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一章 血誓
    巴洛克被噩梦惊醒,浑身冷汗浸湿了银灰‘色’的‘毛’发,嚯的翻身站起来。他就站在一个山丘上,下面不远处就是矿坑,那狼藉凄惨的场面让他眼前一黑,倒头摔倒在地。如果不是身后的老人及时抓住,会从山丘一直滚下去。

    “不……不……不,我的族人,我的家,为什么……”巴洛克凄厉的大叫,连滚带爬的冲下山丘,那遍地的尸首令他浑身颤抖,嘴‘唇’哆嗦,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吼叫。

    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自己的族人死了!沉默寡言的巴图,他的脑袋滚在身体的另一侧。巴塔族长遍体鳞伤,和蛮蜥部落族长莫拉加死在一起,他们的心脏上各有一个狰狞的窟窿,他们暴睁着双眼,满脸绝望,死不瞑目!

    自己刚刚认识不多久的族长一个个被发现,全部战死。兽人们的尸体几乎不全,甚至很多人光着身子,是在睡梦中慌‘乱’起来,被杀的。那根土黄‘色’的图腾柱已经断裂,诺尔曼萨满身上一道恐怖的伤口,几乎将身体劈成两半,他的脸上带着微笑,悲苦的微笑,绝望的微笑!

    巴洛克扑向远处一个身影,那是巴斡尔,他惊喜的发现巴斡尔还没有死。轻轻翻过身,脸‘色’瞬间暗淡,巴斡尔的肚子被利器豁开,肠子已经断裂,散落在外,活不多久。

    巴斡尔忽然回光返照,睁开了眼,看到一张被沙土和泪水模糊的脸:“巴洛克……你……可……真丑,这次……没有我……好看……了……。”

    “别说了,巴斡尔,别说了,你是最英俊的兽人,族里的‘女’人都被你要‘迷’死啦……。”

    “嘿……你终于肯说实话了……我就说……嘛……我才是最英俊的……不成啦,我要死了……你就是最好看的兽人了……!”

    “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巴洛克泣不成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巴罗坦……那个胆小鬼呢……是不是已经死啦……?”

    “我没有发现他,他可能被人类抓走了。”

    “巴洛克……我要死了,你要好好活着……将来把巴罗坦救出来……那个……那个……”巴斡尔呼吸急促起来:“……那个小子太笨……他会被人类欺负的……!”

    “我会,我会,所有被抓的族人我都会找回来,我发誓,以兽族之血发誓……!”巴洛克咬破了嘴‘唇’,鲜血流了出来:“我会杀光那些‘混’蛋,他们的脑袋会摆在族人们的坟墓上,我会让他们承受最恶毒的痛苦而死……!”

    “那……就好……我相信你……但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自己……!”巴斡尔的声音渐渐低落,脑袋无力的垂在一旁,他,死了!

    “吼……吼……吼……!”巴洛克像受伤的野兽,像饿狼一样凄厉的大吼,抱着巴斡尔的身体嚎啕大哭!

    老人马西莫摇摇头叹息,这个孩子承受的痛苦太多,如果不发泄,会出问题的,让他哭吧!只是有些担忧,这个孩子如果对所有人族痛恨上的话,怕是不会跟随自己离开,还真是伤脑筋。

    巴洛克哭的晕厥了两次,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神‘色’平静了许多。他默默的站起来看向马西莫:“诺尔曼萨满说您值得信任,虽然我的仇人是人类,但我不会迁怒别人。可敬的马西莫,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孩子,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开,或许‘门’罗男爵已经带人赶来。你们隐匿新矿的事情,必然令他发怒,砂砾荒原上,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地。和我走吧,虽然要受一些委屈,但在你成长起来之前,你无法独自生存。我要谨守对老友的诺言,会保护你的。”

    “我听从您的话,马西莫老爷……我想我的身份只能是你的奴隶。”巴洛克神‘色’很淡然的说,令马西莫有些惊讶。

    “这只是个称呼,给外人看的,我会将你当做我的孩子,没人的时候,你叫我一声爷爷吧……如果你愿意的话!”

    “好的,马西莫爷爷!我们离开之前,让我为族人做点事吧!”

    这么多族人,几百具尸体,要全部安葬显然来不及,哪怕就地焚烧也没有足够的柴火。兽人还有另一种安葬的方式,天葬!就让他们留在这里,葬身在那无处不在的野兽腹中吧!

