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生子当如孙仲谋 正文 第335章 各自飞
    孙权一时间,真有种信了你的邪的骂人冲动。果然,人不能太指望别人,关键时候还是要靠自己。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孙权,同样也适用于张宁。

    刚刚一瞬间,孙权一度以为这便宜师姐很可靠,然而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相应的,如果张宁也把一切希望寄托于孙权的话,那最终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发现此路不通之后,孙权也没再打算依靠张宁,这种时候,果然还是顺着自己的节奏来比较好。除开孙权以外,没有人知道,如今还在三思幻境之内,等幻境时间一过,现实世界重新回归孙权一开始进入幻境的时间点,换句话说,没有任何人去打草惊蛇,下面的士兵也还会继续偷偷屯兵于无人山谷,短时间不会攻上山来。这意味着,孙权真正需要考虑的,不是在重兵包围之中逃跑,而是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偷跑下山!当然,这同样也意味着,孙权将彻底抛弃这泰山上的黄巾首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这里还没有孙权喜爱之人。

    孙权默默看着张宁,暗叹一声对不起:师姐,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你实在无法给我指明一条阳光大道。

    如果刚刚张宁真给出了一条能让大家都活命的方法来,那孙权不介意跟太平道共进退。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孙权,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想到这里,孙权抬头,

    “师姐,如果这泰山上真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密道的话,想要所有人都活命,唯有两种可能。第一、据关死守。我们居高临下,占有地利,在山上的食物跟饮水耗尽之前,只要我们奋死抵抗,敌人想攻上来也没那么简单,在这期间,只要外界的帮手比如管亥,得到消息,引兵来援,那么危机自解。第二,声东击西。给予敌人错误的突围情报,甚至派出敢死队,把敌人的重兵吸引到一方去,我们其他人再从另外一个方向突围。”说到这里,孙权终于转到了正题,

    “不过,这两种可能,无论哪一种,都必须有一个前提我们需要确定内鬼是谁。不然的话,我们的真实计划,随时都可能被敌人知晓,我们奋力抗敌之时,也要担心有人在背后捅刀。”

    “如何确定谁是内鬼?”张宁直接发问。

    孙权眼睛一转,

    “我有一个主意。我们可以!#!#!¥!#¥!……”

    听完孙权的讲述过后,张宁不确信的看着孙权,

    “你确定这样真的能行?就算真的能找出内鬼好了,那我们之后又该如何逃命?”

    逃命?拜托,孙权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逃命好吗,利用本次三思幻境,找出内鬼,就是孙权的最终目的。当然,为了让张宁正确执行计划,孙权可不敢跟她说实话。

    “山人自有妙计,师姐,你还信不过我吗?”孙权道。

    张宁显然不太相信孙权,关键孙权的办法从逻辑上就讲不通。

    见状,孙权又道,

    “就算师姐你不相信我,我把我自己留到最后,总不是假的吧?我难道还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张宁看着孙权的眼睛,这话总算是说服了她,

    “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孙权一笑,

    “师姐,你以后会为你此刻的决策骄傲的。”

    很快,

    三人回到总坛,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黄巾首领召集到了一起。这里是一处单独的密室,除开孙权三人外,黑山杨凤,汝南刘辟,何仪之子截天夜叉何曼,戒律堂廖化,散人周仓,裴元绍悉数到场。

    “圣女,突然把我等召集过来,所谓何事?”杨凤首先问道。

    “有什么事,一定要在这深更半夜谈吗?”何曼眯着眼睛,显得有些暴躁,不知道是不是吵着他美梦了。

    其他人虽然没开口,但也都把目光放在张宁身上,当然也少不了跟在张宁一旁的孙权跟玉儿。密室的主位空着,张宁坐在次位,没有起身,目光刺人,第一句话,就让现场所有人面色大变,

    “我们当中有内鬼。”张宁冷冷开口。

    一瞬间,现场炸了。

    “什么?!”

    “圣女此话当真?”

    嘭!

    “是谁?给我站出来!”

    众人反应不一,但一个个都下意识跟其他人保持起距离,谁能保证这所谓的内鬼不会突然发难?圣女要是没有证据,应该不敢乱说这种话吧。

    互相提防,到绝对安静,再到所有人重新把目光放回张宁身上,等待张宁给出答案。可惜,这里的人好像都是老江湖,至少孙权没有从谁的表情当中看出慌乱之色来。开玩笑,如果真有人表现反常,现场其他人早就群起而攻之了,哪还轮得到孙权去指认。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张宁暗叹一声,冲孙权打了个眼色,示意孙权出场。

    孙权从张宁侧后方走了出来,

    “各位前辈,是这样的,刚刚我跟师姐不小心发现,在山下,藏着一支少说有数千人的军队。”

    “什么?!”所有人神情剧变,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场这些老江湖比谁都明白。

    孙权环视一周,缓缓说道,

    “看样子是有谁想把大家都一网打尽呀。不过,具体是谁,我跟师姐真的没有思路,师姐不想怀疑你们当中任何一人,但不管如何,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是吧?所以,我跟师姐想了一个办法,这次的聚会彻底是黄了,以后有机会,大家再另外联络。现在,我们就各自逃命吧。”

    说着,孙权摊开手,手掌中有几块揉捏的纸团,明显是事先就准备好的,

    “为了避免内鬼害人,我这里的纸团分别写着不同的逃生路线,谁拿到哪块,就走哪一条,大家听天由命。待会儿我叫到名字的,一个一个过来挑选,然后一个一个先后离开,保证每人之间都有足够的间隔,不至于被另外的人撞见。时间紧迫,各位抓紧一点,毕竟留到最后的我,也是要逃命的。”

    孙权说完,不等大家仔细消化,直接就道,

    “第一个,师姐你先走,大家没意见吧?”

    “这是自然。”所有人都没有意见,哪怕真有怕死的想先走的,见孙权一个小孩儿都有胆量留到最后,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这里没有笨蛋,大家都很清楚,唯有不争不抢,按照顺序一个个来,才是最有效率的。你一旦争论不服,反而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在这个时候还敢拖延大家的时间,你就不怕被当成内鬼,被群起而攻之吗?同样,试图抢跑的,也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在张宁从孙权手中拿过一块纸团,没有打开,直接转身离开了密室过后,孙权在心里默念时间,足足等够了一分钟,才叫出了第二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