,但却根本无法解决。毕竟魔法师只是魔法师,不是灵魂修复师。而兽人萨满就不一样了,在这一刻,巴洛克忽然有了一种很深的优越感。

    他‘弄’不懂兽人的魂海和魂力构成的原理,却不妨碍他去利用魂力……不会造枪,总会开枪吧?

    人类总是称呼兽人野蛮卑贱愚蠢,但从萨满之术中,巴洛克隐隐发现兽人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差,此时的衰弱肯定有某种原因。尽管有些可笑……他此时自身还一大堆的问题没解决,但却总有一种感觉……他最终会去触碰那个原因!

    有些想多了,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巴洛克无法立刻修复克莱尔的‘精’神海缺陷,这需要一个过程。除了克莱尔的‘精’神海太脆弱,经不起太大‘波’动外,巴洛克自己的魂力也会有不小的损失,毕竟这种事情就像用自己的血给克莱尔输血一样,即便自己最终会生出新鲜血液,也会虚弱一段时间。

    小心的用魂力去融化祛除‘精’神海缺口上的暗淡部分,这个过程就像在做‘精’密的手术,将那微小的黑‘色’暗影一点点吞噬,然后在自己魂力的温养下,引出‘精’神海的‘精’神力自动来修复缺损。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守在‘门’外的国王和王后已经越来越不耐烦,而屋里却没有丝毫动静。

    “怎么了?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为什么里面没有丝毫动静?我们应该进去看看。”王后坐立不安的说。

    席琳在一旁劝解,她心里同样焦急,却只能故淡定的安慰王后。科雷克国王反而神‘色’平静,抱‘胸’站在房‘门’外,温和的说道:“没有那么快,苏珊,你应该看过王室那位先祖的日记。当初那位兽人萨满第一次救治他的时候,甚至‘花’去了整整一天一夜,如果不是兽人的身体健壮,恐怕会‘精’疲力竭而死。巴洛克还只是一个年轻人,成为萨满的时间不长,他甚至会需要更多时间。”

    似乎看到王后不但没有安稳,反而越发担忧,国王忙苦笑的安慰道:“不要着急,至少屋内没有任何声音,这是好事,说明巴洛克正在救治我们的宝贝,她会没事的,相信我。亲爱的,你应该去休息一下,说不定再次过来的时候,我们的宝贝已经苏醒了。”

    王后怎么可能放心离去?她张开口刚要说话,忽然房间的‘门’从里面推开,巴洛克脸‘色’苍白,几乎没有血‘色’的走了出来,身躯摇晃,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国王夫‘妇’和席琳立刻围了上去,一脸的急切和期冀!

    “很高兴的告诉诸位,克莱尔公主的病情稳住了,而且我能够治愈,但是需要一段时间……!”巴洛克的话说不下去了,惊喜若狂的王后失态的抱住了他,如果不是席琳急忙拉住姐姐,尊贵的王后甚至会在巴洛克的脸上‘吻’一下。饶是如此,国王陛下也脸‘色’发黑,所幸王宫里没有外人,若是这事儿被传出去,各种嘲讽和谣言绝对会让人头痛。

    “谢谢你,巴洛克萨满……谢谢……”王后语无伦次,只会说一声谢谢。巴洛克微微躬身行礼,转过去对国王道:“陛下,请容我告退,过几日我会再来为公主治病。”

    巴洛克的脸‘色’可不是装出来的,国王多少了解一些治病的过程,这需要极大的消耗兽人萨满的魂力,甚至消耗过度的话,会造成永不可弥补的伤害。在救治自己‘女’儿的事情上,巴洛克没有藏‘私’,国王认为自己也应该表示一下诚意。

    “于尔班……。”国王唤过自己的贴身仆人,吩咐:“给巴洛克签一张手令,证明他的自由人身份,在帕德亚王都,我给予他拥有一部分特权的权利。”

    “哪一部分权利?”于尔班询问道,他此时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兽人来王宫的目的了,能够救治国王最喜爱的‘女’儿,得到再多的赏赐也不稀奇,如果巴洛克不是兽人的话,甚至国王会赐给他贵族爵位。

    “让他可以自由出入王都任何的角斗场,可以保护他所要保护的角斗士,所有人不得阻拦。”

