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飞升失败 > 飞升失败 正文 218 凤城
    仙尊到底在神界遇到了什么?是真如他所言,不舍这世间万灵吗?还是他遇到了什么特别的状况?最终不得已离开了神界?

    没有人知道。

    但众所周知的是,仙尊自神界归来之后,就在修真界建立了天元宗。派出了五位仙人,一位掌管天元宗,四位掌管四方。

    也就是在那一年,天元纪年,正式开始。

    天元纪年是从天元宗建立开始。然而,天元宗却又并非是在天元元年才出现的。

    相传,天元宗的前身,乃是苍凉域一带的一个名叫天元门的上古门派。很久以前,仙尊为了领悟天道而转世,加入天元门修行。魔主陆北斗得知之后,悍然出手,灭了天元门满门。

    林小舟曾经问过陆野,仙尊以天元为纪年,是否因为他跟天元门有什么渊源。起初的时候,陆野也不太清楚。后来遇到艳无双,陆野才明白了其中缘由。

    天道有迹,人道无常。

    谁又能想到,因为仙尊,陆北斗学会了心剑,又拥有了天剑。因为陆北斗,仙尊的转世陆落梅最终惨死,未能彻底摆脱道生一。因为陆落梅,陆北斗谋划无数岁月,为的只是让她安息。因为陆北斗,林小舟受了伤,并且怀恨在心。因为林小舟,陆野这样一个普通的甚至将死之人,来到了这变幻莫测的修真界

    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

    陆野厌倦了这样的纷纷扰扰,很多时候,他更希望能够跟林小舟一起隐居起来,甚至哪怕是回到地球上,过平凡人的生活。

    可惜,林小舟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若非她的修为被封印了,若非她强行突破封印会伤及陆野,林小舟大概早就狠狠的折腾一场了。

    如今忽然好似有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林小舟拖着陆野来到报名处报名。管理报名的天元宗弟子,似乎也见惯了林小舟和陆野这般年纪的人来撞大运,所以也不在意,随便给了林小舟和陆野各自一节特制的竹筒就打发了。

    竹筒里面,是一个简单的信号阵法。

    翻来覆去的看着竹筒上的号码,林小舟显得极为兴奋。

    陆野不解,问道,“你总不至于想加入天元宗吧?”

    “不可以吗?”林小舟道,“反正我们要去天南之地,也要经过天元宗的不是嘛。顺路去看看好了。”

    陆野微微凝眉,四下里看看,有些不放心的低声说道,“那里高手那么多,万一”

    “呵,放心,这世间,大概没有人能看得透天伦禁,仙人也不行。”林小舟微微眯着眼睛,道,“走吧,先随便逛逛,咱们的号码很靠后,大概要很久才能轮到。”

    陆野哭笑不得的跟着林小舟一起在人群中闲逛。

    一直离开主街,路上才清净了一些。

    “夫君。”林小舟轻声唤了一声。

    “嗯。”

    “帮我个忙好不好。”林小舟脸上荡开了甜甜的笑。

    看着林小舟的神情,陆野拧起了眉头,林小舟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多年以来,陆野总结出了一个经验:林小舟笑的越甜的时候,心里反而越是阴暗。陆野见过的林小舟最开心最兴奋的模样,就是她在杀人的时候。

    “帮我杀一个人吧。”林小舟笑着说。

    陆野心说“果然”,苦笑道,“谁又得罪你了?”

    “上元仙人。”

    陆野一怔,凝眉看着林小舟。

    林小舟脸上带着笑,仰着脸看着陆野,“要不我就破开封印,亲自动手。”

    陆野呼出一口气,问,“为什么?”