    巴洛克找到了自己的那根图腾柱,他表情肃然,‘吟’诵起兽人的祷语,跳起图腾之舞!沟通自然之灵,让灵魂安息!膜拜先祖之魂,来接引追随而去的孩子!他刚刚向诺尔曼萨满学会,动还很生疏,但他努力认真的做着。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在正午的赤日炎炎之下,凉风吹过,甚至有霜雾出现。马西莫是一个初级斗气战士,他能够感受到空气中的元素在活跃,尤其是水元素,那个兽人孩子的图腾之舞令他惊奇不已。

    巴洛克沉浸在哀伤之中,并未发现死去的族人身上,仿佛有点点的光亮飘起,聚拢在图腾柱上,融化进早已出现的狼形光影内。那是族人残余的‘精’粹灵魂之力,他们似乎感受到了巴洛克在为他们祈祷祭祀,将自己那一点微弱的力量送出,祝福他,让他承托起部族的传承!

    祭祀结束,巴洛克默默的转身,扛起图腾柱,跟随马西莫,头也不回的离开!………………在他们离开不久,一只十多人的骑兵小队出现在矿坑边,那十多人身上披着钢铁盔甲,手持宽大的阔剑,全部都是强大的初级斗气战士,而是还是骑兵,根本不是那些破落的佣兵所能够相比………………!

    族人并未全部被杀,还有至少一半的人被掳走。巴洛克循着佣兵退走留下的痕迹追赶,或许暂时救不了族人,但总要先知道他们会被贩卖到什么地方,将来……总有机会找寻回来!

    马西莫并未劝告巴洛克,虽然他心里很清楚那些凶残的佣兵做派。恐怕早在进入荒原之前,他们就已经联系好了买家,而且肯定不会只是一家。被掳走的兽人只要离开荒原,会被迅速的瓜分售卖,然后四散开去,哪怕是一位权势赫赫的人类大贵族,也很难将卖到四面八方的兽人全部重新找回来。

    巴洛克追了一天一夜,扛着粗重的图腾柱仿佛不觉,嘴里呼呼的喘息,双眼只是死死的盯着前路,期冀着能够在下一刻看到族人的身影。

    为了避开黑鸦镇方向,佣兵们特意饶了一个大弯向东而去。从东面的一处山隘走出荒原。这条路崎岖难走了许多,对兽人们来说是一条血泪之路,巴洛克沿途已经看到了数十具族人的尸体。他们大多遍体鳞伤,但致命的伤口都在心脏和脖颈处。……拖累了行程的累赘,被佣兵毫无怜悯的杀死!

    见多了死亡,巴洛克已经麻木,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发怒,那于事无补,然后他就越发的冷静。当走到荒原边缘的山隘,见到此处被两侧山体滚落的石头堵死,已经无路可追的时候,他的情绪甚至没有丝毫‘波’动!

    凶残狡猾的佣兵,他们不会想到身后有一个兽人在追赶,或许初衷只是要堵死道路,阻拦‘门’罗男爵可能派来的追兵。这也彻底堵死巴洛克的一线希望,寻找族人的路无比漫长……!

    “我最后的希望没了,马西莫爷爷,我们要从哪里离开荒原?”巴洛克神‘色’平静的可怕,他发誓,在为族人报仇之前,只流血,绝对不再流一滴眼泪!

    “黑鸦镇不能回去了,那里也没什么留恋的,咱们继续向东吧!东边一百多里外,还有一处山隘出口,咱们从那里离开砂砾荒原。”马西莫替巴洛克扛起沉重的图腾柱,他知道这个木头柱子对兽人的重要‘性’。如果不是巴洛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是不会让外人……尤其是人类触碰神圣的图腾柱的。

    一个老人,一个兽人的少年,沉默的前行。整整走了两天,从东部山隘离开砂砾荒原,这期间巴洛克没有说一句话。

    进入人族的疆域,为了不引人注意,马西莫总是找偏僻的道路行进,走了很多天,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一座祥和美丽的小城堡出现在眼前!城堡用带着淡红‘色’的岩石砌就,就坐落在河边。环绕城堡,并沿着那条并不宽阔的河水,有一片比城堡低矮的房屋,开出了三条街道,构成一座城下镇,此时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非常的热闹。至少对于乡下地方来说,这座小城代表着繁华和富裕。

    “我们到家了,红河谷镇,多久没有回来啦……!”马西莫感叹道,似乎在缅怀过往:“这里是我的家乡,小镇里还有我的一处房子,只是不知道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早已经倒塌了。不过不要紧,倒了重新盖就是。巴洛克……我们走吧!”

    “是,马西莫老爷。”巴洛克扛着已经被包裹起来的图腾柱,适时地改变了称谓。

    马西莫摇摇头,这个兽人少年非常聪明,和粗鲁的兽人完全不同,可惜,如果他是人类多好,就真的把他当做孙儿看待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