    “陛下,感谢您,您的仁慈就像您的王冠般闪耀。”这是巴洛克踏入帕德亚王都以来,最发自内心的一句感谢话。为国王的贴身仆从,于尔班随身总是带着纸笔,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淡黄‘色’的羊皮卷,摘开鹅‘毛’笔的笔套,刷刷的写完手令。并非永久‘性’的谕旨,所以不需要滴上火漆,只是接过国王的戒指,在羊皮纸上盖上印记,一张临时的国王手令便‘交’到了巴洛克的手中。

    躬身告辞,巴洛克急匆匆离开王宫。此时房间里已经传来欢笑声,小公主不知何时苏醒了,科雷克忙走进去,看到‘女’儿的第一眼,就从她清澈明亮的眼神中知道,自己的‘女’儿真的开始恢复了!

    苏珊王后虽然看似柔弱,却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高级魔法师,她刚才已经查看过‘女’儿的‘精’神海,那缺口上的黯淡黑光已经被完全祛除,此时正有一圈白‘色’的光晕笼罩缺口,维持着克莱尔的‘精’神力不再流逝。小公主的‘精’神海内,也开始有一丝丝的力量在缓慢修复缺口。令她震惊的是,即便巴洛克再也不来为克莱尔治疗,小公主也能够随着‘精’神海自我修复,而最终恢复健康,只是这个过程会非常的漫长罢了!

    王后想了很多,兽人萨满的力量确实可以治愈帕丁顿王室家的遗传绝症,但却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能治好,否则也称不上绝症了。王室那位被治愈的先祖,可是将兽人萨满留在身边一辈子,才保证不再复发的……但眼前自己恢复健康的‘女’儿却显示,这个兽人少年巴洛克的能力非常令人震惊……甚至是可怕!

    人类与兽人敌视,两个种族的仇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所能解释的清的了。在兽人占上风的时候,他们会尽一切可能压制人类的发展,同样……人类崛起以后,也在抹杀一切能够让兽人再次崛起的因素。这是两个种族之间的大是大非的恩怨,有那么一刻,苏珊王后很想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但是为一个善良的人,她做不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来,嗫嚅了一下,最终闭上了嘴。…………巴洛克并不知道,自己在生死之间打了一个圈,这是他最危险的一次。

    “克莱尔身上看不出一点不好的痕迹,只要那个兽人少年再来治疗几次,她就能够完全恢复健康了。”既然选择为兽人保密,苏珊不介意再多掩饰几句。好在脸上的喜悦表情不是假,国王并未发现异常。

    “妈妈,父王,姨母,你们都在这儿呀!”小公主刚一醒来就见到自己最喜欢的人,非常高兴……当然,还有她最最喜欢的宠物跳跳,就是那只绿箭松鼠!小姑娘忽然皱了皱眉头,歪着脑袋说道:“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毛’茸茸的人在陪我聊天,虽然他身上有一层薄薄的‘毛’,但是是银‘色’的,非常好看。而且他好英俊哦,比父王还要英俊。我们玩的很开心呢,妈妈,你见过那个人么,我还想和他在梦里聊天。”

    “亲爱的,你不是做梦,你的病被他治好了,以后你吃再多的甜食也没关系了。”王后抱着乖巧的‘女’儿,笑着说道:“过几天,那位英俊的‘人’还会再来,到时候你就能亲眼看到他了。”

    王后和‘女’儿在一起其乐融融,国王松了一口气,身上仿佛卸下一副重担。这才转过身看向默默不语,并未离去的席琳。德尔塔和席琳的事情,是该有个了结了!无论是对王后的‘交’代,还是最近德尔塔立场的摇摆,都迫使国王必须做出决定。————既然德尔塔敢暗中和奥德里亚帝国的人勾结,甚至与那个流亡者接触,那么就不要怪国王的处置了。

    德尔塔家族是王室最忠心的家族之一,王室也总是不吝丰厚的赏赐,但在老德尔塔侯爵去世之后,现在的这位侯爵似乎有了某些不一样的想法。不再安于现状,想要让自己的爵位再向上升一升。他的家族可不是那些动辄数百近千年的老牌贵族,兴起只有百年,要按部就班的提升爵位,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而德尔塔侯爵却不想等,那么只有选择一条近道了!

    当然,近道虽然会获得足够丰厚的报酬,却往往让人忽视背后那血淋淋的现实……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整个家族的彻底毁灭!

    “席琳,听说你带来两个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