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嘱托
    这座山并不高,除了山顶的积雪外,其余地方都‘裸’‘露’着深褐‘色’的岩石,从半山往上,已经看不到一颗树木,光秃秃,怎么看都觉得丑陋而贫瘠。。 巴洛克跟随银‘色’的小狼爬到山顶,从积雪下的两块岩石缝隙里,进入一个倾斜向下的山‘洞’。

    在脑中想象过会是什么情形,但看到面前的那只狼,巴洛克不禁有些失望…………一只普通大小的狼躺在枯草树枝垒的窝里,闭着眼,仿佛没有生机。和银‘色’小狼那流光溢彩的银‘色’兽‘毛’完全不同,这只狼身上的‘毛’发是雪白‘色’的,枯萎暗黄的蜷曲着,甚至比不上还在外面昏厥的冰霜巨狼。唯一令人注目的是在其额头上,有一颗菱形的晶石,透明,仿佛浑然天成,是长在身体上的。

    银‘色’小狼小心的走到白狼身边,轻轻偎依趴伏在它身前,‘露’出濡慕的神情,下巴落在前爪上,安静温顺。

    巴洛克轻轻躬身行礼,这是出于对强者的尊重,哪怕它仅仅是只野兽:“兽人巴洛克,向您致敬————您的孩子说,你们是希伯来顿狼!虽然我并不了解你们的种族……甚至从未听说过。”

    那只白狼缓缓睁开了眼睛,银‘色’的目光,看了巴洛克一眼,仅仅是它的眼神,巴洛克有一种错觉,自己被看了个通透,完全没有了任何秘密。

    “霜狼氏族的子孙,没想到我会在最后的时光遇到你,真是我的幸运啊……。”那白狼的声音干哑,有气无力,仿佛得了重病或受了重伤,生命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了。

    “或许您看错了,我来自砂砾荒原,并非霜狼氏族的子孙。”巴洛克解释道,他觉得不应该在这个仿佛睿智老人般的白狼面前有所隐瞒。

    “呵呵,不会错的,霜狼氏族的血脉是无法伪装的,你是,这是事实。”白狼喘息起来,似乎说话耗费了它太多‘精’力。

    “尊敬的阁下,有什么是我能为您效劳的吗?您知道,我并不是有意要闯入您的领地,或许我可以做一些补偿。”巴洛克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呆的太久,这只有气无力的白狼给他造成了巨大压力…………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真实实的压力,仿佛在‘精’神上套上了巨大的枷锁,尽管白狼虚弱的仿佛一根指头就能杀死!

    “你确实能够为我做些什么,但不是补偿,而是我在恳求你,霜狼氏族的子孙,巴洛克。”白狼疲惫的看着面‘露’惊奇之‘色’的巴洛克,说道:“如你所见,我快要死了。在死之前,我恳求你的帮助,孩子。”

    巴洛克有种荒谬的感觉,这只白狼称呼他孩子……似乎,他们还没那么熟悉吧?当然,他不会去找不自在的提出来,便试探的问:“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但是您要看到了,我的力量有限,甚至你的孩子都能够轻易的杀死我,我不认为我能帮上您的忙。”

    “不同的,不要妄自菲薄,孩子。外人不知道你的力量,但是为希伯来顿狼之王,从你踏入这片森林开始,我就已经察觉,我非常清楚你的力量……甚至我也看不透你的潜力。但是,我指引你来到这里……你会帮上忙的,你是希望,我的希望,也是兽人的希望。”

    “您指引我来到这里?”巴洛克惊讶的叫道,他早就感觉不对劲了,从进入特来姆森林开始就有这种错觉,仿佛一切都在围绕什么打转。他很‘迷’‘惑’,一度以为是紧张过度,却原来自己是被某种力量指引,最后来的了这座山上。那么……这只自称希伯来顿狼之王的白狼,强大的近乎恐怖。

    “有些事情你以后会知道的,但是现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那会给你造成巨大的压力。你只需要记住,我和我的孩子是最后的希伯来顿狼,我们是幻兽。”白狼‘舔’了‘舔’身畔的银‘色’小狼,小狼发出舒服的低吼,继续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白狼费力的挪动身体,它虚弱的已经站不起身来。巴洛克立刻看到它身下的窝里,‘露’出几颗鹅蛋大小的卵,灰‘色’的,毫不起眼。————这只顿狼居然在孵卵!巴洛克感觉眼前有乌鸦在飞过,荒谬!

    “不必惊讶,为幻兽,都是由卵孵化的。并不只是我们希伯来顿狼,……我说的是所有幻兽!”白狼解释道,看着身下那三颗兽卵,‘露’出痛苦和悲伤的神‘色’!

    “您需要我做什么?”巴洛克是兽人萨满,对一切生命都有着敏锐的感知,他从那三颗兽卵里感受不到生命的脉动……虽然还是活的卵,但已经频临死寂了!这似乎也是白狼痛苦悲伤的源头!

