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章 发现,兽人聚会
    沙罗蟒转过了身,向巴洛克窜去。。: 。两个兽人都措手不及,巴洛克大骇,仿佛屁股下着了火,扭头就跑……他本是来看热闹的,没想到被魔兽发现了不说,旁观者最后成了猎物。最惊讶的却是诺尔曼萨满,原本对这个鲁莽的兽人孩子已经不抱希望。毕竟为萨满虽然面对魔兽有自保的手段,却很难阻拦它去袭击别人,这也是为什么要远离部落,来到人烟稀少的矿坑布置,引‘诱’沙罗蟒的原因。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被沙罗蟒追赶的兽人孩子,速度快的惊人,甚至诺尔曼自认不如,那条魔兽被远远的抛开了。为方圆几百里唯一的兽人萨满,诺尔曼度过最开始的愕然,随即浑身一震,‘露’出满脸的狂喜……这个孩子身上有自然之灵的赐福,他有成为萨满的天赋!几乎是立刻向沙罗蟒狂扑过去,诺尔曼嘴里发出声嘶力竭的怒吼,指引巴洛克奔跑的方向,早没了方才的沉稳:“我是诺尔曼,孩子,快向偏西跑,你能够看到一根竖立的图腾柱,快跑过去,站在图腾柱下。”这方圆就只有一个诺尔曼,巴洛克知道了他就是蛮蜥部落的萨满,听从他的指引,向西转变方向,锐利的眼神很快看到一根黑‘色’的图腾柱竖立在一片比较平坦的砂砾地上,随即奔跑过去。

    诺尔曼的地刺阻拦了沙罗蟒的速度,然后他也在巴洛克之后冲到图腾柱下,将巴洛克挡住身后,重重的将木杖杵在地上,张开双臂‘吟’诵古老的图腾咒语。即便是在白天,那黝黑的图腾柱开始发光,慢慢扩散出一圈光辉蔓延出去十多米的距离,才消散开。巴洛克直直地盯着图腾柱……那上面出现了一圈光影盘绕向上冲起,就像他昨夜看到的一样,只不过自己部落图腾柱上的光影是狼,而这根图腾柱的光影却是一条蛇,或者说是一条蟒蛇,沙罗蟒!图腾柱的自然之灵被诺尔曼唤醒,与其灵魂沟通,已经扑过来的沙罗蟒在图腾柱范围的十多米外停下,缓缓绕圈游动,双眼冷酷的盯着诺尔曼和巴洛克。巴洛克不知道萨满是怎么与魔兽沙罗蟒沟通‘交’流的,这是萨满之术的神秘之处,他想要探寻这个奥秘的心越发迫切。

    盯着图腾柱上的光影看,又转身关注正在对峙的一人一蛇,隐隐似乎能够理解这些从未见过的事情。巴洛克身上那种狼的感觉已经消失,图腾柱的光影旋转越发迅疾,诺尔曼脸上大汗淋漓,湿透了灰‘色’的‘毛’发。外圈已经静止下来的沙罗蟒却似乎‘精’神不济,已经不复最开始的狂暴和凶猛。当图腾柱上的光影猛地扩散开,伴随着消失,那条沙罗蟒居然转过身离去,蜿蜒游动,很快身影不见。诺尔曼大口喘息,却一脸的欢欣。巴洛克再次看向图腾柱的时候,发现这个大‘腿’粗的黑‘色’木柱颜‘色’似乎更加深邃了些。诺尔曼休息了一会儿,走过去将图腾柱从地上拔起。巴洛克很震惊他的力气,老萨满看着满脸皱纹,已经很老了,却不想力气蛮大。图腾柱的木质特殊,这根大‘腿’粗,两米高的柱子足有几百斤。扛着图腾柱,另一只手拄着木杖,老萨满只看了巴洛克几眼,问了一句话:“你是巴塔那个小部落的孩子?”巴洛克点点头,老兽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走出很远之后,才遥遥的说道:“三天后,让巴塔带上你一起来蛮蜥部落。”

    ……………………回家的路上经过矿坑,顺便将掉落的火铜矿石捡起,回到部落天已经黑了,被巴塔严厉的呵斥,族人们也都埋怨他的冒失,好在居然安全的回来了,算是万幸。巴洛克有些心不在焉,脑中充斥着萨满,图腾,光影,狼……,他有些迫不及待,恨不得三天立刻过去。将诺尔曼萨满的话告诉巴塔,巴塔有些愕然,不知道可敬的萨满为什么会希望一个兽人孩子,跟随他去参加砂砾荒原西南地域的兽人部落会议。脑中立刻浮现白天时候,巴洛克那神奇的速度,隐隐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浮现,心跳不由的加快。“巴洛克,你白天的时候跑的可真快。”巴塔试探的问,这个孩子非常聪明,有自己的主意,为族长,巴塔很尊重他。

    兽人的夜晚其实很无聊,族人们都去睡了,只有巴塔和巴洛克还坐在篝火边上,巴斡尔和巴罗坦也没有离开。巴洛克不知该怎么解释,这种事情有些过于神奇。他看向部落里的图腾柱,此时只有微微的光,那狼形光影尚未出现,也不知道只是昨晚偶尔一次,还是每天晚上都会出,。毕竟以往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事。“先等等,如果不困的话,你们和我多坐一会儿!”他准备等一等,到半夜的时候看会不会出现异常。巴塔点点头,坐在篝火边不言语,见巴洛克总是盯着图腾柱看,自己也忍不住向那个方向转头。巴斡尔和巴罗坦好奇的盯着图腾柱:“巴洛克,这根黑木头有什么奇怪的吗?我可看不出来。”巴斡尔嘀咕。巴洛克没有答话,眼神亮了起来,那狼形光影又出现了!“你们快看,图腾柱上的光影!”他指着木柱说道,巴塔三个瞪着图腾柱,一脸的茫然。

