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四章 巴洛克的实力
    “马西莫,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兽人,甚至没有自保的能力,就算我对人族抱有成见,那又如何呢?我什么都做不了!”

    “呼,不要骗我了,巴洛克,看在我快要死的份上!”马西莫‘露’出一个不知是嘲讽还是调皮的笑容:“你对我说你修炼萨满之术遇到了临界点,只能在身外形成冰环,却无法‘激’发出去,对吧?”

    巴洛克点点头,神‘色’不动。。: 。

    “谁都知道兽人的萨满是法师与战士的结合体,他们不但能够沟通自然之灵,获取元素之力,更能够与强大的魔兽灵魂沟通,获得魔兽的某些力量。那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身体里的变化呢?”

    巴洛克眉头忍不住跳了一下,他终于惊讶了。“马西莫,你发现了,什么时候开始?”

    摇摇头,马西莫说道:“是从昨天我用斗气试探你的经脉的时候才产生的疑问,你或许对斗气不了解,但是用最简单的解释来说,斗气是由内而外的攻击方式,而法术是外在的攻击方式,没有哪个萨满或魔法师能够将魔法元素的力量储存在体内,他们做的,只是引导和借用。那么很显然你体内那些寒冷的气息,很可能就是一种斗气……或者说是兽战气,虽然仅仅是接触,可是我能够感受到它很强大……就在你的‘胸’腹之间。”

    “不可能,我从来没有修炼过兽战气,怎么会在体内形成斗气团?”巴洛克下意识的‘摸’了‘摸’‘胸’膛,没有感觉任何异样。

    他确实对马西莫有所隐藏,毕竟经历了灭族之祸,他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人了。早在刚刚接触图腾柱,被狼形光影撞入‘胸’膛的时候,巴洛克就产生了一种化身为狼的幻觉。速度,力量,听力,视力提升数倍。随着修炼的加深,他发现这些力量也在增加着。哪怕体外形成的冰环无法‘激’发,可是当他站在图腾柱下的时候,他有种感觉,即便是人类中级的斗气战士,也无法和他对抗。一年前在佣兵偷袭部落的时候,如果巴洛克拥有现在的力量,他有自信能够杀死佣兵们所有的初阶斗气战士。

    唯一的弱点就是,图腾柱!他必须要站在图腾柱笼罩的范围内,一旦远离,他的力量就会骤降。

    饶是如此,若是传出去也足够掀起轩然大‘波’,仅仅一年,从一个弱小的兽人少年,到现在敢与中级斗气武士对抗,这种成长程度已经不是天才能形容,堪称可怕,所以巴洛克不得不隐瞒。

    “呵呵,巴洛克,这个世界大的超乎你想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马西莫微笑着说,他的‘精’力越发不济,需要喝一点酒支撑:“诺尔曼说的没错,你就是天生萨满。对于你来说,提升力量的方法只有你自己去体悟。无论是人类的斗气,魔法,还是‘精’灵的德鲁伊术,或矮人的怒气……都对你没有太大帮助,你是天生者,你的路只有天知道!”

    巴洛克脸‘色’发白,脑海不由得回想起那个雷电‘交’加的雨天!

    “好了让我睡一会儿吧,巴洛克,我没有权利要求你什么,只是希望你将来……能够接受热爱和平的人族。”马西莫躺回去,闭上了眼。

    巴洛克默默站起来,躬了躬身,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人!

    刚转过身,忽然马西莫又说了句:“巴洛克,或许你可以试试与魔兽沟通,这样可能有助于你突破临界点。我记得诺尔曼以前就这么干的……不过,他那次九死一生,差一点就葬身沙罗蟒腹中了……!”

    马西莫走了,巴洛克走出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为萨满,他对灵魂有着极为敏锐的触觉,他能够感到丝丝的灵魂光点在消散,在天地间飘呀飘,最终的归宿在哪里?或许神知道,但是兽人是没有神的,他们崇拜自然之灵!………………

    马西莫死了,这其实已经在邻居们的意料之中,老家伙最近一段日子都走不动了,吃饭喝酒都完全靠那个兽人少年伺候。所以他的离去没有引起丝毫‘波’澜,人们只是尽到一个邻居或朋友的义务,帮巴洛克将他安葬在镇北的一处山丘上。

    巴洛克的身份成了个问题,虽然一年前回到家乡的马西莫宣称他是自己的奴隶,但是没有人看到过他手中,具有法律意义的契约或是某个贵族出具的证明。自然而然,兽人少年被合理合法的归于米罗男爵的‘私’产,在安葬了马西莫后,已经有好心的邻居提醒巴洛克,让他赶快去向领主大人报道。

