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帝妃娇 > 帝妃娇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启程回京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马车的轮子叩叩叩的行在并不怎么平坦的泥石路上,朱泓从长长的队伍前方掉转马头绕过来,先走到宇文的马车前,与坐在马车里的宇文嘀咕了几句什么。

    宇文点了点头,又对他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朱泓点了点头,接着便又重新直起身来,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辆搭乘着姜钰和崔充仪的马车,沉了下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此时那马车里面,姜钰却是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动静,而是用帕子给躺在榻上的崔充仪擦汗。

    姜钰看了她一眼,只看到她的脸色极其苍白无色,嘴唇干裂,但脸上却一直在冒汗,眉头微蹙,时不时的身体惊怵一下,仿佛是梦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所以恐惧。

    姜钰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帕子放到水盆里拧了拧,重新给她擦了汗水,然后又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忍不住道:“真是急死个人,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一病还病这么重。”

    谷莠蹲在旁边拿着崔充仪的手在给她诊脉,诊完将她的手放回被子里,然后说话道:“我看崔充仪这病啊,多半就是因为她姨娘的死伤心过度导致的。”说着也有些愁眉道:“她这样一直烧也不行,得想办法给她降温才行,不然人都要烧坏了。可偏偏这里既没有药也煎不了药。”

    姜钰用干净的帕子沾了点水抹在她的嘴唇上给她润润唇,一边同情道:“她也可怜,自小跟姨娘相依为命,将姨娘当成自己的所有,结果姨娘却死了,还是为了自己,而她甚至连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任谁也有些受不了。”

    说着又有些不满宇文,道:“皇上也真是的,他既然瞒了干嘛不多瞒些日子,非要在那种情形下告诉她,她姨娘早就死了,那不是害人嘛。”

    谷莠倒是不觉得,撇了撇嘴,道:“我就不觉得皇上做错了,崔充仪为了自己的姨娘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几次连累皇上和姐姐遇险,我虽然同情崔充仪受崔家逼迫,但她的行为也实在不能算是情有可原。皇上再不告诉她,她姨娘已经死了,难道等着看她继续犯错。”

    姜钰呵了一声,道:“我们遇险的事还真怪不得崔充仪,这一切不过都是宇文的计划,你以为宇文这个人是什么好心人,他的心肠黑着呢。”说完指了指木盆里的水,道:“把盆子里的水换一换吧。”

    谷莠道:“我的好姐姐,现在是什么时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有这么多水让你换,你省着点用吧。”

    而就在这时,马车哐了一下停了下来,然后外面传来万得意的声音:“传皇上命令,大家原地休息半刻钟。”

    姜钰并没有下车,依旧在照顾崔充仪。过了一会,她听到有马蹄声靠近她的马车的声音,然后是朱泓的声音传来:“娘娘。”

    姜钰奇怪了一下,但还是放下手里的帕子掀开车帘子往外看了一下,然后就看到朱泓骑在马上就矗在她的跟前。

    见她探出头来,神色温和的看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开口道:“臣是来跟娘娘告别的,臣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恐怕暂不会和娘娘一起回京。”

    姜钰讶异了一下,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朱泓道:“皇上交代了别的事情让臣去办。”但却并没有直接告诉他是去办什么事情。

    姜钰听着点了点头,低头默了下,然后又抬起头笑着对他道:“那祝你一切顺利。”

    朱泓笑着点了点头,但却舍不得离开,而是一直看着她。

    姜钰与他对视了一下,最后见他没有先走的意思,只好先将车帘子放了下来。而朱泓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怅然的踢了一下马肚子,喊了一声“驾”,打算掉头离开。

    但身后姜钰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回身倏的一声重新掀开车帘子,喊住正打算要走的朱泓,道:“等等。”

    朱泓还以为她有什么话要跟自己说,于是回过头来,望着她问道:“怎么了?”

    姜钰问道:“你有酒吗?”

    朱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话题的转变,又讶异的望了她一眼。

    姜钰重新道了一句:“酒,越浓越好的酒,我有用呢。”

    朱泓不知道她要酒干什么,总不会是用来喝的,他记得她不好酒的,但是也没问她要酒干什么,而是道:“我身上没有,但万中郎身上大概会有,我去问你要点来。”

    姜钰点了点头,再次放下了帘子。

    等朱泓重新回来,将手里的酒壶递给她,道:“酒不多,不过够烈,最纯的烧刀子,可以吗?”

    姜钰道:“可以可以。”说完从他手里将酒壶拿了过来,再次回到车厢里。

    谷莠看着她手里拿着的酒壶,不解的问她道:“姐姐,你要酒干什么?”

    姜钰道:“给崔充仪降温,你不是说她这样烧下去不行吗?”

    谷莠有些不相信道:“用酒?这能行吗?”她虽然学了医术,但还没听过这种方法。

    姜钰道:“行不行,试一下不就知道了。”酒精可以降温,酒的主要物质也是酒精,应该可以才对。

    说着从酒壶里倒了一些在帕子里,往崔充仪脸上擦了擦。

    另外一边,从马车里出来透气的宇文盯了一眼站在姜钰的马车前的朱泓,目光不由蹙了蹙,语气有些不善的道:“朱泓站在贵妃的马车前做什么?”

    万得意在一旁道:“回皇上,大概是在跟贵妃娘娘道别吧,顺便多说了两句话。”

    宇文呵道:“有什么好道别的,你去问问朱泓,这时候了怎么还没走。”

    万得意看着表情语气酸溜溜的宇文,忍不住笑了笑,拱手对他道:“是,奴才这就去提醒朱大人,问一问他这时候还不走难道是等着皇上赏晚饭吃。”

    宇文听着万得意连他都敢打趣的话,顿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万得意却马上低下了头去,装没有看见,准备去朱泓那边了。

    宇文却又喊住他道:“等等,顺便去告诉贵妃,让她跟朕坐一辆马车,崔充仪交给谷莠照顾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