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正文 第404章:给我肛了他!【一更】
    见到钱医生扬起了脖子,陈涯不由冷笑道:

    “先别急,等下我会好好招待你。”

    说着,在四人的目光当中,陈涯摇晃着手术刀,慢里斯条的说道:

    “你们知道剐刑么?在我国古代,对待你们这种穷凶极恶的罪犯,会用刀从胸口上的肉开始,一片一片往下切,总共三百六十刀,俗称‘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这四个字,立刻让全哥、放哨马仔差点吓尿了,哑巴则有些木讷,没有什么反应。

    至于钱医生,听到陈涯的介绍后,眼中反倒出现嘲讽之色。

    很显然,即使是剐刑,依然吓不到这个变态的杀人恶魔。

    四人的反应,陈涯全都看在眼里,接着没有废话,首先扯开放哨马仔的衣服,随后抬起锋利的手术刀。

    唔唔…

    还没下刀,一股骚臭的气味出现,放哨马仔当场吓尿了!

    陈涯眉头一皱,拿着手术刀,缓缓切开马仔胸口上的肉,鲜血瞬间流出,痛的对方浑身抽搐,如果不是胶带封住了嘴,绝对会发出惨叫。

    “还知道疼?你们杀人的时候,可曾想到受害者的痛苦?”

    陈涯咬着牙,一刀接着一刀,双手上被鲜血染红,也毫不在意,甚至还扭头看向一旁的全哥道:

    “下一个就是你。”

    全哥吓得浑身哆嗦,而陈涯则好似剥鱼鳞一样,连续切了四刀,马仔青年疼的浑身青筋暴起,随后双眼一翻,竟然疼晕了过去。

    “啧啧,四刀就晕了?”

    陈涯摇了摇头,接着以相同的手法,再次炮制全哥,这家伙勉强承受了六刀,这才疼的陷入昏迷。

    一个四刀、一个六刀,陈涯有些无奈,随后拿起一个从密室找到的罐子,将其打开,里面装着洁白的食盐。

    在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恐怕就是钱医生的爱好之一。

    而现在,陈涯以相同的方式,抓起一把食盐,撒在全哥、马仔的伤口上,两人立即痛的浑身颤抖,直接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唔唔…唔唔…

    此刻,两人双眼中全都是恐惧之色。

    好在陈涯没有再继续,而是开口说道:

    “如果不想继续体验千刀万剐,你们两个就老实交代,所有的犯罪经过,包括这个窝点的组织架构,销赃渠道。”

    听到这话,两人立即点头。

    紧接着,陈涯先撕开马仔嘴上的胶带。

    “大哥!我就是一看门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撒谎!”

    陈涯没有废话,拿起手术刀,再度切了一刀,痛得马仔满脸扭曲的发出惨叫,这才开始松了口,开始交代了起来。

    但交代之前,陈涯取出马仔的手机,逼问出开机密码后,便将密码消除,同时打开了录音功能。

    在马仔的阐述下,他知道的信息并不多,但这个窝点组织架构,并不复杂。

    总共四个人,老板是全哥,负责寻找目标、联系下家,打手则是哑巴,钱医生负责解剖,他的确是个看门的。

    可就算是这样,这名马仔也该死!

    明知受害者都会被活生生的取走器官,残忍的杀死,还成为其帮凶,这样的畜生,并不比钱医生差不多少。

    交代完毕,陈涯关闭了录音。

    随后相同的方式,开始审问全哥,怎料,这家伙还有点嘴硬。

    陈涯冷笑着,再次挥动手术刀,一连几刀下来,立刻让全哥疼的哭爹喊娘,很快什么都交代清楚了。

    这一次,陈涯逼问的信息有点多。

    包括每一起绑架的地点、时间、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以及器官卖给谁,还有手机中的联系人。

    陈涯让全哥,交代清楚。

    否则……

    继续挥动手术刀。

    一个小时后。

    全哥总算交代完所有的信息,前后挨了十几刀,反复昏迷了好几次,现在已经摊在地上,成为一滩烂泥。

    而此刻,陈涯也将录音保存完毕。

    紧接着,就是重头戏了!

    呲!~

    却见,陈涯撕开钱医生的嘴上的胶带,同时冷声道:

    “说吧。”

    听到这话,钱医生脸色平静,笑着反问道:

    “我说什么?”

    “不见棺材,不掉泪!”

    陈涯冷哼一声,虽然知道这家伙,可能不惧剐刑,但还是要来上一遍。

    却见,陈涯扯开钱医生的衣服,接着就在其胸口上,一刀接着一刀,刀刀见血,但对方却能够忍住疼痛,甚至眼中还出现嘲讽之色。

    呲!~呲!~呲!~

    锋利的手术刀,切割着胸口所来了的剧痛,仅仅让钱医生,眉头紧紧皱着,同时笑着说道:

    “说真的,这种剐刑,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了!”

    小儿科?

    陈涯咬着牙,加大了切割的力度,但反观钱医生,却是继续嘲讽道:

    “你的手法很生疏,胸口上的神经节点,很分散,你应该先切下……”

    这名恐怖的恶魔,竟然开始教导陈涯,如何活活的刮掉自己,这简直变态!

    而这些话语,也使得陈涯恼羞成怒,真当老子拿你没办法?

    下一秒,陈涯停下手术刀,接着就给全哥、马仔两人解开绳子,随后指向一脸病态的钱医生说道:

    “你们俩,给我肛了他!”

    此话一出,现场就是一静。

    “肛我?”

    钱医生一脸懵逼,而摊在地上的全哥、马仔两人更加懵逼,甚至怀疑是不是听错了,让我们肛了钱医生?

    “没听到我说的么?”

    陈涯一挑眉,摆了摆手术刀,立即吓得两人咬牙坐起身来,这立刻吓得钱医生脸色一变,立即看向陈涯骂道: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

    “哈哈,怕了吧?”

    陈涯哈哈大笑,对待这种变态恶魔,就是要用变态的手法,随后立即示意,让全哥和马仔,直接肛了钱医生,现场来一段3匹大战!

    然而,全哥与马仔忍着胸口的剧痛,彼此对视一眼,纷纷哭笑不得道:

    “大哥,我们现在都这样了,那里还能石更的起来?”

    硬不起来?

    陈涯一愣,现在两人各自挨了许多刀,胸口上还淌着血,的确不可能石更起来。

    “呵呵,傻比!”

    钱医生冷笑一声,瞬间变得有恃无恐。

    而这话,反倒激怒了陈涯。

    “你等着。”

    陈涯说着,迅速捡起地上两把狰狞的铁榔头,接着递了全哥与马仔,随后指向钱医生冷笑道:

    “你们用铁榔头,肛他!”

    瞧见哑巴的铁榔头,钱医生脸色大变,而随后,在陈涯的逼迫下,全哥与马仔两人,只能扒了钱医生的裤子。

    “老钱,对不起了。”

    “钱哥!我们也是没办法!”

    随着两人的话语,钱医生立即咆哮道:

    “滚!草尼玛!”

    啊!!!!

    很可惜,转眼间,密室内传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

    ……

    【ps:今天长辈生日,回来的晚,不好意思,老沙还打了一次电玩(打枪),压力发泄了好多,明天必定加更。】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