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价值
    求推荐,收藏!谢谢啦,

    知道帕丁顿王肯定会见自己,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看来那位小公主的病情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了。。 巴洛克也想尽快解救族人,准备和国王开诚布公的谈谈。

    和国王的会面令人感觉很怪异,因为巴洛克提出要和国王单独谈谈。这令国王的‘侍’卫们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巴洛克……这个兽人以为自己是谁,自大到忘记身份了么?

    “尊敬的帕丁顿王,您如此迫切的赶来,可想而知您和我一样,对某些事情有着非同一般的关心。那么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单独谈谈,难道您怕我会伤害您?嘿,听闻国王陛下已经是一位天空骑士,即便面对一头八级魔兽,也能够全身而退吧!何况是我这个弱小的兽人?”

    帕丁顿王饶有兴趣的挥挥手,止住了身后两个愤怒的‘侍’卫,也让王后和席琳留在外面,他进入图书馆,关上了房‘门’。“巴洛克对吧?我很好奇,你的自信来自何处?我最疼爱我的‘女’儿,为了她我甚至不惜发动战争。你要知道,如果你敢骗我,甚至哪怕你即便是一个萨满祭祀,但救不了我‘女’儿的话,你和你的所有族人也都要死。”

    “你看,你现在就已经开始威胁我和我的族人了。那么我有必要担心……即便我救治了您的‘女’儿,您是否能够真的释放我的族人,给我们自由呢?”巴洛克摊摊手,略显稚嫩的脸上,带着一种令科雷克惊讶的成熟与讽刺。

    “说出你的要求。”

    “很简单,释放我的族人,让他们去到我认为安全的地方,然后我留下来救治您的‘女’儿,当她康复以后,再让我离开。”巴洛克说道。

    “不可能。”国王断然拒绝,开玩笑,他固然想要救治自己的‘女’儿,可是也要考虑奥德里亚帝国。如果没有了所谓的霜狼氏族兽人的角斗,会被他们认为是羞辱,这可是关乎整个王国的事情,即便他是国王,也无法做出决定。大臣和贵族们会发了疯一样的反对,甚至动摇他的权威。

    “嗯?”巴洛克皱了皱眉头,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觉,他认为自己的要求合情合理,毕竟百十个兽人还没珍贵到哪里去,却不料国王不想释放,这中间有问题。他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我的族人们怎么了?千万别告诉我他们已经都死在了角斗场,那样的话,得有人陪葬……!”他咬牙切齿,面‘色’狰狞。

    “该死的兽人,你在威胁我?”国王大怒,被一个弱小的兽人威胁,让他感觉羞辱,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属于天空骑士特有的白银‘色’的斗气在身周闪耀光芒。巴洛克感觉到巨大的危险来临,他的身体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忽然……他感觉自己手臂上一直了无生息的银‘色’小狼纹络有了动静,仿佛要爆发一股令他惊恐至极的力量来回击。在刹那间,巴洛克想了很多,随即脑海送出一股安抚的信息,让纹络恢复平静。自己则顺势倒飞出去,撞倒了一大片的书架,‘哇’的吐出一口血,歪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兽人,不要挑战一个国王的权威!”帕丁顿王威吓道:“你的族人需要留在帕德亚王都,至少要等一场表演过后才能够离开。我可以向你保证,尽量让他们活着离开角斗场。”

    “你自己‘女’儿的命都无法阻止一场角斗表演么?”巴洛克冷笑,毫不在意自己吐着血,勉强站起来。他尽管十六七岁,却已经极为高大,甚至比帕丁顿王还要高一些,带着一种俯视的表情看着科雷克,一字一句的说:“我的族人必须完好无损的活着,有一个人死,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不准备活着离开……反正在部落毁灭的那一天,我们的心已经死了!”

    眼前这个兽人少年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科雷克国王头痛不已,感觉棘手无比。甚至不由得暗恨起德尔塔侯爵。‘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你去向奥德里亚帝国使节献媚,又怎会发生这些破事?’

    有些无力的坐在一张书桌上,国王扶着额头,沉声将自己的难题告诉了巴洛克。“我要救我的‘女’儿,但我同样也得罪不起奥德里亚帝国。你或许不会知道,我的一个兄弟还在奥德里亚帝国避难,用的是政治避难的借口。当年他和我争斗王位失败了,逃到了奥德里亚帝国,在帝国那里有许多人支持他。我不能给他们任何能够‘插’手帕丁顿王国内政的借口,哪怕……哪怕我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可是和整个王国面临战争灾难的局面相比,我没有选择。“

    “你在博得我的同情么?很遗憾,我是兽人,人类国家的肮脏内斗,和我没有多大关系,我只关心我的族人。”巴洛克冷冷的说道。

    “我还没有落魄到向一个兽人哀求的地步,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国王的软弱稍闪即逝,嘲讽的对巴洛克道:“无论如何,你的族人必须要等角斗表演过后才能离开。答应我的条件,我会尽可能的保留他们的生命,如果你不答应……我会建议德尔塔侯爵,让你的族人们为客人表演一场捕鱼者的角斗。”

