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六章 一起去王都
    虽然糊里糊涂,但总是好事。巴洛克不去想了,站起身来,米罗男爵他们此刻想必也该回来了吧?

    走到田地的远处,从一棵树后抱出一个可爱的小家伙,那只全身火红兽‘毛’,只有背脊上一条绿‘色’箭纹的小家伙有些瑟缩,可怜巴巴的看着巴洛克。

    想到绿箭松鼠之王看着自己的哀怨表情,巴洛克就对自己的食言有些脸红。好说歹说,外加旁边冰霜巨狼拉克的无声威胁,松鼠王最终还是屈服,‘交’出了一个族类给巴洛克,就是如今趴在手上的这个家伙。

    “嘿,别害怕,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如果人类要伤害你的话,我发誓会将你重新送回特来姆森林。真的……我发誓……!”似乎绿箭松鼠一点也不信任巴洛克,对他那破产的信誉毫无信心,自顾抱着头,一副绝望认命的神情,令巴洛克羞恼不已。

    拉克站在一边,咧着大嘴发出低吼,分明在嘲笑什么…………至少巴洛克是这么感觉的!

    “哼哼,拉克兄弟,要跟随去人类世界逛逛吗?那么你这个模样可不行啊,人类会被你吓坏,然后那些斗气武士和魔法师们会蜂拥而至。武士们很喜欢你的这身兽皮,那是制上等皮甲的好材料,魔法师们最喜欢你的魔核,可以用来制造比较不错的法杖,甚至你的一身‘肥’‘肉’……嘿嘿,味道也很不错哦?”

    可怜的拉克和巴洛克心灵相通,尽管听不太懂他的话,却几乎瞬间明白了意思。吓得发出‘呜呜’的声音,‘露’出一脸可怜相!

    “当然,我会帮助你的,我从希伯来顿狼那里学到一个秘法,可以隐藏力量的痕迹,怎么样,你感觉不到我身上居然躲着四个小家伙吧?来,我可以给你施展秘法,也让你改变一下,虽然……有些痛,你忍一下哈……!”

    立刻,从田地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嚎,当巴洛克走出来的时候,身后已经没有了庞大如骏马的冰霜巨狼,只有一条灰不溜秋的土狗跟在身后,垂头丧气。

    “别这样嘛,兄弟,只要你愿意,只要咬破舌头随时都可以恢复的,来,笑一个!”巴洛克很无良的逗‘弄’惨遭虐待的拉克,得来的是土狗的鄙视眼神。

    那根图腾柱已经没用了,从巴洛克完成图腾洗礼之后,那上面的纹络全部消散,仿佛被刮去一层般消失,狼形光影不再出现,变成了一根普通的木头。这其中的原因巴洛克还不太了解,但隐约觉得似乎图腾柱已经完成了使命。因为他此刻即便不需要图腾柱,也能够修习萨满之术,并施展强大的力量,也就是说……他彻底摆脱了图腾柱的桎梏。——————后来他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图腾柱远不止这么简单!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巴洛克神情轻松,悠闲地向红河谷城堡走去。远远地,他看到城堡升起了米罗男爵的族徽旗帜,这代表他们也从特来姆森林回来了!

    …………分割线………………

    米罗男爵坚持让自己的‘女’儿和席琳夫人一起去王都,甚至为此第一次对赛拉发了火。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乡下小贵族,在王都帕德亚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发言权,高等学院也没有理由给自己脸面,收下‘女’儿。席琳夫人肯帮忙,这种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赛拉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脸‘色’涨红的生气模样,有些吓住了。米罗叹了口气,‘摸’着‘女’儿的柔软头发,说道:“宝贝儿,不要为我担心,我的伤并不碍事,修养一段日子就会恢复。听话,和席琳夫人去王都吧!进入高等学院一直以来不都是你的梦想吗?不要错过了。父亲答应你,等我的伤好了,会立刻去王都看望你。”

    红河谷城堡的医师已经给男爵大人治疗过,米罗虽然断了几根肋骨,却并不严重,修养几个月就会恢复。赛拉放下大半的担忧,对父亲的话也心动起来。那可是整个大陆都享有盛名的学院之一啊,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太好了,快,我的‘女’儿,快去找席琳夫人,告诉她你的决定。她今天就要离开了,你需要抓紧时间收拾一下行李。”米罗高兴的说道,一边吩咐身旁的葛吉尔管家,让他立刻给小姐准备需要携带的物品。虽然只是乡下小贵族,但米罗可不想委屈了‘女’儿,贴身‘侍’‘女’丽芙是一定要跟着去服‘侍’的,而且有必要再派去两个仆人。

    米罗在为‘女’儿的日常生活打算,赛拉找到了席琳夫人。即便同为‘女’人,赛拉也对席琳的美丽和典雅感到惊叹,与及‘艳’羡,这或许就是上等贵族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吧!席琳夫人正在自己休息的房间收拾简单的行礼,身上并未披着宽大的魔法师袍。只是穿了一件有浅粉‘色’边饰的室内长裙,微微弓着腰,那纤细的腰身和丰隆的酥‘胸’,勾勒出优美而惊心动魄的曲线。从‘胸’前的衣领,能够看到一条白皙‘迷’人的沟壑。赛拉甚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胸’部,随即有些丧气!

