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王宫
    席琳觉得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忍受那个寡廉鲜耻的男人,哪怕要承受老吉恩公爵的怒火,她也决定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

    牵扯到吉恩和德尔塔两个在王国举足轻重的家族,离婚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私’事,已经成了触碰王国神经的政治大事。虽然下定了决心,但在这之前,最重要的还是克莱尔公主的病情,如果巴洛克真的能够救治,那么毫无疑问国王和王后,都会站在她一边支持她。

    “兽人,你刚刚杀死了一个高贵的魔法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图尔基完全没有阶下囚的觉悟,盯着巴洛克,冷冷的说道:“这意味着即便有席琳夫人的庇护,你也难逃惩罚……死的惩罚。”

    “是吗,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认为,既然我非死不可了,何不再杀一个魔法师和我一起步入亡灵殿堂?”巴洛克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匕首,轻轻放在图尔基的脖子上,绕着圈,那锋利的刀刃划过脖颈,带起一丝丝凉意。

    眼前的兽人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图尔基惊恐的对席琳夫人叫道:“让这个该死的兽人离我远点,我是魔法师,高贵的魔法师……。如果你让这个兽人伤害我,即便你是王后的妹妹,也必须要给学院一个‘交’代,你的名声也就彻底毁了,难道你真的不在乎了吗?”

    “巴洛克,放开他吧!”席琳情绪有些低落,对巴洛克说道。巴洛克收起了匕首,饶有兴致的看着图尔基,让魔法师全身不舒服。

    席琳抬起头,却对图尔基说道:“我不会杀你,但一位帝国‘女’伯爵也不是任人轻侮的,我会将你和死的那个家伙‘交’给国王,由国王来决定对你们的处罚。我没有做过的事,我问心无愧,让那些心里‘阴’暗的人去说吧!”

    巴洛克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伸出手掌,砍在图尔基的脖颈上,让这个魔法师翻着白眼昏死过去。

    “明天去王宫的时候带着他,今晚你就先看守他一晚吧!那个死掉的人拖出去,别‘弄’脏了地板!”席琳夫人头也不回的走上楼梯,对巴洛克说了句。

    貌似自己还是名义上的席琳随从,这种事情确实需要自己来做。挠了挠头,看到一旁趴着打盹的拉克不禁气愤的捶了它脑袋一下:“臭小子,如果你将这两个家伙都咬死,不就没那么多事了么?现在还要让我来熬夜看守……不行,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好好看着,兄弟!”

    巴洛克一手拖着一个人走出客厅,随手扔在小‘花’园里,然后将拉克一脚奔出房间,自顾回房间去了。留下眼泪汪汪,委屈至极的土狗…………明明是你要活口的!

    ………………分割线………………

    第二天清晨,王宫派了一辆华丽的王室马车进入学院,国王的贴身‘侍’从亲自来接。当看到席琳屋外的情景,不禁有些发呆……两个人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而一条丑陋的土狗正站起身来,抖抖‘毛’,翘起‘腿’美美的在某个人的脸上撒了泡‘尿’,然后传来一声惊飞无数飞鸟的尖叫!“该死的贱狗,滚开,滚开……!”

    “拉克,你能不能让他安静点?”巴洛克推开‘门’走出了,有些睡眼惺忪。昨夜闹腾那么久,他回去也没有睡好。……之所以说也,因为席琳夫人从楼上走下来,眼圈也是淡淡的发暗。

    两人几乎同时走出屋‘门’,而且都顶着黑眼圈,被国王的贴身‘侍’从完全看在了眼里……一群乌鸦在脑子里闹腾,浮想联翩起来!

    当然,为国王的心腹,他知道有些事情即便看到也要当做不知。矜持的躬身,对席琳说道:“席琳夫人,两位陛下还等着你们去皇宫一起用早餐呢,请您跟我走吧,不要让陛下们等太久。”

    “好的,于尔班先生,我们这就来。”席琳夫人急忙转身回房间,这幅憔悴的模样可不适合去见国王王后。一刻钟后,终于恢复了优雅与美丽的席琳走出来,上了马车。巴洛克没有这个待遇,如果国王真的让一个兽人坐进王室马车,那么他们的脸面就丢尽了,会成为整个大陆人类的笑柄。

    赛拉再次被留在这里看家……和拉克一起。马车走了,巴洛克骑在一匹马上跟随,至于那两个一死一活的魔法师……,席琳要实现自己的决定,他们是关键的证据,所以也被带去了王宫。

    王宫距离学院其实并不远,王室马车飞驰下,很快就到了。尽管非常的雄伟华丽,但在看过学院魔法塔楼群的惊讶之后,王宫反而逊‘色’了一些。

    进入王宫城堡,‘侍’卫自然不会让死人和俘虏进入,将图尔基和同伴暂时囚禁在一旁,马车直接穿过王家园林,来到一座仿佛童话般的小楼停下,这里是克莱尔公主独有的世界,是国王和王后特意为心爱的‘女’儿建造。

