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章 贫弱的部落
    碎砾沙地从远处看起来十分平阔,但行走起来却非常不便,巴洛克哪怕拼命奔跑,无论如何也快不过游动的沙蛇。值得庆幸的是这里随处可见的大岩石,一人多高,四面比较尖利陡峭,人能够一纵身爬上去,但没有手脚的蛇就不行了。巴洛克拼命的爬上一块岩石,那条沙蛇跃了起来,差一点就咬到他的脚,所幸及时的将兽骨砸出,沙蛇一口咬断了兽骨,他的‘腿’得以幸免。

    巴洛克来不及劫后余生的喘息,立刻跳起来大吼大叫,挑衅那条几次徒劳无功的沙蛇,以便吸引它的注意力,让巴罗坦和巴斡尔能够跑远。

    毕竟是畜生,智慧有限,沙蛇只顾着围绕巴洛克游动,并未发现后方另外两个猎物已经跑远。

    巴罗坦和巴斡尔一左一右向后狂奔,跑出去数百米远,绕了一大圈又聚在一起,找到了他们昨天发现的那个沙蝎的巢‘穴’。刚发现的时候还打算掏了沙蝎的窝,‘弄’几只沙蝎回去烤了吃。不成想远远的看了几眼,浑身冷汗,悄悄的躲开了。

    那是个大的恐怖的沙蝎窝,平日手掌大小的沙蜥已经难得一见,,但他们远远的看到这个窝进进出出的,有几只的身形赶得上半条胳膊,仅仅身体就有一尺多长,还不算黑‘色’的尾巴。沙蝎从来都是体型越大,毒‘性’就越大。这要是被蛰,救都没得救。

    今天为了逃命,只好硬着头皮去招惹了。好在沙蝎虽然剧毒好战,速度却怎么也追不上狂奔的兽人。所以当巴罗坦和巴斡尔挑衅的扔石头砸沙蝎窝,惹得窝里大大小小数百只蝎子尽数出动来追的时候,他们看也不看,转身向着各自商定好的方向跑去。

    巴洛克站在岩石上,小心的挑衅沙蛇,又关注着远处,几百米的距离,两个同伴很快就跑回来了,他站得高,能够看到两人身后各自跟随着一根黑线,那都是追杀来的沙蝎。

    巴洛克深吸一口气,默默计算距离。巴罗坦和巴斡尔已经哇哇的大叫提醒:“巴洛克,来啦,来啦!”

    还是老招数,巴洛克忽然发现沙蛇其实‘挺’蠢的。一块脑袋大的石头狠狠砸在沙蛇头上,趁它扑倒的间隙,跳下岩石向两个同伴的方向跑去。沙蛇摇摇头,转身继续追,它的视线低矮,并未看到远处的异常。

    当三个家伙汇合,及时的跳上中间那块最大的岩石,追赶来的蛇蝎们终于相遇了,结果可想而知……!

    沙蛇可没少吞吃落单的沙蝎,如果在平时,沙蛇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招惹一窝剧毒蝎子的,但今天有些倒霉,这窝沙蝎被卑鄙的兽人砸了家‘门’挑衅,成功的挑起了怒火。它们才不会去分辨挑衅者究竟长得什么模样,还以为沙蛇与巴罗坦他们一伙。几百只沙蝎很快将大岩石围住,那条倒霉的,爬在岩石下的沙蛇自然也在其中。

    战斗是沙蝎首先挑起的,一群大的吓人的沙蝎,而且数量众多,首先它们不是素食主义者,平日难得围住一条这么大的猎物,他们不介意在围困仇人的同时享用点甜点。一窝‘轰’的涌了上去!

    沙蛇背上的皮坚硬如铁,但蛇腹却是弱点,尽管惊恐的沙蛇扭动身躯,甩动尾巴,拍死咬死了不少蝎子,但还是被蝎子的尾针刺中。都是剧毒之物,蜇了一下两下还能抵受的住,但身上都爬满了蝎子的时候,它也就只有接受悲惨命运的份。很快,七八米长的身躯就僵滞不动,蛇嘴大张,蛇信无力的吐出,已是死了!