    “看什么?巴洛克你看到了什么,除了微微发光没有什么啊?”“你们看到不到?”巴洛克惊讶的叫起来,他跑到图腾柱下,指着那环绕奔跑的狼形光影说道:“一只银灰‘色’的狼在旋转奔跑,到了图腾柱顶端……该死,被大沙蜥头骨挡住,已经爆散开了。”巴洛克捡起一根木棍,将大沙蜥头骨敲下来,第二圈光影果然畅通无阻,在图腾柱上跃起,然后狼头出现,再次撞入了他怀里。浑身打了个哆嗦,“又来了,好冷!”巴洛克干脆坐在了图腾柱下,他又陷入了化身为狼的梦境中。巴塔三个什么都没发现,呆呆的看着巴洛克手舞足蹈,然后坐在图腾柱下,似乎睡着了!“巴塔大叔,巴洛克他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今天被那条沙罗蟒吓坏了吧?”两个小子担忧的问巴塔。

    “滚回去睡觉,巴洛克就是脑子坏了也比你们俩聪明。”巴塔骂了句,赶走了两个小子,自己就站在陷入梦境的巴洛克身后,守护着他。隐隐的,他发现巴洛克身上透出一股股寒冷的气息,就像冬日刮骨的寒风。或许有些知道诺尔曼萨满要自己带着巴洛克去参加部落会议的原因了…………!

    ……除了最开始那股沁人骨髓的冰寒,然后很快消散,巴洛克一整夜安稳的度过。哪怕是坐在图腾柱下一夜,也没有被冻坏,睡得极舒服。倒是守了一夜的巴塔冻得嘴‘唇’发紫,浑身哆嗦。接下来的三天,他们还是去矿坑捡拾火铜矿石。巴洛克三个发现的那个小矿坑被证明没有危险,巴塔他们也跟着过去,这三天收获不小,抵得上以前半个月,足有六七百斤。巴塔准备等参加完部落聚会,就再去一次人类的黑羊镇‘交’易,这次看来要给巴洛克‘弄’一把武器了!终于到了部落聚会的日子,巴塔天不亮的时候就带着巴洛克出发了。蛮蜥部落离这里有四十多里,他们需要提前动身。巴斡尔和巴罗坦羡慕极了,一再叮嘱巴洛克给他们捎回来好吃的。

    部落聚会,其实也是一次兽人们互通有无的‘交’易会,各部落的兽人大多会带上一些物品,去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巴塔他们这个小部落实在是太穷,整个部落最珍贵的只有那口铁锅和几把武器,所以除了各自手里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防身,什么也没拿。这条通往蛮蜥部落的路还算安全,他们走的比较快,在太阳升到半空的时候,终于抵达蛮蜥部落的聚居地。蛮蜥部的聚居地在一个干枯的小湖边上,虽然湖水没了,但在湖底仍然有一口水源充沛的泉眼。就缺水的砂砾荒原来说,这是最重要的财富,也是蛮蜥部选择居住这里的原因。

    其他部落的人已经陆续赶来,但都在外围徘徊,已经有人摆出自己带来的物品,和有‘交’换意愿的其他部落兽人‘交’易。在泉眼周围圈起一圈荆棘胡木栅栏,几十个兽皮帐篷,那是蛮蜥部落的家,他们总共有近三百族人,成年的兽人众多,战斗的时候能够聚齐一只百人的兽人军队,加上族里的诺尔曼萨满,当之无愧的成为周围部落的首领。

    巴塔和巴洛克是最后到的,巴洛克留在外面,巴塔为族长进入了蛮蜥部落内部,聚会只有兽人的族长有资格参加。值得一提的是,蛮蜥部落虽然也有族长,但他们这里说了算的永远是诺尔曼萨满,那个族长其实只是战士头领。其实一群在外人看来弱小贫瘠的兽人部落,加起来不足千人,能有什么大事可商量的呢?巴洛克也听巴塔族长说过几次聚会的经过,其实‘挺’无聊的,无非是诉说各自的困难,寻求萨满的帮助指引,外加对‘奸’诈人类的黑心剥削和欺负诉诉苦而已。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诺尔曼萨满暂时也不会来找自己,巴洛克便在外面转了起来,看到有兽人摆放着沙耶枣,便宜的惊人,便用一枚铜币买了足有小半兽皮袋十几斤,回去让巴斡尔和几个小家伙吃个够

    。兽人们虽然以物易物,但人类的铜币更受欢迎,毕竟他们都要去人类村镇‘交’易,能够用得上。这个铜币还是巴洛克三个前几天采矿卖力,巴塔族长特意奖赏的。“巴洛克……。”巴塔族长忽然从聚会的帐篷里钻了出来,没看到那小子,便对着人群大叫,神‘色’有些‘激’动!是诺尔曼萨满找我……巴洛克这样想,立刻走了过去。“巴洛克,诺尔曼萨满召唤你,嘿……你绝对不敢相信,他要传授你萨满之术!自然之灵在上,我真的不是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