    “我不想说。”

    陆野盯着林小舟笑意浓浓的眼睛,良久,点点头,“好。”

    林小舟踮起脚尖,在陆野唇上吻了一下。“谢谢。”

    “呵,只要不是天元五仙,普通的仙人,应该不难对付。”陆野道。

    林小舟笑道,“夫君最厉害了。嗯最好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我要把他的脑袋炼制成魔骷。”

    陆野苦笑,想问问林小舟到底跟那上元仙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可见林小舟并没有直说的意思,也就没有追问。

    “我们报了名,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可以进入天元宗,到时候就很会比较容易接近上元。最好不要惊动了天元五仙。那五仙的实力据说得到了从神界归来的仙尊的指点,实力非同小可。”

    “是啊。”陆野心底叹气。

    当年的仙尊,陆北斗杀不了。如今进入过神界,实力可能更进一步的仙尊,想要杀掉,怕是更加棘手了。

    不知不觉间,走到一条街的尽头,眼前出现了一条河。

    河面不宽,水面上,一艘艘船舶不急不缓的驶过。

    两岸垂柳依依,草色青青。

    河西岸的街道上商铺林立,行人如织。

    那喧嚣的吵闹,更衬托的东岸的安静清逸。

    “其实”林小舟话一出口,却又犹豫了很久,终于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沈放说的没错。”

    陆野凝眉,“怎么?不是你一直嚷嚷着要杀掉仙尊的吗?”

    林小舟笑了一声,道,“反正他也没来招惹我们,我们何必去没事儿找事儿呢?”

    陆野摇摇头,“抹去了我的朋友和亲人的记忆,还把他们当做副中餐!这就得罪我了。”说着,看向林小舟,“一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怎么忽然就转了性了?”

    林小舟迎上陆野的目光,道,“我担心你。”

    陆野凝眉不语。

    “你从来都是个懒人。”林小舟笑道,“可在无双居的时候,你宁愿冒险频繁的破开封印,也要闭关。后来我才知道,你是为了学习南辰北斗和回忆杀。”

    陆野道,“瞒着你,是怕你缠着我要我教你。”

    林小舟又道,“能够学习这两种强悍法诀,你却看不出来有什么兴奋可言,甚至还有些忧伤。”

    “我很兴奋的。”陆野笑道,“你哪里看出我忧伤了?”

    林小舟呼出一口气,“我的智商虽然不高,但足以碾压你了。何必故坚强?你这种人,什么表情都在脸上,就算努力掩饰,也没什么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要杀仙尊,你会死的,对不对?”

    陆野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依然笑意浓浓,“别胡扯,我最怕死了。送死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

    林小舟没兴趣跟陆野抬杠,寻了一处干净的草地,直接坐下,双手抱着膝盖,道,“你说,当年陆北斗快要杀死仙尊的时候,你刚好开启了神界通道,是巧合吗?”

    陆野在林小舟身边坐下,忽然感觉有些无力。“自从跟陆北斗接触了之后,任何巧合,我都会怀疑是一种精心的谋划。”

    “是啊,如果不是巧合。那是否说明,我们至少是你的动向,一切都在仙尊的掌控之中。”林小舟道,“你现在学会了南辰北斗,打算拼命杀死仙尊的事情仙尊会不知道吗?”

    “也许吧,可是,仙尊为何不趁着在我学会南辰北斗之前杀了我呢?”陆野道,“以他的实力,莫说之前,即便是现在,想要杀我,大概也不难吧。另外如果我的一生,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如果我的存在,不过是仙尊的一颗棋子那么抱歉,不杀仙尊,毋宁死!”

    “呵被人当棋子,确实挺可恨的,换做是我,也会拼命的。可是我不想让你死。”林小舟依在陆野身上,之后顺着陆野的胳膊躺下来,枕着陆野的腿,看着陆野,道,“总会有别的办法的,不是吗?”

    陆野轻抚着林小舟的长发,“我只是担心你,我死之后,想来你会变成第二个仙尊的。嗯我在考虑,要不要在临死之前,把你也捎带上。”

    林小舟笑道,“行啊。”说罢,又笑道,“很久以前,我常常跟着父亲的渔船出去打渔。那个时候,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像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很好的渔夫,然后成亲,再然后,跟自己的爱人,一起变老。像我的爷爷和奶奶,最终安详的睡死过去。可惜,魔天尊者逼我杀了自己的父兄,那个时候,我发誓,我一定要成为最强的人,只有我杀人,不准人杀我!”