    岩石上的三个家伙看着密密麻麻的蝎子,心里发‘毛’,瑟缩着不敢动。巴洛克尽量压低声音,不敢太过惊动这些剧毒暴虐的家伙:“别怕,天快黑了,很快就会变冷,蝎子受不了,都要回窝里,咱们那时候再走。”

    他们就在岩石上耐心的熬时间,顺便看着这群蝎子分食沙蛇。沙蝎的前颚轻易的咬开蛇腹,很快就将一条近两百斤的大蛇肚腹吞食一空,只留下一张灰‘色’的蛇皮。三个人看着一阵可惜,好在蛇皮留下,蝎子们也没有带回窝的*。如果将蛇皮拿走,还能和人类的商人换几个铜币,能买不少食物。

    天终于暗淡下来,沙漠荒原的天气就是这样,白天热得烤死人,晚上又冷的哆嗦。沙蝎们奈何不了高高岩石上的兽人,只能耀武扬威一番,悻悻然的爬回窝去了。

    巴洛克才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立刻叫上两个同伴,追着蝎子大部队的尾巴,用石头砸,用兽骨敲。一旦蝎子发怒反身来追,他们就立刻逃之夭夭。直到活着的蝎子都回了窝,几个人收集打死的沙蝎,居然有二十多只,正好用蛇皮裹起来,一个人扛着原先装着沙鼠的兽皮袋,另外两个喜孜孜的拖着蛇皮,向部落赶去。

    荒原上危机四伏,尤其是晚上,各种夜里活动的凶兽毒物开始活跃,哪怕再勇敢的兽人,也很少赶夜路。如果不是知道部落里已经断了粮,如果不是遭遇了沙蛇,巴洛克他们不会赶夜路的。好在提心吊胆的加快速度,而随着逐渐靠近部落栖居的丘陵下的小山坳,他们并未遇到什么危险。远远的能够看到火光,终于松了口气!到底是孩子,兴奋的大喊大叫,向着部落奔跑。——————第一次没有成年兽人跟随的情况下捕猎,能够有这么多收获,令人喜出望外。

    听到喊叫,几个高大的兽人从山坳篝火边跑了出来。巴斡尔见到前面那个格外粗壮的兽人,大喜叫道:“巴塔大叔,你们回来啦,太好了!”迎接他的,却是那个高大兽人的怒吼,巨大的手掌一把抓住他,就像抓一只小‘鸡’仔,‘啪啪啪’奔着屁股扇了几巴掌,大骂:“三个‘混’小子,谁让你们自己跑出去捕猎的?为什么不告诉巴图,不知道外面危险吗?想要喂沙蛇还是喂大沙蜥?”这个兽人大汉两米多高,浑身大大小小的伤疤,充满彪悍的气息,此时一脸的怒气,

    巴斡尔惨叫几声,巴塔是他的亲叔叔,他父母早在他小时候,某次外出狩猎时,被大沙蜥吃了,是叔叔将他养大。族里只剩六个孩子,除了最小的巴启尔是巴塔的儿子,其余几个包括巴洛克全部是孤儿!

    巴塔真的生气了,手上很用力,可是真打。捂着屁股,巴斡尔虽然惨叫,却指着巴洛克欢喜的说道:“有巴洛克带着我们,我们不害怕。你看,我们抓了好多沙鼠,打死了一堆沙蝎,还……还‘弄’到了一张沙蛇皮呢……!”说道最后声音小了。

    果然部落里总共二三十个族人看到那张巨大的蛇皮,都脸‘色’一变————这么大的沙蛇……这三个孩子是经历了什么啊!巴洛克连忙开口安慰族人,尽管贫瘠,但是族人都没有坏心,是一群朴实憨厚,‘性’格直爽热烈的兽人,他很自然的融入了这个世界,这个部落。

