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族人的消息
    巴洛克慢慢苏醒过来,立刻看向白狼。。: 。那只希伯来顿狼之王静静的趴伏在地上,但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额头的菱形晶石消失不见,留下一个深深的空‘洞’。它的身体在化光点,逐渐消散,那双还在睁着的眼睛,仿佛充满无限眷恋和慈爱……却是看向巴洛克身上!

    身边一只‘毛’茸茸的小狼凑过来,往自己的怀里钻,是那只银‘色’小狼。它眼泪汪汪,用断断续续的稚嫩声音说道:“父亲走了,你要照顾我……和我的兄弟们!”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的兄弟们呢?”巴洛克问道,他并未看到那三颗幻兽卵。

    “父亲的幻晶分成了四颗给了我们,我的三个兄弟在你身上。父亲说,当它们吸收了幻晶的力量,就会孵化诞生。在这之前,它们需要你的力量温养。”小狼仿佛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抽’搐的说话,却禁不住打了个呵欠,睡意越来越重:“我也要睡了,父亲也让我不要离开你,他说……你的力量对我们有大帮助……!”

    巴洛克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左右看看自己的身体。他想要哭,虽然没有看到那三颗幻兽卵,但是……该死的,他有一种非常清晰的感觉,那三颗幻兽卵就在自己身上,准确的说是在身体里。鬼才知道三个鹅蛋大小的兽卵是怎么进入自己身体的。

    他慌‘乱’的撕开身上的粗布衣服,在‘胸’膛上,薄薄兽‘毛’遮盖的皮肤下,三个淡淡的银‘色’光影在缓缓动着。三个兽卵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附着在巴洛克身体上,而且巴洛克清晰的感觉到,有三股非常微弱却逐渐活跃起来的生命力在体内跃动,就像……就像自己怀孕了似的。

    这还没完,刚刚还在打呵欠的银‘色’小狼非常人‘性’化的跳起来,抓住巴洛克的左臂,嘀咕着说:“我要睡觉了,父亲有些话对你说,你自己看吧!”然后银‘色’小狼身上闪烁起光芒,化一道影子附着在巴洛克胳膊上,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胳膊上一个清晰的狼形纹身。

    一道讯息蓦地进入脑海,那是小狼所说的,白狼给巴洛克留下的最后讯息。“我他么的成了什么……保姆还是孕‘妇’!”巴洛克歪了歪嘴,几乎哭出来!

    顿狼之王留下的讯息信息量非常庞大,就像它所说的那样,巴洛克实力不足只能看到很少一点,还有更多的讯息扑朔‘迷’离。像一个光团潜伏在脑海,等待未来合适的时机,传递给巴洛克。

    当从‘洞’‘穴’里走出,巴洛克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如果不是胳膊上的狼形纹身,还有‘胸’口的三个不停缓慢移动的银‘色’蛋形纹络,他都要以为是做了个梦。

    冰霜巨狼不知什么时候苏醒了,躲在半山的一处岩石后面,尽管显得畏惧,却并未独自逃走。看到巴洛克从山顶走下,立刻像一只欢快的兔子,蹦蹦跳跳的窜过去,将巴洛克扑倒,猩红的舌头不停的‘舔’舐巴洛克,‘弄’得他一脸口涎,。

    “嘿,兄弟,你要压死我么?”巴洛克感觉真是悲催,一头骏马般健壮的巨狼爬在身上,如果不是自己足够强壮,恐怕会被活活压死。

    推开一脸痴像的冰霜巨狼,巴洛克爬起来,回头看了看山顶。希伯来顿狼之王的身体已经全部化光点消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神奇非常。

    而在它留给自己的讯息里,也有一种隐藏力量的秘法,可以让巴洛克将身上的三颗卵和银‘色’小狼的痕迹完全遮盖。并且顿狼之王的讯息里非常严厉的警告:“如果你将来遇到了人类的幻铠武士,哪怕是最低级的武士,在拥有将其杀死并完全保密的力量之前,千万不要暴‘露’。否则你就要面对无数人类幻铠武士的追杀,直至你死掉为止…………想一想我吧!站在幻兽巅峰的顿狼之王,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究竟是福还是祸?”巴洛克喃喃自语,摇摇头。算了,这些太遥远,三个兽卵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孵化,甚至银‘色’小狼什么时候苏醒都是未知数,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冰霜巨狼看来是跟定自己了,巴洛克求之不得,为了方便,有必要给它起一个名字。看着一脸呆像的冰霜巨狼,分明是没长大的孩子,要不就叫小呆?

    冰霜巨狼对这个名字非常不满意,对着巴洛克呲牙咧嘴。“好啦好啦,那你就叫拉克吧!看,我叫巴洛克,咱们俩的名字很近哦?”

    冰霜巨狼拉克非常满意!巴洛克自然不会告诉他,在另一个记忆里有一种叫扑克牌的游戏,输了垫底的人通常被称拉克。

    “走吧,先去找可敬的尤里安男爵,他那个死鬼儿子曾经买了一个兽人奴隶,我怀疑那很可能是我的族人……尽管那个族人已经被他打死了,但尤里安那里总会找到一些线索的。”巴洛克跳上冰霜巨狼拉克的后背,拍拍巨大的狼头。拉克低吼一声,如一阵风般窜出,瞬间狂奔出老远……!