    巴洛克面无表情,双手抓着一本书,下意识的扯成了碎片。他了解过这个大陆上的奴隶角斗,在最残暴血腥的表演方式里,就包括捕鱼者。一队实力强大的角斗士扮演捕鱼者,他们拿着最‘精’锐的武器和护具……包括鱼叉和渔网,而另一队则除了一把匕首外,真正的手无寸铁,甚至身上没有任何防护。两队人在竞技场里厮杀,直至其中一方死绝为止。

    有些沉默,国王和兽人寂静了很久。“我需要先看看公主,毕竟我从来没见接触过那种病,需要做一些了解。”巴洛克沙哑的开口,他别无选择,因为他除了这些族人,已经一无所有。而国王至少还有其他的孩子,还能继续生……!

    原本可以皆大欢喜的场面,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无论是巴洛克还是帕丁顿王科雷克,都没有怨恨对方,反而彼此生出了一种尊敬。有自己坚定执着的人,原本就值得尊敬!只是……他们在心底共同的痛恨起一个人……德尔塔侯爵。

    国王一言不发的走出图书馆,面对王后和席琳的期待眼神,‘露’出一丝微笑:“巴洛克会去看望克莱尔,但今天太晚了,明天吧!”

    王后抱着妹妹席琳,发出一声低低的欢呼,几乎有些失态。“好了,我们回去吧,克莱尔得了喜爱的宠物,可不要玩的太晚。”国王带着王后离开了,在路上,科雷克忽然有些后知后觉的惊觉“那个兽人小子居然在自己的斗气面前仅仅受了轻伤?要知道我可是天空骑士的等级,哪怕是高级斗气武士,在我没有控制的斗气压迫下,都会重伤昏‘迷’。而且……而且当时我有一种荒谬的错觉……那个小子身上有极度危险的气息,甚至能够危及我的生命……好奇怪的小子,不能掉以轻心……!

    席琳送走国王夫‘妇’,进入图书馆内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里仿佛经受了一场风暴,书架倒了一地,兽人少年还斜倚在书桌旁没起来。

    急忙走过去搀扶巴洛克,担忧的问:“怎么了,刚才和陛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屋内有魔法防御,刚才的动静在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席琳夫人的搀扶,令巴洛克半个身子靠在她柔软丰满的‘胸’前,那温热的感觉加上吐气如兰的气息,令他越发‘激’动,刚刚压下的一口血,忍耐不住‘哇’的吐了出来。吓得席琳就要去找学院的医师,巴洛克连忙拉住了她。

    “没事,吐出这口血,感觉好多了。别担心,这只是我和国王之间的一种男人的见面方式,虽然剧烈了点。”巴洛克笑着解释,似乎美‘女’的怀里很舒服,他暂时不打算起来。

    “男人的方式?哼,你才多大,成年了么?”席琳夫人一脸的嘲讽,早就看穿了他的那点小心思,不动声‘色’的‘抽’身出来,站在一旁冷笑。男人,都是一样的生物,哪怕是兽人少年也不例外!

    巴洛克感觉脸有些发热………………!

    ………………分割线…………………………

    “席琳还没有回来么?”德尔塔侯爵一脸铁青的问。

    “是的主人,夫人进入学院后又去了一趟皇宫,然后不知为什么,国王和王后就跟着去了学院。国王离开后,夫人也没有从学院出来。”侯爵的一个心腹手下说道。

    “那个兽人贱种呢?”

    “那个兽人也进入了学院,一直都没有离开。”

    “该死的贱人,真的要养着那个兽人杂种么?别以为躲在学院我就没有办法。”德尔塔侯爵暴跳如雷,对席琳让他‘蒙’羞而耻辱,却完全忘记自己那**成‘性’的‘浪’‘荡’生活。或许也有一种妒忌和不甘在其中……那个故高傲的‘女’人,自己都还没有碰过……该死,谁会相信我是他的丈夫?

    “鲁米,杀了那个兽人,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天就要去,我要他今晚就死。”德尔塔‘阴’狠的一字一句说道。

    “如您所愿,主人。魔法学院里还有两个魔法师受过您的恩惠,我想他们很乐意为您服务。”叫做鲁米的心腹说道,躬了躬身,退下去办事去了。

    “布尔曼,去给我查一查席琳究竟去了哪里,从哪‘弄’来的兽人,我不但要宰了那个杂种,还要让他那卑贱的部落跟随他一同毁灭。”

    站在一旁的管事布尔曼连忙答应,急匆匆离开。,主人发怒的时候,还是离开为妙,小心被迁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