    巴洛克想了想,他随时都可以离去,但是无家可归令人‘迷’茫。而且最近一年他没有关于族人的任何消息。据说他的族人因为‘毛’**亮的缘故,在兽人奴隶中非常紧俏,或许已经被售卖到了某些人族的大城市。在这个陌生的大陆上,遍布未知的神秘地带和茫茫森林,人类和其他智慧种族只占据了很少的一部分,而且城市与城市之间间隔往往非常遥远。最难的还是路途,地图就成了旅行者最重要的物品。

    要找到一份地图,哪怕是仅仅涵括周围方圆数百里的小地图,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普通的村夫和城民没有能力也没有资金去做,能绘制地图的,只有实力雄厚的大商和贵族。

    仅仅为了得到一份地图,巴洛克就觉得去红河谷城堡过一段时光也不错!

    谢过邻居的提醒,巴洛克并未立刻赶去城堡,而是向镇外走去,他要去自己的那块田地,图腾柱矗立在那里许久,

    田地里竖立一根稻草人是很平常的事情,谁都不会惊诧,当然如果这个稻草人太过粗壮,那只能说是制者的个人趣味了。揭去外层的稻草遮拦,黝黑的图腾柱依然矗立,巴洛克研究了它一年,几乎闭上眼睛都能将上面的纹饰和‘抽’象的线条背下来。尽管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一年多,他依然感觉很神奇。一根普通的木头柱子,雕刻上这些‘花’纹,就拥有了神奇的力量,不可思议!

    如今图腾柱上的狼形光影已经越来越少出现了,但每次巴洛克坐在图腾柱下,那种冰冷的气息依然会充斥身体,恍惚中化身为狼,在旷野上奔跑驰骋,肆意嗷啸。当他偶尔惊醒的时候会发现,身周出现了冰环,最开始只是一片手掌大小的冰,然后越来越多,如今,他身周已经有了十六片,组成了一圈冰环。再往后数量没有增加,只是冰环的厚度硬度越来越高。

    今夜,他再次坐下,缓缓呼吸,‘精’神放松,很快进入那种仿佛置身云端的恍惚中……仰头一声长嗷,顾目四盼,他再次成为一头威风凛凛的巨狼,身上银白的兽‘毛’仿佛冰晶,随着微风起伏如‘浪’。他开始奔跑,跳跃,甚至在地上打滚,翻腾,但是总有一种隔阂令他不能彻底释放,他想要亮出獠牙利爪,却怎么也做不到…………。

    第二天清晨,巴洛克一脸颓然的苏醒,昨天一夜毫无所获,看来真的需要去找一只魔兽接触一下了,兽‘性’,兽‘性’,要释放那种力量必须要有兽‘性’!巴洛克忽然有些明悟,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兽人中才能产生号称能与动物沟通的萨满祭祀,兽人之所以称之为兽人,或许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接下来先要去红河谷城堡去报道,然后试着寻找狼形的魔兽,最好是水系的,尝试沟通。唯一美中不足,巴洛克对这根图腾柱的依赖‘性’太强,如果远离图腾柱,力量会削弱大半。看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突破了临界点才行。

    遮掩好图腾柱,巴洛克深吸一口气,双脚用力猛地发力,就如同离弦之箭般窜出,瞬间几个起落已经在百米之外。他手中一把匕首在清晨阳光中,陡然闪现亮芒,两颗大树的几根手腕粗的树枝被整齐的削断,断口齐整仿佛经过打磨。

    落在一块巨岩下,巴洛克赤着上身,淡淡的兽‘毛’覆盖下,‘露’出‘精’壮的身躯。如今十五岁的他,已经有了一米八的身高,仿佛人类的成年大汉。大吼一声,抓住巨岩的两个凸起,额头上青筋密布,浑身的‘毛’发仿佛炸开。重达万斤的岩石被他生生推离了原来的位置,推出去十多米,才‘精’疲力竭的放下,大口的喘着气,神‘色’满意!

    在前世怎么也不会想到如今能够拥有这么巨大的力量,虽然还无法举起万斤的岩石,但那推力数千斤总是有的。要知道即便人类中的中级斗气武士,也需要运转斗气,才能有这种效果。更何况他的速度和灵敏完全不弱于人类的初级斗气武士,至少要逃跑,在红河谷镇还没有人能拦下他,哪怕那个仁慈的领主是位高级斗气武士也不行。

    他回去的很及时,领主的管家已经来到他的家里找他了。巴洛克表现的一如既往的沉默,唯唯应是。那个管家也不为难他,带着他去了红河谷城堡,让他做什么,还需要请示领主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