    深吸了一口气,林小舟稍微挪动了一下,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些,“夫君,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吧。”

    陆野低头迎上林小舟热切的目光,犹豫了一下,道,“唉真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

    林小舟啐道,“我的演技很差吗?”

    “没有,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

    “那你还不信?”

    “因为我了解你啊。”陆野道,“你大概更希望咱们一起去杀仙尊,大不了一起死掉。我不知道你以前是男是女,但是我确信,你的性子,像个男人,像个残忍而暴虐的男人。”

    “这话说的。”林小舟大为不满,“我现在不是很有小鸟依人的样子吗?”

    “嗯嗯,希望你能保持住。”

    林小舟忍着笑,媚眼如丝的看着陆野,“要不要疯狂一把?”

    陆野看了看河对岸拥挤的人群,讪笑道,“别闹。”

    “那你怎么嗯?”

    陆野却从林小舟脑袋下拿出了一个竹筒,“别误会。”

    林小舟嘴角一抽,“你故意的。”

    “是啊。”

    林小舟气的直接侧过身子,直接紧紧抱住陆野,狠狠的在陆野肚子上咬了一口。

    陆野听得直咧嘴,却没有推开林小舟。

    河对岸的人群渐渐变少,天色也黯淡下来。

    林小舟躺在陆野怀里,呼呼的睡着。

    陆野就那么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动弹一下。

    天蒙蒙亮的时候,陆野和林小舟的竹筒忽然发出唧唧的声响。

    林小舟醒转过来,看看陆野,又看了看自己的竹筒,道,“走啦。”

    陆野扶着林小舟起身,两人快步前行。

    一边走,林小舟一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夫君,咱们不需要改名字了吧?反正也没人认识我们。”

    “嗯。”

    “你说多奇怪,那老家伙,为何要让世人忘记我们呢?”林小舟道,“这太不正常了吧?他是想利用我们做什么吗?他已经那么厉害,整个世间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也没有什么威胁存在,我们好像也没什么值得被他利用的。”

    陆野随口道,“也许让世人遗忘我们,并非他本意”说到这里,陆野猛然一怔,心中豁然开朗。“对啊!也许并非他本意啊!我们是否小看了陆北斗?是陆北斗帮了我们?”说罢,陆野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似乎有点儿大了,现如今,陆北斗就是罪恶的代名词,大声嚷嚷他的名字,说他帮了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四下里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陆野才松了一口气。

    林小舟凝眉看着陆野,片刻,点点头,道,“快走吧,先去面试一下。”

    不消多时,林小舟和陆野便进入了一处大厅。

    大厅上首,坐着几个天元宗弟子。中央还立着一块长条状的石板。这样的石板,是用来专门测试资质的。天元宗招收弟子,一向是一件极为繁琐的事情。所以,用这样带有阵法的石板来代替人为查探资质,最是省事儿。

    报名的时候,就听人说了流程。所以林小舟和陆野陆续走向那石板,将手掌放在那石板上,待到石板亮起,才放开手,走到上首那几个天元宗弟子面前,交出自己的竹筒。

    有着大乘期的底蕴,陆野和林小舟都成了“资质上佳”之人,被天元宗收下,也是应有之意。

    七天之后,随天元宗弟子一起启程返回天元宗驻地。这七天里,陆野和林小舟被安排进了凤城内的一处大宅子里。所有已经成功被天元宗收下的弟子,都在这里等待着。

    住宿的条件不算太好,四五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

    陆野和林小舟男女有别,自然不会住在一起。

    和陆野同住的,是有三个七八岁的孩子,还有一个竟然和陆野看起来年纪差不多,足有十岁。

    “嘿,兄弟,请了。”那人看到陆野,显得极为亲切。“有你在,我安心多了。”

    陆野笑道,“为何?”

    “显得我不是那么另类啊。”那人道,“兄弟怎么称呼?”