    “我的族群已经灭绝很久很久,只剩下我孤独的活着。这种痛苦的滋味会令人发疯……!”

    巴洛克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他能够体会那种痛苦的感觉,自己部落被毁灭后的那段日子,他几乎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的种族是被摧毁的?传说幻兽都是强大无匹的生灵,谁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他问道。

    “我说过,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太早知道。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听我继续说……”白狼说道,巴洛克闭上了嘴。

    “我很强大,这不是自诩,也不是狂妄,而是事实。哪怕当年的那场灾难,毁灭了我的种族,我也能够安然脱身。但是我忍受不了孤寂的滋味,于是我用我一半的力量诞下了四颗兽卵,这是我的孩子,它们会是延续我种族的希望。”看着银‘色’小狼和三颗幻兽卵,痛苦的眼神又出现了!

    白狼神‘色’傲然,一种属于王者的霸气稍‘露’即敛,巴洛克几乎趴伏在地上,额头后背冷汗如注。“我是一只雄‘性’的希伯来顿狼,原本是无法产卵的。但我是顿狼之王,我用一半的生命和几乎所有的灵魂之力凝聚出四颗幻兽卵,它们会孵化,最终延续我的种族,哪怕我会死掉也无所谓。但是却需要我无时无刻的向兽卵里灌输我的生命之力……”

    “一切都不会太顺利,我的死敌们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我的追踪和捕杀。而我因为诞生四颗兽卵的缘故,失去了大半的力量,而最终被他们发现。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在逃命和躲避中度过。我的第一个孩子非常幸运的孵化了。”白狼慈爱的看着银‘色’小狼,再次‘舔’了‘舔’它的兽‘毛’。

    “它们三个……”白狼痛苦的看着其余三枚幻兽卵,“没有那么幸运,最近一次躲避死敌的追捕中,那些该死的家伙突然多出了一倍的人来围堵。他们全部是神圣幻铠武士……用的都是我死去同族的幻晶。我无法立刻逃脱,他们就要杀死我唯一孵化的孩子。别无选择,我只能暂时中断对它们的温养。”

    巴洛克有些明白了,这三颗幻兽卵原来是因为突然中断了来自母体(或者说是父体)的生命温养,毕竟不是正常出生的兽卵,有着太多苛刻条件,以至于陷入死寂。

    “最后这一次逃脱,我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已经活不久了,我可怜的三个孩子……也无法再继续孵化。”白狼的眼神黯淡了许多,它生命力在飞快的流逝,以至于巴洛克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几乎是下意识的,巴洛克低低的‘吟’诵萨满咒文,图腾之力运转显现,纯粹,而充满生命的‘精’力,环环围绕着白狼和它的三颗兽卵。令他惊喜的是,有效果。图腾之力化入了白狼的身体内,也能够缓缓地进入兽卵内。

    白狼起先并无太多兴奋,因为这种图腾之力太弱小了,它对这种力量甚至比巴洛克还要熟悉。但曾经那些强大的兽人大萨满拥有比巴洛克强大的多的图腾之力,也仅仅稍微修复自己的损伤,之后就没有多大用了!

    可是接下来却完全不同,白狼暗淡的眼神陡然爆出银芒,仿佛两颗耀眼的月亮,盯着巴洛克。

    巴洛克的图腾之力虽然弱小,但其中拥有一股不可思议的,令白狼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仿佛毁灭般的雷霆,却又充满蓬勃的生机。它发誓,即便活了漫长的岁月,见多了太多不同的力量,但这种同时拥有生命和毁灭的力量,是从未感触过的。或许……真的能够拯救……!

    巴洛克脸‘色’刷的苍白,血‘色’瞬间褪去。图腾之力随即消洱不见,颓然摔倒在地!他太自不量力了,凭借微弱的图腾之力,想要去拯救希伯来顿狼一家,如果他知道希伯来顿狼究竟如何的强大,就不会做这么可笑的事情。有一个比喻…………就像一只手掌大的蜥蜴,要为一头巨龙输血救命似的,简直荒谬!

    白狼眼中的希望之光并未黯淡,至少它看到了希望,自己三个未出生孩子活下去的希望!眼中‘露’出最后的决然,白狼严肃的盯着巴洛克:“霜狼氏族的子孙,我可以相信你么?”

    不等巴洛克回话,白狼打断他,继续说道:“或许兽人们早已忘记,希伯来顿狼和兽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在曾经的时代,我们是并肩战,同生共死的兄弟和战友。但我没有时间给你慢慢解释了,巴洛克,为我照顾我的孩子,将来,你不会后悔,更不会失望的!……”

    巴洛克还要说话,他糊里糊涂的,有太多事情不清楚。白狼眼中的银芒看过来,然后他就昏‘迷’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