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七章 红松林的遭遇
    巴洛克在树木间起落,像一阵风刮过,迅捷的几乎看不到身影,哪怕号称丛林之子的‘精’灵,也不过如此。。: 。此刻他有一种飞鸟投入天空的畅快,就像猛兽脱出樊笼,隐隐然即便没有站立在图腾柱下,也有一种化身为狼的感觉,冰环的力量不受控制的在体外突兀出现。随着穿梭树林间隙,那些冰环撞击在树枝上,不断有细弱的枝条被切断。而冰环撞击在粗壮的树干上,除了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随即撞击的粉碎,而在巴洛克继续奔跑的过程中,缺失的冰环会再次出现,周而复始。

    “嘿,即便无法‘激’发出去,我现在也成了一具人形切割机了。”巴洛克不禁自嘲!

    过了半个多小时,巴洛克才有了力竭的感觉,冰环不再出现,而只是一圈白‘色’的霜一般环绕。如果是在图腾柱下,他能够保持冰环三个小时,而离开了图腾柱,只能坚持十分钟。也就是说,他如今最强大的力量只有二十分之一的发挥时间。不知道突破了临界点,会不会有所好转。终归,受困于图腾柱,是个大问题,早晚要解决!

    在准备坐下稍事休息的时候,巴洛克还在疑‘惑’,为什么进入森林这么久,居然看不到一只野兽?然后他嚯的站了起来,在他前面不远处,一头野猪不知何时盯上了他,哼哧哼哧喘着粗气。巴洛克回身一看,苦笑,他身后是一颗粗大的松树,下面的皮已经被磨掉了大半,渗出一层层的松脂。原来自己挡着人家野猪往身上裹盔甲了!

    野兽智慧低下,巴洛克没有和它沟通和平解决争端的*。况且晚上总要有食物吃,只好对不起了。几乎是在野猪窜过来的同时,他的身体高高跳起,落在野猪身后,手里短矛极其‘精’准的从耳后最博弱的位置刺了进去,一头力大无穷,即便普通灰熊遇到都要退避的野猪,就这么扑到在地上,死了。

    巴洛克跟随马西莫这一年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老人当了半辈子的角斗士,能够最后老死,几乎可以说是奇迹,他的本领必然是最实用最有效的,

    无论是杀人还是防守。如果不论斗气,甚至那些所谓的高等斗气武士来十个,也未必能打得过马西莫一人。巴洛克发挥了自己**的学习领悟能力,仅仅半年就将老人的看家本领榨光。

    而且他也并不是没有杀过人,在刚刚学完老人的武技后,他离开红河谷镇好几天,就连马西莫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一度以为他跑了。他们不知道的是,离这里数百里外的黑鸦镇,发生了一次血案,镇上唯一的一家铁匠铺的老板被人发现杀死在了‘床’上。而酒馆里一群十几个掘墓人,烂酒鬼在高声吹牛的时候,被突然闯入的一个‘蒙’面人全部屠杀光,然后安然离去,居然没有任何人敢阻拦。据说……那些酒鬼当时正在吹嘘他们在荒原上如何如何虐待屠杀兽人。后来这事成了悬案,一度令黑鸦镇的人们不敢放肆的谈论兽人!

    巴洛克将野猪放在树下,继续上路。林中的树木大多粗壮高矮差不多,很难分辨方向,除非最出‘色’的猎人,否则不做标记的话,很容易‘迷’路。巴洛克第一次进入特来姆森林,谨慎起见,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在树干上划一道疤痕。急速前行了有一个多小时,当他跳上一颗树的枝桠上瞭望的,陡然看到前面一片火红。

    那是一大片红‘色’的树木,如同燃烧的火焰,很难相信松树从枝干到松针,完全赤红,这想来就是红松林了!

    巴洛克很小心的踏步走进去,像这种怪异特殊的地方,总会生存有某些古怪的生物,一切小心为妙,可别没找到绿箭松鼠,反倒遇到别的恐怖魔兽。

    令人惊奇的是,巴洛克深入了很远,居然没有遇到任何生物,哪怕连一只鸟一只虫子都没看见,如果说这里是死域,却又充满了勃勃生机。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嘴角‘露’出笑容,轻轻的坐在了地上,放下手里的短矛,张开双臂,萨满的力量展现,随着嘴里几乎不可闻的发出低语,就像他坐在图腾柱下一样,张开灵魂去感受!

    很快一个奇妙的世界展现,他能够用灵魂的触角触‘摸’,发现了许许多多生命,拥有神奇的隐藏能力,正在所有的‘阴’暗角落里向外偷窥。它们或许弱小,但拥有不俗的智慧,乖巧的小脸,‘毛’茸茸蓬松的尾巴,两只前爪翘起,嘴里‘露’出大大的‘门’牙,一群可爱的松鼠!