    “陆野。”

    “陆野?哦,我叫朱云峰。幸会幸会。”

    陆野看着朱云峰,忽然有种新生入学,遇到新室友的感触。回想起遥远的学生时代,陆野心有唏嘘,道,“多多关照。”

    “陆野,你什么资质?”

    “上佳。”

    “上佳?”朱云峰道,“可惜了,我也是上佳。”

    陆野不解,“上佳有什么可惜的?”

    朱云峰看着陆野,问,“你不知道?”

    陆野摇头。

    “咳。天元宗招收弟子极为严格,上佳是底线啊。只有绝佳,才有可能被城主张小凤引荐给上元仙长啊。”

    陆野苦笑,“我方才知道。我还以为上佳已经很不错了呢。”

    朱云峰讪笑,道,“得,以后咱们兄弟在外门打拼,相互照顾一下吧。”

    “好。”陆野随口应了一声,却拧起了眉头。

    如果不能被张小凤引荐给张上元,那想要接近张上元,然后无声无息的干掉他,可就不容易了。

    随便跟朱云峰聊了一阵儿,天色不早,陆野躺在床上休息。看着外面夜色,忽然忍不住苦笑。

    自己是不是太过溺爱林小舟了?竟然就那么轻易的答应了她要杀张上元。

    不知道那张上元怎么得罪她了,也不知那张上元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是个好人,自己还要杀了他吗?

    而且

    林小舟是个坏人,是无可置疑的。

    坏人痛恨的人,大概真的是个好人吧。

    可是,已经答应了林小舟

    想起林小舟提及张上元的时候有些奇怪的神情,陆野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一夜无话,第二天,陆野找到林小舟。原本打算再问问她关于张上元的事情,可想到昨日她奇怪的神情,还是忍住了没有问。

    先看看张上元是个什么人物再说吧。

    林小舟却极为兴奋,“夫君,听说没有?那张小凤,可是个极美的女子。”

    陆野凝眉,“那又如何?”

    林小舟脸上的笑容有些猥琐,“美女哎,你没兴趣?”

    “有你就够了。”

    “啧啧啧,嘴巴这么甜。”林小舟笑道,“呐!给你个机会。”

    “什么机会?”

    “我准许你去睡了她。”

    “”

    “你先睡了她,然后再当着他爹张上元的面杀了她啧啧,那感觉一定很不错。”林小舟拿手肘捅了陆野一下,“辣手摧花的机会可不多,你要好好把握啊。”

    陆野有些哭笑不得,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到底那张上元怎么得罪你了?”

    林小舟神色一变,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我真的不想说啊。”

    “可是”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张上元,本是魔族。魔族就没有好东西,你放心吧。”

    魔族没有好东西

    “包括你?”

    “是啊。”

    陆野有些无语,“行吧,杀他可以,至于睡她女儿的事情算了吧。祸不及家人么。行啦,别废话了,去吃饭。”

    “说起来我们好像没资格被张小凤引荐给张上元啊。”林小舟有些苦恼,“原本担心太过招摇,早知道就让那石板更亮一些了。”

    “看看再说吧,先搭个顺风车赶路也好。”陆野道。

    “要不你去勾引一下张小凤?来个美男计算了算了。”林小舟把自己离奇的想法给推翻了,“你也没这个本事。”

    陆野想笑,可又笑不出来。

    他能明显感受到林小舟对张上元的痛恨。

    自己的妻子痛恨的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陆野都生不出什么好感来。

    陆野决定,只要那张上元不是个太好的人,就杀了算了。

    至于怎么才算“太好”的人,陆野也没什么标准。

    或许是跟林小舟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陆野的“善恶观”也不那么清晰了。

    这就是近墨者黑吧。

    走着走着,林小舟忽然停下了脚步。

    陆野不解,停下来看着她。

    “我有个好主意,可以让张小凤把我们推荐给张上元。”林小舟笑的很甜。

    陆野有种不好的预感,林小舟的笑容太甜太美,这不是什么好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