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八章 有人得死
    巴洛克出去探路用去了许多时间,当他扛着野猪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要暗淡,所以今天是去不成红松林了,他们当即决定就地‘露’宿一宿,第二天再去寻找绿箭松鼠。.: 。

    巴洛克很自然的扛着野猪,在林中寻了一处溪流,就地开肠破肚,准备晚餐。战士们砍劈了足够的树枝,已经燃起了篝火,架上一口小铁锅烧水,。谁都没有想到,巴洛克还有一手烧烤美味的手艺,他将收拾好的野猪直接用一根粗长的枝干穿起来,架在火上烤。当烤出金黄的油脂,空气中散发带着松香的‘肉’香味,便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兽皮包里拿出盐,和一些调味的植物叶子,均匀的洒在烤野猪上,那‘肉’香味道越发的浓郁,所有人都不自禁的嗅着鼻子,期待起来。赛拉看着神情专注的烧烤野猪的巴洛克,忽然发现,这个原本就‘挺’英俊的兽人少年,此时更带着一种特别的魅力。

    如果他是一个人类的少年多好————赛拉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然后赶紧脸庞一阵发热,赶忙从盯着巴洛克的脸上挪开目光。

    “好了,赛拉小姐,米罗老爷,席琳夫人,可以用餐了!”巴洛克忽然说道,他停止转动串着烤野猪的树枝,用一把匕首从烤野猪的后‘腿’上削下几块最好的烤‘肉’,放在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银质餐盘上,分别端给了赛拉,米罗和席琳夫人。然后他自己直接用匕首切下一大块后‘腿’‘肉’,自顾走到一旁,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

    尤里安和凯尔父子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们感觉被一个下贱的兽人奴隶无视,简直是一种侮辱。凯尔愤怒的骂道:“该死的兽人,给少爷我也把烤‘肉’端过来!”

    巴洛克挪了挪屁股,直接无视,大口撕咬着烤‘肉’,吃的满嘴油,兀自发出‘吧嗒吧嗒的’的嚼咽声。凯尔气疯了,抄起马鞭便向巴洛克‘抽’去:“该死的兽人,你要为冒犯一位贵州付出代价,‘抽’死你!”

    面对当头‘抽’过来的马鞭,巴洛克一抬手,迅疾的抓住鞭稍,用力一拉,两百多斤的胖子一头扑倒在地上,啃了一嘴泥。尤里安登时暴怒,他感觉自己有了正当发火的理由:“下贱的兽人奴隶,冒犯贵族,你应该死。给我把他抓起来。”他向自己的护卫士兵命令道。两个中级斗气武士没有动,对几个战士点点头,走出两个战士,向巴洛克靠过去,脸上‘露’出不善的笑容。

    巴洛克看向米罗,准备看自己这位‘主人’会怎么做。米罗是一个比较古板正直的贵族,他虽然仁慈正直,但似乎也觉得巴洛克做的过分,有些犹豫不知该说什么。赛拉则没怎么想就不忿的站起来说道:“尤里安男爵阁下,巴洛克是我们红河谷领地的仆役,要怎么惩罚那是我们的事,您似乎还不是红河谷城堡的主人。

    “一个兽人奴隶而已,就是打死了那又如何。米罗兄弟,我给你五个金币,将这个兽人卖给我吧。”尤里安直接**‘裸’的向米罗说,毫不掩饰自己想要做什么。

    巴洛克满脸无所谓,只是眼神已经变得冷酷,看着尤里安父子,如同看着一对死人。仅仅因为自己的所谓冒犯,就要杀了自己,巴洛克不介意先宰了他们,至于他手下那二十个斗气武士,巴洛克虽然不敌,但要全身离开还是能做到的。唯一有些忌惮的是席琳夫人这个魔法师,巴洛克从来没见过魔法师,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手段,所以他暗中防备的,最多是她。至于传说已经是高等斗气武士的米罗男爵…………巴洛克并不是瞧不起他,只是感觉这个老好人似的男爵,即便等阶高,可是战斗的技巧实在不像是个高手,应该没多大威胁。当然,他会不会出手还在两可之间呢!