    席琳也看到了赛拉,微笑着打招呼,说道:“赛拉,答应和我去王都了么?”

    “是的,席琳夫人,我父亲坚持让我去,而且……而且这也是我从小的梦想,接下来要麻烦您了!”赛拉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毕竟……用这种方式进入王都学院,总是令人心虚。

    “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叫我姐姐吧!”简单的行李收拾完,席琳夫人将其抱在手上,下一刻她手上的一枚不起眼的戒指轻轻闪烁一下,那堆衣服便消失无踪了。赛拉直直地看着席琳夫人手上的那枚黑黝黝的戒指,一脸的惊叹和眼热…………这就是传说中的储物戒指吧?

    索伦大陆上的一些大师级的魔法师能够利用一种特殊的矿晶石,制造储物戒指,非常方便随身携带物品。只不过储物戒指属于绝对昂贵的魔法物品,而且因为制造困难复杂的缘故,非常的稀少。别说是赛拉这样的乡下小贵族,即便在帕德亚王都,大部分的贵族也无法拥有。储物戒指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地位的象征。

    席琳夫人从白嫩柔软的手指上摘下储物戒指,递给赛拉,柔声笑着说:“喜欢就拿着玩几天,很可惜,这是陛下赐给我的生日礼物,否则我会送给你。”席琳可不是故虚伪,是很真诚的说话。与那些高傲的像个斗‘鸡’的王都贵族小姐们不同,赛拉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很让她喜欢。

    “您言重啦,这么贵重的东西就算您给我,我也不敢要。万一丢了,把我们红河谷城堡卖了,也赔不起呢!”赛拉托着小小的戒指,有些诚惶诚恐。

    “叫我姐姐,难道你不愿做我的妹妹么?还是你嫌弃我老了?”席琳夫人故生气的说。

    “光明神在上,如果您都算老的话,那整个索伦大陆就没有年轻人啦!“赛拉惊叹的叫道,她也很喜欢这位典雅高贵,却不失温和善良的贵夫人,笑嘻嘻的抱着席琳的胳膊:”席琳姐姐…………这下您满意了吧?”

    两个‘女’孩笑闹起来,忽然葛吉尔管家在房间外高声叫道:“席琳夫人,小姐,那个兽人小子回来了!”

    席琳对巴洛克印象深刻,曾经嘱托葛吉尔管家,让他一旦知道巴洛克回来的消息,立刻通知她。赛拉也记着他的救命之恩,那个眼神深邃,沉默却表情坚毅……还有‘挺’英俊的兽族少年很难让人忘却。两个‘女’人都站了起来,:“他在哪里?”

    “就在城堡主厅里,主人受伤,不能随便动弹,所以他请您代替他去见那个兽人小子。”

    葛吉尔自己都纳闷不已,不过是一个兽人小子罢了,而且还是红河谷领地的奴隶,为什么米罗老爷对他那么看重?

    他当然不会知道在特来姆森林里发生的事,如果米罗再看不出巴洛克这个兽人很不简单的话,那就真的蠢到家了!这样的兽人根本不是小小的男爵能够驾驭的,恰好看到席琳夫人对巴洛克很有兴趣,便乐得做顺水人情,两人已经有了默契。当然,能不能够让那个兽人小子跟随席琳夫人,这就需要席琳自己去谈————此时谁都不将巴洛克当做奴隶对待了!

    在城堡主厅,席琳和赛拉看到了巴洛克……和他身后那条无‘精’打采的土狗,很怪异的感觉!

    巴洛克依然那么沉默,微微躬身行礼:“席琳夫人,赛拉小姐,很高兴你们都安然回返了。”

    “巴洛克,谢谢你救了我父亲,你可以提任何要求,能做到的话,我都会替父亲答应。”赛拉感‘激’的说。巴洛克淡淡一笑,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回答。

    席琳深深的看着眼前英俊的兽人少年,忽然说道:“你很勇敢,而且你的能力令人惊叹,这可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兽人奴隶能做到的。”她指的是巴洛克骑乘冰霜巨狼的事,随即下意识的看向那只灰不溜秋的土狗,摇摇头,将那个‘迷’‘惑’甩掉……高大如骏马的冰霜巨狼,怎么会是眼前这条土狗呢?

    “席琳夫人,我想要见识一下王都帕德亚的繁华,不知道您能否给我这个荣幸,让我追随您呢?”巴洛克没有回应席琳的话,直接提出自己的请求,而且很明确的说是追随……就像护卫战士,而不是做奴隶。当然,以巴洛克展现的实力,做一位‘女’伯爵的护卫完全足够了。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他太年轻,而且英俊健壮,若是进入王都那个染缸,和美丽的‘女’主人之间,怕是要传出风言风语!…………以自然之灵的名义起誓,巴洛克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他只是想要有一个合理的身份进入帕德亚,寻找机会去雄狮与战斧角斗场寻找解救自己的族人。

    “和我一起去王都吧!能够得到你的效忠,可是我的荣幸!”席琳夫人笑了,像一朵‘花’儿绽放,令巴洛克有那么一刻微微失神…………这个人类‘女’人的笑,太有**力了,难道……她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