    “遇到这条大沙蛇的时候,它已经被沙蝎蛰死了,我们只是躲在一旁等天黑,捡了一张蛇皮,顺便敲死了几只沙蝎,并没有多大危险。只是回来的有些晚,让大家担心了。”巴洛克小小的说了个慌。

    虽然年纪小,可是巴洛克一直沉稳,而且非常聪明,对兽人来说,聪明是最宝贵的财富,哪怕巴塔这个族长都尊重他的意见。

    “以后出去一定要告诉我们,荒原太危险,你们还小,至少要有大人跟随。”巴塔说道,算是不计较,毕竟孩子们安全的回来了。而且也是他们回来的太晚,部落里断了粮,孩子们为了族人着想,迫不得已出去冒险。

    欢欢喜喜回了部落,这是一个小山坳,能够遮蔽风沙,七八个脏破的兽皮帐篷散落,外面搭着一圈荆棘和胡木搭建的栅栏,简陋的木栅‘门’边,竖立着一根大‘腿’粗的木柱,似乎用兽血涂画着些什么,将原本的雕刻纹饰掩盖住了,顶端挂着一颗大沙蜥的骨骼头颅,这是图腾柱,每个兽族部落都会有的东西,既是祭祀的器具,顶上挂着的沙蜥骷髅也能威慑周围的野兽,令其不敢靠近。

    在中央燃烧一堆篝火,上面还烤着食物,看来族人还都没吃饭。

    “巴塔族长,你们这次回来的有些晚,遇到什么事情了么?”巴洛克问兽人大汉巴塔。

    此时他们已经围坐在篝火边,几个老人正在欢喜的给沙鼠剥皮,‘女’兽人们在收拾沙蝎,将尾巴上的毒针砍掉收起来,去掉肚腹里的脏东西,直接穿在树枝上烤。三个最小的孩子满脸期待的围着打转,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美味的沙蝎了,他们有些迫不及待。

    族里唯一的一口铁锅里煮着野菜苔藓熬的汤,旁边几块平坦的石板上放着黝黑的黑面包在烘烤,那就是从人类村镇换来的食物了。

    “这次走的有些远,黑鸦镇的那些人类的狡猾商人拼死的压低我们的矿石价格,五百斤的火铜矿石只肯给五十个铜币,若是换成粮食,根本不够我们全族吃几天的。我们就继续向东走了一天,去了另一个村镇,嘿嘿,那里的商人还算公道,知道我们买了多少铜币嘛?”巴塔满脸笑容,有些得意的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两百个铜币,图腾之灵在上,这可是我们卖的最高的一次价格,而且那里的商人说了,以后全部都按这个价格收咱们的火铜矿石。我们将两百个铜币全部换算成了人类的黑面包,够咱们全族吃不少时间的了。”

    巴洛克嘴角‘抽’了‘抽’,什么都没说,心里却苦笑。————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也会高兴,可是自从两个灵魂融合之后,他清楚了许多。该死的人类‘奸’商,五百斤的火铜矿石只给两百枚铜币。要知道即便是野蛮的兽人也清楚火铜这种金属的价值,哪怕他们回去只能提炼出几十斤火铜来,可也是数十近百倍的利润。只是欺负兽人不会锻造而已。

    他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哪怕他得到了巴洛克的全部记忆,可这个身体之前的十四年里,就没有离开过这周围方圆三十里,对外面所知极其有限。人类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兽人,肯定有所仗势,不要随便去招惹,一切慢慢来,总会有办法改变现状的。

    这具身体是兽人,巴洛克所有一切也必然要从兽人的角度去思考,人类……或许以前自己也是其中一员,但是现在那只是一个陌生的种族,如此而已。

    沉默着想事情,耳边传来族人们的欢笑声,吃饭了,这是几天来第一次放开肚皮的吃,已经记不起多久没有完全吃饱了!

    说一千道一万,一切还得从填饱肚皮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