    巴洛克张开眼睛,向远处最大最粗壮的一颗红松树走去,他攀着枝桠,直接爬上树冠,在其上有一个特别大一些的树‘洞’,那里,一只体格格外健壮的松鼠似乎在等待他。这只松鼠全身的‘毛’几乎是纯红‘色’,只有背脊中间一根翠绿的‘毛’纹,从头顶到尾巴仿佛一支箭。

    巴洛克曾经稍微了解过一些魔兽的知识,知道这种生物的习‘性’,独居生存的魔兽大多等阶比较高,也是最凶暴最强大的,。如果是群居的魔兽,等阶往往较低,但总会有一只特别睿智的首领,几乎拥有人类六七岁孩子的智慧,可以称之为王,带领整只兽群躲避天敌或捕食。眼前这只松鼠,显然就是绿箭松鼠的王。

    巴洛克在松鼠面前坐下,默默的看着它。那只松鼠呲呲牙,眼中似乎闪了闪蓝光,对着旁边一根树枝上的松果‘啵’的吐出一根水箭,那颗松果便啪嗒掉落地上,似乎是在示威!

    巴洛克失笑,对松鼠摇摇头,他的力量稍微显‘露’,周围气温瞬间变冷,随即有霜雾凝结,冰环出现。甩动一下肩膀,那冰环在树枝上咔嚓咔嚓的撞掉大块木屑。松鼠的王瞬间丧气,显然知道自己弱了许多,根本不是对手。

    松鼠王似乎改变了策略,跳回树‘洞’,从里面推出一堆松果,堆在巴洛克面前,似乎是用这些食物来换取什么。巴洛克再次摇摇头,指了指松鼠本身。松鼠王极具人‘性’化的‘露’出绝望的表情。巴洛克相信自己没看错,它真的‘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转过身,将自己的肚子翻过来给巴洛克看。

    巴洛克清晰的看到,松鼠王的肚子上,有一条非常明显的疤痕,似乎是被匕首之类的划伤。它仰起脖子,在脖子上也有明显的一圈勒痕。巴洛克立刻醒悟,这种松鼠王曾经被人类捕捉,为宠物养过,遭受了痛苦的折磨,侥幸逃走,才保住‘性’命。

    兽人的萨满能与动物沟通,就在于他们能够感受动物的欢乐和痛苦,面对松鼠王的绝望痛诉,巴洛克忽然发现自己很难帮助人类来抓捕绿箭松鼠了!但是他也无法阻止席琳夫人一行人找到红松林,想了想,又与松鼠王比划了半天,总算有一些眉目。松鼠王指着远处一座白雪积顶的高山吱吱呀呀,虽然要冒险一些,但总要试一试。

    当然,不能白出力气,巴洛克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松鼠王抓在手里,示意它再释放一次‘水箭’…………好不容易遇到一只魔兽(虽然有点弱,好歹也是魔兽),总要去感受一下它的释放魔法的过程!

    可怜的松鼠王,被当成了实验的小白鼠。巴洛克每拽它一下尾巴,它就不得不鼓起嘴,眼中蓝光一闪,‘啵’的吐出一个水箭。巴洛克闭上眼睛,用心去体悟绿箭松鼠释放水箭的过程!

    拽了十几下,可怜的松鼠王已经翻白眼,再也吐不出半点水‘花’了,巴洛克才不得不失望的放手。它的魔法力太弱了,几乎察觉不到释放的过程。隐约感觉一股‘波’动从腹部传递至嘴边,然后凝聚空气中的水元素力量成为水箭,‘激’‘射’而出。至于‘激’发的方式,根本不得而知。

    算了,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的事情,那就要做到。巴洛克放过了绿箭松鼠,挥挥手算是告别,跳下松树,向那座高山前进。

    巴洛克特意加快速度,在树林里风驰电掣,很快来到高山脚下,这里居然也有一片红松林,而且大得多。只是太靠近那座山峰,很显然山上住着某种恐怖的魔兽,所以松鼠王才没有选择这里为家园。

    抬头看了看耸立的高山,从半山腰往上,就已经被皑皑积雪覆盖,也不知会是什么魔兽盘踞这里。想了想,还是不冒险,回去吧!只要将席琳夫人他们带到这片红松林来,就算完成任务,反正他只是来探路,也没人命令他必须发现绿箭松鼠!

    特意绕过了松鼠王居住的那片红松林,回到遇见野猪的那棵树下,野猪居然还没有被什么动物拖走,便扛着几百斤的野猪,走了回去!

    他这一次探路,直过了三个多小时,所有人都等得不耐烦,就在米罗打算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才看到巴洛克的身影。

    扔下野猪,巴洛克不等别人责问,微笑的说道:“我发现了大片红松林,就在一座高山脚下,或许那里会有绿箭松鼠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