    “陛下和公主正在里面等着你们,席琳夫人请跟我来。”于尔班说道,同时不忘严厉的叮嘱身后的巴洛克:“兽人,这里是帕丁顿王宫,注意自己的言行。”

    早已习惯了人类的歧视,巴洛克表情没有丝毫‘波’动,跟在席琳夫人身后走进小楼。仿佛昨天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国王很有威严的接受了席琳的问候,巴洛克仅仅躬身行礼,让他卑微的单膝跪地绝不可能。于尔班已经怒容满面,认为是自己的失误让兽人在国王面前放肆,刚要呵斥,科雷克国王摆摆手:“兽人粗俗,可以理解,于尔班,下去吧。”

    贴身仆从忙躬身,忽然想起什么,在国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国王立刻皱紧了眉头,看向席琳。席琳简单的将昨夜发生的事情说出,没有丝毫隐瞒。

    于尔班在国王身边,刹那间感觉一股冷意从国王身上散发,知道国王发怒了。他自然不会知道,国王并不是为了德尔塔侯爵夫‘妇’那点肮脏事发怒,而是在后怕……所幸兽人没事,若是偷袭的魔法师得逞,那岂不是自己的‘女’儿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将那个魔法师囚禁起来。”国王冷漠的吩咐,回头对席琳温和的说道:“我会让某些人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相信你,尊贵的陛下,现在还是先让我们去克莱尔那里吧,没有什么比她的事情更重要了。”

    国王点点头,迈步向后面卧室走去,席琳和巴洛克跟随着进入公主的房间。

    即便得到绿箭松鼠,让克莱尔‘精’神好了一些,但似乎是过度的兴奋,今天早晨她再一次昏‘迷’,苏珊王后守在‘床’边,眼圈通红,刚刚哭过。看到席琳和巴洛克进来,苏珊站起来,和妹妹拥抱,哽咽的看向巴洛克,‘露’出无助的期待眼神:“巴洛克……萨满,请您务必尽力,我不能没有我的宝贝……我会心碎死掉……。”哪怕眼前这个兽人是那么的年轻,甚至是稚嫩,王后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我会尽力,尊敬的王后。不是为了您的地位和权势,而是为了一位伤心的母亲对‘女’儿的爱!”巴洛克说着,自顾走到‘床’边,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昏‘迷’‘女’孩。

    “你们能出去一下么?我需要安静。”巴洛克头也不回的说,只盯着小公主看。

    国王和巴洛克之间经过昨天那次‘交’涉,彼此保持着冷意,谁都对谁没有好感。他们有无声的默契,巴洛克如果能够救治克莱尔,国王会尽一切力量,保住巴洛克族人的生命。反之,巴洛克救不了族人,只能看着他们战死在角斗场。无论如何,巴洛克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的大意。

    所有人都走出了房间,巴洛克轻轻低‘吟’着萨满咒文,他的手上亮起一道微微的光,将手指轻轻抵在小‘女’孩的额头上,缓缓闭上眼睛。

    自从踏入萨满祭祀的殿堂,巴洛克脑子的光团已经稳定下来。这个感觉中的光团就是兽人萨满所称之为的魂海,与魔法师的‘精’神海类似。但充斥其中的却是完全属于兽人独特的力量魂力,比之人类魔法师的‘精’神海里的‘精’神力,还要神秘莫测。毕竟,魔法师修炼‘精’神力,主要是用来引导自然元素,施展魔法。

    兽人萨满的魂力完全不同,他们也用魂力沟通自然元素,但却仅仅是其中一方面,也并不是用来施展魔法。魂力最大的用处便是与万物生灵‘交’流,这个过程非常的神秘莫解,就像巴洛克和冰霜巨狼拉克一样,沟通之后,巴洛克自然而然的学会了冰霜巨狼的魔法冰刃术,而且产生了一种近乎心灵沟通的异力,现在他们几乎能够通过眼神就知道了彼此的想法,却对过程完全不了解。

    巴洛克隐隐感觉这是关键,甚至轻易的学会魔兽魔法都只是开始,有种莫名的预感,一旦让自己破解了这层秘密,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收回胡思‘乱’想,巴洛克的情绪沉定下来,魂力透过手指的触‘摸’,轻轻笼罩住了克莱尔的脑袋。………………在魂力之光的慢慢侵入下,小‘女’孩那单纯弱小的‘精’神海,逐渐展现在巴洛克脑海中。

    人类都有‘精’神海,只是有的人能够调动‘精’神力,像河流,可以修炼魔法,而有的人的‘精’神海就像一潭死水,无法触‘摸’感觉元素的存在,只是普通人。克莱尔的‘精’神海非常的活泼,在巴洛克的‘注视下’甚至发现那仿佛一个小湖的‘精’神力在不停的跳动,旋转,增长……!这是极为出‘色’的‘精’神海,是天生的魔法师种子。

    很快,巴洛克就发现了那致命的缺陷,在‘精’神海‘湖泊’的某个位置暗淡无光,就像一个缺口,‘精’神力在不停的从那里流逝,原来这就是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