    …………………………分割线………………

    狼狈的逃走,身边只剩下十几个战士跟随,尤里安男爵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他这一次协助席琳夫人进入特来姆森林,简直是最愚蠢的决定。不但没有博得席琳夫人的友谊,还令自己的护卫队死伤惨重,两个中级斗气武士死了,其他的战士还剩下一半,甚至连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死在这里————他似乎完全忘记是自己将儿子推出去抵挡狂暴冰熊的魔法,以至于被杀死的。他只将这一切都推到了那个该死的兽人身上!“我发誓,再看到他,我会将他活活剥皮,让他在痛苦和绝望中去死……!”尤里安咬牙切齿的低吼。

    “是么,那么很遗憾,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只能杀死你了。”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令尤里安浑身一震,随即魂飞魄散的看到,该死的兽人骑在那匹恐怖的冰霜巨狼背上,从自己的两个战士身边跑过,兽人身外一圈白‘色’的冰环仿佛最锋利的利刃,直接将两个来不及‘激’起斗气的战士切割成两半,倾倒在地上,惨嚎不几声就死了,痛苦至极!

    冰霜巨狼也没有闲着,它的冰环魔法直接‘激’‘射’而出,守护在尤里安身边的几个战士倒算立刻‘激’发斗气,勉强挡住冰环,但仅仅片刻,斗气防御便告破碎,伴随几声惨叫,又有两个战士被杀,其他的武士人人带伤……可怜的家伙们,他们面对六级魔兽,几乎就是送菜,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人类的贵族,如果你杀了我,你会遭到残酷的惩罚,你的部落会被清洗毁灭……。”尤里安慌‘乱’的尖叫,他吓坏了,哪怕本身拥有中级斗气武士的力量,至少能够和巴洛克周旋一段时间,但多年的养尊处优,已经消磨了所有的勇气…………如果他以前曾经有过这种东西的话!

    “我的部落已经没了,我的族人不是死就是被掳走,你认为能威胁到我么?”巴洛克冷冷的说,尤里安的话反倒立刻‘激’起了他的冷酷杀心。哪怕没有经过图腾洗礼,拉克和他之间也拥有了非常奇妙的沟通。冰霜巨狼张嘴再次发出魔法冰刃。不是攻向尤里安,而是向那仅剩的几个战士‘激’‘射’而出。

    可怜的家伙们,他们被烈酒城的悠闲日子消磨了勇气,方才居然全部偷偷转身,准备扔下尤里安逃跑。冰环从背后旋转切割过来,只有三个人来得及扑倒在地,堪堪躲过。其他几个人就不幸运了,几颗脑袋或者半截的胳膊,从奔跑的身体上突然掉落,然后倒卧地上,凄厉的惨叫立刻传来。巴洛克直摇头……这些家伙们如果鼓起勇气,团结起来对抗的话,毕竟是十多个斗气武士,哪怕巴洛克和六级魔兽冰霜巨狼,也无法造成太大伤亡。但现在…………巴洛克是不会留活口的,因为他还需要在人类世界多呆一段日子,可不希望做的这一切被泄‘露’!

    当最后一个战士扑倒在地,巴洛克来到已经吓傻的尤里安男爵面前,将长剑抵在他的喉咙上,冷冷的说:“你的儿子凯尔曾经买过一个兽人奴隶,我要知道关于那个奴隶的一切。从哪里购买,谁是卖主?,他在哪里?…………不要撒慌,也不要有隐瞒,否则……哼,你知道后果…………!”

    “我说……我都告诉你,……求你不要杀我。”尤里安惶恐的趴在地上,颤抖的说道:“前段时间,我带着凯尔去王都帕德亚办事,在那里的奴隶‘交’易市场上买了一个兽人‘女’奴……就像您一样,它的‘毛’发也是银灰‘色’的,他们告诉我那是霜狼部落的兽人…………但是我才不会被那些该死的奴隶贩子欺骗,霜狼部落在北方冻原上,和我们帕丁顿王国之间隔着好几个王国,万里的距离,白痴才会从那里贩卖兽人到帕丁顿王国,却只卖五个金币。我早就听说过谣传,砂砾荒原上的兽人部落被佣兵攻破了,所有的兽人不是被杀就是被虏获。那里的兽人虽然弱小……但是他们恰好也是全身银‘色’兽‘毛’,和霜狼氏族的一模一样,那个‘女’奴很显然就是来自那里,后来……凯尔看中了那个‘女’奴,所以我就买了下来……然后……然后……。”尤里安瑟缩着不敢说了,此时他完全明白了一切,眼前这个兽人就是砂砾荒原上的幸存者,他来寻找族人了!

    “然后呢?你那个猪一样的儿子要侮辱我的族人,遭到抵抗,他就活活打死了她?”

    “对……不起……仁慈的大人,巴洛克大人,求你饶了我,我会做出补偿!我的领地烈酒城的所有财产都给您……饶了我……那都是凯尔做的,和我无关啊……。”尤里安恐惧的叫道。

    “在王都帕德亚的哪个奴隶贩子手里购买的?”巴洛克无动于衷,漠然的问。

    “是赛斯顿,屠夫赛斯顿,那是他的绰号,他不但是王都帕德亚最大的奴隶贩子,而且是最大的角斗场雄狮与战斧角斗场的老板。”

    “还知道更多关于我族人的消息么?”

    “我只知道这些,据说你的族人有很多在赛斯顿手里,被他‘弄’进角斗场,准备训练成角斗士,用来赚钱……!”

    巴洛克反而松了口气,终于有一点高兴起来。虽然族人们大多进来角斗场,但至少在被训练出来之前,是安全的!

    手里的剑瞬间结出一层冰霜,在尤里安来得及反抗之前就刺入了他的喉咙,轻轻一推,目‘露’绝望和恶毒神‘色’的男爵便倒在地上:“谢谢你的线索,但是你还是得死!”

    跨上拉克的背,巴洛克轻轻的说道:“走吧,兄弟,咱们就去王都帕德亚转转。在这之前……我需要一样礼物,毕竟……要进入王都,还需要借助席琳夫人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