    “巴洛克是我领民的奴隶,在那位领民去世后,因为没有亲人,所以他才成为我的仆役。按照法典规定,我没有决定他生死的权利。很抱歉我不能将他卖给你,尤里安。不如让他向凯尔道歉,就这样算了如何?”米罗准备打圆场。

    “他敢冒犯我,我至少要打断他一条‘腿’。”凯尔恶毒的说,他已经爬起来,躲在父亲身后,狠狠的盯着巴洛克。

    “这里是特来姆森林,如果我在这里宰了你们父子,然后逃走的话,你们认为会有人来为你们俩报仇么?”巴洛克忽然开口,说出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话。不知道这个兽人是不是疯了,这才是真正的冒犯,对人类贵族的挑衅,因为他这么说的话,即便是米罗也不好帮他了。

    “巴洛克,你疯了,不要‘乱’说话!”赛拉着急的叫道,她对这个兽人少年很有好感,可不愿他遭遇不幸。

    “哈哈,你还真是找死,米罗兄弟,这可怪不得我。给我把他抓起来,如果反抗,直接杀了!”尤里安冷笑的对护卫喝道。

    “尤里安男爵,您是来帮助我抓绿箭松鼠的呢,还是来特来姆森林特意杀一个兽人的?”一直默默无语,优雅的享用野猪‘肉’的席琳夫人终于开口了,头也没有抬起:“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我恳求您等走出特来姆森林以后再说好么?至少在这里,我还需要这个兽人少年的帮助,带路去红松林。”

    巴洛克没想到一位魔法师,而且是来自王都的高贵贵族会为自己一个兽人说话,还真有些惊讶。尤里安别提有多尴尬,干笑一声,才狠狠的瞪了巴洛克一眼,略带讨好的对席琳夫人说道:“在下当然是竭诚来帮助席琳夫人您的,

    既然您需要这个兽人少年,那么我不会有任何意见,一切按您的吩咐。”

    席琳夫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现场忽然陷入寂静,只有巴洛克重新大口吞咽烤‘肉’的‘吧嗒’声!赛拉有些哭笑不得,忽然感觉这个家伙‘挺’有趣的,只有尤里安面‘露’‘阴’狠,看着巴洛克如同看着死人。

    当夜,他们就在特来姆森林‘露’宿。巴洛克准备的还真充分。将火堆挪开一旁,就在已经烘烤干,热腾腾的的地面铺上兽皮毯子,然后请席琳夫人和赛拉过来休息。至于男人们……随便吧!可怜的胖仔凯尔,一身‘肥’‘肉’却耐不住夜晚的寒冷,靠着火堆,缩在尤里安身旁瑟缩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巴洛克已经准备好早餐,赛拉才睡眼惺忪的起来,发现兽人少年正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眼神炯炯,赛拉脸一红,似乎为起得晚了而羞愧。好在巴洛克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说什么。米罗男爵不经意看到,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女’孩和那个兽人小子离得太近了,可要特别注意。那些贵族夫人的荒唐肮脏事情,可别发生在‘女’儿身上!

    巴洛克从来没想过会与一个人类的‘女’孩发生什么,他只是感觉赛拉很可爱,多看几眼而已,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他知道米罗此时的想法,肯定嗤之以鼻,然后顺带对他鄙夷起来!

    简单吃完早餐,他们继续上路,巴洛克带着他们,沿着昨天做的记号,避开绿箭松鼠的栖息地走了几个小时,终于来到那座雪山脚下,大片的红松林仿佛火的海洋,出现在面前,那壮观的景‘色’令人震撼!

    “昨天我只寻到这里,并未进入松林,也不知道是否有您说的绿箭松鼠,席琳夫人。”巴洛克算是完成了任务,对席琳说道。

    “绿箭松鼠特别善于隐匿,而这片红松林又非常大,看来我们需要分开寻找。”席琳夫人回头对所有人说道,他们很快分成了几拨,席琳夫人和赛拉一起,向着松林东面找去,同时叮嘱道:“如果发现了绿箭松鼠的踪迹,切记不要惊扰它们,告诉我,让我来捕捉。”

    巴洛克跟在米罗身后,选了一个方向,装模样的寻找。凯尔走近他身边,低声恶狠狠的骂道:“兽人杂种,等出了特来姆森林,我会让你尝尝被马鞭活活打死的滋味。”

    “哦,是么,听说你曾经买了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兽人奴隶,你把她怎么样了?”巴洛克轻声问。

    “嘿,那个兽人**居然敢反抗本少爷,被本少爷扒光了吊起来,活活‘抽’死了,你也会和她一样。”

    “哦,很好!”巴洛克淡淡的说,他的声音毫无感情。又问:“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从哪里买的那个兽人奴隶?”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凯尔冷哼一声,似乎不愿再和将死之人说话,转身走开。

    巴洛克没有说什么,静静的站了站,忽然看到身后总是跟着两个人,是尤里安的护卫士兵。看来是怕自己跑了,故意监视起来了!

    “呵呵,看来,今天得有人死在这里了,多好啊,特来姆森林,很适合埋葬尸体!”巴洛克自言自语,恰好声音能够让身后的两个人听到。然后自顾走开,寻找绿箭松鼠踪迹去了。

    身后两个战士愕然,他们忽然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似乎……这个兽人自信的过分了,难道他不知道已经活不多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