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上帝使用手册 > 上帝使用手册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步535
    不会想要回家,也不会想要继续跟别人产生什么联系。

    提及别人,总是伴随着丰满角色,而这是让我恶心的玩意。

    我就在这里,静静等待死亡,看着角色的破碎,让吞噬感难受阴沉抑郁弥漫全身。

    任何角色状态都能说通,不同的扭曲带来不同的状态。

    就像有洁癖和没洁癖的人,对待桌子上有点灰的反应截然不同,并且认为自己的反应理所当然。

    还可以找到一大群理由来佐证自己的观点,都是“有一定道理”。

    角色怎样都是虚假,就算斩杀完成,袁长文这个角色依旧是虚假,其状态同样也是虚假。

    轻松自然的状态,并不是比刻苦努力的状态好,也不比焦虑烦恼的状态好,仅仅是状态而已。

    个人喜好罢了。

    说得再多,也要等死,说得在好听,依旧还是为了等死。

    没人捧场,我还是在等死,再多人赞成我的观点,依旧还是等死。

    相反,倘若有人赞同,大量的人赞同,自己也许不会想要继续斩杀。

    不过,也说不清楚,这种猜测本身就是搞笑。

    我竟然还在坚持,角色依旧牢牢框住爆炸的力量,犹如封印一般。

    想想死者的状态,什么都没有了,自己想要抓住的一切都消散掉,如同本来就不存在一样。

    一直都有一个角色在那里,仿佛我必须要有一个角色。

    想到要丢掉角色,恐慌就会随之出现,牢牢抓住我的内心,似乎这是一种大错特错。

    似乎,虚假的唯一招式,就是情绪的拉扯。

    再怎么恐惧我都没用,因为恐惧本身就是虚假,我也是虚假。

    角色终将破碎,必然会成为渣渣。

    是自己忽略了什么吗?

    不对。

    就算忽略了又如何,这种玩意本来就不是思维可以决定的。

    画面元素的直接呈现,这就是我的思维。

    根本不是我在思考什么,而是画面元素直接呈现“我在思考什么”。

    有时候积极思考,终于得到答案。

    有时候放弃思考,突然灵光乍现。

    画面元素只是在合适的时机,呈现合适的玩意。

    包括那个选择“继续思考”还是“放弃思考”,依旧是画面元素的呈现。

    我不管斩杀完成与否,都不会影响真实。

    没有斩杀完成,是因为只能“没有斩杀完成”,就是如此呈现的。

    也许,下一刻自己又会突然领悟什么,但跟思维跟努力都没有关系,只是恩赐而已。

    当然,也有可能什么也不会继续领悟,就这样一直到肉体死亡。

    说到恩赐,很容易让人觉得“我什么都不做好了,就在那里等待恩赐的降临”。

    这依旧只是脑子里的权衡,并且建立在假设的因果关系之上。

    我不需要继续解释什么,之前已经解释过了,这个问题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至于别人能否想通,跟我有什么关系呐。

    不是选择了斩杀,而是仿佛根本就停不下来。

    也不是因为斩杀可以触碰真实,只是个人喜好罢了。

    我不知道我的言行思维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但无论是什么结果,都是画面元素的呈现。

    移除时间之后,努力跟结果之间,就不再拥有任何关联。

    就算有关联,也最多只是画面元素解释画面元素。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哪怕我的言行思维充满了矛盾,也不需要解释什么。

    我完全没有任何必要去找一个理论来总结我的行为,更不需要解释这个理论,为了什么?

    不是因为我忽略了什么而导致没有斩杀完成,这一切只是画面元素的呈现而已。

    我不知道该怎样做,因为那只是脑子里的扭曲在权衡罢了。

    无法确定某种言行思维可以带来某种确定的结果,就算是简单的拿杯子,也仅仅是在记忆中成功而已。

    脑子里的扭曲会问:“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我不知道。

    就算是有理由,这个理由也只是一种偏见,一种想要别人认可自己的说辞。

    归根结底,依旧只是个人喜好。

    脑子里的扭曲不会理解,就像有洁癖和没洁癖的人,也不会互相理解。

    顺流,不是脑子里的扭曲可以理解的玩意,因为那本身就要求抛弃脑子里的扭曲。

    自己这样还算一个人吗?

    等待恩赐,没有恩赐就不知道该做什么,有了恩赐哪怕违背所谓的人性,也会很自然的去做。

    怦然心动带来的力量,远远超过脑子里的扭曲。

    尽管很多时候,脑子里的扭曲在假装怦然心动,或者,假装好意去分析什么才是怦然心动。

    一旦任由情绪的拉扯进入体内,似乎就不再具备什么力量。

    就像对抗疼痛会让疼痛更加剧烈,但似乎深呼吸放轻松让疼痛放肆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疼痛。

    失去情绪的拉扯,脑子里的扭曲真就变成一坨狗屎,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越来越觉得生活充满荒谬,似乎别人的任何话语,自己都想去反驳。

    但是,我又明确的知晓这一切只能这样发生,别人只能这样说话,我也只能拥有这样的状态。

    对那些毫无根据的肯定句,感到无比的厌恶。

    记得曾经的自己还非常喜欢来着,还为这些肯定句争吵辩论。

    终究只是丰满角色。

    没有一个我,角色的消散是必然,这份思维的消散同样也是注定的。

    画面元素呈现“我正在思考自己拥有这份思维”,那么,同样可以呈现另外一个角色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甚至,画面元素再一次呈现袁长文这个角色,无限循环,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袁长文这个角色的消散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角色自己在抓住自己罢了。

    我就是角色,我就是思维,只是假装处于真实之后的状态。

    真实就在那里,明明没有阻碍,却根本无法跨越。

    或者说,根本无法做到保持角色的同时,进入真实。

    太多的扭曲在我脑子里,还要继续斩杀。

    毫无根据的肯定句,随时随地都在掌控我。

    丰满角色这种下意识行为,似乎根本无法防备。

    没有什么好期待的,这一切是否结束都与我无关。

    哪怕没有斩杀完成,哪怕角色受苦受累,但终究并不真实。

    也许,我无法进入真实,可也无法回到曾经。

    本书来自